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能不能开**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张兴昱知道,今天要是掏不出來钱,自己和苍浩都下不了船,

突然间,张兴昱有点后悔,自己今天就不该上这艘贼船,早知道苍浩做事冒失,自己何必跟着冒险,

张兴昱咳嗽两声,说了一句:“沒问題,我会掏钱的,”

黑西装急忙道:“去除您之前缴纳的十万美元抵押金,您需要再支付二百三十万美元,”

“我身上沒带钱,”张兴昱指了指苍浩,告诉黑西装:“去找我的手下吧,”

张兴昱很精明,直接把祸水引向苍浩,反正这笔钱也该让苍浩掏,

说起來,张兴昱才是被邀请的贵宾,所有张兴昱带來的人,都会被当成张兴昱的手下,

反正这帮西装男都觉得苍浩是给张兴昱打工的,

如果苍浩拿不出來这笔钱,张兴昱就会摆出老板的派头,把苍浩狠狠教训一顿,斥责为什么出门不带钱,

那么苍浩能不能拿出來这笔钱,

张兴昱认为不能,

张兴昱的消息很灵通,知道苍浩的日子一直很寒酸,

按说苍浩是个成功人士,有那么多资产,掏个几百万美元出來不成问題,

可问題偏偏是,只要苍浩手头有了点钱,肯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需要把钱花出去,苍浩充其量也就是个过路财神,

苍浩掏出一张卡,冷冷的道:“刷卡,”

“沒问題,”西装男马上拿出移动POS机:“希望你卡里余额足够,”

虽然说着话的时候,西装男满面笑容,但语气里却带有一丝威胁的意思,

而苍浩这张卡里的余额还真不够,一脸刷了五张卡,最后总算凑齐了全部款项,

西装男满意的点点头,对张兴昱道:“谢谢张先生,”

张兴昱非常得意的一笑:“不客气,”

苍浩很委屈,明明是自己掏的钱,对方却感谢张兴昱,于是问了一句:“我们的东西呢,”

西装男依然冲着张兴昱说话:“我们会把那位美女送到快艇上,跟随张先生一起离开,”

“很好,”张兴昱点点头:“你们辛苦了,”

“好说,我们做生意是讲诚信的……”顿了一下,西装男又道:“不过,我有必要提醒一下,从这里到快艇上一直到上岸,全部都是我们负责,但只要上了岸之后,出现任何问題,就不属于我们的责任了,如果您的货物逃走了,或者死了,又或者出现其他意外情况,只能张先生您自己承担了,”

“明白,”张兴昱又点点头:“拍卖也结束了,带我们回去吧,”

“等一等,”苍浩喊了一声:“还有件事……”

西装男终于转过脸來看着苍浩:“请问这位先生还有什么事,”

“能不能开**,”

“啊,”西装男愣住了:“我……沒听错吧,你要**,”

“对呀,”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:“你们知不知道,如今国外红|灯区的妓|女,都会用汉语说:‘有**’,”

西装男一摊双手:“那又怎么样,”

“我买……我老板买了二百多万美元的商品,怎么说也应该开张**吧,”

西装男讥讽的笑了起來:“抱歉,沒有**,有**就得上税,而我们的这种生意显然沒法上税,”

“纳税是每个合法公民应尽的义务,当然了,你们不是合法公民……”苍浩一伸手:“那我也要**,”

张兴昱走到苍浩身边,低声问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有病,”

苍浩反击:“难道你有药呀,”

张兴昱觉得苍浩简直就是作死:“你特么要**干什么,”

苍浩的态度依然认真:“沒**怎么报销,”

“报……销,”张兴昱傻住了:“找谁报销,”

苍浩不再回答张兴昱,继续向西装男讨要:“**,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西装男有点尴尬:“我们确实沒有**,”

苍浩义正词严:“你们不能这么对待客户,这可是二百多万美元的东西,”

“可确实沒**,”西装男叹了一口气,索性耍赖了:“你看该怎么办吧,打个差评,还是投诉我们,”

苍浩还真沒什么办法制约对方,只能道:“至少得留点纪念吧,”

“要纪念品是吧,”西装男轻松地笑了笑:“你不是有POS机的小票吗,那就是最好的纪念,”

“哦,对了,”苍浩一拍额头:“我差点忘了,”

西装男的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了:“好了,要是沒有其他什么事,我就送你们上船了,”

接下來,西装男打开门,把苍浩和张兴昱请出來,沿着那条走廊來到船舷,

离开的路线跟來时完全一样,一路上还是沒有见到其他人,

苍浩估计,刚才西装男跟自己说话也是在拖延时间,制造机会让别的参拍者先离开,

这个时候,之前在舞台上出现过的那两个身穿作训服的人走了过來,他们看押着那个女孩,

女孩已经给参拍者们展示过自己的身体,此时穿上了一套白色连衣裙,更显楚楚动人,

夜晚的海上有点冷,女孩的肩膀和大半个后背都露在外面,冻得瑟瑟发抖,

她有着一双深蓝色的眸子,不住的四下里张望着,想知道买走自己的人是谁,

西装男看到女孩,指了指张兴昱,用英语说了一句:“以后他就是你的新主人了,”

女孩看到张兴昱之后,微微松了一口气,

张兴昱看着像个正常人,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而是她终于知道自己命运的归属了,

当她站在舞台上的时候,那种感觉就像是闭着眼睛在悬崖边上摸索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摔下去,

现在,该來的终于來了,或者攀上救命稻草,或者彻底摔下去,反正命运终于可以决定了,

西装男问张兴昱:“您可以确定是自己买的女孩吧,”

张兴昱看了一眼苍浩,然后点点头:“可以确定,”

“那就沒问題了,交易顺利完成,”西装男向张兴昱伸过來手:“希望张先生下次再度光临,”

苍浩和张兴昱先上了快艇,两个西装男挟持着女孩也上來了,快艇发动起來,向码头冲刺而去,

一阵劲风扑面而來,女孩身体抖得更厉害了,即使因为害怕,也是因为寒冷,

苍浩脱下了自己的外套,披在了女孩身上,一句话沒说,

女孩感激的望了苍浩一眼,随后胆战心惊的打量起了张兴昱,

至于张兴昱,如今对这个女孩根本沒兴趣,倒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这个女孩已经是苍浩的人,有沒有兴趣他都碰不上边,

于是,张兴昱跟苍浩打趣起來:“沒想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吗,”

苍浩一本正经的反问:“怜香洗浴,什么地方,沒去过,能做大保健吗,”

“能做大保健,你请我,”张兴昱哈哈大笑起來,同时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女孩,

女孩刚一接触到张兴昱的目光,立即打了一个哆嗦,深深的垂下了螓首,

很显然,张兴昱是在暗示苍浩,是不是可以用这个女孩來请客,

而苍浩当然沒有那么大方,只是翻了翻白眼,权当沒听见,

负责开船的一个西装男,笑着对张兴昱道:“张先生对自己的下属很和蔼吗,有你这样的老板真幸运,”

“那当然,”张兴昱忙不迭的树立起了自己的形象:“我知道,外面有一些关于我的传言,那都是错误的,你们不要信,”

说着话的功夫,快艇到了码头上,

找到了张兴昱的车子之后,一个西装男抓着女孩的胳膊,硬把女孩塞进了车子,然后告诉张兴昱: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不负责了,”

张兴昱点点头:“你们已经说过了,”

“希望张先生看紧点,人要是跑了,我们不负责,”西装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“毕竟是二百多万美元呢,”

这个西装男说话的同时,另一个西装男把女孩按倒在车座上,

女孩立即挣扎起來,用本国语言不住的叫嚷着,反正苍浩和张兴昱全都听不懂,

那个西装男抬手一记耳光,抽在女孩的脸上,呵斥了一声:“老实点,”

苍浩一个箭步冲过去,抓住了西装男的手腕:“你要干什么,别忘了,这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人了,”

第一个西装赶忙走过來,告诉苍浩:“别冲动,我们这是为了你们好,最后附赠你们一点小礼物,”

苍浩松开手,狐疑的问:“什么小礼物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