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路遇游骑兵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荀海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我好像明白你要说什么了,”

“所以,对今天的我來说,可以做华夏人,或者做M国人,甚至于当巴布亚新几内亚人,”顿了一下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管做什么人,其实都不重要,但,是不是人,这个很重要,”

荀海璐被鼓励了:“说得对,”

“世间风云变幻,我们都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,所以一个强大的人不应该畏惧环境的变迁,更不应该忌惮某一个人,如果有那么一个人,他决定了你的未來,那么你就更应该摆脱这个人,”苍浩意味深长的告诉荀海璐:“如果这个人能把你送上天堂,他也一定能把你送入地狱,”

“说得对,”荀海璐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:“我们都要做自己的主人,不能让命运决定在别人的手里,”

“你能这么想就对了,”

“我要做一个真正强大的人,”荀海璐豁然站起:“谢谢你对我说了这么多……沒想到,你是个有故事的人,”

“你要是有时间,我可以给你多讲几个故事……”

“不用,这一个我就受用了,回见,”荀海璐丢下这句话,再不说什么,转身回了自己家,

她來苍浩这里,待了不到半个小时,决定了应该用哪个本子,就这么直接回去了,让苍浩感觉好像她才是老板,

不过,荀海璐对剧本的分析,还有她的专业判断,苍浩是相信的,

于是苍浩直接给文小海打了一个电话:“如果海天那边问应该用哪个本子,你就推《黑暗行者》,”

“沒问題,”文小海满口答应:“正好,我头疼着呢,要是车海军问我意见,我该怎么说,”

“别的不用说,告诉他这个本子可以就行了,其余的让他自己去寻思,”

文小海点点头:“明白了,”

放下电话,时间已经不早了,苍浩回卧房休息,

第二天早晨起床,苍浩出门去上班,见对门安安静静的,也不知道荀海璐是已经出门了还是根本就沒起床,

就在这个时候,迎面走过來两个高大的白种男子,都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,穿着牛仔裤和短袖T恤,

小区住着不少外籍人士,大都是企业高管,首先是他们长得太魁梧了,身高一米八五左右,胳膊上肌肉见棱见角,

更重要的是,他们的右臂上有纹身,两个人的纹身不一样,看不清楚图案是什么,不过都有一行英文“Ranger”,

在美式英文当中,“Ranger”通常是指游骑兵,这是M国一支历史悠久的精锐部队,

作为曾经的雇佣兵,苍浩能够准确的识别出同类,这两个白种男子正带着军人的气息,

他们两个迎面走來,距离有六七米左右,正好从一左一右夹住苍浩,

苍浩装作若无其事,继续向前走去,就在双方距离拉近到三米左右的时候,苍浩突然加快速度向两个人冲了过去,

两个白种男人沒料到苍浩这么做,倏地一怔,随后迅速向两边退开,

他们两个的反应速度很快,彼此之间拉开了距离,让苍浩不能同时应对,

而苍浩从一开始也沒打算同时对付两个游骑兵,直接瞄准了右边的那一个,弓下腰去把肩膀撞在小腹上,

这个魁梧的白人男子卒不及防,闷哼一声,身子倒飞出去,

苍浩沒看错,这两个人果然是受过严格训练的,右边的这个男子受了苍浩这么一击,竟然沒摔倒,而是站在了地上,

不过,人只要双脚离地再重新落地,就必然有一个重新平衡身体的过程,不可能马上发动反击,

也就是右边的白人正要稳住身子的同时,苍浩一个箭步跟上來,提起膝盖撞向小腹,

白人男子又闷哼了一声,捂着小腹弓下腰去,苍浩另一条腿再次提膝盖,正撞在面门上,

与此同时,另外一个白人男子过來支援自己的同伴,直取苍浩后背,

苍浩头也不回,抽出黄金手枪把手一转就瞄准了他,

苍浩另一只手也抽出黄金手枪,瞄准了面前这个白种男子:“谁派你们來的,”

面前的白种男子喘了半天粗气,这才用蹩脚的英语说了一句:“我们沒有恶意……”

“或许吧……”苍浩后退两步,跟两个白种男子保持一点距离:“两个游骑兵出现在我家门口,抱歉,我实在沒什么太好的联想,”

就在这时候,苍浩身后想起一个声音:“他们是我的人,”

苍浩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老者,身高中等,身形偏瘦,

虽然是白种人,但他的皮肤却是古铜色,看起來经常从事户外运动,透着一股阳光和健康,

他的头发已经都白了,整齐的梳成背头,

华夏人有一句话“有钱难买老來瘦”,其实,在人体健康的基本认知上,西方人也好,华夏人也罢,观点是趋于一致的,都认为比例始终的身材是健康的标志,

但实际操作起來,华夏跟西方就差远了,

华夏人认为,脑袋,大脖子粗,不是大款就是伙夫,这句名言是彪哥的,如今已经成了社会共识,

在西方截然相反,富人瘦,穷人才胖,穷人因为穷,不注重饮食的合理搭配,大量消耗高脂肪高热量的食品,所以经常大腹便便,

有人认为,华夏人是未富先胖,这个很有道理,

白种老者穿着一身深蓝色白条纹西装,里面是白色衬衫,沒有系领带,

苍浩以自己粗浅的奢侈品知识也能看出來,从西装到衬衫,全部是定制款,

换一个说法是,这个白种老人不是土豪,而是富翁,还是家里富了好几代的那种,

“你好,苍先生,”白种老者又说话了,地道的美式英语,带着西海岸地区的口音,听起來非常有磁性:“重申一遍,我们沒有恶意,你可以把枪收起來了……顺便说一句,你的手枪真的很漂亮,更像工艺品而不是武器,”

苍浩把枪收了起來,打量了一眼那两个游骑兵,随后來到老者面前,“我应该投诉小区物业了,随便什么人都能放进來,”

“如果我成为这里的住户,物业就应该允许我进,”老者呵呵笑了笑,向苍浩伸过手來:“很高兴认识你,”

苍浩跟对方握了握手,发现对方动作很有力,

老者指了指那两个游骑兵,介绍道:“他们是我的保镖,M国陆军第75游骑兵团退役的精锐,不过他们刚才的表现证明,显然不是你的对手,”

那两个白种男子活动了一下肩膀,走过來站到了老者身后,表情有些愤懑,

他们两个站在哪里,这个细节很重要,

如果他们两个站到苍浩身后,这是一种有敌意的表示,苍浩不可能一边跟着老者说话的同时,一边还要观察他们两个的工作,

而他们两个既然站在老者身后,说明对苍浩并沒有敌意,

“本來,我让他们请你到我的车上來,有点事情想跟你谈一下……”老者说到这里,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:“苍浩先生突然出手,我不得不赶过來劝架,”

“习惯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的警惕性一直很高,”

“不愧是雇佣兵之王,”

苍浩微微一挑眉头:“看來你很了解我,”

“如果不了解你,我又为什么來找你呢,”老者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手下,很认真的道:“刚才是误会,就这么过去吧,”

这两个手下互相看了一眼,又看了苍浩一眼,最后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,

苍浩意味深长的道:“你了解我,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,”

“上车谈吧,”老者非常优雅的打了一个响指,从不远处缓缓开过來一辆车,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牛叉的豪车,只是一辆普通的奔驰,

一个游骑兵打开车门,让老者和苍浩上了车,随后把车门关上,跟另外一个游骑兵一左一右站在车子外面,

老者拿过來一个木盒,从里面取出一根雪茄,问苍浩:“喜欢这个吗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只要不让我掏钱就行,”

“苍先生真幽默,”老者一边说着,一边用雪茄钳剪掉了雪茄的一头,给苍浩递过去,随后又亲自用火柴给苍浩点上:“这盒雪茄是我从哈瓦那带回來的,上面有卡斯特罗的签名,如果不是特别尊贵的客人,我不舍得招待的,”

“不错,”苍浩抽了一口,又点点头:“其实,不管什么雪茄在我嘴里都是一个味,就算有谁的签名也一样,”

“苍先生倒是真性情,”老者给自己也切了一根雪茄:“我不是卡斯特罗的粉丝,正相反,我认为他对那个国家的悲剧负有主要责任,那一次去那里旅游,我还是转道其他国家,费了很大的力气,”

“然后你得到了这盒雪茄,”

“他竟然知道了我是谁,派人送了这么一盒雪茄过來,在就沒有别的了,”老者笑着摇了摇头:“说起來倒是挺有风度的,本來我担心自己回不去了呢,”

“卡斯特罗知道你是谁,也知道你是谁,你又知道我是谁,可我知道卡斯特罗,却不知道你是谁……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是不是该做个自我介绍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