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苍浩你太任性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主持人咯咯的笑了起來:“看來我们的维密天使不太听话,诸位,有沒有喜欢这种性格的,我保证你们会玩的很嗨,”

这句话多少起了点作用,标价抬到了九十一万美元,

苍浩犹豫了一下,在按钮上按了一下,最高价立即变成九十二万美元,

张兴昱急忙质问:“你要干什么,”

苍浩冷冷的道:“我要买回去玩,”

“你不是说这种交易太罪恶了吗,你不是非常不屑吗,”张兴昱轻哼了一声:“怎么改主意了,”

苍浩冷冷的道:“因为我虚伪呗,”

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功夫,报价瞬间飙升,直逼一百万美元,

张兴昱看了一眼价格,冷冷的道:“我可沒打算在这买任何东西,我是有道德情操的,跟你不一样,”

苍浩按了一下按钮,直接把价格拉升到一百万美元:“那又怎么样,”

“不管你买了什么,请自己付款,OK,”

这个时候,又有人叫价,苍浩又按了下按钮:“沒问題,”

因为主持人的一些话,再加上之前八个女孩频出高价,本來参拍者们现在已经沒什么热情了,

不过,苍浩的介入多少给他们增加了一些动力,有几个参拍者很快开始参与竞价,价格飙升到了壹佰八十万美元,

在监控室里,阿戈利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,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这才对嘛,”

“这个女孩你是作为压轴好戏推出的,”沈粲看着屏幕上诱人的胴|体,咽了一口唾沫:“要是不卖个几百万美元,也对不起你这番辛苦,”

“很幸运,这个女孩是我偶然获得的,原定的拍卖根本沒有她,”阿戈利得意的大笑起來:“上帝太眷顾我了,”

“应该说今天晚上咱们赚暴了,”

“沒错,”阿戈利点点头:“这是个好兆头,以后在华夏可以展开手脚做生意了,我很高兴,”

“有个问題……”沈粲看着女孩,又咽了一口唾沫:“这女孩这么漂亮,你沒碰过她,”

“当然沒有,”阿戈利很认真的道:“我要是想玩,有的是女孩可以玩,沒必要非的找她,”

“可她是精品,”沈粲淫|邪的笑了起來:“出售之前,不亲自尝尝滋味,是不是太可惜了,”

阿戈利一字一顿的道:“是有点可惜,但我必须保证她是处女,这才能卖高价,”

“玩过之后,找家医院做个处女|膜呗,千八百元的事儿,”

“听着,我保证这女孩是处女,就必须留着她的那层膜,”阿戈利转头看向沈粲,郑重说道:“我对上帝保证做生意一定有诚信,我不会违背自己跟上帝的约定,”

沈粲知道阿戈利是虔诚的教徒,不敢分辨什么,只有尴尬的笑了笑,

阿戈利看出沈粲的意思來,问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有点心动,”

沈粲叹了一口气:“不管再怎么漂亮,也留着赚钱吧……”

“这才对吗,”阿戈利点点头:“只要有了钱,女人还不有的是,你要是喜欢,我从我们国内给你空运十几个过來,”

“一言为定,”沈粲急忙道:“我就当你答应我了,”

“你也太色急了吧,”阿戈利不屑的笑了笑:“我们黑手党接触那么多女人,都沒像你这样色急,”

两个人说着话的同时,价格已经飙升到二百万美元,阿戈利非常满意:“刚才竞价,不冷不热的,我还以为计划要落空了呢,”

“是有人把价格给炒起來了,”沈粲马上吩咐手下:“看看是什么人干的,”

手下马上查了出來:“最高竞价來自张兴昱的包房,”

“应该是苍浩在竞价,”沈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他要干什么,”

阿戈利不耐烦的道:“我怎么知道他要干什么,你对他很熟,我又不熟,”

“可我也想不通……”沈粲起身,在监控室來來回回的走着,不住的念叨:“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,”阿戈利冷笑一声:“我不管苍浩有什么目的,沒准真是看上这个女孩,想买回去玩玩,只要他竞价我就欢迎,要是他拍了下來不付钱,我就让他离不开这艘船,”

“说得对,我听说,苍浩很好色的,”沈粲赶忙坐了回來:“只要能赚钱就行,不管这钱是谁出的,”

阿戈利点点头:“这就对了,个人恩怨,暂时放到一边,”

沈粲马上吩咐手下:“给苍浩加点料,”

事实上,张兴昱的担心是正确的,这种电子竞价系统做手脚很容易,沈粲在系统里预先留了后门,可以哄抬竞价,

不过,不到必要的时候,这个后门不会动用,

这倒不是阿戈利和沈粲多讲职业道德,而是今天來参拍的都是人精,竞价是否被做了手脚,他们很容易看出來,

手下接到命令,立即在现有报价基础上,凭空添了十万美元,

价格飙升到贰佰贰拾万美元,这样一來,绝大多数竞拍者退出了,毕竟这个价格实在是太高了,

而苍浩依然在坚持竞价,沈粲急忙吩咐手下:“再给他加点料,”

“不行,”阿戈利急忙劝阻了沈粲:“如果把价格弄得太高,如果苍浩放弃,难道这笔钱你出,”

“我……当然不能出,留着下次拍卖呗,”

“打消这个念头吧,”阿戈利摇摇头:“我指望她能给我多赚点钱,这是生意,你不要捣乱,”

“我这也不是为了多赚点钱嘛,”

“不行,”阿戈利又是摇头:“稳妥起见,”

阿戈利虽然跟沈粲勾结一起,不过两个人有分歧,做事方法也不一样,

阿戈利只想稳稳当当的赚钱,谁敢当自己的财路,杀无赦,

也就说,阿戈利算是比较理智,而沈粲就比较任性了,

刚看到苍浩出现在游轮上的时候,沈粲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,此时则是希望苍浩多花点钱出來,最好花个几千万,

就算这钱进不了自己的口袋,看着苍浩倒霉,沈粲也是高兴的,

只是,在这两个人的关系中,阿戈利无疑占了上风,沈粲多少有些怕阿戈利,

所以,阿戈利已经决定让苍浩买走这个女孩,沈粲反对也无效,

犹豫了一下,又叹了一口气,沈粲只得放弃念头,沒再继续加价,

可沈粲虽然退出了,场上还有一个人,一直在跟苍浩竞价,

很快的,这个人竞价到了二百三十万美元,看到这个价格,场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

这个价格实在太高了,张兴昱的额头都有些冒冷汗了:“苍浩,你想好了吗,这可是一千四百万人民币,这笔钱买十条人命都够了,买一个女人回去是不是划得來,”

苍浩看着舞台正中那个惊恐的女孩,叹了一口气:“我觉得她太可怜了,”

“你要救她可以,但我沒钱,”

苍浩白了张兴昱一眼:“也沒说让你掏钱,”

对方把价格喊到二百三十一万美元,苍浩继续竞价,在按钮上來了九下,直接凑了个整数,二百四十万美元,

“苍浩你真任性,”张兴昱摇摇头:“我希望你准备了足够的钱,如果等会结账你拿不出來钱,咱们两个就离不开这条船了,”

“我知道,”苍浩沉着的点点头,面上沒有一丝表情,镇静的看着舞台上的女孩,

苍浩的收始终悬在按钮上方,只要对方继续出价,就在按钮上按下去,

时间似乎凝固住了,张兴昱提心吊胆的看着显示器,虽然不用他出钱,但他仍然觉得这个价格太离谱了,

张兴昱很担心苍浩会赖账,等到人家要付钱的时候,万一苍浩掏不出來,自己可就麻烦大了,毕竟是自己带着苍浩上船的,

不知道跟苍浩竞价的人在干什么,过了很久,也沒有动静,

马上的, 规定时间到了,主持人提高嗓门喊道:“有沒有更高价格了,维密天使,二百四十万美元,多么便宜,还沒有更有竞争力的价格,”

任凭主持人怎么喊,再沒有人出价,跟苍浩竞争的人看是放弃了,

“疯了,”张兴昱用力摇摇头:“你知不用知道这个价格意味着什么,包养一线女明星一年都用不了这么多钱,”

沒等苍浩说什么,主持人喊道:“二百四十万美元,第一次、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成交,恭喜这位先生拍得我们的精品维密天使,”

女孩也听得到主持人的声音,惶恐的四下里张望着,想要知道是什么人再决定自己的命运,

然而,她依然什么都看不到,这进一步加强了她的恐惧,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,

如果买走她的是一个老头子怎么办,如果是一个长得非常难看恶心的人该怎么办,难道自己就这么伺候他一辈子,

更可怕的是,如果是一个变态怎么办,女孩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今后将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

最后,她身体摇晃了几下,瘫软下來,昏到在了舞台上,

那两个穿着黑色作训服的人立即上前,用一张毯子把女孩裹了起來,然后抬走了,不知道带去什么地方,

几乎就在与此同时,几个人打开张兴昱包房的门走了进來,为首的正是那两个送苍浩和张兴昱上船的西装男,

“你好,张先生……”西装男依然笑容可掬:“请您支付全部费用,”

其他人沒有说话,不约而同把手伸在腰间,很显然,他们那里藏了家伙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