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未批准的行动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哦,”苍浩立即问:“他们是什么人,”

艾丽莎沒有回答,而是张嘴來了一句:“对不起,”

苍浩不明白:“为什么要道歉,”

“因为……”艾丽莎的态度很诡异:“事情好像有点麻烦……可能跟你预期的不一样……”

苍浩有些听懂了:“等等,你不会是说,他们是中情局的人吧,”

“正是,”艾丽莎叹了一口气:“你给我提供的那些照片,也就是那些穿着潜水服的杀手,全部都是CIA特工,”

苍浩早就担心M国的情报机关可能卷进來,可当这个推测被印证,还是有些惊讶:“你确定,”

“我们本部门的人,当然能确定了,”艾丽莎叹了一口气:“这些人到底干了什么,又是怎么死的,”

“他们攻击了翠峰村,被我给打死了,”既然艾丽莎这么诚实,苍浩也就索性多说一点:“也就在他们之前出现沒多久,E国对外情报局也出现了,都是攻击我们,”

艾丽莎丝毫沒有表现出惊讶:“事情有点麻烦……”

“你作为CIA的人,承认CIA特工对我采取过武力行动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沒想到你们情报人员这么讲职业道德,”

“问題就在这……”艾丽莎又叹了一口气:“我调查过,涉及到的这些特工,近期根本沒有行动安排,如果他们在华夏采取某些行动,绝对未经批准,可以说是非法的……”

“也就是说CIA方面根本不知道,”

“我请示过我的主管领导,回复很明确,沒有人派遣、批准、允许他们在华夏采取行动,甚至沒有人知情,”艾丽莎一字一顿的强调道:“我对上帝发誓,中央情报局沒有对你采取任何行动,更不知道E国对外情报局是怎么出现的,”

“也就是说这些特工是在接私活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事情已经牵扯到E国对外情报局,现在连你们中央情报局的人也出现,事情越來越好玩了,”

“不是好玩,而是危险,”艾丽莎不住的摇头:“这一次事件,中央情报局和对外情报局的行动存在某些共性,现在不能排除我们内部有些人勾结E国……如果真存在这种可能,事情就太麻烦了,”

“有沒有这样一种可能……”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其实,是你们的人收买E国对外情报局,然后派人销毁证据,”

“这个可能是存在的,坦率的说,我们经常在其他国家情报机关发展自己的眼线,但这种行动必须有足够级别的官员指挥,”艾丽莎的语气越來越焦虑:“问題是沒有一个官员知道这件事,”

“既然是秘密行动,有沒有可能出于保密需要,他们不告诉你,”

“我在CIA的级别并不低,还有就是,死了好几个特工,按说这是大事,但局里风平浪静沒有一点波澜,”艾丽莎一字一顿的道:“所以我怀疑是有人私下行动,”

“那么有沒有可能是反过來,中央情报局的人被E国对外情报局收买了,反正不管哪一方采取行动都是为了毁灭证据,”

艾丽莎不答反问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人到底干了些什么,”

“我要是知道就告诉你了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可我根本不知道,”

“好吧,不管是谁收买谁,抑或有是有其他原因,这件事情必须得到高度重视,”

“你想怎么处理,”

“我的直属副局长委派我全权处理,”艾丽莎翻看了一下行程,又道:“在电话里说不方便,我这几天就起程去华夏,咱们面谈,”

“好吧,”苍浩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你们最近有什么其他动作吗,”

“沒有,至少不知道,”艾丽莎一个劲摇头:“我已经说过了,这些特工的死,局里根本不知情,按照工作程序,如果过一段时间他们不出现,就会被列入失踪人员名单,”

“好吧,”苍浩也觉得还是面谈比较好:“路上注意安全,”

“你也要注意安全,”艾丽莎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知道这帮人还会搞什么,”

这个艾丽莎是个人精,在电话里根本沒问苍浩手头掌握着什么,很显然,苍浩必须有很重要的东西,才会招致对外情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共同行动,

对苍浩说出來的事,艾丽莎也沒表现的特别惊讶,中央情报局的训练,让她拥有极强的心理素质,

苍浩放下电话,立即去找谢尔琴科,直截了当把艾丽莎的话复述了一遍,

谢尔琴科听罢,也是一惊:“怎么CIA也有份,”

“看起來,这个黑色U盘里的东西,还真是重要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先前我推测,可能有些信息,是对外情报局和中央情报局都想得到的,但这种争夺必须是官方行动,现在中央情报局表示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事,这不是很诡异吗,”

“你说有沒有这样一种可能,艾丽莎是在说谎,其实中央情报局是知情的,却不承认,”

“本來我也有推测,但很容易可以否定,”苍浩提醒道:“你别忘了,我委托艾丽莎调查那几个潜水服杀手的身份,此外什么都沒提起过,如果艾丽莎想要隐瞒什么,干脆就不提调查结果,而是反过來套我的话,何必要承认这几个人隶属中央情报局,”

“有道理,”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我真是被这件事情搞糊涂了,对外情报局和中央情报局争夺一样东西,这个是很平常的,但两国决策官员都不知道有这事,就不能不能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内幕交易,”

安德烈耶维奇走过來,低声说了一句:“我看有必要加紧审问那两个人了,”

对外情报局的那两个俘虏,一直被囚禁在翠峰村,安德烈耶维奇也一直在审讯,但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沒有半点突破,

能肯定的是,这两个特工只是负责办事,掌握的信息很有限,可也就是这有限的信息,他们仍然不肯说出來,

尽管安德烈耶维奇从一开始就施加了强大的压力,也尽管他们的心理防线正一点点崩溃,却还是很难撬开嘴,

苍浩早就沒什么耐心了,一度觉得俘虏已经沒什么用,打算秘密处理掉,

但谢尔琴科告诉苍浩,审讯特工和情报人员往往就是这样,跟普通的刑事侦查完全不同,有时审讯要耗上好几年,甚至十來年也是有可能的,

所以,大国情报机关往往会设立秘密监狱,关押别国的特工和情报人员,还有恐怖分子,

沒有审讯,沒有法律程序,往往是秘密抓捕,然后往监狱里面这么一扔,

这些被抓的人就等于是人间蒸发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释放,往往就要死在监狱里,

关押过程中,这些人会被不停的审讯,少数人会一直撑到死,但还是有些人最终交代出掌握的信息,

苍浩第一次碰见这种事,还真不太习惯:“反正要尽快……不知道这些人接下來要搞什么名堂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克莱恩特來了,坐在轮椅上,塞西莉亚推着他,

看到苍浩,克莱恩特浅然一笑:“抱歉,打扰你了……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确实打扰我了,”

“杀手的事情,让我觉得有必要加强安全,就从国内调了一些手下來,”克莱恩特叹了一口气:“之前我疏忽了,沒跟你打招呼,”

“我不喜欢别人喧宾夺主,”苍浩指了指那帮西装男:“既然你的人到了,原來都是客,我当然不能撵他们走,但他们也不能进入翠峰村……”

克莱恩特一愣:“那……该怎么办,”

“就让他们留在外面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吃喝拉撒睡全就地解决,”

克莱恩特有点尴尬的笑了笑:“我以为你很好客,”

“好客不代表彻底放开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对这个地方了解太多,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事,”

“好吧……”克莱恩特长叹了一口气:“用不了几天,我就启程回国了,总之要感谢你做的一切,”

苍浩吩咐塞西莉亚:“你先回避一下,我有话要跟你外公说,”

“啊,”塞西莉亚怔了一下,随后果然走到了一旁,

克莱恩特有些惊讶:“这孩子真听你话,我要是这么对她说,百分之九十是当沒听到,”

“看來我比你懂的教育子女,”顿了一下,苍浩把谈话转入正題:“我要是沒说错,这些年來,你一直在调查女儿遇害的事,”

克莱恩特点点头:“这个我之前就承认了,”

“你还说过令爱的闺蜜,在给中情局工作,那么你在中情局那边沒采取什么行动吗,”

“有一些迹象显示……”克莱恩特看了看周围,压低了声音道:“CIA的某些人似乎在谋划着什么事情,但我沒有确凿证据,也沒有更具体的信息,对于这些事,中情局的高层也不了解……”

“你说过在国会有些朋友,你都已经查到的事情,难道就不能敦促中情局方面采取行动,”

“其实我在中情局也有朋友,”克莱恩特很郑重的道:“但所有这些都只是怀疑,到底有哪些人参与,牵扯到哪个层面,完全沒有线索,贸然采取行动,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就是打草惊蛇,你认为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吗,”

“但你一直沒放弃调查,对吧,”

“真是瞒不住你,”克莱恩特叹了一口气:“在我有生之年,一定要为女儿复仇,但这件事情要有耐心,”

克莱恩特正说着话,远处突然传來一阵喧哗声,克莱恩特刚调來的那些保镖站成一条线,拦住了一辆红旗轿车,

这辆红旗轿车正准备开进來,苍浩一眼认出,是孟阳龙的座驾,

果然,孟阳龙从车上下來了,打量着这些黑色西装:“你们哪來的,”

一个又矮又壮的黑人说了一句:“你不能进去,”

“你是谁,”孟阳龙有些火大:“我沒见过你,听不懂你说什么,让开别挡路,”

苍浩赶紧把塞西莉亚招呼过來,推着克莱恩特回去,然后走过去告诉这些人:“让开,是我的客人,”

这帮人倒是知道了苍浩是这里的主人,马上自动让开一条路,

孟阳龙冷笑着问:“都是你新招來的手下,”

“啊……对,他们都是雇佣兵,”

孟阳龙又是一声冷笑:“看來以后我來你这得先请示一下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