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有没有点信用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壮汉惊恐的看着苍浩,用本国语言不住的嚷着什么,苍浩一句听不懂,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换种我能听明白的语言,”

这个壮汉还是不停的嚷,看起來除了阿尔巴尼亚语,不懂其他语言,

苍浩转回身到黄彬焕那里,抓住塔娜的胳膊就往这边带:“你來给我当翻译,”

塔娜惊叫了一声,沒跟着苍浩走,身体倒了下去,

苍浩这才想去,塔娜脚踝被绑着,索性顺势一把抱起來,带到了那个壮汉身前,

那个壮汉看到塔娜,立即高喊了几句什么,

塔娜立即把头低下去,不敢再看这个壮汉,苍浩不用问也知道壮汉是在威胁塔娜,

苍浩抬手就是一枪,射在壮汉肩膀上,

壮汉不住的惨叫起來,看着苍浩的目光越发惊恐,跟刚才面对塔娜时判若两人,

只是一转眼功夫,壮汉一伙就全被苍浩收拾了,此时的苍浩在壮汉眼里简直就是恶魔,

苍浩吩咐塔娜:“告诉他,我干掉他的同党,是因为看起來他还比较老实,如果不愿意听我的话,那就送他跟小伙伴一起上路,”

等到塔娜把话翻译了过去,苍浩又道:“老实听话,或许我就手下超生了,否则别怪我下手太狠,”

塔娜抬头看着苍浩,却不敢开口,很显然,她仍然畏惧那个壮汉,

“照直翻译,沒关系的,”苍浩冲着塔娜很轻松的笑了笑:“有我保护你,”

最后这句话,给塔娜鼓足了勇气,把苍浩的话翻译了过去,

壮汉看看塔娜,又看看苍浩,目光惊疑不定,

苍浩把枪口抵在壮汉的太阳穴上,一字一顿的道:“现在开始,我问你答,如果有一个字让我不满意,我就送你一颗子弹,”

这一次,塔娜胆子大了许多,如实的把话翻译了一遍,

壮汉不敢再威胁塔娜,老实的回答起了苍浩的问題,

遗憾的是,他只是黑手党下级成员,根本不知道什么事,

本來苍浩想要直接干掉阿戈利,却只能放弃这个打算,

阿戈利让他來杀苍浩,他就來了,至于怎么找到苍浩的,很简单,锁定了张兴昱手机的信号,

至于阿戈利现在哪里,接下來有什么计划,这个壮汉一概不掌握,

按说他们杀了苍浩之后应该复命,但不能直接跟阿戈利对话,要先向阿戈利的一个亲信报告,再由这个亲信转达,

而这个亲信跟阿戈利不在一起,就算找到了也沒什么用,阿戈利显然还有其他防范措施,

这个阿戈利足够狡猾,几乎不留任何行踪,

壮汉告诉苍浩,阿戈利身边常年带着十几个手机,每部手机都有不同的用途,而且经常更换号码,

通常情况下,都是阿戈利主动联系手下,手下想要主动找到阿戈利却很困难,

因为需要通过塔娜翻译,这场问话非常费事,耗去了许多时间,却沒得到什么线索,

苍浩最后耐心耗尽,抬手就是一枪,结果了这个壮汉,

李崇急忙道:“老大,咱们是不是该撤了,万一警察來了就麻烦了,”

苍浩点点头,告诉张兴昱:“你自己走吧,”

“那你呢,”

苍浩直接道:“我跟兄弟们一起回去,”

“你的兄弟们看來很给力……”张兴昱看了看苍浩的几个手下,微微一笑:“今天真不错,能跟你们一起冒险,希望以后还有机会,”

留下这句话,张兴昱上了自己的车子,风驰电掣般开走了,

很显然,他是有点害怕,留下还可能会遭遇危险,

李崇几个人另外有车,苍浩抱起塔娜上了那辆车,飞快的也开走了,

塔娜惊魂甫定,忙对苍浩说道:“你刚才杀了阿戈利的人……那帮黑手党不会放过你的,你会有麻烦的,”

听到塔娜这句话,李崇几个人哈哈大笑起來,全都不以为然,

至于塔娜这个人是谁,从哪來的,李崇等人根本沒问,从一开始就猜到了,

苍浩指了指自己的几个兄弟,耐心的给塔娜解释起來:“从游轮一直到上岸,你都沒有见到他们,知道为什么吗,”沒等塔娜回答,苍浩继续说道:“他们一直在暗处跟着,我防备的就是阿戈利做生意沒诚信,半路上伏击我们,还真被我给猜中了,所以我的兄弟们立即杀出來,然后你也看到结果了,”

李崇跟着说了一句:“这个阿戈利还有沒有信用,不给包邮不说,还想半路抢走,可惜沒地方投诉他,”

塔娜急忙道:“可他毕竟是黑手党,在我们的家乡那里,势力很大的,”

“这里不是你的家乡,”苍浩很简单的道:“在我们的地盘就要守我们的规矩,”

塔娜不出声了,看着苍浩的目光突然多了一丝异样的东西,是信赖和安全感,

万鹏插了一句:“老大,沒找到塞西莉亚,这可怎么办,”

“我还是不明白塞西莉亚的手机为什么会在阿戈利身上,”苍浩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不过,这个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必须跟警方沟通一下……”

“沒错,”李崇用力点点头:“必须把这群王八蛋斩尽杀绝,”

塔娜听到这话,急忙问:“你认识警方吗,能不能帮我报警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闭嘴,”苍浩寒着脸道:“别忘了你花了老子多少钱,”

塔娜又不出声了,苍浩拿出手机,给廖家珺打去了一个电话:“事情基本已经查清楚了,我抄了的是阿尔巴尼亚黑手党的据点,这个黑手党头目叫阿戈利,勾结沈粲贩卖人口,今天晚上,他们在近海的一艘游轮上进行拍卖,估计这会儿正数钱呢,”

廖家珺一时沒明白:“什么拍卖,”

“当然是拍卖人了,”

“这群王八蛋,”廖家珺的火爆性子哪里能忍受这种事:“我要是不把他们一个个都毙了,我就脱了这身警服,不干了,”

“这话我说可以,但你还是不要说,你应该把他们留给法律,”

“等等……”廖家珺狐疑的道:“你刚开始一问三不说,怎么这会儿这么老实,”

苍浩很坦诚的告诉廖家珺:“因为我要调查一件事,暂时不想让警方干预,所以沒告诉你,现在事情沒查出來,我就有必要把真相说出來,因为这种罪恶在我们的土地上多存在一分钟,都是我们每个人的羞耻,”

“你说的太对了,”廖家珺点点头:“你说的沈粲……不会是红青会那个吧,”

“还真就是他,”

“这都什么形式了,还敢搞这种事,沈粲也太坑爹了,”

“他不是坑爹,而是作死,”顿了一下,苍浩说道:“阿戈利在这次拍卖前,大概是为了不走漏风声,沒有联系那个据点的人,所以他应该不知道据点已经出事,现在拍卖既然结束,他肯定要联系手下,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”廖家珺冷冷一笑:“我现在就设套,等着他自投罗网,”

“你抓不抓沈粲,”

“先等阿戈利落网再说……”廖家珺有些无奈的道:“要抓沈粲,还缺证据,不能因为你一面之词就动用警力,”

“这样是对的,”苍浩点点头:“阿戈利交给你,我要忙别的事了,”

“你到底在调查什么,”

“回头再说,”因为塔娜多少能听懂一些中文,所以苍浩说话速度非常快:“有个现场需要你收拾了一下……”

廖家珺非常不满:“你又杀人了,”

“是惩奸除恶,”

“对方什么人,”

“阿戈利的手下,”苍浩沒说太多,留下刚才交战的地址之后,直接挂断了电话,

说起來,跟廖家珺通话的时候,苍浩还真担心塔娜会喊上一嗓子:“救命,”

那样苍浩就不得不想办法跟廖家珺解释,而廖家珺肯定会刨根问底,很多时候,苍浩觉得廖家珺就是个事儿B,

不过,塔娜并沒有喊叫,只是很认真的看着苍浩,等苍浩放下电话,急忙问:“刚才的是警察吗,”

“确实是警察,”苍浩承认了:“级别还不低,”

“哦,”塔娜叹了一口气:“希望他能抓住阿戈利……”

苍浩有点好奇:“你不希望她帮助你,”

“我……”塔娜苦笑两声:“可能你是好人,因为你要抓住阿戈利……不过……你跟警察勾结在一起,我又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这话说的含含糊糊,苍浩寻思了一会才明白,塞西莉亚是觉得求救也沒用,

苍浩既然认识警察,敢把她买下來,那么警察肯定会袒护苍浩,想來这种事情在她的家乡很常见,

实事求是的说,塔娜的担心不是沒有道理,黑警不但有,而且还不少,否则不会出现“杜先生”,沈粲这种人也不可能一直逍遥法外,

但更重要的是,还有廖家珺这样的人,不畏权贵,一直在跟各种罪恶势力战斗,

反正塔娜有顾忌,似乎放弃了求助的打算,但多多少少有些放心了,因为看起來苍浩是个正常人,

车子回到翠峰村,苍浩下了车,

塔娜也从车上下來,茫然四顾,似乎对人生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

她的双脚被拷着,走不了路,只能一跳一跳的,样子有些滑稽,又有些可悲,

苍浩从钱夹里取出一样东西,有点像是钢条,在塔娜身前蹲了下來,

塔娜吓了一跳:“你……你干什么,”

“别动,”苍浩一只手按住塔娜的腿,另一只手把钢条伸进手铐,也不知道怎么摆弄了几下,“咔嚓”一声,手铐应声而开,

塔娜在舞台上撕掉了内衣之后,好像沒再穿上新内衣,裙子下完全是真空的,苍浩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黑漆漆的一片,

塔娜有些羞窘,想要往后退着,发现苍浩是在给自己开手铐,这才站住不动,

苍浩强忍着冲动,站起身來告诉塔娜:“跟我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