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破了一个大案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,有一点肚腩,戴着一副眼镜,看着文质彬彬的,

他身上穿着一套家居服,脚上是拖鞋,看样子正准备去休息,一个劲地打着哈欠,

很显然,如果井悦然不是美女,他根本沒有耐心应对,

“这里只住着我一个人……”这个男人说着,又打了一个哈欠:“我不知道什么M国女孩,也从來沒见过,也许你朋友骗了我,”

“但我朋友不会骗我,”

“不可能,”中年男人一个劲摇头:“我从沒见过什么M国女孩,也根本不认识M国人,你闹够了沒有,”

“我锁定手机信号就在你家这里,”

“手机定位是不是精确我不知道,但这里有很多住宅,你是不是去别人家找找看,”中年男人越來越不耐烦:“你再这样我就喊保安了,”

“只有你一个人住……”井悦然说着,目光越过狭窄的前院,落在了住屋正门前,那里赫然摆放着一双红色高跟鞋,

井悦然指了指那双高跟鞋:“喊保安沒用,你最好报警,既然这里只有你一个人,为什么会有高跟鞋,总不会是你玩COSPLAY用的吧,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中年男人的眼神有点慌乱:“是我朋友落在这的……”

“你朋友光着脚走的,”

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

“你让我进去看看,沒有找到我朋友,我就走,”

“你这个要求过分了吧,你凭什么搜查我这里,”中年男人重重哼了一声:“别说我真要报警了,”

“那就报警吧……”井悦然满不在乎的道:“我在这里等着……”

中年男人拿出手机,犹豫了一下,又说:“让你进來可以,但找不到你朋友,你就得给我走,”

井悦然点点头:“我才沒想留下,”

“你敢进來吗,”中年男人咯咯怪笑两声,让到一旁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

“为什么不敢,”井悦然大踏步走了进去,

井悦然走到住屋门前时,中年男人说了一句:“换鞋,”

井悦然根本不理会,大踏步走了进去,四下里看了看,

在地产企业工作这么多年,井悦然只是一打眼就看出了格局,这就是普通两层TOWNHOUSE,

第一层是客厅、卫生间、和开放式厨房,第二层应该有三间房,

既然第一层的一目了然,井悦然直接上了楼梯,來到第二层,

中年男人跟了上來,打开一间房的门:“这是我的书房,”

书房里面只有一张书桌,此外是两个书柜,沒什么可疑的东西,

井悦然又打开第二间房的门,这里应该是中年男人的卧房,里面的东西有些凌乱,

最后,井悦然來到第三间房门前,中年男人冷冷的道:“如果在这里还沒找到你的朋友,麻烦你赶紧离开,否则我真报警了,”

“放心好了,”井悦然说着,推开了房门,

这里像是儿童房,墙上贴着卡通壁纸,到处堆着玩具,

正对房门是一个壁橱,旁边是一张床,

井悦然冷冷一笑:“你不是说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吗,”

“平常是我跟我儿子,今天我儿子去前妻那了,所以只有我一个人,”中年男人轻哼一声,略有些威胁的道:“我刚才沒报警,是看你这么漂亮,年纪又不大,不想让你被警察蜀黍请去喝茶,你已经涉嫌乱闯民宅了,最好适可而止,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,”

“首先,我非常讨厌管警察叫蜀黍,我非常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社会流行这种称呼,到处乱认长辈是有病;其次、我怀疑朋友被你藏起來了……”井悦然一字一顿的道:“否则她的手机信号为什么在这里消失,”

“可能她刚好路过这里时,手机沒电了,或者关机了,”中年男人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你快点走吧,”

自从进门之后,井悦然仔细看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,确实沒找到塞西莉亚,

中年男人说得对,可能塞西莉亚只是碰巧路过,自己算是白折腾了一趟,

井悦然无奈,正准备转身离开,突然又发觉有点不对劲,

这个中年男人看着斯斯文文,不像是能干什么坏事,

但井悦然搞公关工作那么久,非常善于识人,她总是觉得中年男人的双眸有丝邪气,

这个中年男人自己的房间很乱,但这个儿童房干净整洁的过分,从來沒听说谁家孩子这么听话,

更重要的是,整个房间沒有生活过的痕迹,那些玩具都是规规矩矩的放在那里,

沒有孩子的照片,沒有学校发的奖状,也沒有孩子们经常摆弄的各种小玩意,

换句话说,这个房间像是布置出來给人看的,公司搞的样板间基本都是这样,

井悦然走过去,拿起地上的一个流氓兔玩偶,轻轻在上面拍了一下的,马上暴起一股灰尘,

这说明,这个玩偶放在这之后,基本就沒再动过,

井悦然又拿起另外两个玩偶,也是这样,进一步印证了井悦然之前的推测,这根本就是一个样板间,

房间的灯在井悦然的身后,这样井悦然的面前能清楚看到自己跟那个中年男人的影子,也就在这个时候,井悦然发现地上的影子突然迅速移动起來,

井悦然下意识侧身让过,刚好中年男人从后面扑上來,结果落了一个空,

中年男人不再像刚才那样斯文,表情狰狞,手里拿着一个扳手,差一点就敲在井悦然的后脑上,

井悦然冲着中年男人的小腹就是一脚,中年男人一声惨叫,捂着小腹蹲了下去,

井悦然急忙从身后抽出手枪,瞄准了中年男人:“别动,”

中年男人站起身,竟然又向井悦然扑上來,毫无畏惧,

因为这把黄金手枪的做工实在太精致了,中年男人当成打火机之类的工艺品,根本沒想到是真枪,

井悦然急忙扣动扳机,随着“碰”的一声枪响,一发子弹洞穿了中年男人的大腿,

中年男人一声惨叫,一屁股坐到地上,

井悦然深吸了一口气,一字一顿的道:“再动一下我就打死你,”

中年男人神情有些慌乱:“你……你到底要干什么,”

“我要找到我的朋友,”井悦然眼珠一转,冷冷一笑:“等一下……为什么我进了这里之后,你表现的这么慌张,”

这间儿童房里肯定有什么东西,井悦然先是蹲下來,往床底看了一眼,沒发现什么,

跟着,井悦然缓缓打开壁橱,里面挂着满满的儿童服装,

同样让人起疑的是,这些服装实在太整洁了,有的竟然连商标都沒撕掉,根本就是给别人看的,

井悦然來回扒拉两下,沒在服装里发现什么,倒是发现壁橱下方隐藏着一个保险柜,

井悦然冲着中年男人晃了晃枪口:“打开,”

中年男人一字一顿的道:“里面都是我的私人财物,我警告你,你现在已经涉嫌抢劫了……”

“那就报警呀,”井悦然拿出手机晃了晃:“不如让警察打开,你看怎么样,”

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:“我可以打开,但你看过之后,就得给我走,”

“沒问題,”井悦然点点头:“多待一分钟我都嫌烦,”

中年男人拖着受伤的腿,挪到保险箱前,转动密码盘,打了开來,

井悦然又晃了晃枪口:“上一边去,”

中年男人挪到了一旁,双手捂着受伤的腿,一时间不会造成什么威胁,

井悦然往保险箱里看了一眼,发现堆的全是现金,有二三十万之多,似乎再沒别的什么,

但是,这个保险箱很深,而这些现金全堆在外面,

井悦然把现金拿出來扔到一旁,发现里面挡着一个整理箱,

再把这个整理箱拿出來打开,井悦然往里面看了一眼,登时惊呆了,

里面装着皮鞭、手铐,还有各种针筒,最下面好像有其他东西,

井悦然把所有东西都倒出來,发现最下面压着上百张照片,每一张都是女孩被虐,

她们被捆绑着,身上插着针筒,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,

井悦然只看了一眼,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:“你……你是变态,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中年男人见遮掩不住了,连忙道:“这里的钱全归你,求求你赶紧走,就当什么也沒看到,”

井悦然爆喝了一声:“这些女孩都怎么了,”

“她们……死了……”中年男人苦笑两声:“对不起……我……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虐待她们,对我有帮助,”

“什么帮助,”井悦然冷冷一笑:“你阳|痿是不是,”

中年男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:“你……怎么知道的,”

“我懂心理学,像你这样的人,基本都是阳|痿,”井悦然一字一顿的道:“所以,你们喜欢切割别人的身体,把针筒和刀具当成了自己的那玩意儿,刺进去之后能让你很有快|感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中年男人喘着粗气:“这跟你沒关系,我这里沒有你朋友,我给你钱,你快点走,我不想再看到你,”

“可你犯法了,”

“犯法又怎么样,”中年男人咆哮起來:“电视上那些名人官员,各个侃侃而谈正能量,其实背地里哪一个双手干净,他们欺骗别人为他们的利益充当炮灰,而我只是悄悄做我自己的事,至少沒欺骗别人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