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对得起你表妹吗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直接质问:“你今晚有个活动是不是,”

“对,”张兴昱坦然承认了:“我要参加一个拍卖会,”

“哎呀,你还承认了,你要不要脸,”

“苍浩我警告你别在我办公室撒野,”张兴昱豁然站起:“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,不就是个拍卖会嘛,有什么不能承认的,”

“拍卖会拍卖什么,”

“不知道,”张兴昱越來越不耐烦:“可能就是古董之类的吧,沒准是走私的野生动物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是拍卖活人,”

“你别跟我扯淡,”张兴昱下意识的就不相信,不过马上的,又觉察有点不对劲:“等等……你不是开玩笑吧,”

“你就当我说的这些话都是在开玩笑,阿尔巴尼亚黑手党从本国贩卖女孩,今天晚上将举办一个拍卖会,我刚刚抄了他们一个据点,发现了参加拍卖会人员的名单……”苍浩拿出那张名单放到张兴昱面前:“里面赫然有你老人家,”

张兴昱先是一怔,随后仔细看起那张名单:“可这名单也沒什么内容……可以从任何地方弄來,然后说着上面都是人贩子,”

“你不相信就算了,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要不给你表妹井悦然打个电话,让她判断一下我是不是在忽悠你,”

“咱们两个的事情你扯我表妹干什么,”

“那好,不扯表妹,扯一下警方吧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这个案子,警方已经介入,我抄的那个据点现在被廖家珺控制,这个案子接着查下來,肯定要查到你头上,到时别怪我沒提醒你,”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张兴昱终于相信了,无力的坐了下來:“有人请我去,就说今天晚上有个拍卖会挺好玩,我本來以为是走私文物……天地良心,我可真不知道是卖活人,虽然我张兴昱这辈子也沒少干缺德事,不过那都局限于商业行为,我做人做事是有底线的,”

“好吧……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我相信你,”

“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,”

“我要让你带我去参加这个拍卖会,”

“这怎么可能,”张兴昱一脸为难:“你都把人家据点给炒了,这个拍卖肯定黄摊了,”

“不会的,”苍浩告诉张兴昱:“举办这次拍卖的人叫阿戈利,我抄的是他的马仔的据点,拍卖会前后他不会跟他的马仔联系,如果幸运的话,他还不知道马仔出事了,拍卖可以照常举行,”

“为什么不直接交给警方解决,”

“拍卖的一个女孩,我需要救出來,必须确保安全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带我进入会场,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出现,花钱把这个女孩买下來,然后交给警方,我们不知道阿戈利有什么能量,如果一开始警方就介入进來,很可能爆发冲突,这个女孩的安全就难以保证了,”

“这笔钱谁掏,”张兴昱打量着苍浩,不再像刚才那么惊慌,而是态度变得像谈生意一样:“我今天本來只是打算去看看热闹,沒有留出预算买什么,更何况还是大活人,我可不打算在这种缺德生意上花一分钱,”

“你操纵股市,让股民们把辛苦赚來的血汗钱莫名其妙赔进去,这生意还不算缺德,”

“我沒强迫任何人买股票,他们有选择的机会,这跟一帮女孩面临生命威胁才成为商品,性质完全不同,”张兴昱一个劲摇头:“反正我不会掏一分钱,”

“好吧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不管花多少,我掏钱就是,”

“哎呀,”张兴昱有点惊讶:“我沒听错吧,”

“难道最近你听力下降了,”

“你一向抠门的很,怎么突然这么大方,愿意花钱救人了,”张兴昱嘿嘿一笑:“我要是沒说错,这个拍卖可不便宜,”

苍浩正色道:“我突然良心发现了呗,”

“不对,”张兴昱若有所思的摇摇头,问道:“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落到人贩子手里的,”

“就是个普通M国女孩,也不知道怎么被绑架了,人家的家里人求到我头上了,我总不能置之不理是不是,”

“如果你最后花了几十万美元,这笔账谁來买单,”

“当然是我自己了,”苍浩正色道:“就当花钱做善事了,”

“不,”张兴昱依然摇头:“我觉得这个女孩肯定有点背景,你觉得可利用一下,才会这么大方,”

“少废话,”苍浩懒得解释了:“到底能不能带我进去,”

“还真能,组织者说,每个参拍的人可以带一个手下,”张兴昱撇了撇嘴:“你要是不介意就冒充我的手下,”

苍浩本來介意,但这会儿也顾不上了:“什么时候开始,”

张兴昱看了一下时间:“还有一个半小时,现在你可以准备一下了,”

“沒什么需要准备的,”

“不,不行,你这身行头得换换,”张兴昱一本正经的道:“出席拍卖会的都是上流社会,你得穿着正装出席,”

“一群下流人士凑在一起就成了上流社会,”苍浩非常不屑的道:“上流社会应该参与这种人口贩卖吗,”

“可你不想露出破绽吧,”张兴昱站起身,打开衣柜挑出了一套西装:“把这个换上,跟你的尺码应该差不多,演戏就要做足全套,”

张兴昱非常敬业,经常以公司为家,所以在公司准备有各种衣物和全套生活用具,

这套西装倒是不错,阿玛尼的,不过苍浩有顾虑:“你穿过之后洗沒洗,”

张兴昱撇了撇嘴:“新的,一次都沒穿,”

苍浩这才放心,把西装换上:“拍卖在什么地方,”

“不知道,”张兴昱摇了摇头:“组织者让我去北沙码头,那里有人接应,我估计应该是在海上,游船之类的地方吧,”

“你知道参拍的人都有谁吗,”

“你给我看名单之前,我还真不知道,”张兴昱很诚实的摇摇头:“组织者沒说过,”

“这个组织者是谁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你怎么一直都沒说是谁邀请你去参加拍卖的,”

“这个人……你应该也算认识,”张兴昱的表情有点尴尬:“是……沈粲,”

“红青会那位,”

“对,”张兴昱点点头:“我跟他有点联系,看样子他好像想拉拢我,我倒也沒拒绝,我知道你跟红青会不对盘,所以才沒说出來,怕你有想法,”

“张总你是个大活人,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事,扩展一下交际圈子也沒坏处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要是真能跟沈粲建立牢靠的关系,沒准还能给我提供红青会的情报,”

“这个自然,你我之间的关系,肯定要比我跟他们之间近得多,”

“你知道就好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话说,这个沈粲胆子还真大,竟然连这种买卖都参与,”

“韩东伟出事以后,红青会低调了许多,再加上这两年高层铁腕反腐,这帮二代更是不敢出风头,”轻哼一声,张兴昱多少有点不屑的道:“我估计,这个沈粲是憋了太久,难受坏了,想找点乐子,”

“不,准确的说,他是不知死活,”苍浩非常不屑的道:“平常在外面干点欺行霸市的事情倒也罢了,这种丧尽天良的买卖都敢干,沈粲这一次要坑了他全家,”

“你打算怎么对付他,”

“他毕竟是二代,事情既然牵扯到他,多少有些棘手,再加上我们对阿戈利一无所知……”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沒让警方介入是对的,其他的事……等拍卖结束之后再定夺,”

“沈粲毕竟认识你,如果拍卖会上撞到他,你该怎么办,”顿了一下,张兴昱又提出:“我不知道参加拍卖的都是什么人,如果有其他熟人,又怎么办,”

“只有撞运气了,”苍浩很是无奈的道:“除了我亲自去,沒有其他办法,总不能组织突击队直接杀上船吧,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些女孩被关在哪,”

张兴昱笑呵呵的道:“那就祝你好运,”

苍浩正说着,突然间意识到,这种拍卖肯定要搜身,防止有人把武器带进去,于是拿出黄金手枪交给万鹏:“帮我保管一下,”

万鹏急忙问:“我们该怎么做,”

“把李崇和黄彬焕都叫过來,在外围策应我……”思忖片刻,苍浩吩咐道:“我们的目标,是把塞西莉亚平安的带出來,在现场尽量不要发生冲突,”

苍浩沒有点到谢尔琴科的名字,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不让我去,”

苍浩瞥了一眼张兴昱,把声音压得很低,说道:“你回去继续审讯那两个对外情报局的特工,”

“再审下去还有意义吗,”

“他们肯定知道一些事,但还沒说出來,比如是谁指派他们进行了这次行动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道:“在翠峰村关了这么久,他们的精神也快崩溃了,该说的差不多也能说出來了,”

“好吧,”谢尔琴科答应了,很快回了翠峰村,

万鹏也离开了,忙着跟李崇等人联系,因为交易是在海上,所以需要准备船,

到了预定时间,张兴昱亲自开车,把苍浩带去了北沙码头,

张兴昱也是一身西装,领带打得一丝不苟,跟苍浩在一起就像两个成功商人出去谈生意,

当然,苍浩和张兴昱本來也是成功的商人,

在码头边上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,看到张兴昱立即就走了过來,先是看了一眼平板电脑上的照片,确定是张兴昱本人,随后问候了一句:“你好,张先生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