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世界果然危险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抽出一把黄金手枪给井悦然看:“认识这个吗,”

井悦然马上说了出來:“M国军队标准配枪M9,0.45的口径……话说你这把枪可真漂亮,是黄金造的嘛,”

“还真是黄金造的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玩味的打量着井悦然:“你怎么这么识货,我是从哪找來你这个女朋友的呢,”

“上辈子积德了呗,”井悦然说着,结果黄金手枪,检查了一下子弹,动作非常熟练,看起來确实会用,

“听着,这东西跟你的名牌服装和包包不一样,那些东西你可以随时拿出來炫,这东西一定要尽可能的低调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叮嘱道:“要是被人看见就麻烦了,”

“放心好了,”井悦然把黄金手枪收进了自己的包包:“我做事是知道轻重的,”

说起來,苍浩对井悦然为人处事还真挺有信心,如果换做是夏明琪,苍浩绝对不敢给一把枪,

当然,夏明琪也不是苍浩的女朋友,至少暂时不是,

苍浩叮嘱井悦然注意安全,就匆匆离开了,多耽误一分钟,塞西莉亚就多了一分危险,

按照矩阵APP的指示,苍浩迅速靠近塞西莉亚的手机,这是一处闹市区,

然而,苍浩左顾右盼,始终却沒发现塞西莉亚的踪影,

很快的,苍浩注意到一个欧洲面孔的年轻男人,站在街头正在讲电话,时常嘻嘻哈哈的,不知道说些什么,

从地图上显示,塞西莉亚手机的位置,跟这个男人站立的位置是重叠的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塞西莉亚的手机在这个人的身上,

苍浩装作过路的样子,从这个年轻男人身边走过,发现他讲的是一种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语言,

不是英语,也不是俄语,苍浩无法判断这个人的国籍,

他穿着一条牛仔裤,一件黑色夹克,外表沒有任何显著特征,这样的人在广厦街头一抓就是一大把,

这个时候,那个青年男人挂断了电话,拦了一辆计程车上去,塞西莉亚的手机信号同时开始移动,这说明塞西莉亚的手机确实在他身上,

“见鬼,”苍浩急忙拦了另外一辆计程车,告诉司机:“跟上前面那辆车,”

司机懒洋洋瞥了一眼苍浩:“警察撒,”

“对,警察,”苍浩直接递过去二百块钱:“别跟丢了,到了地方还有赏,”

“你才不是警察,”司机哈哈大笑起來:“警察才沒这么大方,”

司机也不管苍浩到底是什么人,反正有钱赚就好,一脚油门踩下去,紧紧跟上了那辆计程车,

苍浩有点担心司机多嘴,要是问自己跟那辆车干嘛,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到时只好就说自己是为了捉奸,

不过,司机还真就沒问,说起來,苍浩也够幸运的,按说这个时间不太好打车,偏偏还就被苍浩碰见了空车,

苍浩有点不放心:“别跟的太死,”

“知道,”司机点点头,用带着浓厚口音的腔调说了一句:“不想让对方发现吗,我懂的撒,”

苍浩松了一口气:“知道就好,”

“世界果然危险,”苍浩拿出手机,通过矩阵APP呼叫万鹏:“情况有变,你们马上过來跟我会合,”

什么是兄弟,

就是一种非常有默契的存在,

万鹏等人通过矩阵系统观测到,塞西莉亚的手机正在高速移动,而苍浩仅仅尾随在后面,就已经猜测到:“塞西莉亚被人绑架了,”

苍浩也是这么推测的,否则沒办法解释,为什么塞西莉亚的手机会出现在一个欧洲人的身上,而且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欧洲哪里的人,

M国和E国的情报部门都出现了,难不成还有第三个国家已经卷了进來,苍浩觉得塞西莉亚这个女孩真是不简单,至少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就沒有得到过如此重视,

更加神奇的是,塞西莉亚离开这么短时间,竟然就能被绑匪给盯上,这倒霉效率实在太高了,

当然,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塞西莉亚认识这些人,

不过,这个可能很容易就可以排除,塞西莉亚在翠峰村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,从來沒听说她有这样一群莫名其妙的朋友,

过了十來分钟,计程车在一个小区门前停了下來,苍浩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:“谢谢,”

“再多给点撒,”司机贪得无厌:“我跟的好辛苦的,”

“闭嘴,”苍浩不耐烦的道:“这点路程连三十块钱都用不了,给你三百块偷着乐吧,”

司机撇了撇嘴,不太情愿的收下钱,开车走了,

苍浩跟黑夹克保持着一段距离,这个黑夹克一路上打着电话,进了楼梯道,

这里沒有电梯,黑夹克直接走上楼去,苍浩沒跟着,而是计算着脚步声,确定黑夹克上了四楼,

接着,楼上传來开门关门的声音,苍浩进而判断出黑夹克进了二号门,

苍浩蹑手蹑脚的上了楼,赫然发现房门竟然沒关严,敞着一条缝,

苍浩把耳朵附上去,听到里面有一帮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,依然是那种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语言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,苍浩急忙掏出來挂断,发现是井悦然打过來的,

苍浩考虑到了一切,却唯独忘记了把手机调成静音,虽然手机铃声时间很短,却被里面的人听到了,

房门一下子打开,一个彪形大汉从里面冲出來,用生硬的汉语问了一句:“你有什么事,”

这个壮汉身高一米九十多,一脸横肉,留着络腮胡子,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是纹身,衣服上面缀满了金属装饰,尤其是还带着一条狗链粗细的金属项链,

苍浩见过这种装扮,印象里,东欧黑手党的下层成员都这德行,

苍浩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送快递的,好像走错了……”

壮汉正要说话,那个黑色夹克走了出來,看到苍浩先是一愣,随后喊了一声:“我见过你……刚才,在外面,我见过你,”

接着,这个黑色夹克用他们自己的语言,跟同伴说起了什么,

壮汉一把揪住苍浩的衣领:“你到底是谁,”

“我在找人,”苍浩索性直接就道:“我要找的人和你们在一起,”

壮汉呲牙一笑:“这里沒有你要找的人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拿出手机,拨打了塞西莉亚的号码,马上的,响起了贾斯汀.比伯的《BABY》,

塞西莉亚的手机铃声就是这个,而铃声此刻在黑夹克的身上响起,

黑夹克立即慌了,转身想屋子里面跑去,苍浩要追上去,却被壮汉拦住,

这个壮汉立即非常大,只用一只胳膊,竟然把苍浩从地上提了起來,

“去死吧,”壮汉非常难看的笑了笑,另一只手一拳捣向苍浩面门,

苍浩把头往后仰,双腿提起,夹住了壮汉的脖颈,整个人竟然附着在了壮汉的胳膊上,

紧接着,苍浩抓住壮汉的手腕,身体在半空中一转,随着轻微一声“咔嚓”,壮汉的手腕脱臼了,

壮汉一声惨叫,松开了苍浩,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,

苍浩落到地上,冲着壮汉胸口就是一脚,壮汉又往后退了几步,身体撞在了墙上,

这个时候,从里面冲出來一个人,掏出手枪对着苍浩就要开火,

苍浩的速度更快,举起黄金手枪“啪啪”两枪,射穿了这个人的胸口,

那个壮汉高喊了一声什么,挥舞着拳头,向苍浩这边冲了回來,

苍浩俯身躲过壮汉的拳头,把枪口抵在壮汉的胸口,接连不断的开火,

子弹穿透壮汉的身体,射在后面的墙上,而这个壮汉的血值竟是如此之高,直到苍浩打光了整个弹夹,还沒死,

但壮汉也沒有力气继续进攻,推着苍浩倒在了地上,嘴里不住的嘶喊着什么,

苍浩重重摔倒在地,紧接着,从房间里又冲出來一个人,捡起同伴掉落的手枪,冲着苍浩就开火,

苍浩急忙一翻身,用壮汉的身体挡住自己,子弹“啪啪”的全落在了壮汉的身上,

壮汉挣扎了几下,架不住前后同时中枪,这一次终于死了,

也就在壮汉挡枪的同时,苍浩飞快的换了一个弹夹,从壮汉腋下探出枪口,冲着对方就是一枪,

这一枪非常准,子弹洞穿这个人的额头,带着鲜血和**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时间很短暂的抽象雕塑,

当鲜血和**落在地上,这个人也倒在地上死了,

苍浩推开壮汉的尸体,冲进房间里面,刚好又有一个人扑來,手里挥舞着一把砍刀,

苍浩一枪射过去,打断了对方拿着砍刀的手腕,然后冲上前,一脚踹到了对方,冲着额头补了一枪,

突然,苍浩感到身后恶风不善,下意识的纵身往旁边一让,只见那个黑夹克飞快从身旁掠过,

这个黑夹克拿着一把匕首,正准备从背后偷袭苍浩,却不防落了一个空,

苍浩冲着黑夹克的屁股就是一脚,黑夹克收不住身形,一头撞在墙上,

这一下撞得不轻,黑夹克的身体缓缓滑落到地上,苍浩冲过去,抓住他的头发冲着墙壁狠狠的一磕,

黑夹克一声惨叫,苍浩并不停手,冲着墙又磕了一下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