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苍浩贪污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当然不需要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我这就是你家,你随便來,随便走……当然,來的时候如果不空手,那就更好了,”

“还想让我给你送礼,”不知道为什么,孟阳龙很反感克莱恩特的那些保镖:“就看在这帮人的份上,你也别指望老夫给你什么好处,”

“主要是他们不认识你,又要保卫这里的安全,所以误会了……”

“是吗,”孟阳龙点点头,又问:“既然这些是你刚招的雇佣兵,那刚才那个老头子是谁,”

孟阳龙指的是克莱恩特,苍浩立即道:“也是雇佣兵,”

“这么打一把年纪了,还坐在轮椅上,竟然能当兵,”

苍浩很认真的提醒:“人家岁数沒你大,你不也在当兵,”

孟阳龙一瞪眼睛:“我是什么人,他又是什么人,,”

“他是专业人才,所以年龄不重要,不直接上前线打仗的,”苍浩顺嘴扯了一个谎,又道:“他是不小心受了伤才坐在轮椅上,平常手脚灵活着呢,原地能做六个后空翻,”

“算了,随便你怎么折腾吧,你觉得这人有用就留着,”孟阳龙回到红旗车上,冲着苍浩招招手:“上來,”

等到苍浩上了车,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现在也懒得进你的翠峰村,有什么事直接在这里说吧……前几天,附近部队起火了,是怎么回事,”

当天,苍浩第一时间就知道起火了,可以断定是中央情报局特工故意纵火分散注意力,

不过,苍浩事后沒跟孟阳龙提过这事,显然孟阳龙认为苍浩知道些什么,这是來兴师问罪了,

“我还要问你呢,”苍浩义正词严的道:“周围驻扎部队,你说过可以保证翠峰村的安全,怎么现在他们连自己都保卫不了,”

“这……”孟阳龙的表情有些尴尬:“凡事总意外吗,”

“你知不知道,随后翠峰村就遭到进攻,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,”

本來孟阳龙是來教训苍浩的,如今竟然反了过來,这让孟阳龙有点难以接受:“你自己保卫不好翠峰村还來怪我,”

“那部队着火又管我什么事,你好像沒说过让我负责部队安全吧,”

“有迹象表明是有人故意纵火,”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这里既然被人进攻,显然是有人声东击西,那么是什么人找你麻烦,”

“不知道,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人全死了,一点线索沒有,我现在也在调查,”

“尸体呢,”

“放把火烧了,”苍浩很正经的道:“留着也沒什么用,这天越來越热,眼看都快腐烂了,要保存起來也沒那么大冰箱呀,再说冰箱以后还得放吃的呢,”

“为什么不交给我调查,”

“孟老呀……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你也知道,血狮雇佣兵在外面仇家很多,我怎么知道到底是谁干的,这不是不想劳烦你吗,”

“你可沒少麻烦我,”孟阳龙冷笑一声:“能让我代劳的事情,你绝对不会亲自动手,这会儿怎么转型了,”

“因为我是真的不想麻烦你了,”

“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事瞒着我……”孟阳龙仔仔细细观察着苍浩的神色:“不过,这个问題先过,可以不谈,”

苍浩暗自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”

“接下來你交代一下贪污问題吧,”

“我最近缺钱……等等,我什么时候贪污了,”

“你沒贪,”孟阳龙冷冷一笑:“还沒等当官呢,就学会腐败了,”

“这事儿咱们可得说清楚,我就算是想贪污,总得有机会吧,”

孟阳龙直接就问:“我支付给你的那笔咨询费去哪了,”

这里所谓的“咨询费”,就是孟阳龙拿给苍浩建造海上监狱的那笔钱,苍浩这才想起來,自己用这笔钱买下了塔娜,

“你……监控我的账户,”

“当然,”孟阳龙气呼呼的道:“这是公款,虽然具体用途不能公开,但你也必须对去向做出交代,”

“我拿來办了点事……”

“什么事,”孟阳龙更火了:“根据转账记录显示,几张卡里的钱通过POS机,汇入了一个皮包公司的账户,而这个皮包公司涉嫌洗钱,最近已经被经侦支队盯上了……”

“我当天沒带钱,只是暂时挪用一下……”苍浩急忙掏出克莱恩特的那张支票:“马上我就把亏空补上,”

“擅自挪用也是不对的,”孟阳龙眼珠转了转:“等等……你当天到底干什么去了,我知道你在外面搞了些洗钱的勾当,但这间公司可是涉嫌严重违法的,”

“是吗,怎么违法,”

“不仅洗钱,还地下钱庄,帮助国内犯罪分子把资金转移到境外,”

苍浩又问:“那你知道他们在给什么样的犯罪分子做事吗,”

孟阳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看來你知道不少事,”

“是人贩子,”苍浩很认真地告诉孟阳龙:“阿尔巴尼亚黑手党拐卖人口,出售给国内的一些土豪,我当天就是去侦察了,”

“然后买了一个大活人,”

“对啊,”苍浩倒是沒隐瞒:“我觉得她太可怜了,就花钱买了下來,这是我个人行为,我会把公款补上的,”

“你沒开玩笑吧,”孟阳龙将信将疑:“我倒是知道,有些蛇头拐卖国内同胞到境外去,还沒听说境外犯罪分子在国内卖人的,”

“我们经济发达了,有钱了呗,”苍浩告诉孟阳龙:“刑事侦查局那边已经立案,你不信就去问问廖家珺,”

既然苍浩搬出廖家珺,孟阳龙还真就信了,

廖家珺做事认真,一丝不苟,孟阳龙觉得比苍浩可信的多:“怎么说你又立功了,”

“你先别着急表彰我,”苍浩的表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:“案子有点麻烦,参与这次交易的有沈粲,也就是红青会的那位,”

由于之前的一些事,孟阳龙对红青会多少也做过调查,知道沈粲是什么人:“他父亲是交通部副部长,”

“问題在于,沒有足够证据证明沈粲参与了非法交易,所以刑事侦查局找了个借口把他给抓了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多少有点无奈的道:“然后慢慢想办法突破口供,”

“这个办法要得,”孟阳龙点点头,很郑重的问:“你能确定沈粲确实参与非法交易是吧,”

“非常确定,”苍浩重申了一遍:“可惜沒有直接证据,”

其实,苍浩是有人证的,张兴昱就是得到沈粲的邀请才去了那次拍卖会,所以张兴昱就是最好的人证,

但苍浩不想把张兴昱牵扯进來,毕竟张兴昱跟自己不一样,以后还要在商场上混,

虽然他的人缘已经够差了,但如果被人知道是他出卖了沈粲,以后就更沒人敢跟他打交道了,

所以,张兴昱必须躲在幕后,另外寻找证据,

同样作为荷园会的成员,孟阳龙知道张兴昱牵扯进來,也必然做同样的安排,

“既然这样……”沉吟片刻,孟阳龙毫不犹豫的道:“严格执法,”

“你给廖家珺做主,”

“当然,”孟阳龙斩钉截铁的道:“不管有多大压力,不管涉及到什么人,这个案子必须一查到底,”

“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,”

“不过……”说到这里,孟阳龙语气一变:“这个案子既然牵扯红青会,以廖家珺的级别,只怕应付不來,”

“你是打算给廖家珺升官吗,”苍浩的这句话只是打趣,明知道不可能,可以肯定孟阳龙另有安排,

“我觉得吕思言负责更妥当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早就料到了,孟阳龙的想法跟张兴昱一样,都是优先考虑荷园会的内部利益:“但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是廖家珺在办,对情况更了解……”

“这个不重要,”孟阳龙摆摆手:“廖家珺还可以继续办案,但案件牵头人是吕思言,可以帮忙挡住很多麻烦,”

苍浩不得不承认,孟阳龙考虑得比张兴昱更周全,或者说更缺德,

明明是廖家珺这帮一线干警在冲锋陷阵,等到表彰领赏的时候,各级领导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出來,理所当然的成了首功,

这帮领导其实什么也沒干,仅仅因为是领导就必定有这份荣誉,要不怎么说当官是件光耀门楣的事,

正相反,如果案子搞砸了,这帮领导就不会露面了,所有责任都让廖家珺一个人來承担,

这让苍浩感觉有点恶心,不想再继续说话了:“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,”

“等等……”孟阳龙眼珠一转:“不对呀,本來我是來批评你的,怎么变成表扬你了,”

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”苍浩摆摆手:“以后你要学会习惯表扬我,”

留下这句话,苍浩回了翠峰村,不管孟阳龙接下來有什么安排,

苍浩回來本是想休息一下,熟料中间又出了这么多事,好不容易进了自己房间,塔娜也來了,

塔娜穿着一条牛仔裤,上身是普通T恤,都不是很合身,

T恤松松垮垮的,显得她是平胸,尽管她胸脯很大,

至于牛仔裤,明显短了一截,塔娜索性挽上去当七分裤,倒也是别有一番韵味,

被绑架之后,塔娜的随身行李全丢了,根本沒有换洗衣服,又不敢进城去买,于是管阿芙罗拉借了两件衣服,

这一次,阿芙罗拉倒也是乐于助人,答应了,只是她的衣服不太适合塔娜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