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追击阿戈利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种男人见面包车里沒有声响,转回身去,跟那个金链子说了几句什么,

金链子点点头,折回身向來时的地方走去,看样子打算离开,

范文强低声问:“怎么办,”

“不管是不是阿戈利……”廖家珺果断作出决定:“先抓人再说,”

范文强立即拿起对讲机喊了一声:“行动,”

同时,廖家珺拿起相机,对着那几个白人连按快门,

面包车门“刷”一下打开,里面的警察一起冲了出來,

沒想到的是,那四个白种男人突然转回身來,掏枪对着警察开火了,

随着“啪啪”几声枪响,冲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胸口暴起血花,倒在了地上,

警察原本打算趁着对方不注意,迅雷不及掩耳直接把几个人按倒在地,却沒想到对方早就已经有了防范,

这些警察冲的太急,结果直接暴露在对方的弹雨之中,另一个警察身上中了几弹,却挣扎着沒有倒下去,

他勇敢的站在了同事们的前方,成了盾牌,高喊了一声:“找掩护,”

另外几个警察立即卧倒在地,掏枪还击,

那个金链子快步向远处跑去,另外三个白人则迅速分散开,躲在了花坛后面,

警察先下的车,苍浩还留在车上,

形势突变,苍浩直接掏出黄金手枪,冲着前方开火了,

“啪啪”两声枪响,子弹射穿车子前方的挡风玻璃,射在一个白种男人的脚踝上,

这个白种人一下子摔倒在地,一边挣扎着向花坛爬去,一边向苍浩这边还击,

廖家珺扔下照相机,从车上跳下來,对着这个白种人连连扣动扳机,

弹无虚发,子弹准确射在这个白种人的胸口,他的身体猛地颤抖了几下,就断气了,

这个时候,第二个警察完成了掩护同事的使命,终于倒在了地上,

双方刚一交火,就牺牲两个警察,廖家珺火了,根本不找掩护,不停开着枪向对方冲过去,

苍浩正准备下车支援,突然从后视镜看到,车子后方闪过几条黑影,

“有埋伏,”苍浩顾不上下车,调转枪口,对着车子后面开火了,

阿戈利果然狡猾,他來据点之前,发现电话打不通,就做了准备,把手下分成两组,

一组人先期赶到,暗中观察了周围环境,结果刚好看到苍浩上了面包车,

随后,阿戈利带着另一组人过來了,一路上大摇大摆的,故意吸引注意,

第一组人暗示面包车有问題,阿戈利这才派人过去看看,

等到双方交火,警方注意力全被阿戈利被人吸引,哪料到第一组人从背后掩杀过來,

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直接被苍浩射倒在地,然而其他人开火了,两发子弹射在廖家珺的小腿上,

“操,”苍浩火了:“她腿那么漂亮,留疤怎么办,”

苍浩飞快换了一个弹夹,坐在车里稳稳的开火,又打死了一个黑手党,

警察们原本备有防弹衣,但吃住都在车里面,总是穿着防弹衣很别扭,所以脱了下來,放到车子后面,

苍浩抓起几件防弹衣,扔给警察,然后从车上跳了下來,

廖家珺已经摔倒在地,接住防弹衣之后,就地一滚,躲在了花坛后面,就这样平躺着套上了防弹衣,

苍浩把身体紧急贴着车门,用车身当作掩护,举枪向后面开火,

一时间,枪声不绝于耳,苍浩和警察面临两个方向的进攻,根本沒机会追击阿戈利,

尤其阿戈利事先派过來的第一组人,行动非常迅猛,不顾伤亡,向苍浩冲过來,

苍浩刚好又打空了一个弹夹,其中两个人借机冲到面包车的后面,苍浩的形势更不利了,

但也就在这个时候,从侧面扫过來一阵弹雨,这两个人全部倒在了地上,

廖家珺把人也分成了两组,其中一组埋伏在据点里,范文强用对讲机呼叫之后,他们立即赶了出來,

有了这一组警察拖住后面的那组黑手党,苍浩里冲到廖家珺身边:“你怎么样……”

“沒事……”廖家珺喘了几口粗气:“快去抓阿戈利,”

苍浩抬头望了一眼,哪里还见得到阿戈利的影子,只好摇摇头:“先抓活口再说,”

廖家珺腿上血流如注,苍浩撕碎廖家珺的上衣,在腿上勒了一圈,止住了鲜血,

接着,苍浩提枪向前面冲去,前方还有三个黑手党,立即用一阵弹雨挡住苍浩,

苍浩的战术是逐个击破,先冲向距离最近黑手党,一边冲锋一边开射击,

苍浩的枪法非常准,直接命中了对方的肩膀,

对方惨叫一声,把枪掉落下來,还沒等反应过來,苍浩已经冲到近前,

苍浩挥起一拳,直接捣在太阳穴上,对方眼睛一翻白就昏倒了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猛地射來一阵弹雨,落在了另外两个人身上,

跟着,又是一阵弹雨,射向后方的第一组黑手党,

这些子弹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,不管黑手党在什么位置,哪怕是躲在车子后面,都能准确命中,

是死神射手开火了,他跟着苍浩一起來的,因为现场有警察,所以不方便露面,

苍浩带來两个人,另一个是今野晴,但这个小区的楼体太密集,楼间距实在太小,而且所有楼体基本都一样高度,

今野晴擅长远程狙杀,面对这种情况,根本发挥不了作用,

直到刚才,死神射手才找到合适的火力位置,暗中给苍浩提供掩护,等到所有黑手党全被射倒,立即远遁离去,

(楚辞按:写到这里,有件事应当说明一下,在本书前传《特战兵王》中,我给猪脚庞劲东,也就是苍浩的师父,设定了一个特殊技能,能让子弹拐弯,也就是开枪的时候迅速抖动手腕,可以打出具有弧线的子弹,我发现这个设定造成了一些误导,再加上最近某部神剧也出现类似设定,我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:子弹由于受到地心引力作用,飞行轨迹本身就是一条很长的弧线,本书中提到的跨越射击利用的就是这个原理,但无论多么快速抖动枪口,都无法改变子弹原來的弹道,那种能画出一个神奇半圆的枪法根本不存在,不只是人类无法做到,用机器都不行,因为子弹离膛之后就不再受你施加的力,除非你的手腕跟着一起飞出去一直推着子弹,)

廖家珺看到这突如其來的增援,不用问也猜到是怎么回事,所以干脆也就沒问苍浩,

警察在人数上本來就占有优势,再加上死神射手的突然进攻,现场迅速得到了控制,

多数黑手党被击毙,还有几个沒咽气,躺在地上哼哼,被警察带上了手铐,

“马上叫救护车,”廖家珺挣扎着站起來,最关心的并不是她自己:“马上给他们治伤,不能让他们死了,”

苍浩转过身,用对讲机呼叫死神射手:“看到阿戈利了吗,”

“你是说戴金链子那人把,”死神射手非常无奈:“沒看到他,这小子跟只兔子似的,一溜烟就不见了,”

苍浩又呼叫今野晴:“你呢,”

“老大,你沒看到我一枪沒开吗,从我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什么……”今野晴急得都快哭了:“我就看见廖家珺受伤了,”

“见鬼,”苍浩转过身,搀扶住廖家珺,时不常用胸膛在双峰上蹭一下:“你受伤很重,先看医生吧,”

“不要管我,”廖家珺固执的道:“抓到阿戈利,”

“这小子溜得太快……”苍浩一个劲摇头:“先审犯人在说吧,”

救护车很快到了,先给廖家珺处理伤口,同时治疗那些黑手党,

特警也赶來增援,但沒什么用了,

眼看着刚刚到手的嫌疑犯逃走了,范文强再度提出:“我看先抓沈粲吧,”

廖家珺犹豫了一下,试探着问:“你有办法,”

“当然有办法,”范文强得意的一笑:“只要派两个人给我,我保证沈粲老老实实归案,”

“说实话,你办事我不太放心……”廖家珺摇摇头:“沈粲毕竟是红青会的人,跟普通百姓不一样,你要是稍有差池,我们就要面对严重后果,”

“如果出了什么差池,我个人承担一切后果,”范文强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辞职,”

范文强说的斩钉截铁,廖家珺还是有些犹豫,问了苍浩一句:“你觉得呢,”

苍浩也有点好奇,这个范文强到底用什么办法抓捕沈粲,于是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可以试试,”

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那你就跟他一起去,”

苍浩黑着脸道:“怎么又是我,”

“有你在,我多少能放心……”廖家珺瞥了范文强一眼,叹了一口气:“这小子办事太不靠谱,”

范文强立即立正敬礼:“我一定向你保证我很靠谱,”

“好吧,”反正苍浩也很好奇,索性就答应了:“我跟着一起去,”

范文强立即一本正经的对苍浩说:“谢谢苍先生配合我们警方工作,”

苍浩觉得这人简直就是个逗B:“不过,沈粲认识我,如果你们成功抓捕,我就直接走人了,不想让他看见我,”

廖家珺本來也想跟着去,奈何腿上的伤口太疼了,医护人员不允许她离开,

于是,廖家珺留下來处理善后,苍浩和范文强带着两个警察上路了,

想要找到沈粲倒是很容易,先弄到他的手机号,然后进行定位,

从定位出的路线上判断,他应该刚离开家,像是要去一家高尔夫俱乐部,

沈粲在路上换上了警服,又跟另外两个警察耳语了几句,跟着提高嗓门问:“沒问題吧,”

另外两个警察先是一愣,随后点点头:“沒问題,”

一行人很快追上了沈粲,这小子倒也不是特别高调,只开了一辆普通的奥迪,

范文强把车子快速接近,靠近了沈粲的车尾,但一直沒什么动作,

直到红灯亮起,沈粲把车子停下來等信号,范文强也下车了,

苍浩发现范文强手里拎着一样东西,是东北常见的大绿棒子,也就是最便宜的那种哈尔滨啤酒,

范文强一边走着,一边用牙起开瓶盖,又掏出配枪,换上了一个空弹夹,

等到了驾驶室位置,范文强敲了敲车窗,

沈粲像是刚起床,眼睛有些肿,

他放下车窗,打了一个哈欠,懒洋洋的问:“警官什么事呀,”

范文强很认真的道:“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工作,”

“怎么配合,”沈粲冷冷一笑:“你是要驾照,还是行车执照,”

“都不是,”范文强摇摇头,把大绿棒子递给沈粲:“你先帮我拿一下,”

沈粲愣住了,不明白这个警察出來执勤,怎么会随身带着啤酒,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接在了手里,

接下來,范文强把手枪也递给了沈粲:“这个也帮我拿一下,”

沈粲刚开始沒看清,等到接在手里,这才发现是手枪:“你要干嘛,”

范文强沒回答,抓住沈粲拿着大绿棒子的手腕,用力冲着自己一挥,

“碰”一声闷响,大绿棒子敲在范文强的额头,由于瓶口冲着沈粲,啤酒喷涌出來洒了沈粲一身,

沈粲傻眼了:“你这是干什么,”

再看范文强,一翻白眼,倒在了地上,

就在与此同时,另外两个警察箭步冲过去,把沈粲包围起來,

一个手里拿着执法记录仪,清楚的拍下了沈粲一只手拿着枪另一只手拿着啤酒的画面,另一个则用枪瞄准了沈粲:“放下武器,举起双手,从车里出來,”

沈粲傻傻的问:“卧槽,你们搞什么呀,”

这个警察很认真的道:“你涉嫌酒后驾车和袭警,被捕了,”

“这还有沒有天理了,”沈粲快要哭了:“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制造冤案,”

“快点下车,”警察的语气变得不耐烦起來:“否则我就开枪了,”

沈粲打开车门,一只手拎着枪,另一只手拎着啤酒瓶,从车上下來了:“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……”

沒等身材把话说完,范文强从地上爬起來,跟持枪的警察一起把沈粲按倒在地,

而另一个警察始终用执法记录仪拍摄全部过程,

沈粲扯开嗓门喊了起來:“打人了,警察打人了,”

警察的嗓门更大:“小子你敢袭警,等着坐牢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