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维密没有秘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别忘了今天我们是來干什么的……”张兴昱仍然担心有窃听,紧张的看了看周围:“你是來救人的,不要一时冲动,到时追悔莫及,”

苍浩还真打算冲出去,可又被张兴昱这句话提醒了,只能恨恨不已的骂了一句:“妈的……”

拍卖继续进行,前后总共上來了九个女孩,个个都是国色天香,个个都是穿着勉强遮羞的小布片,

这帮组织者还真是诚信经营,每一个女孩出场,主持人都会告诉大家是不是处女,

处|女的起价要高一些,不过,偏偏有些人喜欢非|处,大概是因为经验娴熟,不用另加培训,

同样的,当每一个女孩上來,张兴昱都要问苍浩一句:“是这个吗,”

然而,苍浩只是不住的摇头:“不是,”

也不知道阿戈利从哪弄來这么多美女,反正是一直沒看到塞西莉亚,

苍浩看不到那些女孩穿的小裤衩都是什么牌子,只不过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这场拍卖确实都像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发布会,

拍卖价格连创新高,主持人似乎想进一步刺激参拍者的情绪,正在第九个女孩上场的时候,高喊了一声:“把你身材的曲线尽情的展现出來吧,”

这似乎是一个信号,女孩打了一个哆嗦,迟疑了片刻,最后一咬牙,把身上的小布片尽数撕去,

一时间,春光满室,维多利亚不再有秘密,

主持人用故作神秘的语调说道:“这是今天最后一样商品,也是我们的压轴大戏,大家大概沒有想到,这一位是维密天使,曾经出现在维多利亚的秘密舞台上,是阿尔巴尼亚的骄傲,大家大概沒有想到,维密天使竟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舞台上,沒错,就在今晚,你只需要动一下手指就能买下一位维密天使,”

这个女孩曼妙的身材尽情展示,相貌和身材集合了斯拉夫人种的全部优点,当真有维多利亚的秘密风采,

维多利亚的秘密不仅是一个内衣品牌,专卖内裤、文胸、泳衣和香水之类,还有一个成功之处在于,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一部分女人召集麾下成为品牌形象代言人,是为“维密天使”,

维密天使采用的超模,必须有着极佳的形体和气质,身材各个部位的比例都有着严格的要求,

比如说,身高达标不够,有一双大长腿也不够,这双腿必须笔直修长,皮肤上不能有任何明显的瑕疵,

维密天使们为了保持这种体型,每天都要用大量的时间训练,流尽了汗水之后才能获得这样的美丽,而这种美丽超越了国籍和民族的界限,

也就是说,尽管不同文化下的审美需求不尽相同,但维密天使可以征服任何一个国家的男性,

国内有些人天真的认为,女孩子只要个头够高,就可以成为模特,

结果就是,各种场合出现了各种古怪的模特,她们除了个子够高之外,长相和体型千奇百怪,那气质一看就是野路子出來的,换句话说正是所谓的“野模”,

另一个很搞笑的现象是,华夏人的身体素质本來就比白种人和黑种人差许多,却偏偏很少想到去改变自己,

国内很多女人看着屏幕上的维密天使羡慕嫉妒恨,却从來沒想到花点时间精力去改变自己,

多数华夏女人要么瘦得像个猴,要么胖的像头猪,长得漂亮点的通常有着发达的肚皮,因为经常在某个男人身上一顿狂蹲,

长得难看点的,右臂必然有发达的肱二头肌,这是三更半夜经常独自从事某种运动的结果,

这些女人等到结婚生子之后,身材更是沒个看了,

当然了,也不能屈枉了女性,华夏男人往往也好不到哪去,

华夏男人最喜欢的三项运动是喝酒麻将吹牛B,酒喝下去,麻将玩起來,牛B再这么一吹,肚子很快就被吹起來了,胸脯也被吹起來了,

你看,很多华夏男人的胸脯比他老婆还大,沒等到三十岁,奶|头就耷拉到了肚脐眼,

等到过了三十岁,华夏男人的屁股比磨盘都大,腿比脖子都短,

但他们不以为然,挺个狗油肚儿,怀里抱着他的猴儿,喜滋滋告诉亲戚朋友:“我当爹了,”

你自己身体都成这样了,基因能好到哪里去,不担心孩子的健康吗,

本來我们民族身体素质就差,可又不爱惜自己,同时还遭受着地沟油、雾霾和食品里各种沒听说过化学元素的围攻,这一切不得不让你担心我们的人种是不是会退化,

由于这些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们这个盛产野模的国家,至今也沒几个人能进入维密天使,而排名前十的维密天使更是沒有一个华夏人,

苍浩也沒想到在这里竟然能看到维密天使:“这帮人贩子的路子挺野吗,”

“确实挺野,”张兴昱点点头:“今天晚上他们可赚暴了,”

张兴昱这个女孩也有些惋惜,如果她留在自己的国家,很容易就成为天皇巨星,被所有媒体视为宠儿,

然而在遥远的异国,她落到了人贩子的手里,命运就这样被尽情的操纵着,

她看不到参拍者,而她自己在参拍者面前却是纤毫毕现,有那么一度,处于羞窘和恐惧,她一只手遮住胸部,另一只手则挡住了下面,

立刻,主持人的声音响起,他对这些女孩说话可就沒有那么客气了,完全是命令口吻:“立即把手放下!”

这个女孩打了一个哆嗦,丝毫不敢犹豫,把手挪开,继续展示着自己的身体,

苍浩注意到,就像其他女孩一样,她的身上也满是伤痕,只是用很浓的粉底给盖住了,

很显然,拍卖的组织者为了让这些女孩服从参与拍卖,也是用尽了各种手段,这些女孩都沒少吃苦头,

这帮人贩子手段残暴,沒什么事情干不出來,黑夹克能给那些女孩使用毒品,酷刑折磨对他们來说当然也不算什么,

苍浩毫不怀疑,如果有必要,他们还会杀人灭口,

张兴昱只是义愤了一会,很快就津津有味的又看了起來,其实他就是苍浩所指责的那种权贵阶层,只不过多少还有点正义感:“可惜了……真是可惜了,这样的女孩竟然成了商品,”

主持人用激昂的语调喊道:“诸位,这是今天我们拍卖的最后一样商品,如假包换的处女,大家都知道,每一样商品,我们都要经过严格的质量检测,确保沒有任何身体疾患,还要搞清楚是不是处女……诸位,处|女呀,这么漂亮的女孩,竟然还沒碰过男人,大家能想象吗,”

“确实难以想象,”张兴昱一个劲的摇头:“这种等级的女孩,就算是普通包个夜也得几万美元,而且还是先说明能提供什么服务,用百八十万买下來,想玩什么随便,确实不贵,”

苍浩冷冷的问:“你不买,”

“我喜欢新鲜货……”张兴昱显然也是酒色中人,不过有自己的原则:“与其花一百万玩一个,还不如玩上十个,常换常新,”

“哦,”苍浩点点头:“我真该把这段话录下來放给你妹听,”

“我开玩笑的,”张兴昱急忙摆摆手:“我根本不是那样的人,而且这种罪恶的交易,我非常反感 ,”

“诸位,这一位在阿尔巴尼亚可国宝级的美女……”主持人换了一个腔调,非常兴奋的对竞拍者们嚷道:“只要花一点点钱,这一位美女就归你所有,你可以尽情的蹂躏她,让她做你任何你喜欢的事情,请记住,这是一辈子,也就是说,只需要花一点点钱,你就可以拥有一位国宝级女孩的终身产权,当然,我要提醒一下,这是非常保密的,”

主持人尽量的活跃气氛,说了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:“我们现在的行为不受任何法律约束,但如果你的购买被贵国警方发现,那么我们也爱莫能助,”

这句话不说还好,这么一说出口,沒有起到玩笑的效果,反而还影响了竞拍者的情绪,

结果,主持人嚷了好一会,竞拍价格才到八十万美元,

主持人显然有些急了:“诸位尊敬的來宾,这意味是维密天使,还是处女,才八十万美元,你们不觉得很便宜吗,”顿了顿,主持人继续嚷道:“我们保证她是处女,绝对沒有被人为加工过,如果你们发现点她的处女|膜是假的,我们可以全额退款,”

主持人想要多卖点钱,什么话都说得出口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这个女孩突然用英语嚷了起來:“救救我,求求你们救救我……我是來华夏旅游的,被人绑架了,麻烦你们帮我报警,”

接着,女孩又用俄语重复了一遍,苍浩虽然听不懂俄语,不过料定说的也是这样的话,

扩音器里马上想起一个粗暴的声音,说的是阿尔巴尼亚语,苍浩依然听不懂,不过可以看到女孩的脸上浮现出恐惧,

两个身穿黑色作训服的人快步走上舞台,他们全都戴着头套,看不清长相,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冲着女孩威胁的晃了晃,

女孩的声音非常好听,茫然望着周围的包房,继续徒劳的求助:“求求你们帮我报警,”

一个穿着作训服的人一抬手,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响声,可以看到有火花不住闪起,

他手里拿着的是电棍,女孩惊恐的颤抖了几下,不再说什么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