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井悦然杀人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这是强盗逻辑,”井悦然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别人犯罪,不等于你也可以犯罪,更何况你这是杀人,还是虐杀,”

“我不想看到你,你赶紧走,” 事到如今,中年男人也说不出來别的,只是一再重复这句话,

“畜生,”井悦然几乎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,随着“砰砰”的枪响,中年男人的身上暴起一团团血雾,

直到子弹大打光了,井悦然也沒有停手,黄金手枪的击锤徒劳的发出一声声“咔咔”,

直到手指麻木,再也勾不动扳机,井悦然才停手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

今天晚上,她只是想当一次英雄,才贸然來救塞西莉亚,却沒有想到无意间破了大案,

而也就是这个案件所涉及到的一切,差一点摧毁了井悦然的理智,

看着那个可恶的中年男人,井悦然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开枪,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杀人了,

中年男人固然该死,但应该交由警察來处理,而井悦然很可能要为今晚的行为付出代价,

她,是一个能让无数男人拜倒的白富美,难道就要在监狱里面度过后半生,

另一方面,幸亏自己管苍浩要了一把手枪,否则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,

井悦然简直不敢想象后果,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才想起,自己是來救人的,

无论接下的來发生什么,都要先把人救出來再说,否则自己徒劳犯罪杀人这么一次,

井悦然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,一只手拎着枪,另一只手把壁橱翻了一遍,但除了那个保险箱之外,再沒有发现其他东西,

井悦然不知道塞西莉亚,被这个中年男人虐杀的那些女孩也沒有踪影,突然之间,井悦然担心自己杀错人了,

或许,这个中年男人只是从其他地方搞來那些照片,沒事的时候过过眼瘾,并沒有真正虐杀谁,

不过,井悦然无意义间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皮鞭上面有血渍,那些刀子和针筒也有,

“不对,他就是凶手,一定杀人了……”井悦然毫无主意,机械式的往外面走去,打算先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再说,

就在出门的一刻,井悦然突然发现,这个房间的墙厚薄不一,有半面墙很厚,另外半面墙则很薄,

井悦然急忙在比较厚的那半面墙上敲了敲,发出很沉重的回音,说明里面沒有夹层,

井悦然又打开其他房间,发现很多墙都是这样,一时之间,她明白了,这里是框架结构,

建筑结构常有两种,就是框架和砖混,

一般來说,低层建筑多用砖混结构,简单说就是靠着墙体來承重,所以建筑内部墙体分为承重墙和间壁墙,

框架结构主要依靠梁和柱承重,这种结构内部多数墙都可以拆掉,甚至连天花板打掉都沒关系,只要别破坏承重结构就沒关系,主要是高层建筑采用,

小别墅采用框架结构不多见,那比较厚的半面墙,其实是承重柱,

井悦然在地产公司工作的经验,再一次派上了用场,那么为什么建筑结构这么重要,

很简单,砖混结构需要有牢固的地基,框架结构只需要在地下打几根柱子就行,

换句话说,框架结构的建筑可以有很大的地下空间,很多业主私自在一楼挖出地下室,

当然,砖混结构经常也有地下室,但都是最初建设的时候就已经规划好的,入口非常明显,

如果私自挖的地下室,入口就可以隐藏起來,

井悦然急忙下楼,到处又走了一圈,确实沒发现地下室入口,

最后,井悦然來到楼梯这里,神差鬼使的绕到楼梯后面,在地板上发现一个把手,说明这里的地板是活动的,

这里的楼梯是半通透似的,站在楼梯前面可以看到后面,可谁又能想到在楼梯最里面另有玄机,

井悦然深吸了一口气,把黄金手枪举了起來,尽管已经沒有子弹,井悦然还是要靠这把枪來壮胆,

随后,井悦然用另一只手拎着把手,把地板打开,下面赫然隐藏着一条通道,

这条通道明显是业主自己挖出來的,一股霉味和湿气从里面扑面而來,其间还杂着一股腐臭,

井悦然举着枪,胆战心惊的往下面走去,最后來到地下室,

尽管井悦然已经做足心理准备,可看到眼前场景,仍然倒吸了一口凉气,

这间地下室面积不大,四壁都是红砖墙,上面迸溅着不少血迹,

在正中悬吊着三个女人,全部赤身果体,其中有两个身上插满了针筒和匕首,就像那些照片上面一样,

这两个人沒有一丝生命迹象,看起來早就已经死了,

另外还有一个金发女孩,身上只有一些瘀伤,但沒有其他伤口,双眼被蒙着,嘴巴也被堵着,

她似乎听到有人从楼梯上下的來,立即发出一阵“呜呜”声,

井悦然立即走过去,拿掉嘴里堵着的毛巾,女孩扯着嗓子喊了起來:“求求你,别伤害我……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我外公很有钱……”

“别嚷,”井悦然急忙问道:“你是不是塞西莉亚,”

“我是……”女孩惊疑的问道:“你是谁,”

“我是來救你的,你别喊,我现在放你下來,”井悦然一边说着,一边摘掉塞西莉亚的眼罩,却沒办法把塞西莉亚放下來,

井悦然目光偶然一瞥,看到那两具尸体上有匕首,于是闭着眼睛,一咬牙,拔下來一把匕首,随后踮着脚割断了悬吊着塞西莉亚的绳索,

塞西莉亚“噗通”一声瘫倒在地上,随后放声大哭起來:“救命呀……我错了,我不该离家出走……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很显然,塞西莉亚的理智经受了巨大的折磨,此时正处于崩溃的边缘,说话语无伦次,

井悦然把塞西莉亚抱在怀里,不住的安慰:“沒事了……一切都过去了……”

哭了好久,塞西莉亚才有些平静,抬头看着井悦然:“你是谁,”

“我是井悦然,苍浩的女朋友,”

“苍浩,”塞西莉亚急急地问:“他來了吗,在哪,”

“他……应该会來吧,”井悦然有些懊悔,自己给苍浩打电话的时候应该说的清楚一点,至少把地点告诉苍浩,

眼下事情闹成这个样子,井悦然根本不知道苍浩会不会來找自己,甚至有可能,苍浩当自己是任性搞恶作剧,

塞西莉亚哽咽着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,”

“先离开这再说,”井悦然脱下外衣,披在塞西莉亚的身上:“你捡了一条命,我也是……”

“等等……”塞西莉亚有些怀疑的看着井悦然:“你……怎么证明自己是苍浩的女友,”

井悦然把黄金手枪给塞西莉亚看:“认识这个吗,”

“认识,”塞西莉亚急忙点点头:“我见苍浩带在身上,”

“这就是苍浩给我的,”井悦然说着,把塞西莉亚搀扶起來:“你要相信我,”

很显然,塞西莉亚担心自己上当,落到其他坏人的手里,这一次的经历已经让她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,

塞西莉亚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孩的尸体,胆战心惊的问:“她们……怎么了,”

“应该是死了,”井悦然摇了摇头:“恭喜你,中大奖了,落到变态杀手的手里了,”

“什么,”塞西莉亚又是一惊:“那……变态杀手呢,”

“我把他杀了,”井悦然说着,搀扶着塞西莉亚沿着通道往上走去,离开地下室,回到了一楼,

然而,也就是刚出了地下室,井悦然就是一愣,随后苦笑两声:“见鬼……我沒杀干净,”

在地下室的外面,站着三个男人,全都穿着西装,看起來斯斯文文的,就像这里的那个男主人一样,

同样跟男主人一样,这三个人的目光都带着一股邪气,表情也很狰狞,

其中那个为首的,看到井悦然就是冷冷一笑:“欢迎你,女英雄,”

井悦然还算冷静:“你们是谁,”

“自我介绍一下……”为首的人冷冷一笑:“我们是这里主人的朋友,就在附近,我们听到枪声就赶过來,结果发现这里的主人被打死了,应该是你干的吧,”

“是我干的,”井悦然坦然承认了:“你们赶紧报警吧,这里的主人变态,杀人,”

“我说的不够清楚吗,”这个人戴着一副眼镜,摘下來之后,很仔细的擦了擦,重又带了上去:“我们,是这里主人的朋友,明白我的意思吗,”

井悦然明白了:“你们是一伙的,”

“答对了,”对方点了点头:“这里是我们很好的娱乐场所,就这样别你毁了,你说怎么办,”

对方另一个人插了一句:“她长得很漂亮吗,我看就留下來吧,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都可以好好玩玩了,”

为首的人笑了:“沒错,”

井悦然立即举起黄金手枪:“别过來,我会开枪的,我已经杀了一个人,不在乎多杀一个,”

为首的人毫不畏惧,缓缓向井悦然走过來,井悦然立即扣动扳机,然而击锤仍然只是发出一阵“咔咔”声,

苍浩给了井悦然这把枪,却沒给备用子弹,

为首的人一把打掉了黄金手枪,随即抬手给了井悦然一记耳光:“我查过尸体上的弹孔,差不多就是一个弹夹的容量,你沒子弹了,”

井悦然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往后退了两步,身子靠在墙上,

塞西莉亚火了:“你们别碰她,”

此时,塞西莉亚鼓足了全部勇气,向为首的人冲了过去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