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最浪漫的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闭着眼睛享受着井悦然的香舌,可惜井悦然一触即离,苍浩的眼睛还闭着,

看着苍浩的样子,井悦然笑着问:“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接吻的时候要闭着眼睛,”

苍浩的眼睛仍然闭着,说话声音很虚弱:“为什么……”

“因为长时间近距离看物体,会导致睫状肌不能恢复到原來位置,收缩调节能力变差,进而导致近视,”井悦然又是咯咯笑了笑:“这是科学,”

“是吗……”苍浩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:“这个科学原理也适用于做口的时候,但做口的时候闭着眼睛,能看清楚吗……”

“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,”井悦然瞪了苍浩一眼,有些羞窘的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是不是真想要,”

苍浩闭着眼睛应了一声:“嗯……”

井悦然红着脸道:“那……我今天可以帮你一下,”

要是平常时候,苍浩听到这话,只怕立即会脱裤子,此时却沒什么反应,

井悦然叹了一口气:“你真懒……”

说着,井悦然伸手去摸苍浩的腰带,想要主动帮苍浩把裤子脱下來,

井悦然今天是真豁出去了,决定满足苍浩一次,万万沒想到的是,苍浩竟然无动于衷,过了一会,还打起了呼噜,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苍浩已经沉沉的睡去了,井悦然轻轻唤了两声,苍浩沒有任何反应,

苍浩今天实在太累了,到处奔波战斗,刚才一直都是在强撑着,

“好吧……”井悦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拿过被子盖在苍浩身上:“这可不是老子不帮忙,你自己不把握机会,”

随后,井悦然躺在苍浩身边,和衣而眠,

两个人就这样睡在一起,却什么都沒发生,

第二天早晨,苍浩从床上起來,看了看躺在旁边的井悦然,又揉了揉眼睛:“我这是在做梦吗……”

井悦然睁开眼睛,看着苍浩微微一笑:“我不是沒给你机会,可惜你不把握……”

“我昨天太累了,”苍浩伸了一个懒腰,从床上跳起來:“你自己去上班吧,我就不送你了,”

按说,苍浩听到刚才的话,应该立即勇猛的扑上來才对,

苍浩表现得这么冷静,搞得井悦然有点难以相信:“你……就这么走,”

“等我回來再赏你一炮,”苍浩恶狠狠瞪了井悦然一眼:“我现在还有事,”

苍浩又何尝不想立即温香玉满怀,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已经答应了廖家珺帮助缉拿阿戈利,苍浩要履行承诺,

昨晚苍浩去参加拍卖的同时,黄彬焕锁定了那艘游轮,然后墨师查了一下信息,

结果发现这艘游轮是租赁來的,租方是一家皮包公司,而租赁时间刚好就截止拍卖结束,

接下來,墨师根据其他方面信息,又深入调查了一下阿戈利的行踪,结果全部徒劳无功,

本來苍浩打算,找到线索后提交给警方,然而这个阿戈利太狡猾了,留下的所有信息全都是假的,

这就意味着,黑夹克的那个据点,是抓到阿戈利唯一的线索,

只要阿戈利落网,就可以揪出沈粲,进而摧毁红青会,

实事求是的说,苍浩跟红青会虽然有些过节,倒也不是那么严重,

但如果继续放任这帮二代,早晚会制造出更大的麻烦,

苍浩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屌丝,至少曾经的屌丝,对这帮人有着一种天然的阶级仇,

连早饭都沒吃,苍浩直接离开翠峰村,赶去黑夹克的那个据点,路上给廖家珺打了一个电话:“你在哪,”

“你是來支援我们嘛,”廖家珺急忙说出一个车牌号,告诉苍浩:“我们就停在楼下,”

苍浩赶到后,找到了车牌号,是一辆中型面包车,车窗上贴着反光玻璃,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,

苍浩在车门上轻轻敲了几下,车门立即打开,廖家珺冲着苍浩招了招手:“上來,”

苍浩刚一上车,就差点被里面的气味呛到,混杂着香烟、方便面和各种霉味,就跟毒气室一样,

自从苍浩报警,警方赶到现场之后,就一直在这里设伏,日夜都生活在车上,

廖家珺中途离开,去处理变|态杀手的案子,勘察现场完毕之后,交给了刘天生负责,自己又赶了回來,

基本上,所有警察都沒有休息,一直在这熬着,

廖家珺穿着一条牛仔裤,一件普通夹克,全都皱皱巴巴的,顶着比熊猫还大的黑眼圈,头发也有些乱,

跟一帮男人混在一起,她已经习惯了,竟然沒觉得车子里的空气有多么糟,

“你來了就好了……”廖家珺叹了一口气:“我还真担心有点应付不了,”

苍浩呵呵一笑:“你们是警察,还对付不了几个境外黑手党,”

“本來最近禁毒形势就很紧张,又出了连环杀手的案子,我身边人手不足……”廖家珺指了指车上的几个警察:“看到沒有,他们到现在都沒休息……”

范文强很配合,立即转过头來,冲着苍浩呲牙一笑,

只是一晚上沒见,范文强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那副样子就好像在街头流浪一个月,嘴上再叼一根烟就是犀利哥了,

从埋伏角度來说,这扮相有点失败,因为太容易引人注意了,

“当警察也不容易呀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你们怎么安排的,

“两组人,一组埋伏在据点里面,另一组在外围策应,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些人,包括我在内,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接着说道:“我们希望阿戈利直接到这个据点來,”

“怕的是他先用电话联系他的手下,”

“沒错,”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现场留下很多手机,昨天晚上,我们查了每一个号码,结果发现,通信和短信记录都非常少,而对方号码全部关机状态,我们根本不知道哪一部手机是干什么用的,这个阿戈利太狡猾,至少从手机上面,基本找不到线索,”

范文强跟着说了一句:“为了防止他打电话过來,我们把附近的手机信号全部屏蔽,阿戈利打电话也打不通,通讯公司在报纸和电视上已经发布公告,说附近地区的基站遇到严重故障,正在维修,”

廖家珺考虑得很周全,苍浩点点头:“这个主意倒是不错,”顿了一下,苍浩有点忧虑的道:“但是,我有点担心阿戈利看到这个公告后,会觉察到这是在设套抓捕他,”

廖家珺一个劲的摇头:“如果阿戈利真的溜走,那就难办了,我们根本沒有证据抓捕沈粲,”

苍浩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:“但如果用其他理由抓捕呢,”

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”廖家珺微微皱起眉头,若有所思的道:“过去对付杜先生,无论抓捕韩东伟还是其他人,都先使用的其他理由,进了我们局子之后,我们有的是手段让他把事情全撂出來,问題是我调查过,这个沈粲最近非常低调,还真沒搞什么名堂,”

“靠,”苍浩不耐烦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当警察的,还沒有点办法栽赃嫁祸吗,”

沒等廖家珺开口,范文强直接來了一句:“当然有了,”

廖家珺一怔:“范文强你什么意思,”

“我觉得苍浩说的太对了,”范文强很认真的道:“咱们完全可以栽赃陷害,只要把沈粲给抓了,后面的事就好说了,”

“咱们是执法人员,怎么能栽赃陷害,”廖家珺义正词严的说道:“不过这个主意还真挺不错的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另一个警察低声说了一句:“别吵,”然后向远处指了指,

迎着车头,走过來四个人,每一个都是身材高大的白种男人,

他们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全是纹身,全穿着黑色皮夹克,身上有不少金属装饰,

其中有一个有为高大的,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细的金项链,很多华夏暴发户偏爱这种狗链子一般的东西,其实很多外国人也很喜欢,

更重要的是,东欧的黑手党基本都打扮成这模样,

廖家珺急忙问苍浩:“你能认出來吗,”

“我又沒见过阿戈利,”苍浩反问:“难道你们沒调查过,”

“沒查出來……”廖家珺苦笑着告诉苍浩,出入境管理部门已经调查了近期所有入境人员名单,根本沒发现有叫阿戈利的,估计这帮人全用假身份入境,

刑事侦查局已经给国际刑警组织取得联系,希望能提供阿戈利的资料,不过暂时还沒有回音,

这也就是说,眼下警方根本不知道阿戈利长什么样子,如果出现可疑人物,只有他走进黑夹克的那个据点,才能动手抓捕,

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管怎么说,大家提高警惕……”

四个白种男人正走着,突然停住了脚步,那个金项链仔细打量起了这辆面包车,

廖家珺和警察立即弓下腰去,用车座挡住身体,驾驶室里沒有人,估计对方是看不到的,

然而,这几个白种男人非常警惕,互相耳语起來,

过了一会,其中一个走过來,敲了敲车窗,

廖家珺做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大家不要出声,

内心里,廖家珺有点疑惑,对方到底是怎么看出來这辆车有问題的,

其实这个沒什么难以解释的,阿戈利这种人就跟苍浩一样,对危险有着一种本能的觉察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