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我一直都很牛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來两个黑西装沒说错,这艘游轮都是靠着这种卡通行,苍浩在走廊里走了一圈,发现权限基本被限定在自己的房间和走廊两处,任何其他地方都进不去,

无奈,苍浩回到自己的包房前,电子装置上亮起了绿灯,随着“咔咔”的轻响,电子门开启了,

张兴昱回头望了苍浩一眼:“有什么发现,”

“真特么高科技,”苍浩无奈的坐到张兴昱身旁:“这种形式的犯罪团伙,过去只是听说过,这还是第一次见,”

“听着……”张兴昱把嘴附到苍浩耳旁,似乎想要说什么,

苍浩急忙把脸转开:“哥不搞基的,”

“靠,”张兴昱看了看周围,沒说什么,表情不太放心,很显然他也担心这里有监听,

“算了吧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把耳朵凑到张兴昱嘴边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,”

“我想说……你多长时间沒掏耳屎了,”

“沒几天,回头我让你表妹给我掏掏……”苍浩不耐烦的问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,”

“我要提醒你别忘了自己是荷园会的成员,”

苍浩怔了一下:“说这个干什么,”

“荷园会有一个原则,不管什么事,优先考虑本会成员的利益,”

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国外黑手党,绑架女孩來到国内贩卖,据我了解这种案子过去从沒发生过……”

苍浩有些明白了:“换言之,谁破了这个案子就是大功一件,上级褒奖、社会声誉必然纷至沓來,”

张兴昱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要忘记吕思言的身份,”

话说到这里,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张兴昱想让吕思言把这个案子给破了,进而的,这将成为吕思言晋升的筹码,

原则上來说,这个案子的管辖权归属廖家珺,但吕思言级别比廖家珺高得多,如果直接要求部里介入,廖家珺也就只有配合的份,

苍浩沒说话,张兴昱微微笑了笑:“我知道,你跟刑事侦查局的廖家珺关系非常好,大概你想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留给她吧,但我要提醒你,廖家珺在事业上帮不上你什么,反而是荷园会越强大,对你越是好处多多,”

苍浩应了一声:“哦,”

“你好好想想吧……”张兴昱又看了看周围,声音更低了:“话说你真沒打算动武,”

“我说了要平安把人带出來,”

“如果有突发状况怎么办,”张兴昱有点不太放心:“你的手下能赶过來吗,”

“他们现在就应该在不远的地方监视,”

“可通讯器材都收上去了,如果咱们出了事,怎么让你的手下知道,”

“通讯器材收上去了,可照样能发信号,”苍浩说着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,在张兴昱面前飞快的一晃,又收了起來:“我有这个,”

“这又是什么,”张兴昱根本沒看清,感觉好像是个圆柱形物体,大小刚好可以握在手里,

“烟雾弹,”苍浩解释道:“我们当雇佣兵的,对这种情况当然有所预料,所以经常使用烟雾弹发送信号,这种烟雾弹沒有金属成分,所以一般的检测仪器也检测不出來,如果真的出现突发状况,只要找个窗户把烟雾弹扔出去,我的手下就会看到,”

“高明,”张兴昱一挑大拇指:“可现在天黑了,”

“不知道有样东西叫夜视仪,”

“我还真是多余问,”张兴昱有点尴尬的笑了笑:“我应该对你有信心才对,”

“你应该对我有信心,我一直都很牛B,”苍浩说着话的同时,也在观察着周围,想要确定是不是有监控,

事实上,这里沒有监听器,但所有房间都安了针孔摄像机,隐藏在非常不起眼的地方,如果不用专业仪器,凭借肉眼很难觉察,

这种隐藏度很高的针孔摄像机沒有声音,却还是能清楚看到房间里的人,

此时,在游轮的总控制室里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高大魁梧的白种男人,正是阿尔巴尼亚黑手党头目阿戈利,

另一个就是这次拍卖的组织者沈粲,

沒有人知道沈粲是怎么认识阿戈利的,反正知道了阿戈利做什么生意之后,沈粲就有了主意搞这次拍卖,

沈粲仗着自己朋友多,能找來不少土豪,打算从中赚上一笔,

不过,沈粲虽然胆大妄为,却沒傻到家,也担心出事,所以从一开始就监控了在场所有人,

当沈粲调出张兴昱包房的画面,登时惊住了:“怎么……操,怎么他來了,”

阿戈利用英语懒洋洋的问:“怎么了,”

沈粲倒也不是不学无术,至少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,跟老外直接交流沒问題:“有一个仇人,见鬼,我还真不知道他跟张兴昱关系这么好,张兴昱竟然把他给带进來了,”

阿戈利指了指画面上的苍浩:“这个人,”

“对,”沈粲用力点点头:“就是这个B养的,叫苍浩,”

“这个人有危险吗,”

“危险很大,”沈粲气鼓鼓的道:“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,准沒好事,”

“这好办,他现在咱们地盘上……”阿戈利说着,拿过对讲机:“派几个人过去干掉他,”

沈粲眼珠转了转,急忙拦住:“等一下,”

阿戈利不明白:“又怎么了,”

“这个苍浩可是狡猾的很,用过去一句很有名的话说,,从來不打无准备的仗,”顿了顿,沈粲继续说道:“既然他今天敢來咱们这里,肯定是已经做好了准备,现在贸然动手咱们占不到便宜,”

“那该怎么办,”阿戈利冷冷一笑:“难道让他把我们的拍卖搞黄了,”

“让我想想……”沈粲站起身,在房间來回走着,转悠了好几圈之后,若有所思的道:“事情的关键是,苍浩为什么会來,”

阿戈利一个箭步窜到沈粲面前:“是不是走漏风声了,”

“就算走漏也不是我的问題,”

“不是你的问題还能是谁的,”阿戈利额头青筋暴起:“我在这个国家谁都不认识,只认识你,消息不可能是从我这里走漏的,”

阿戈利实在太魁梧了,相比之下,沈粲就太过弱鸡,大腿都沒有阿戈利的胳膊粗,

眼见阿戈利要发火,沈粲有些慌了:“你先冷静一下……不一定是走漏消息,很可能苍浩就是來看热闹的,”

“你确定,”

“我确定,”沈粲自以为找到了答案:“这个苍浩最爱凑热闹,不管什么事都少不了他,”

“你跟这个苍浩是对头,刚好苍浩又出现在船上……”阿戈利阴冷的一笑:“我怎么总觉得这是像个圈套,”

“那你说该怎么办,”沈粲急忙补充了一句:“拍卖就要开始了,成功了就能赚上一大笔钱,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动手杀人,”

“如果是个圈套,警察突然杀到,可就是人赃俱获,还拍卖个屁,”阿戈利又想了想,觉得沈粲说的也不是沒道理,于是用对讲机呼叫手下:“所有人立即高度戒备,分成两组,一组人搜索整个游轮,发现可疑人物当场击毙,另一组人监控周边,只要是雷达所及范围内,出现任何可疑船只和飞行器,立即报告给我,”

刚看到苍浩的时候,沈粲也担心是个圈套,默认了阿戈利的安排,

过了不到半个小时,两组人马的信息汇报了上來,游轮内部一切正常,外部也沒发现任何可疑的动静,

沈粲叹了一口气:“看來这个苍浩还真就是偶然出现的,”

“偶然出现也不能就这么算了,”阿戈利的表情越发阴冷:“我正准备大规模在华夏扩展业务,这是第一单生意,不能出任何纰漏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