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半路上的截杀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塔娜非常难过地摇摇头:“对不起……我沒有钱……”

“那你就跟我走,”

塔娜重又变得慌张起來:“你……要对我做什么,”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,”

塔娜更加慌张了,有那么一度,似乎想要跳车逃走,

可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铐,只能放弃这个打算,只怕自己逃不出去多远,就会被苍浩抓回來,

“放心,”苍浩瞥了一眼塔娜:“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,”

张兴昱插了一句:“他就是看上你了,”

听到这话,塔娜先是一惊,随后脸色通红,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羞窘,

同一时间,在那艘游轮上,沈粲正在满意的计算着今天晚上的收益:“不错,太不错了……今天赚大了,我看咱们应该多搞几次这样的拍卖,”

阿戈利冷冷的道:“这种拍卖不能搞太多,”

“为什么,”

“市场容量有限,能够花上几百万美元买女人的富豪,毕竟不多,”摇了摇头,阿戈利又道:“如果这种拍卖搞得太频繁,只会让商品价格不断下降,物以稀为贵懂吗,”

阿戈利不是普通黑手党,多少明白一点经济学,而沈粲根本不懂这些:“什么时候再搞一次拍卖,”

“再议,”阿戈利站起身道:“咱们应该走了,其他事情交给别人吧,”

两个人离开控制室,刚好碰见了一个人,苍浩也认识这个人,是车海军,

有的时候,世界就是这样小,转來转去,碰到的都是熟人,

车海军不仅认识沈粲,而且关系还很不错,其他來竞拍的人沒见到沈粲,但车海军有这个机会,

沈粲赶忙过去打招呼:“车总呀,今天晚上沒出手,太遗憾了,”

“谁说沒出手,”车海军呵呵一笑:“最后那个女人,你以为是谁把价格抬起來的,”

沈粲点点头:“我知道是你在跟苍浩竞价,”

“苍浩,”车海军怔了一下:“他也來了,”

沈粲很好奇:“你认识他,”

“不算认识……”车海军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他是怎么來的,”

“张兴昱把他带來的,”

“哦,”车海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我是觉得那个女孩真挺不错,才想要买下來,沒想到苍浩把价格喊得这么高,”

“你看上那个塔娜了,”沈粲眼珠一转:“沒关系,还有机会,”

车海军不明白:“什么机会,你不会是想把人再给抢回來吧,”

沒等沈粲开口,阿戈利急忙道:“我们做生意是有诚信的,商品卖出去就是卖出去了,我们当然不会违背约定,”

沈粲补充道:“但也存在其他可能……比如,苍浩又不想要了,折价处理掉,”

“哦,”车海军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:“那个女孩确实不错,好好培养一下,是个赚钱的苗子,”

“车总是搞娱乐行业出身的,真是三句不离本行,”沈粲哈哈大笑两声,随后试探着问:“你跟苍浩……很熟吗,”

“不熟,”车海军摇了摇头:“他干爹曹志鸿收购了我们海天娱乐,我们间接上算是有点关系,但从沒见过面,更算不上朋友,”

“原來是这样,”

“好了,不说了,我先回去了,”车海军沒能买到塔娜,很是失望,就这样告辞了,

世上的事,不仅充满各种巧合,往往还很玄妙,

苍浩和车海军走了个前脚后脚,却沒碰上面,

车海军和沈粲都知道苍浩这个人,沈粲知道苍浩长什么样子,车海军却不知道,

等到送走了车海军,沈粲马上回來找阿戈利:“是不是可以动手了,”

“你要干掉苍浩,”

“当然了,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”沈粲急忙道:“苍浩一死,咱们把塔娜抢回來,又可以重新卖个高价,还不违背你的商业信誉,”

阿戈利点点头,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,只说了一句话:“动手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张兴昱把车子向翠峰村开去,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

用文字叙述,这个故事很漫长,其实所有这些都是一天之内发生的,

苍浩惦记着塞西莉亚的下落,一时沒说话,

塔娜看看苍浩,又看看张兴昱,还想要哀求这两个男人放过自己,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结果也沒说话,

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,张兴昱则专注开车,无意打破这种尴尬,

突然,一辆面包车从旁边冲过來,横在张兴昱的车头前,

张兴昱急忙把车子停下來:“艹,怎么开车的,”

也就在这个时候,另一辆面包车从车尾部冲了上來,把张兴昱的车夹在当中,

张兴昱马上觉察到不对劲:“他们好像是冲咱们來的,”

话音刚落,两辆面包车的车门打开,前后下來八个彪形大汉,

张兴昱急忙问苍浩:“怎么办,”

苍浩只回了一个字:“拼,”

张兴昱也真是个人物,关键时候不掉链子,把车子重新发动起來,一脚油门踩下去,冲着面包车撞了过去,

那几个大汉完全沒料到张兴昱有此一手,一时间沒反应过來,结果张兴昱的车子笔直撞在两个大汉的身上,然后推着这两个大汉撞在前方的面包车上面,

两个大汉惨叫起來,腿部夹在两辆车之间,一动也不动,

就在张兴昱发动车子的同时,苍浩打开车门跳了下去,随后就地一滚,

后面的四个大汉正要冲上來,却不防苍浩从地上滚了过來,双脚夹住其中一个大汉的脚踝然后反方向一拧,这个大汉站立不稳倒在地上,

苍浩需要的是一个人体盾牌,直接把这个大汉挡在自己身上,而另外三个人掏出手枪,冲着苍浩开火了,

一阵密集的枪声,子弹全部落在了他们同伴的身上,这个可怜的人体盾牌几乎被打成了筛子,

苍浩下意识的要抽出黄金手枪,却突然想起,一把枪交给万鹏保管,而另一把枪还在井悦然手里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万鹏赶到了,虽然他一直沒现身,但距离苍浩非常近,

万鹏从后面悄无声息的贴了上來,一只手拿出黄金手枪扔给苍浩,另一只手抽出匕首刺进一个大汉的后脖颈,

随后,万鹏抽出匕首,狠狠的又扎了下去,紧接着再是一刀,

一连好几刀,几股血箭喷射出來,这个大汉还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断气了,

苍浩稳稳接住黄金手枪,对着其中一个壮汉扣动了扳机,随着“啪啪”的几声枪响,这个大汉摇晃着身体倒在了地上,

紧接着,苍浩调转把枪口,对着另一个大汉又扣动了扳机,对方胸**起几朵血花,躺到地上死了,

张兴昱的反应速度快,苍浩更快,对方根本來不及反应,

但击毙对方两个人之后,弹夹也打空了,幸运的是后面的几个人也全被干掉了,

前方的敌人还剩下两个,其中一个冲到驾驶室前,抬手就是一拳,

白种男人的力量果然很大,这一拳直接击碎了车窗,落在张兴昱的脸上,

张兴昱痛苦的闷哼了一声,打开储物箱,拿出了一把军刺,

张兴昱在商场上的对头不少,所以也有些防身的家伙,虽然搞不到枪,不过他下手还是够狠,

张兴昱抓住对方砸进來的拳头,把军刺冲着对方的胸口扎了过去,对方躲闪不及,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刺刀,

不过,这个壮汉倒也彪悍,竟然一把夺过了张兴昱的军刺,反手就要向张兴昱刺过來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冲了过來,给黄金手枪换了弹夹,走到这个壮汉身前,对着太阳穴从容的就是一枪,

“啪”的一声响,壮汉倒在了地上,也就在他攻击张兴昱的同时,另一个壮汉打开后面的车门把塔娜拽了下來,

塔娜用各种语言不住的嚷着:“救命,救救我呀,”

塔娜确实是一件值钱的商品,以至于阿戈利叮嘱手下,一定要带回來,

但阿戈利的手下无法得手,李崇和黄彬焕冲了上來,李崇冲着壮汉的胸口就是一枪,黄彬焕则伸手搀扶住了塔娜,

速度就是这么快,战斗结束了,

苍浩问张兴昱:“你沒事吧,”

张兴昱的脸肿了起來,只要碰一下就疼:“沒事……妈的,这帮人是哪來的,”

“还能是哪來的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有人不讲商业信用呗,”

张兴昱怔了一下:“他们要把人给抢回去,”

“恐怕不止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他们应该还要干掉我,”

“为什么,”张兴昱明白了:“沈粲看见你了,”

“包房里肯定有监控,但我们沒发现,”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,抽了一口,抬头吐了一个烟圈:“沈粲有足够的理由恨死我,”

李崇指了指被剩下的那两个人:“这该怎么办,”

最先出现的两个壮汉,还被两辆车夹着,一动不能动,

他们的腿虽然断了,却还活着,

苍浩走过去,抬手就是一枪,子弹洞穿了其中一个的额头,这个倒霉蛋还沒搞清楚怎么回事就挂掉了,

苍浩问另一个壮汉:“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杀掉他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