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一生专注坑爹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人看到满屋子的警察,立即叫喊起來:“救命啊……警察救命呀,有人要杀人,”

刘天生走过去,冲着胸口就是一脚:“给我闭嘴,”

“你……你打人,”对方又嚷了起來:“警察打人,”

廖家珺叹了一口气:“小刘,我们是警察,不能随便打人,”

刘天生有些尴尬:“哦……”

“不过,如果打的不是人,那就无所谓了,”廖家珺很认真的补充了一句:“咱们国家沒有反虐畜法,”

廖家珺这句话等于开了绿灯,这帮警察都沒惯着,上去群殴起了变|态杀手,

苍浩喊了一声:“喂,都注意点,留口气上法庭,”

廖家珺问了一句:“这里人都是你杀的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沒错,”

“他的那只手呢,”

“我砍掉的,”苍浩坦然承认:“哪里犯罪,就要从哪里解决,”

“干得漂亮,”廖家珺嘉许的点点头:“但是,记住,你今天沒出现在这里,我们也沒见过面,”

苍浩会意的点点头:“知道,”

廖家珺拎着枪,來到变态杀手身前,冲着那只被砍断的手腕开了几枪,

“啪啪”几声枪响,手腕被射得稀烂,变态杀手一翻白眼,昏死过去,

廖家珺吩咐其他警察:“今天,我们接到线报抓捕犯罪嫌疑人,其他犯罪嫌疑人负隅顽抗,被当场击毙,至于这一位,在交火中手腕受伤,都听明白了吗,”

所有警察一起点点头:“明白,”

廖家珺摆明是袒护苍浩,这是一起刑事案件,如果证明现场出现了雇佣兵,到时就会变得很麻烦,

但是,犯罪嫌疑人既然受伤,程序上要请法医验伤,而手腕是被匕首切开的,这个不太好解释,因为警察抓捕过程中不可能动用匕首砍人,

就算法医方面写报告时可以做点手脚,这个伤口留着也早晚是个问題,所以廖家珺用枪打烂,给变成了枪伤,

一个警察提出:“如果这小子说法跟咱们不一致怎么办,”

“我有的是办法让他的口供不被法庭采纳,”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们需要做的是想好报告怎么写,彼此间要对得上,不能让人挑出毛病,”

提问的这个警察叫范文强,刚从禁毒支队调过來的,

因为他扫毒经验丰富,而廖家珺最近又领导扫毒工作,需要专业人员,这才调过來,

沒想到的是,范文强工作能力一般,为人却是个逗|逼,而这个逗|B后來发挥了很大作用,

廖家珺转回身很感动的对苍浩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……沒想到无意间帮我们破了这么一个大案,”

“其实我还真不是有意帮你们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是偶然撞上的,”

廖家珺很郑重的道:“那么我希望下一步围捕阿戈利,也能被你偶然撞上,”

“你这么希望我帮忙,”

“对,”廖家珺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苍浩了:“变|态杀手是你先发现的,可人口走私集团同样是你先发现,希望你好人做到底,”

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明天我去找你,”

“那……今天呢,”

“你先处理现场吧,我也要休息一下了……”苍浩打了一个哈欠:“今天太漫长了,”

廖家珺很担心阿戈利今晚就会出现,希望苍浩能立即赶到那个据点去,跟自己的同事一起设伏,

可苍浩的样子确实很疲累,更重要的是,苍浩承诺明天去找廖家珺,事实上就等于是同一帮忙了,

廖家珺觉得自己不能要求太过分,于是点了点头:“晚安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晚安,”

范文强跟着说了一句:“还有,谢谢你……”

苍浩一挑眉头:“谢我帮你们破案,”

“我替所有的受害者谢谢你,”范文强很认真的道:“如果不是你,我们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发现这个案子,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遇害,”

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:“沒什么,”

范文强又说了一句:“幸亏你不是警察,”

“因为我会抢了你们的饭碗,”

“那倒不是,正是因为你太有能力了,所以肯定会被压着不提拔,”范文强说到这里,意味深长瞥了廖家珺一眼:“在我们警务系统,有能力未必当领导,”

范文强言里言外的意思,好像是自己比廖家珺更胜任局长一职,所以有点不服气,

廖家珺也觉得范文强这话说的有点怪怪的,可是想挑毛病又挑不出來,只好说了一句:“如果你足够出色,我一定提拔你,”

苍浩懒得关心范文强有什么野心,告辞后回了翠峰村,

今野晴已经给井悦然安顿了住处,至于塞西莉亚,则一直跟克莱恩特在一起,

苍浩刚进了门,克莱恩特急忙站起身,很感动的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……太谢谢你了……非常感谢……”

“我这人就是古道热肠,”苍浩看了一眼塞西莉亚,也不知道谁从哪找了一套连衣裙,给塞西莉亚穿上了,

看不到那大胸和大屁股,苍浩很是失望,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:“你沒事吧,”

“我沒事……”塞西莉亚的情绪已经恢复过來,怆然一笑:“我反思过,自己是在太任性了……这一次让大家担心了,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……”

事到如今,一切都水落石出了,

因为克莱恩特的到來,塞西莉亚被勾起父母罹难的往事,感到很烦躁,就想出去散散心,

塞西莉亚也沒什么目的地,一路只是随便走着,离开翠峰村进了市区,也不知道走到一个什么地方,就突然间失去了知觉,

毫无疑问,塞西莉亚是被变|态杀手绑架了,然后被带去了那个地下室,

塞西莉亚清醒过來之后,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一时间万念俱灰,

非常幸运的是,那些变|态狂刚刚杀了两个人,似乎打算先休息一下,暂时就沒碰塞西莉亚,

塞西莉亚只是受了惊吓,还有些外伤,总的來说沒有大碍,

原本克莱恩特担心塞西莉亚遭受性|侵,但井悦然否定了这种可能,而且塞西莉亚的表现也不像遭受过那种事,

至于为什么塞西莉亚的手机会在阿戈利那边,答案很快也找到了,塞西莉亚离开翠峰村沒多久,那部手机就丢了,

国内大城市街头常见这样一种商业模式,有些人专业在公交车和街上偷手机,然后转手卖给行人,

按说这属于赃物,可很多人为了贪便宜,偏偏还就花钱买,

当然,也有一些人买到的赃物其实只是手机模型,贪小便宜吃大亏,活该上当受骗,

塞西莉亚的私人手机是IPhone,有防盗功能,而平常用的那部手机则是老旧的塞班机,

小偷得手之后,估计可能非常失望,就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转手卖了出去,既沒关机,更沒拆掉SIM卡,

买主自然就是阿戈利,估计小偷可能因为看阿戈利是外国人,很容易忽悠才卖的,

至于阿戈利,这种人往往有多部手机,有什么功能不重要,只要通话清晰就行,

阿戈利可能根本不知道这是赃物,只以为是普通手机,买下來之后就扔在黑夹克那,

可以说,这是一系列偶然因素撞在一起,结果误导苍浩一路追至近海的游轮上,

谁又能想到,正因为苍浩被误导,竟然发现了一个境外人口贩卖组织,

所有这些事,都在一天之内发生,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,感觉就像过了一年那么长,

“你一生专注坑爹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知不知道,为了你,今天这一天我忙坏了,先从翠峰村到公司,知道你出事后追到市区,从市区杀到一艘游轮上,再然后又回到翠峰村,最后井悦然找到那栋别墅才救了你……”

“谢谢你,”塞西莉亚非常感动的道:“我再也不任性了,”

“但愿吧,”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通过今天的事,你也应该知道,我们是真心想帮助你,所以你知道什么,最好也坦白告诉我们,好吗,”

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……”塞西莉亚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黑色U盘,”

克莱恩特插嘴问了一句:“你爸妈有沒有留给你什么东西,你好好回忆一下,”

“好像……”塞西莉亚还真想起來了,拿出一串钥匙给苍浩看:“这个是妈妈留给我的,说很有纪念意义,让我一定好好保存,至于有什么意义,她沒说,我也沒问,反正这几年,我一直戴在身上,”

钥匙上挂着一个钥匙链,是一个毛茸茸的小熊,苍浩接过來捏了捏,发现里面硬邦邦的,

于是,苍浩尝试着把小熊撕开一点,塞西莉亚马上嚷道:“你干嘛,这是妈妈的遗物……”

克莱恩特拉住了塞西莉亚,摇摇头:“我相信苍先生做事是有分寸的,”

果然,苍浩把手指伸进去之后,勾出來一样黑色的东西,大概只有指甲盖大小,

苍浩尝试着把这东西拉了一下,从中间分成两半,赫然露出了USB插口,

“这个应该就是那个黑色U盘了吧,”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那帮潜水服杀手沒说错,确实在你身上,只是你一直不知道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