第十章 抗战开始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正色道:“我自己也这么想,”

“尤其你刚才说起历史,那样子简直碉堡了,”罗霸道忙不迭的恭维道:“让我为你点赞,”

“先不说这个了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让这个抗日神剧搞得我很不爽,回家,碎觉,”

罗霸道要送一程,苍浩沒答应,自己找车回去了,

广厦影视城在郊区,本來就不太好找车,结果苍浩回到家的时候,发现荀海璐已经先一步回來了,

这位大明星沒带二张助理,把车停在苍浩家门口,坐在车里等着,

苍浩走过去:“你这是干嘛,”

“等你呀,”荀海璐立即从车上下來:“罗霸道,你今天太威风了,简直碉堡了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不过我好像砸了你的新戏,”

“砸就砸吧,”荀海璐满不在乎的摆摆手:“我仔细想过你说的那些话,非常有道理,真的,我们是艺人,但也应该有社会责任感,不能为了追求商业利益就不顾其他,这种神剧就算是能赚钱,留下的却是一堆骂名,很多年后,别人问起來:荀海璐都拍过什么电视剧,回答说《尼姑排》,我简直不敢想象人家会怎么评价我,”

苍浩微微皱起眉头:“你真这么想,”

“当然了,”荀海璐正色道:“过去我从來沒考虑这些,今天你砸了摄像机之后,我才突然意识到过去是这么荒唐,前段时间,乡土流赚钱,大家一窝蜂的在屏幕上表现土穷丑,抗战剧流行又开始玩些手撕鬼子的花样,鬼才知道下一步流行什么,到时候是不是要继续跟风,继续荒唐下去,必须承认,演艺圈有问題,当前华夏社会文化整体就有问題,我们改变不了太多,但至少可以做好自己,”

苍浩仔细打量着荀海璐,从她的目光中读到了真诚,一时间,苍浩对这个一身大牌范儿的无脑明星有了不少好感:“如果演艺圈都像你这么想就太好了,”

“我要努力去改变其他人,”荀海璐说着,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:“请我的所有粉丝给我作证,从今往后我不再拍摄任何抗战神剧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如果艺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,”

“应该说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,我真沒想到,你一个小员工竟然敢冲出來砸摄像机,你知不知道剧组里很多人都是黑白通吃的,”顿了顿,荀海璐继续说道:“如果不是苍总出來力挺你,你这一次真的麻烦大了你,”

“我知道苍总会挺我的,”

“对呀……”荀海璐非常奇怪的看着苍浩:“你只是一个小员工,为什么苍总处处听你的,好像还非常尊重你的样子,”

“人格魅力放光芒呗,”

“且,”荀海璐根本不信:“不跟你说了,我有点累了,先回去睡一会儿,”

这一次交谈,让苍浩对荀海璐的印象改观了不少,过去只以为这就是一个沒脑子靠脸蛋吃饭的女人,却沒想到其实很有主见,

至少,她可以这么有原则,在演艺圈实属难能可贵,

至于荀海璐那一边,对苍浩的印象也有所转变,过去她只以为苍浩是个小员工,却沒想到这个小员工竟然如此有气魄,比那些大老板强多了,

回到自己家里,荀海璐还嘀咕了一句:“沒想到,他知识挺丰富的吗,还那么明白历史,看來那些书是沒白看……”

无论如何,今天苍浩砸了摄像机,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,

尽管给剧组决定角色的是车海军,不过车海军是集团副总裁,主抓全面工作,

具体到拍摄《尼姑排》,是海天娱乐集团下属海天影视公司的工作,所以最先获得消息的是伍东风,

中午,伍东风急匆匆跑进车海军的办公室,张嘴就是一句:“有人把咱们剧组给砸了,”

“谁胆子这么大,”车海军豁然站起:“是不是活腻歪了,”

“好像……是苍浩的手下……”伍东风有点难堪的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,不过,他当时沒在现场,也是道听途说的,中间自然经过一些人为加工,

“苍浩怎么去片场了,”车海军先是一愣,不过马上就找到了答案:“看來,荀海璐还真有两下子,真把苍浩给勾搭上手了,今天苍浩是去片场探班了,”

“虽然苍浩是曹氏集团少东家,可砸剧组这事也不能这么算了,”

“你想怎么样,”车海军白了伍东风一眼:“你也知道苍浩是什么人,某种程度上,苍浩的意见就代表了曹志鸿,别忘了现在咱们的饭碗都端在曹志鸿的手里,”

伍东风有点尴尬:“这……我当然知道,”

“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要韬晦隐忍,千万不能为了一时之气乱掉整个布局,别忘了,我们的目的是实际控制海天娱乐,沒必要为了一部烂戏得罪了曹志鸿,”车海军站起身,在办公室來回走着:“这倒也是一件好事……”

伍东风急忙问:“什么好事,”

“我们现在最头疼的就是不知道曹志鸿的未來发展规划,今天苍浩的手下砸了剧组,说明看不上我们原來的商业路线,” 停顿了一下,车海军继续说道:“既然这样,就把我们先前订好的影视剧全部砍掉,反正现在也沒损失什么,”

伍东风只有答应:“好的,”

“幸好沒开机就发现这个问題,等到把钱都花出去了再被一顿臭骂,那可就划不來了,”摇了摇头,车海军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们要的是权和钱,拍什么剧不是一样拍,”

“那砸剧组这事……”

“就这么算了,”车海军很大度的一摆手:“就当沒发生过,”

伍东风叹了一口气:“可是我们现在还是不知道曹志鸿到底喜欢什么,”

“把所有的编剧、创意、文案……总之你手下所有人,召集起來开个会,在一周时间内给我拟定五个剧本……”车海军非常认真的叮嘱:“要有新意,不能走过去的老路,力争让曹志鸿那边满意,”

“我这就去,”伍东风点头答应了,推开门刚走出去,马丽娟匆匆跑了进來,

车海军看到马丽娟的样子吓了一大跳:“你这是怎么了,”

马丽娟披头散发,身上衣服凌乱,好几个地方都包着绷带,

看到车海军,马丽娟就呜呜哭了起來:“我刚从医院回來……我被人给打了……”

“谁,”车海军火大,抬手一拍桌子:“谁敢碰你,想死是不是,”

“我也不知道是谁……”马丽娟一边哭,一边告诉车海军:“昨天,我跟朋友去天雨楼玩,突然荀海璐就來了,还带着两个男人,让我把包房让给他,我不同意,他们就把我给打了……”

马丽娟这番话,完全是颠倒是非,混淆黑白,车海军也猜到她是添油加醋说出來的,

更重要的是,事情是昨天晚上发生的,车海军很清楚昨天晚上荀海璐跟谁在一起,

马丽娟继续哭诉:“然后……我就去医院了……医生说我伤的很重,一直给我包扎伤口,到现在才刚弄好,我连饭都沒吃,就赶过來找你了,你可要给我做主……”

车海军伸胳膊揽住马丽娟的肩膀,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,不要去招惹荀海璐,等到有了机会,我自然会捧你做一姐的……”

“机会,你总说机会,两年前就这么说,”马丽娟急得直跺脚:“机会到底什么时候才有,”

“机会者不來了吗,海天当下易主,就是翻身的机会,”车海军很认真的道:“关键是要讨得曹志鸿的欢心,不出风头,”

“又是这话,你不能说点别的,”

“说点别的吗……”车海军看着马丽娟,突然觉得这个样子的马丽娟别有一番味道,给人一种凌|虐的快|感,

于是,车海军解开腰带,吩咐:“來给我做个口,”

“人家嘴都肿了……”

“肿了更舒服,”车海军长呼了一口气:“妈的,海天被收购以后,我天天睡觉都不踏实,很久沒有好好舒服一下了……”

车海军都这么说了,马丽娟只有想忍着疼痛,好好伺候车海军,

说起來,荀海璐明明是海天一姐,马丽娟却偏偏敢跟荀海璐较劲,并非是沒有依仗,

马丽娟的后台就是车海军,在曹志鸿收购海天之前,集团一把手是方德宇,二把手正是车海军,

实事求是的说,马丽娟虽然人性不怎么样,演技还是很出色的,这些年却只能屈居于荀海璐之下,就是因为大家各自的靠山不同,

尽管海天如今已经易主,但车海军的位子暂时不会动,仍然是二把手,

因为车海军在集团这么多年,对集团的情况实在太了解了,方方面面都有他的嫡系和心腹,集团的很多生意也是他利用个人资源争取过來的,

换句话说,海天离开了车海军,根本就玩不转,

苍浩对此早有预期,这种情况雷同于当初的曹氏地产,车海军就是翻版的姚军辉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