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塞西莉亚在哪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一连磕了三下,黑夹克的脑袋整个被鲜血包裹住了,迸溅到墙上形成古怪的图案,

跟着,苍浩站起身,冲着黑夹克的左膝盖开了一枪,

这一发子弹,打碎了黑夹克的膝盖骨,黑夹克再也无法活动了,

苍浩沒要黑夹克的命,只是确定他不能逃走,就开始搜索起这套房子來,

这套房子是两室一厅,进门之后就是客厅,里面非常的脏乱,满地都是烟头和各种食物包装,

中间一张桌子,上面摆着一壶咖啡和几包香烟,然后就是几部手机,

苍浩推开一扇卧室的门,刚看到里面的情形,就被惊呆了,

房间两侧全都搭着床,上下三层吊铺,总共可以容纳十几个人,

每一张床上,都躺着一个白种女孩,有的是金发,有的是亚麻色头发,

她们的穿着极其暴露,有的人毫不在意的敞胸露怀,尽情展示高耸的双峰,

同时,每一个人都是神情呆滞,眼窝深陷,气色极差,

她们有的坐在床边,有的躺在床上,一直都在发呆,看着苍浩这样闯进來,也沒有任何反应,

这些女孩都还活着,但也只有不住起伏的胸膛面前证明她们还活着,除此之外,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好像已经死了,

刚才外面的一番激战,也沒影响到这帮女孩,一个个只是继续发呆,

苍浩來到距离最近的一张床前,一个女孩躺在床上,目光茫然的看着苍浩,嘴里用听不懂的语言呢喃了几句什么,

过了一会,女孩似乎发现自己不认识苍浩,目光变得有些惊恐起來,

马上的,苍浩就明白了,这个女孩有毒瘾,可以说,这个房间里的每个女孩都有不同程度的毒瘾,否则她们不会变成这样,

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,苍浩呆了半分钟不到,就有些无法忍受,只好离开,

窗户上有铁栏杆,门外面有非常结实的锁头,这些女孩明显是被囚禁在这里,

接下來,苍浩又去了另一个卧房,这里也是宿舍,不过比女孩们呆的地方要好一些,看來是黑夹克等人的住处,

就在这个时候,两条黑影从外面窜了进來,手里全都举着枪,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周围,同时飞快的來到苍浩身边,

一个是谢尔琴科,另一个是万鹏,刚刚赶过來增援苍浩,

苍浩找到那个黑夹克,仍然在昏迷,

苍浩一只手拖着,把黑夹克拖进了客厅,然后冲着黑夹克的脸就來了两记耳光,

“啪啪”的两声,黑夹克被抽醒了,看到苍浩,惶恐的喊了起來,

苍浩立即问谢尔琴科:“知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国语言,”

谢尔琴科还真就听了出來:“应该是阿尔巴尼亚语,”

苍浩又问:“你懂阿尔巴尼亚语吗,”

“不懂,”谢尔琴科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能分辨出來很多东欧语言,但听不懂,也不会讲,”

万鹏挠挠头:“话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,”

谢尔琴科在四下里转了一圈,联系到黑夹克的国籍,马上明白了:“这是人贩子的窝点,”

万鹏不明白:“什么人贩子,”

“东欧的黑手党经常拐骗本国女孩,或者说是出国打工能赚很多钱、或者说是去好莱坞当明星,反正就是用各种美好的谎言,把这些女孩骗上他们的船,等到了境外之后,这些女孩就失去了自由……”顿了一下,谢尔琴科继续说道:“这些黑手党在西方控制着很多地下人肉市场,把这些女孩卖给当地的有钱人,如果沒被有钱人买走,就强迫去街上卖|淫……”

万鹏过去倒是听过这种事情,不过还是有些沒想到:“他们的业务竟然扩展到华夏了,”

“我也沒想到,”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:“看來华夏人还真是有钱了,”

苍浩冷冷的问谢尔琴科和万鹏:“接下來知道该怎么做了吧,”

毫无疑问,接下來就是拷打黑夹克,弄清楚塞西莉亚的去向,

不用苍浩交代,万鹏立即把门外的尸体全拖了进來,堆在客厅里面,

谢尔琴科从房间摘下來一个灯管,拿到房门外的走廊上敲碎,铺在地上,

这样一來,如果有人靠近这里,必然踩到灯管的碎片,就会发出声响,

随后,谢尔琴科把外面的房门关好,然后把黑夹克捆绑在一张椅子上,

作为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,谢尔琴科对拷打这种事非常在行,根本不用苍浩交代什么,

谢尔琴科先是找到配电箱,拉断了电闸,然后在地上捡了两把匕首,用匕首拆掉了一个电源插座,

跟着,谢尔琴科又找來两根电线,一头接在插座里面的零线和火线上,另一头则连上两把匕首,

这个地方,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,满足了谢尔琴科的一切需要,

最后,谢尔琴科把两把匕首刺进了黑夹克的两条大腿上,黑夹克一声惨叫,用阿尔巴尼亚语叫嚷起來,

谢尔琴科冷冷的对黑夹克说道:“讲汉语、俄语或者英语,这三种语言,你肯定会一种,”

黑夹克冲着谢尔琴科吐了一口带着血的痰,谢尔琴科侧身躲了过去,摇了摇头:“你这样不配合,对你的处境可不妙,”

黑夹克继续用阿尔巴尼亚语叫嚷着,表情狰狞,同时还带有一丝惊恐,

谢尔琴科回到配电箱前,缓缓推上了电闸,一瞬间,一股强大的电流射入黑夹克的身体,

黑夹克剧烈的颤抖起來,嘴里不住的往外涌白沫,眼睛也翻白了,

马上的,谢尔琴科又放下了电闸,笑了笑道:“你们住的这个地方太老旧了,配电箱沒有漏电保护功能,可以让你尽情的享受电击的乐趣,”

黑夹克的眼睛半闭着,脑袋不住的來回晃着,过了一会,他多少有些恢复了意识,再不敢用阿尔巴尼亚语说话,

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们來玩一个游戏,用我刚才说的三种语言,回答我的所有问題,明白吗,”

黑夹克干脆不说话,只是这么看着谢尔琴科,

谢尔琴科摇摇头,再次推上电闸,而黑夹克的身体再次被强大的电流击穿,

“我干这种事情很有分寸的,保证你不会被电死,而且也不会让你失去意识,因为我知道如何控制电击时间,”谢尔琴科放下电闸,很轻松的笑了笑,那样子根本不像是在拷打别人:“我在联邦安全局的那些年,也曾经执行过海外任务,拷打过一些人,不过都是一些发展中国家,那里电压不稳定,经常沒有來由的断电,所以,我们经常采用其他方式,比如在人身上滴硫酸之类,广厦是个国际化大都市,不存在断电这种事,所以你很幸运,”

黑夹克此时看着谢尔琴科,双眸充满了恐惧,双腿更是微微颤抖,

很快的,他的裤子湿了,有黄色东西从裤脚上滴滴答答落下來,在地上汇聚成一滩让人作呕的液体,

谢尔琴科又要推电闸,黑夹克终于说话了,讲的是英语:“你是联邦安全局的人,”

“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,阿尔巴尼亚黑手党是吗,在法兰西、在英伦、在M国,到处都是你们的同党在贩卖本国女孩,”轻哼一声,谢尔琴科非常不屑的道:“我在联邦安全局的时候沒少跟你们打交道,”

东欧黑手党是一个统称,包括了涵盖E国在内所有东欧国家类似的犯罪组织,贩卖人口和毒|品是他们的两大利润來源,

在E国,打击这些犯罪组织,是联邦安全局的职责之一,所以谢尔琴科的这个身份此时派上了用场,

能看出來,黑夹克很怕谢尔琴科,而谢尔琴科在加强他的这种恐惧:“如果你不是业余当黑手党,应该听说过我们的手段,很多人认为M国的关塔那摩监狱很可怕,其实比起联邦安全局还真不算什么,我有足够的时间给你做一些科普,”

“我说……我说……”黑夹克彻底崩溃了:“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,”

谢尔琴科看向苍浩,接下來的事情,就该苍浩出面了,

苍浩在黑夹克身上搜了一下,找出塞西莉亚的那部手机,问道:“这个是哪來的,”

“是……是阿戈利给我的……”

苍浩追问:“阿戈利又是谁,”

“他是我们的老大,”黑夹克如桶倒豆般全说了出來:“我们都是阿尔巴尼亚人,阿戈利带着我们从本国诱骗女孩,卖给国外的有钱人……我们才刚來华夏,对不起,我们回去就是……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好像沒明白,我要知道的是,这个手机到底哪來的,”

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”黑夹克快要哭了出來:“只有阿戈利自己才知道,”

万鹏低声问苍浩:“这帮人贩子卖的都是阿尔巴尼亚女人,怎么塞西莉亚会落到他们手里,”

这个问題也是苍浩想要弄清楚的,苍浩指了指关押着那些女孩的房间,问道:“里面的那些人都來自阿尔巴尼亚,”

黑夹克急忙点点头:“对,”

“你们在华夏做过什么,有沒有绑架什么人,”

黑夹克犹豫了一下,回答:“这个……好像有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