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钻石涨价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知道的事情很多,”井悦然怨艾的叹了一口气:“可我就是不知道,原來很多年前,你在老家已经结婚了,而且原配还是一个又肥又胖的女人,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,”苍浩立即道:“在老家有个原配……那不是你干的事吗,”

井悦然的脸色疼的红了:“干嘛扯到我身上,,”

“你笨想想这可能吗,”

“当然不可能了,”井悦然义正词严的道:“你还沒成年就渡海去了M国,根本沒回过东北老家,怎么可能在那有个原配夫人,编这个故事的人,很显然对你多少有点了解,但又对你不够了解,”

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你相信我就好……”

“我当然相信你了,而且我也很相信自己……”井悦然傲然道:“放着我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管,去恭维土肥圆的原配,怎么可能,”

苍浩有点奇怪:“话说土肥圆这事到底怎么冒出來的,”

“车海军跟我说的……”井悦然丝毫沒隐瞒,把今天跟车海军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,又道:“很显然,车海军想从我这里打听一些消息,现在海天易主,他挺忐忑,”

“你竟然认识车海军,”

“以后遇到类似的事,你最好先跟我沟通,”井悦然轻哼一声:“我对广厦政商圈子比你了解,谁是什么样的人,就算我自己不知道,很容易也能打听到,”

“那你说说车海军是什么人,”

“你先告诉我,那个土肥圆到底怎么回事,车海军不可能无故造谣,”井悦然若有所思的看着苍浩:“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,”

“其实很简单,我让罗霸道冒充我……”苍浩本來也沒打算隐瞒,直截了当的说了出來:“我以另外身份出现,可以获得一些真实的信息,因为其他人都忙着去对付文小海和假苍总了,”

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不过……”井悦然语重心长的道:“虽然你认识人不多,但你在政商两界还是很有名的,认识你的人不少,车海军如果愿意的话,很容易查出真相,你这个身份隐瞒不了太久,”

“我知道,”苍浩对此早有预期,自从在曹氏地产当了部门经理一直到现在,自己也参加过不少社交活动,

就比如上一次曹志鸿带自己去的酒会,虽然自己只认识了一个曲叶勇校长,却很难说有多少人已经见过自己,

苍浩问了一句:“你对车海军了解多少,”

“本來不熟悉,不过帮你打听了一下……”井悦然得意的一笑,把车海军其人介绍了一遍,她早知道苍浩会有此一问,借此表明自己是苍浩的贤内助,

苍浩听罢,沒表态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

“好了,正事谈过,咱们出去逛逛吧……”井悦然不由分说,把苍浩拉去了商场,

也不知道井悦然存的什么心,到了商场之后不看衣服不看包包,直奔珠宝柜台,

而苍浩刚看到珠宝柜台就吓了一跳:“怎么这么多,”

这年头,受到淘宝冲击,很多商场人气低迷,卖货的比买货的都多,

而珠宝柜台一反常态,人山人海,那样子就像是宝石不要钱了一样,

更离谱的是,时常还能听到有人吵架,不过一般都是女的在骂男的,

苍浩问了一句:“出什么状况了,”

“你沒看新闻,”井悦然直接就道:“钻石涨价了,”

“涨价,”苍浩非常不理解:“本來就是个小石子,涨什么价,”

井悦然有点惊讶:“你真不知道,”

“当然了,”

“你看吧……”井悦然用手机调出一条新闻:“这是今天早晨刚出的,”

早晨,苍浩去了广厦影视城,一直在围观抗日神剧,根本沒看新闻,

这条新闻很简单,南非埃兰德矿发生特大爆炸,暂无人员伤亡,但将导致至少半年的时间无法继续开采,

新闻附上一条背景,大意是说埃兰德是全世界最大的钻石矿,产量占了全世界多大的比例,这一次爆炸预计将让全球价格钻石出现大幅上扬,

苍浩勃然大怒:“简直就是放屁,”

井悦然一愣:“有问題,”

“问題大了,全球最大的钻石矿是南非的金伯利,还有俄国雅库特共和国西部,不过那个矿已经关了……这个埃兰德是哪冒出來的,”苍浩跟钻石联盟打过交道之后,也做过一些调查,隐约记得在那篇很冷门的资料里看到过,好像埃兰德是个废矿,

井悦然马上明白了:“这么说被人操纵了,”

苍浩立即百度“全世界最大的钻石矿”,跟着就立即傻眼了,因为几乎所有搜索结果都显示“埃兰德”,

“怎么会这样,”苍浩非常吃惊:“我前几天还搜索过,根本不是这个结果,”

其实,今天井悦然带苍浩來珠宝柜台,是想让苍浩给自己买一枚钻戒,只要有了钻戒,两个人就算是不结婚,至少也算是订婚了,

不过,井悦然非常理性,听到苍浩这话,沒有怀疑这是苍浩找借口敷衍自己,而是顺着思路分析道:“如果有人故意炸掉一个沒什么用的矿,然后哄抬钻石价格,那么肯定要操纵舆论,百度的结果很容易被修改,别忘了,百度本身就是靠着这个赚钱,美其名曰‘竞价’,”

苍浩过去在曹氏地产的市场部,负责的就是市场推广,很清楚这里面的猫腻,

一般來说,搜索引擎里面各种各样的百科,都可以任意修改,

而你如果交了足够的钱,不管别人怎么改,最终留在上面的内容仍然是你写的那些,

至于用户搜索关键词之后,谁的内容排名更靠前,能够获得更多的点击和浏览,操作起來就太容易了,

很多企业就是靠着这种手段做市场营销,而这种营销手段意味着要平白多拿出很多开销,这开销总不能白花出去,必要想办法从客户身上赚回來,

医疗领域最常见这种现象,一些本來不是病的正常生理现象,也被描述成了病,然后引导你去某家医院治疗,

最著名的例子是曹氏地产的一个男文案,也不知道怎么好好的想要割|包|皮,在网上搜索了一番之后,果断选择了一家医院,网络评价非常的好,结果他去竟花了一万多块,

这本來是个小手术,几百元就可以搞定的事情,为什么会花这么多钱,

姚军辉知道这事后也很好奇,找人打听了一下,本來当做一个小八卦,后來才知道里面有巨大的利益链,

该医院以割|包|皮出名,手术费本身还真就不贵,但做完手术之后,医院会找几个小|姐穿上护士服,给病人做所谓的理疗,

可以想见,命根子被一帮风|骚透骨的女人摆弄來摆弄去,正常男人肯定都会有反应,这么一有反应就要充血,一充血,刚缝合的伤口就要开线,

也就是这么一开线,预后变得很麻烦,花多少钱就不好说了,

这还只是诸多例子中的一个,所以这个倒霉文案以身试法之后,全公司上下员工再有生活方面的需要,基本很少去网上寻找信息,

井悦然的话启发了苍浩,既然过去一百多年來,钻石联盟硬生生把钻石跟爱情捆绑在一起,肯定在操纵媒体和舆论这方面非常擅长,

换言之,钻石联盟要调高钻石价格,故意制造了埃兰德矿的爆炸,其实那地方到底有沒有爆炸都说不好,

井悦然见苍浩不说话,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了,”

“钻石价格一直都是在被人操纵的……”苍浩深吸了一口气,把钻石联盟的种种既往,一股脑说了出來,

本來苍浩以为井悦然会惊掉下巴,熟料,井悦然的反应很平静,只是满不在乎的一笑:“这个钻石联盟还真善良,”

“善良,”苍浩对井悦然的话有些恼火:“他们用小石子掏空屌丝们的腰包,那善良了,”

“全球珠宝市场每年成交额是天文数字,按照你的说法,钻石联盟操纵钻石之外,还涉足其他宝石,那么问題來了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井悦然意味深长的道:“仅仅从钻石领域,钻石联盟就能获得惊人的利润,他们有了这些钱之后完全可以涉足其他领域,操纵其他产品价格,可是他们沒有,”

“这个……”苍浩听到这话之后,突然发现自己还真离不开井悦然,因为井悦然说出了一个自己一直都沒有注意到的现象,

井悦然又道:“苹果公司原來是生产电脑的,后來造手机,如今又开始买手表,大企业跨界经营是很正常的,因为你无从知道自己所处的行业,会在哪一天沦为夕阳产业,必须多开辟一些利润源,难道你沒有想过钻石联盟为什么这么另类,”

“我还真沒想过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问:“那你说这又是为什么,”

“我不了解这个钻石联盟,全都是从你这听说的,不过我推测吗……”井悦然缓缓说道:“其实,像钻石联盟这样的组织不止一个,分属于不同领域,他们彼此之间有协议,别人支持钻石联盟垄断珠宝行业,但钻石联盟不能捞过界,反之亦然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