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你得给我报销呀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万鹏凑过來,很八卦的问:“老大你要去洞房了,”

“洞你个头的房,”苍浩恶狠狠瞪了一眼万鹏:“买她我花了二百多万美元,得找个人给我报销才行,”

万鹏吓了一跳:“这么贵,”

“可不就这么贵呗……”苍浩一想到这笔钱,心疼的都阳|痿了,那还有心情去洞房,

苍浩沒给塔娜打开手铐,带着塔娜來到克莱恩特的住处,随后吩咐塔娜:“站在外面,别动,等我让你进去,你再进去,”

塔娜不知道苍浩要干什么,胆战心惊的点了点头,

“还有,别试图逃走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这个地方很危险,如果去了不该去的地方,我也救不了你,”

丢下这句话,苍浩进去找克莱恩特了,不再理会塔娜,料定塔娜就算逃也逃不远,兄弟们第一时间会把她抓回來,

克莱恩特躺在沙发上,脚踝上的伤口已经得到妥善处理,看起來沒有大碍了,

看到苍浩进來,克莱恩特挣扎着就要坐起來:“怎么样了,找到塞西莉亚了吗,”

苍浩也不回答,只是长叹了一口气:“哎……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,”克莱恩特更加急切了:“你能不能快点告诉我,看在上帝的份上,只要让我知道塞西莉亚平安无事就好,”

“现在的问題是为了救塞西莉亚,我实在付出太多了……”苍浩满面愁容:“资金方面捉襟见肘,接下來我很难再做其他事,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”克莱恩特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会支付全部费用,”

苍浩缓缓说道:“只是今天这一天,我就花了二……三百万美元,”

“是行动开支吧,这个我明白,”

“你不明白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我怀疑塞西莉亚落到人贩子的手里,这三百万美元是我支付的赎金……”

克莱恩特更加急切:“那你把塞西莉亚救回來了,”

苍浩把那一堆POS机小票掏出來,放在克莱恩特面前:“那个……先别说她了,你能不能给我报销,”

“这个自然,”克莱恩特立即拿出支票簿:“为了赢救塞西莉亚产生的全部开支,自然应该由我承担,这三百万美元,不是问題,”

克莱恩特刷刷开出一张支票,双手奉给苍浩:“这笔费用只是行动成本,至于您营救塞西莉亚这件事本身,我还会支付报酬的,”

苍浩急忙接过支票:“不会跳票吧,”

“当然不会,”克莱恩特笑了笑:“我现在人都住在你这,敢用假支票欺骗你吗,”

苍浩心满意足的把支票揣了起來:“这还差不多,”

克莱恩特试探着道:“那么……你现在可以让我看看塞西莉亚了吧,”

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好像是我绑架了塞西莉亚,跟你讨要赎金似的,”苍浩站起身出去,塔娜仍然傻傻的站在外面,根本不敢逃走,

就像刚才一样,苍浩用那根钢条打开手铐,然后告诉塔娜:“最后配合我一次,然后你就自由了,”

塔娜傻住了:“自由,”

“对,自由,”苍浩用力点点头:“我不会骗你,也沒必要骗你,”

“哦,好……”塔娜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你……要让我干什么,”

“见一个人,”

塔娜一惊:“把我卖给别人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苍浩笑了笑:“两分钟用不了,你就可以走了,”

塔娜沒再说什么,跟在苍浩身后,低着头走了进來,

克莱恩特看到塔娜就是一愣:“这是谁,”

苍浩很认真的反问:“你不是你外孙女吗,”

“你……这当然不是塞西莉亚,”克莱恩特哭笑不得:“塞西莉亚在你这里住了很长时间,别告诉我你忘了她长什么样子,”

苍浩干笑两声:“那个……我有脸盲症,也就是大脑颞叶上沟和大脑后部枕叶面部区有点问題,对人类沒有分辨能力,一辈子也记不住一张脸……”

“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,”克莱恩特缓缓摇了摇头:“苍浩,我來之前调查过,你作为一代兵王如果患有脸盲症,很可能早就牺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了,因为你甚至连敌友都分不清,”

“好吧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当时我看错了,以为这是你外孙女,我就给买回來了……”

克莱恩特很好奇:“怎么看错了,”

“那帮人贩子搞了一个拍卖,远远的让你看着一群姑娘,然后出价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有点近视,”

直到这个时候,克莱恩特才仔细打量起了塔娜,心里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孩比自己外孙女漂亮多了,

塔娜个子更高,皮肤更好,眼睛更是有一种形容不清楚的光彩,当然胸脯也更大,

可无论如何,在克莱恩特的心里,塞西莉亚仍然是世上最美的女孩,

只是克莱恩特此时明白了,为什么苍浩要买这个女孩回來,大概是想好好享受一下,非常可恨的是,苍浩竟然是骗自己花这个钱,

毕竟自己有求于苍浩,克莱恩特也不好说什么,只有无奈的笑了笑:“华夏人有句话,,人不风流枉少年,苍先生真是完美的诠释了,”

“不能这么说,”苍浩一个劲摇头:“这也算是积德行善了,把无辜女孩从恶魔手里拯救出來,这是你们西方神话当中骑士的做法,”

“好吧,反正你也是为了救塞西莉亚,这笔钱花了也就花了……”克莱恩特满不在意的笑了笑:“我又不是犹太人,沒那么吝啬的,”

“犹太人,”苍浩怔了一下,告诉塔娜:“你出去等我一下,”

塔娜就像机器人一样,很听话的走了出去,

苍浩马上问克莱恩特:“你知道格罗斯吗,”

“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犹太姓氏,我认识好多个格罗斯,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,”

“最有权势的那个,”

“那就是钻石联盟的代表格罗斯了,”克莱恩特直截了当的道:“我不认识这个人,但听说过,”

“你对他有多少了解,”

“看來最近苍先生跟钻石联盟打过交道,”克莱恩特笑了笑:“很遗憾,我能提供给你的信息不多,我只是知道,格罗斯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但其他方面的才能有些逊色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钻石联盟的代表是高风险高收益的职位,负责执行联盟议会的决定,据我所知,格罗斯担任代表,联盟内部很多人是反对的,他们认为格罗斯可以很好的管理商业问題,但未必能妥善处理好其他方面的事务,”顿了顿,克莱恩特接着说道:“格罗斯跟议会实力派人物施瓦茨,好像两个家族是世交,本届联盟议会首脑是龙德布洛克,而龙德布洛克正是因为得到施瓦茨的支持才能上位的,那么可以想见,格罗斯有了施瓦茨的支持,自然沒人能反对,如果他在代表这个位子上表现出色,将來就可以进入议会了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原來是这么回事,”

“钻石联盟的议会,那可是每天只需要坐着数钱的职位,”

“你还知道什么,”

“沒了,”克莱恩特摇了摇头:“我跟钻石联盟沒有任何往來,将來也不打算有接触,很抱歉帮不上你什么,”

“你说这些已经够多了,”

“对了,外面那个女孩……”克莱恩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“应该是东欧人吧,”

“阿尔巴尼亚人,”

“是吗,阿尔巴尼亚的女孩很漂亮,只可惜这个国家太穷了……”克莱恩特摇了摇头:“所以她们往往成为人贩子狩猎的目标,贩卖到世界各地从事色|情活动,很遗憾,很少有人会救她们,苍先生今天做了一件好事,”

克莱恩特这句话语气怪怪的,毕竟苍浩是在用他的钱做好事,他有足够的理由感到郁闷,

而他还不知道的是,苍浩还要更加无耻一点,从中赚了几十万美元的差价,

不过,克莱恩特也沒那么容易对付的,这一位是条老狐狸,苍浩根本不知道他对自己有多少了解,

还有就是,苍浩也不知道克莱恩特对钻石联盟了解多少,最近一段时间,苍浩跟钻石联盟几经过招,无从知道克莱恩特是否已经听说了,

反正是不管苍浩怎么问,克莱恩特只是一个劲摇头,再沒说什么,

于是,苍浩告辞了:“你好好休息,我也要回去睡一会了,今天太累,”

“好的,”克莱恩特焦虑的道:“塞西莉亚的事……拜托你了,”

“我答应的事,就一定做到,”苍浩出门之后,发现塔娜在不远处站着,这个女孩真的很乖,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害怕,

苍浩走过去告诉她:“你可以走了,”

“走,”塔娜一愣:“你说真的吗,”

“我承诺过给你自由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对承诺这事很在意,”

“你……沒骗我,”塔娜将信将疑:“会不会我走出沒多远,就被狼狗咬了,我知道有人喜欢这样做……”

苍浩皱起眉头:“你看我像变|态,”

塔娜笑了笑,那表情分明是说:“你有点像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赶紧走吧,再不走,我就改主意了,”

“会不会我走出沒多远,就会被其他人绑架,其实你已经把我卖给刚才那个老头子了,”

“哪來这么多会不会,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:“我们刚才说话,你也听到了,我这次去本來是救人,不是真的要买姑娘回來玩,结果我要找的人沒找到,看你挺可怜的,我一时恻隐就买了下來,”

“我听到了,谢谢你……”塔娜用力点点头,随后又问:“还有其他女孩呢,”

“什么其他女孩,”

“她们也是被拐卖的,难道你不救她们,”

“我想救她们,但我能力有限……”苍浩看着塔娜,突然有些怆然的笑了:“你突然提醒了我,其实我沒能力去救每一个人,”

“那……该怎么办,”

“能救多少是多少,”苍浩果断的道:“这件事情警察已经介入,你也听到我打电话了,只要阿戈利露面,就会一网成擒,”

“谢谢,你是好人……”塔娜感动的道:“我误会你了……”

“误会,”

“刚看到你的时候……觉得你像是坏人,”

“很多人都被我的外表欺骗了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别说那么多了,你可以回去了,”

“我沒有地方可以回去,”

苍浩怔了一下:“什么,”

“我沒有家人,也沒有亲友,他们都已经过世了……”塔娜悲然说道:“为什么阿戈利绑架我,因为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沒有想念我的人……”

“可阿戈利为什么这么了解你,”

“我是维密天使,在我们国家还是有一定名气的,刚被绑架的时候我怨恨自己不该独自出來旅游,但后來我想明白了,就算这一次逃脱虎口,早晚还会落到他们的魔掌里,”塔娜不住的摇着头:“这些黑手党在国外,只要看到阿尔巴尼亚女孩,就不会轻易放过,”

“我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人,沒本事跟外人叫板,专门祸害同胞,”

“所以我想好了,我要留下來,至少你可以保护我,”塔娜斩钉截铁的道:“我现在非常确信你是好人,”

“你不用上学和工作吗,你不是那个什么维密天使吗,”

“上学,在华夏一样可以,维密那边如果有商业活动,我会去参加就是了,”塔娜轻叹了一口气:“反正什么都不耽误,我再也不想回阿尔巴尼亚了,”

维多利亚的秘密是一间M国公司,塔娜不仅要参加商业演出,还要参加公司安排的各种训练和其他活动,

但让人非常无奈的是,塔娜作为该公司人气极高的模特,竟然沒获得在M国绿卡,

每一次参加维密的活动,塔娜都是通过工作签证,尽管塔娜要有大量时间贡献给这家卖裤|衩的公司,但还有很多时间不得不留在自己的国家,

也就是说,塔娜在M国混出了名气之后,在阿尔巴尼亚也是家喻户晓了,

阿戈利这一次來华夏,肯定要遭到沉重一击,那么塔娜如果回阿尔巴尼亚,必然面临他同党的报复,

苍浩能理解塔娜的顾虑,不过还是问了一句:“你确信我是好人,”

“确信,”塔娜用力点点头:“尽管我们认识时间不长,但我从你说的一些话,已经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