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寻找塞西莉亚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用手指半捂着听筒,让自己声音听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样,先是说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,又道:“我在这里听到枪声,还有人不停的求饶,你们快派人过來看看,”

随后,苍浩挂断电话,用衣服擦干净手机上的指纹,再把手机扔到一旁:“我们撤吧,”

谢尔琴科打开外面的房门,刚才敲碎的灯管还铺在地上,看來一直沒人來过,

绕过灯管碎片,三个人下了楼,万鹏开來一辆车,三个人刚坐到车上,周围就响起了警笛声,

这段时间,广厦警方的神经高度紧绷,接到报警电话立即就行动了,

警车停在楼体旁边后,好几个警察从上面下來,有几个快步冲进楼道,另外几个负责警戒周围,

苍浩等人就坐在车上淡然看着,好像与这件事沒有任何关系,

直到有一个警察走过來,敲了敲车窗,问了一句:“是你们报警的吗,”

万鹏故作糊涂:“报什么警,”

警察又问:“你们刚才听到什么声音了吗,”

万鹏回答:“有砰砰的响,不知道什么声音,”

警察相信了:“赶紧离开这里,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,”

万鹏马上把车子发动起來,离开了现场,然后问苍浩:“咱们去哪,”

“去找我这位朋友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我还真沒想到,这位朋友平常看着人五人六的,原來是人贩子,”

谢尔琴科点点头: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”

苍浩正要说话,手机响了起來,是克莱恩特打过來的,说话非常客气:“你好,苍先生,现在方便说几句话吗,”

“我知道你关注你外孙女的下落,”苍浩沒打算隐瞒,直接告诉克莱恩特:“我希望你先做好心理准备,我的消息可能不是太好……”

克莱恩特苦笑两声:“我都这么大岁数了,多么大的风浪都见过了,你就说吧,”

“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塞西莉亚落到了人贩子手里,”

克莱恩特一惊:“怎么会这样,”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”苍浩果断的告诉克莱恩特:“不过你可以放心,我一定会把你外孙女救回來,安然无恙的交到你手上,”

“谢谢,太谢谢你了……”克莱恩特非常感动:“我第一次來华夏,本來有点忐忑不安,沒想到华夏人这样正直,”

“急公好义是我们民族的传统,”苍浩顿了一下,在心里补充了一句:“可惜最近这一个多世纪完全变了,”

“不知道我现在能做些什么,”克莱恩特急急的道:“我可以把两个手下派过去,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,一定能帮上忙,”

“还是让他们两个保护你的安全吧,”苍浩笑了笑,说道:“我跟他们沒合作过,在一起做事肯定不顺手,容易出状况,”

“说得对,”克莱恩特连连点头:“那就麻烦你了,苍先生,这一次你帮我这么大的忙,以后如果有你这边需要帮忙的事情,务必请开口告诉一声,”

苍浩等的就是这句话:“好说,”

克莱恩特果然是见多了风浪,得知外孙女被绑架,虽然非常焦虑,却始终沒有失态,

又交谈了几句,苍浩挂断了电话,可手机马上又响了起來,

这一次是廖家珺打过來的,劈头盖脸就问:“苍浩你搞什么搞,”

苍浩很委屈:“我搞什么了,”

“刚才我们接到了一个报警,赶到了一处民宅,发现了几具外籍人士的尸体,还有十几个外籍女孩,搞不清楚她们的国籍,”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别说这事跟你沒关系,”

“当然跟我沒关系,”

“跟你肯定有关系,”廖家珺冷冷一笑:“之前,我们还接到了一个报警,是一个计程车司机,说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踪别人,看样子想要犯罪,这个计程车司机描述的嫌疑人特征,跟你完全符合,还有你的东北口音也一样,”

“卧槽,”苍浩一听这话就火大:“我已经给了他三百块钱车费,他还想多要,我沒给他就报警,这特么还有沒有职业道德了,”

“这个计程车司机说,把你送到的地方,正好就是我们发现尸体的地方,”廖家珺又是一声冷笑:“你还敢说跟你沒关系,”

“第二个报警电话,说有枪声那个,其实就是我打的,”苍浩也不打算否认了:“你们去的那个地方,是一个人口拐卖组织的窝点,死的那几个都是人贩子,那些女孩是被他们拐卖來的,”

“怎么会这样,”廖家珺惊住了:“跨国人口拐卖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,过去只见过有蛇头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这不是咱们经济发展了吗,”

“那些女孩,沒有人能听懂她们说的话,而且她们好像还有毒瘾,这可怎么办,”

“她们是阿尔巴尼亚人,”苍浩直接告诉廖家珺:“你最好赶紧去找一个阿尔巴尼亚语的翻译,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廖家珺狐疑的问道:“你是怎么卷入这件事情的,你现在哪里,”

“你以为我愿意卷进來吗,我是非常偶然的才知道,原來在广厦还有这么一帮王八蛋,”

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沒有回答我的问題,”

“听着,我现在外面办事,沒办法跟你说太多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:“总之我是在帮你们警方办案,”

“警方不需要你帮忙,”

“那你过去知道广厦有人口贩卖组织吗,”

廖家珺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我不跟你说了,你先把那些女孩沒安顿好吧,这个案子还沒结束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廖家珺:“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沒有被绳之以法,”

“你现在要去抓那个罪魁祸首,”

“对,”苍浩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,随后挂断了电话,

万鹏问了一句:“这事其实真应该让警方负责,”

“话虽这么说,但警方现在介入进來,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,”苍浩摇了摇头,又道:“在救出塞西莉亚之前,我不希望意外生变,”

“我也这么想,”谢尔琴科点点头:“我们还不知道这个黑手党渗透进入了哪些地方,贸然让警方介入反而容易打草惊蛇,不如我们先救出塞西莉亚,再让警方來收尾,”

苍浩还沒等说话,手机第三次响起,苍浩以为是廖家珺,接起來之后很不耐烦:“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,别再烦我了,”

其实这个电话是井悦然打过來的,声音有些忐忑:“我……打扰你了吗,”

“你当然打扰我了,”苍浩之前在门外,正因为井悦然打來了一个电话,才暴露在黑手党面前:“以后我在外面办事,除非是我主动联系你,否则不要给我打电话,”

“对不起,真对不起……”井悦然连忙道:“我就是知道你出去冒险了,很不放心,想打个电话确定一下……”

“以后注意就行了,”

“沒给你带來什么麻烦吧,”

苍浩故作轻松的笑了笑:“沒什么,”

“看來我那个电话是惹來麻烦了……”井悦然差一点哭了出來:“对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太担心你了……我知道,我肯定给你带來麻烦了,可你这个人有什么事都不肯说……”

“我说过了,真的沒事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回头再说吧,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井悦然急忙道:“你救出那个女孩了吗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我跟踪手机信号,发现手机不在她身上,她可能落在了外籍人贩子手里,”

“那你现在确切知道她在哪吗,”

“不知道,”苍浩又是摇了摇头:“现在正在调查,”

“好吧……”井悦然非常不放心的道:“我不跟你多说了,总之……你注意安全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沒问題,”

井悦然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,苍浩实在嫌烦,索性把手机关机,

这个时候,车子也到了目的地,是张兴昱的办公室,

苍浩在名单上发现的熟人正是张兴昱,

苍浩來之前也沒跟张兴昱联系,因为张兴昱只要沒什么事,肯定会在办公室,

果不其然,张兴昱正在看行情,见苍浩走了进來,有点惊讶:“你怎么來了,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來,”苍浩來到张兴昱面前,冷冷的道:“张兴昱,真沒想到,你原來是这种人,”

“我张兴昱做金融大鳄许多年,跟我说这种话的人太多了……”张兴昱满不在意的笑了笑:“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什么人,今天这是发哪门子神经,”

苍浩拍了一下桌子:“因为我知道你一些见不得人的事,”

张兴昱吓了一跳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“张兴昱,平常看你人五人六的,沒想到竟然能干出來这种事,你对得起谁,对得起你表妹吗,”

“我干什么事对不起我表妹了,只要你对我表妹好好的,比什么都强,”张兴昱很委屈:“你吃错药了,莫名其妙的,”

苍浩冷哼一声:“你不承认是吧,”

张兴昱理直气壮的反问:“我承认什么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