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逗士范文强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场面吸引了很多围观群众,范文强指着额头上的瘀伤给群众们看,然后不住的说:“看到沒有,酒后驾车,非法持有武器,还袭警,”

围观群众有些时候固然可恶,不过还有一些时候,很有正义感,

看到这个场面,群众不住的点头:“太不像话了,”

“这种年轻人呀,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,否则不知道惹出來什么麻烦呢,”

“你看他这个样子,很可能是个二代,这就是坑爹呀,”

范文强听到这话,立即义正词严的说道:“不管是几代,我们一定严肃处理,不畏权贵,”

沈粲倒是冤枉过别人,何曾被人冤枉过,一时间差点哭开了出來:“你们要讲道理呀……”

范文强依然义正词严:“我们不讲道理只讲法,”

看到眼前这个场景,苍浩也惊呆了:“这么特也能行,,”

这个范文强简直就是个逗B,苍浩本來打算回翠峰村了,可是又改了主意,决定去刑事侦查局看个热闹,

苍浩拦了一辆计程车,也不管范文强后续怎么处理,直接奔刑事侦查局而去,

因为考虑到要让范文强先回去,苍浩还特意叮嘱司机绕了几个圈子,等到了刑事侦查局的时候,刚好看见范文强把沈粲押进去,

苍浩下了车,正准备进门,刚好又碰见刘天生,

刘天生还是刚从案发现场赶归來,也不知道是不是范文强交代了什么,他看到苍浩之后就來了一句:“跟我走,”

刘天生把苍浩带到了监控室,隔壁就是讯问室,中间隔着单面透光的玻璃,

苍浩不是第一次來这里,早就已经轻车熟路了,大马金刀的坐了下來,

透过玻璃,可以清楚地看到,沈粲带着手铐,一脸悲愤的坐在那里,

他旁边支着摄像机,正面坐着两个警察,这两个警察也不说话,只是冷眼看着他,

“你们到底要干什么,”沈粲气喘吁吁的斥责道:“你们这是赤果果的构陷,栽赃陷害,我要采取法律行动,”

两个警察还是不说话,不管沈粲叫嚷什么,权当沒听到,

一个人愤怒值爆表的时候,有可能说出任何话,做出任何事,不过这种爆表状态只能持续一会,最后还是得冷静下來,

如果有谁经常处于爆表状态,那么一定会死于心脏病,

这两个警察就像木雕泥塑的一半,沈粲发了一会脾气,说话的态度有些软化了:“把你们领导请出來,我要跟他好好谈谈,你们到底要干什么,总得给我个说法吧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范文强推门进來了,其实他沒受多重的伤,脑门上只是磕了那么一下而已,却缠了好几圈绷带,远看就像戴着白色大沿帽,跟调去了交警支队一样,

范文强坐下來,冷冷的问沈粲:“知道我刚才干什么去了,”

“干什么,”

“验伤,”沈粲指了指那几圈绷带:“法医鉴定报告已经出來了,我头部伤口是你手中的酒瓶造成的,你已经涉嫌袭警,”

“放屁,”沈粲豁然站起:“你是自残,”

“坐下,”范文强摆摆手:“我们怀疑你酒后驾车,拦住你进行盘查的时候,你突然用酒瓶袭警,然后夺走了我的配枪,配枪和酒瓶上都有你的指纹,还有什么话说,”

“酒瓶是你给我的,枪也是给我的,”

“我给你的,”范文强很认真的问:“我有病呀,”

“你特么就是有病,”

“我警告你,你现在涉嫌严重违法,要是不配合我们调查,等于罪加一等,”顿了一下,范文强笑嘿嘿的问:“你说是构陷,有证据吗,”

沈粲当然沒有证据,傻眼了:“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你是二代,不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……”范文强一字一顿的道:“要不要给你爸打个电话,”

沈粲还真就要这么说,沒想到被范文强抢白了,只好磕磕巴巴的道:“我要找律师……”

“找律师沒问題,”范文强又是嘿嘿一笑:“话说,你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,不把他一起请过來吗,”

沈粲一怔:“什么新朋友,”

“一个叫阿戈利的阿尔巴尼亚人,”

沈粲立即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

苍浩注意到,沈粲说这句话的时候,表情明显有些惊慌,

这位二代从小到大泡在蜜罐里,始终是小孩子脾气,不会掩饰情绪,怎么能瞒得过苍浩这种老油条,

范文强当然也注意到了,立即道:“我们正在调查这个阿戈利,他涉嫌走私和贩卖人口,”

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”沈粲明显底气不足:“我警告你,不要继续栽赃,否则我一定让你付出沉重代价,”

“我沒说跟你有关系,就是顺嘴一提,”范文强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來道:“你先在这冷静一下,”

“我冷静什么,”沈粲急急的道:“你们马上放了我,”

“我说过,你涉嫌严重违法,当然不能轻易放了你,”顿了顿,范文强又道:“我们现在是合法滞留你,接下來就要履行法律程序,正式批捕,”

沈粲再次提出:“我要见我的律师,”

范文强沒回应这句话,只是道:“你的麻烦很大,但是呢,如果你想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,能够帮助我们警方破案,或许可以将功补过,”

丢下这句话,范文强再不说什么,带着两个警察离开了,留下沈粲自己在那发傻,

苍浩不得不承认,这个范文强还真是高手,此时如果继续审问,沈粲肯定顽抗到底,

所以,不如把沈粲关上一段时间,断绝跟外界的联系,一点一点的摧毁沈粲的心理防线,到时就该主动交代了,

范文强知道苍浩在隔壁,马上过來了:“怎么样,”

“你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说了一句:“太特么无耻了,”

“沒办法……”范文强不太还意思的笑了笑:“应付非常事态,当然就要用非常手段,既然放跑了阿戈利,就只有打开沈粲这个缺口,”

范文强说的一点都沒错,苍浩一直都觉得沈粲不够聪明,这一次必定栽在范文强的手里,

那么苍浩为什么会这样认为,

沈粲赚钱心切,在拍卖前本该严格核实每个参加者的身份,至少也弄明白这些人的主要社会关系网,千不该万不该把张兴昱请上了游轮,

苍浩怀疑自己在游轮上的时候,可能已经暴露了,但之后沈粲竟然沒采取任何措施,坐等着苍浩出招,这就是作死,

看着眼前这个逗B范文强,苍浩还是很有信心的,决定先告辞了:“我先回去,保持联系,”

“好的,”范文强亲自把苍浩送到门口,然后挥手道别:“常來玩呀,”

“常來你们这玩儿,”苍浩白了范文强一眼:“你当你们这里是什么好地方,”

苍浩本來想回公司上班,但昨天休息的很晚,总共也沒睡几个小时,于是决定先回翠峰村休息,

刚到翠峰村,苍浩发现入口停着三辆黑色轿车,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在闲聊,

有黑种人,也有白种人,个个长得人高马大,

他们看到苍浩,立即走了过來,用标准的美式英语问:“你有什么事,”

“这是我的地盘,”苍浩上下打量着苍浩:“你们又是哪來的,”

刚好,万鹏从里面出來,招呼了一声:“自己人,”

万鹏告诉苍浩,这些人全是克莱恩特的保镖,好像克莱恩特是刚从M国国内把他们调过來,今早他们下了飞机就直接來了翠峰村,

但是,血狮雇佣兵沒允许他们进來,他们倒也沒强求什么,就一直留在外面,成了这里的看守,

“不像话,”苍浩冷笑一声:“克莱恩特有点喧宾夺主了,他有什么行动安排,事先应该跟我们打个招呼,就这么直接调过來一帮人,他是不是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,”

万鹏点点头:“咱们该怎么办,”

“让他们留在这,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一个都不许进去,”

苍浩话音刚落,一个高大的白种男人走上前來,提出:“我们要见克莱恩特先生,”

“我会帮你转达的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让克莱恩特出來见你们,”

“不行,”对方一个劲摇头:“我们负责保卫克莱恩特先生,既然他住在这里,我们就要进去,”

“你们好像沒搞清楚状况,这里你们说了不算,克莱恩特说了也不算,我说了才算,”苍浩指了指对方的脚下:“你们就给我呆在这,一步也不许多走,”

刚好,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也从里面走了出來,一左一右站在出口两旁,警惕的打量着这帮人,

白种男人有些尴尬:“我们沒有恶意……”

“我不管你是善意还是恶意,这是一个原则问題,”苍浩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如果我沒经过你同意,就直接去你家里玩,你也不会高兴的,”

苍浩刚说罢,手机响了起來,是一个陌生的越洋电话,

苍浩吩咐谢尔琴科等人:“顶住他们,”随后走到一旁把电话接了起來:“你好,”

“你好……”电话是艾丽莎打过來的,语气有些怪异:“你让我查的那几具尸体……我查出來了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