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无主尸体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过,这两个特工一个劲的摇头,表示根本不认识这些潜水服杀手,

等到苍浩回到翠峰村,谢尔琴科告诉苍浩:“我们用了很多手段,无法证明这些人來自对外情报局,还有就是,从生理特征上,我可以判断他们不是俄罗斯族,”

苍浩摇摇头:“这也不能说明什么,毕竟E国有将近二百个民族,我最初跟你们打交道的时候,你们还动用过东方民族的特工,伪装成广厦本地人根本看不出來,”

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:“你是不是认定了一定是E国人,”

“那倒不是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希望是E国人,”

谢尔琴科撇了撇嘴:“沒想到你这么仇恨我们国家,”

“虽然我过去确实不太喜欢老毛子,但这一次我绝对不是感情用事,”苍浩一字一度的道:“如果这几个人不是对外情报局,那么就可能來自其他组织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,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,”

谢尔琴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好像……真是这么回事,”

“我曾经同时跟E国和M国情报部门打交道,就像当初普里皮亚季一战,但那时情况不一样,这一次,如果是两国家的情报部门联合起來对付我们,你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,”顿了顿,苍浩又道:“你跟是E国总统铁杆亲信,竟然你都不知道对外情报局发生了什么,我担心类似的情况出现在M国,”

谢尔琴科哀叹了一声:“那么……我们该怎么办,”

“有一个人或许能帮上忙,”苍浩拿出手机,拨通了艾丽莎的电话,

艾丽莎很快就接了起來:“苍先生有什么能帮上你的,”

苍浩干笑两声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帮忙,”

“如果你不找我帮忙,又为什么给我打电话,”

“这还不是因为你有能力吗,”苍浩很装B的道:“我这个人,可不是随便就求谁的,必须是久经考验,证明这个人靠得住,”

“那我要谢谢你的抬举了,”艾丽莎叹了一口气:“说说看,这一次又是什么事,”

“和上次一样,帮我查几个人的身份,”苍浩告诉艾丽莎:“我马上把照片给你传过去,”

“沒问題,”艾丽莎答应了,不过又道:“这种大范围检索,往往有撞运气的成分,不一定有什么结果,”

“有沒有结果是一回事,你帮不帮忙是另一回事,”

“好吧,”艾丽莎点点头:“把照片给我吧,不过最近两天恐怕不行,我在外面办事,沒有机会接触终端,”

苍浩挂断电话之后,立即把照片传了过去,

谢尔琴科提出:“你是不是应该跟塞西莉亚谈谈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她在哪,”

“跟克莱恩特在一起,”

克莱恩特负伤以后,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,今野晴去帮忙包扎了一下,还缝合了伤口,

塞西莉亚一直陪在身边,看到苍浩进來,塞西莉亚急忙问:“我要送我外公去医院,”

苍浩满不在意的道:“伤口不是已经处理过了吗,”

塞西莉亚很认真的道:“他必须得到医生的专业救治,”

“相信我,处理这类伤口,我们就是专业人员,”苍浩依然是满不在意:“就是个贯穿伤,沒什么大不了,”

塞西莉亚愣了一下:“贯穿……伤,”

苍浩又道:“如果去医院就更麻烦了,医院看到有枪伤,肯定要报警,”

塞西莉亚急忙问:“难道不应该交给警方解决吗,”

苍浩冷冷的反问:“很多事情还真就不是警方能解决的,否则你为什么要拜我为师,直接去告诉警方你的父母死于谋杀不就得了嘛,”

“你……”塞西莉亚脸色涨得通红,旋即又变的惨白,苍浩的这句话戳到了她的痛处,

“苍先生,今天的事,要多谢谢你了……”克莱恩特开口说话了:“恕我多嘴说一句,翠峰村周围全都是军事基地,而你们不是军人却又持有武器,显然是跟华夏官方有很密切的合作关系,今天在这里爆发的枪战,就算华夏官方知道了,也只会默不作声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算你猜对了,”

“再次谢谢你,”克莱恩特笑了笑:“我现在很高兴,塞西莉亚被你救了,”

“我可以帮她一次、两次,但不可能帮她一世,”苍浩把目光转向塞西莉亚:“我们现在需要查出真相,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,最好全都说出來,”

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”塞西莉亚气呼呼的道:“你要是我师父,就把你的技能全传授给我,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,”

克莱恩特叹了一口气:“塞西莉亚,你已经是大孩子了,不应该再这么任性……”

“你说我任性,你不是更任性,你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女婿死于谋杀,可是你又做过什么,”塞西莉亚声音猛地提高了,丢下这句话后,也不再听苍浩和克莱恩特说什么,掉头跑了出去,

克莱恩特看着外孙女的背影,瞬间苍老了许多:“这孩子……”

“先不管她了,”苍浩掏出一根烟给克莱恩特递过去,自己也叼上了一根:“先说说你知道些什么,”

克莱恩特点上烟,刚抽了一口,就咳嗽了起來,

他不习惯抽烟,一个游骑兵立即把雪茄盒拿过來,还递上了雪茄钳,

克莱恩特给自己剪了一根雪茄,抽了一口后慢悠悠的道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……那个黑色U盘是吗,抱歉,我真的不知道,”

“关于你的女儿女婿,你总应该知道点什么吧,”

“安吉拉是我唯一的女儿,在比佛利山庄长大,想必你也能看出來,我们出身于西海岸望族,家族已经决定了一个人的未來,安吉拉就应该找一个同样出身名门的老公,或者是职业经理人,或者是律师,也可以是政治家,然后幸福的过完一生……”顿了顿,克莱恩特的语气变得非常无奈:“塞西莉亚是什么样子,你已经看到了,她跟她的母亲长得很像,性格更是如出一辙,安吉拉根本不愿遵从这种安排,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霍夫曼,然后就被这个穷小子的冒险家气质吸引了……”

“再然后就有了塞西莉亚,”苍浩无奈的笑了笑:“我觉得现在还是不要痛说革命家史了,我现在最需要知道的是,你的女儿女婿是不是真的死于谋杀,”

听到这个问題,克莱恩特的脸色阴沉下來,良久未语,

苍浩也沒追问,只是抽着烟,等到一根烟燃尽,克莱恩特终于开口了:“霍夫曼喜欢飞行,经常开飞机带着安吉拉去兜风……飞机坠毁后,官方给出的结论是意外事故,但我聘请私家侦探调查了一下,现场有些痕迹证明,飞机的引擎可能被人做过手脚,”

“也就是说真的可能是死于谋杀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塞西莉亚不是任性胡说,”

“你难道不奇怪,为什么我沒给女儿报仇,”

“从你说的这些话里,我能体会到你对塞西莉亚的母亲有着深深的父爱,你一直沒有做过什么,肯定是有顾忌,”

“沒错……”克莱恩特点了点头:“安吉拉生前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,就职于M国的中央情报局,这个女人比安吉拉大几岁,沒有亲属、一生未婚,把全部时间精力用來在仕途上攀爬,结果,她还是很成功的,进入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,由此也就接触到了一些她本來不该接触的东西,”

苍浩被这一番话吸引了:“继续说,”

“安吉拉是这个女人唯一的朋友,她们两个经常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窃窃私语,但从來不肯让我知道说过些什么,有一次,我偶然路过书房,听到她们两个在争吵,安吉拉嚷着:‘为什么不报警,’我沒听到那个女人说些什么,反正过了一会之后,安吉拉就不出声了……”抽了一口雪茄,克莱恩特接着说道:“本來我沒往心里去,但安吉拉和霍夫曼逝世后,我就不得不把所有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……”

根据克莱恩特说的这些话,苍浩很自然的形成了一个推论:“也就是说,那个女人很可能说出了什么事,导致安吉拉和霍夫曼被灭口……那么这个女人现在哪里,”

“坠机当天,她死于车祸,警方结论是意外事故,”克莱恩特苦笑两声:“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太巧了,”

“确实太巧了,”苍浩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:“如果说,这不是灭口,我都不相信,”

“这些年,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,很遗憾……沒有任何进展,由于牵扯到了中央情报局,我必须慎之又慎,”抽了一口雪茄,克莱恩特缓缓呼了出來:“你沒來之前,我问过塞西莉亚那个黑色U盘,但塞西莉亚说她根本不知道,安吉拉从沒有留下过任何U盘,”

“这个U盘里显然隐匿着一些东西,是有些人不想曝光的……”看了看门外,沒找到塞西莉亚,苍浩又道:“但那些潜水服杀手不会莫名其妙的找上门來,我相信安吉拉肯定留下了什么,但塞西莉亚忽略了,”

克莱恩特点点头:“我也这么想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