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明星追求者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塔娜的个子比阿芙罗拉高许多,尤其是一双美腿笔直修长,所以阿芙罗拉的裤子有点嫌短,

另一方面,阿芙罗拉的胸脯规模可比塔娜大多了,把衣服前胸全都撑出了形状,塔娜的胸脯在里面來回晃悠,感觉空荡荡的,

“辛苦了……”塔娜微微一笑:“你是不是饿了,想吃点什么,我帮你去做……”

苍浩张嘴來了一句:“我想吃你,”

塔娜一愣:“你……要吃人,”

“当然不是,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:“你是秀色可餐,”

塔娜用很生硬的汉语问:“尺话枕讲呢,”

“意思就是说……”苍浩很淫|邪的笑了:“我救了你,你看是不是该报答我点什么……”

塔娜明白了苍浩的意思,脸色一红,转过身去,把手按在胸口上,

深吸了几口粗气,勉强稳定了一下心绪,塔娜缓缓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华夏有一种行为叫以参相许……”

塔娜倒是很了解华夏文化,只不过“以身相许”是以人|体,而不是人参,

苍浩沒出声,塔娜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了勇气说道:“如果你确实很喜欢我……”

说着话的同时,塔娜猛地一转身,却发现苍浩坐在椅子上睡着了,

有那么一度,塔娜还真想用自己的身体來报答苍浩,但苍浩竟然对睡觉更有兴趣,塔娜失望的叹了一口气:“看來你不喜欢我……”

塔娜哪里知道,苍浩实在是太累了,否则绝对不会放过她,

塔娜拿过一条薄被,盖在苍浩身上,随后转身出去了,

昨天苍浩沒休息好,这一觉睡得可够实成,等到睁开眼睛,已经是转过天來的早晨了,

起床洗漱之后,塔娜给苍浩送來了早餐,是她亲手做的俄式菜肴,包括罐牛、红菜汤和鱼子酱,味道很是不错,

塔娜这个阿尔巴尼亚人,竟然做得一手地道的俄国菜,连阿芙罗拉这个真正的俄国人都沒这手艺,

只是,塔娜只低头忙碌,等到苍浩吃过饭,又把餐具收走,一句话也不跟苍浩说,

苍浩也沒多想什么,直接去翠峰村上班了,

接下來两天,苍浩一直在公司和翠峰村之间奔波,各个方面都很太平,沒出什么事,

不知道廖家珺从沈粲嘴里是否挖出了什么口供,反正仍然沒找到阿戈利的下落,

那两个对外情报局的俘虏,被安德烈耶维奇给加重刑罚,可还是什么都沒说,

至于那个黑色U盘,仍然在破解密码,这个密码位数实在太长,也不知道还需要用多久,

就像墨师说的一样,按照矩阵的计算能力,其实破解开并不难,但U盘的速度有限制,

长时间的高速读写,U盘变得滚烫,墨师担心会烧坏芯片,不得不几次终止破解,等到冷却下來再说,

翠峰村的生活还算和谐,尽管有些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,比如今野晴就不太待见阿芙罗拉,不过也沒爆发什么矛盾,

这一天,苍浩下班之后,就回别墅去住了,熟料竟然撞见一出好戏,

苍浩步行往家里走去,刚好一辆奔驰停在荀海璐家门前,车门打开,荀海璐从副驾驶上下來,一个男人则从驾驶位上下來,

苍浩啧啧摇头:“都不知道给女士开车门,真沒风度……”

这个男人穿着一身西装,背对着苍浩,荀海璐正准备进门回家,这个男人突然说了一句:“先等一下……”

苍浩快走两步,拉近了跟荀海璐的距离,仔细听着两个人的对话,

荀海璐看着这个男人:“还有事吗,”

“璐璐呀……”这个男人似乎有些窘迫,不停的搓手:“我们认识已经有一时间了,我对你的心意也是知道的,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正式明确一下关系了,”

荀海璐和这个男人专注交谈,都沒看见苍浩,但苍浩清晰的听到了这句话,马上明白了,这一位是荀海璐的追求者,

可以想见,荀海璐身边肯定围绕着不少青年才俊和富商巨贾,只不过苍浩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,

苍浩觉得,这个追求者有点寒酸,竟然只开了一辆奔驰,以荀海璐这个身价,怎么说也配得上劳斯莱斯,

也正因为追求者太多,荀海璐很善于应付这场场面:“陈公子,我们的关系已经很明确了呀,我们是好朋友,”

“可我不想跟你只做朋友,”这位陈公子急忙道:“你应该知道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,为什么你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跟你在一起,”

荀海璐反问:“我们今天一起吃饭、看电影,这不就是在一起的机会吗,”

“你知道我想要的更多,”陈公子试探着道:“我父母想见见你……”

荀海璐笑了笑:“你父母也追星,”

“不,他们不追星……他们是想以另外一种身份见你,”

陈公子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,可荀海璐始终在装糊涂:“我最近都很忙,公司要开拍新剧了,真是沒有时间应酬,今天是最后一次跟朋友出來吃饭,”

一般來说,女神拒绝屌丝的时候,差不多都是这套路,

这种套路发生在自己身上当然悲催,不过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,这种感觉就真特么爽,

苍浩很庆幸今天回自家住,津津有味的看着,越來越幸灾乐祸,

陈公子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勇气说道:“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,”

荀海璐直接回了一句:“陈公子呀,我们现在还年轻,要以事业为重,不要太早的考虑感情问題……”

听到这话,陈公子傻眼了,连苍浩都愣住了,

一般來说,都是在上学的时候,男生女生互相传小纸条,一旦老师发现了,就会语重心长的这么教训一番,

当然了,这种事情也只能是苍浩、荀海璐和陈公子上学那个年代才有的,如今很难见到了,

当下的学生都用微信,而且语言更加直白,

男生给女生发条微信:“约吗,”

女生如果回复:“约你麻痹,”

那么就可以直接订房了,

如果女生的回复是:“好啊,”

那基本上就是要放鸽子,

以前搞对象是要谈感情的,如今搞破鞋都是满足生理需要,谁特么跟你谈感情,

所以,很多有职业操守的破鞋在约泡之前,都会严正声明:“保证不跟你谈感情,”

但是呢,偏偏有职业操守的破鞋,往往还就约不到,原因很简单,你把潜规则挑明了说不是傻B吗,

苍浩觉得陈公子就应该直截了当的问:“约不约,”

不管老婆、女朋友、二乃还是干|女儿,归根到底都要满足对方生理需要,只不过因为身份不同,具体方式不同,

跟二乃或者干女儿可以各种姿势各种狂野,电棍蜡烛小皮鞭应有尽有,但跟老婆或者女朋友通常也就是那么几个姿势,例行公事之后直接闷头睡觉,

反正不管陈公子到底把荀海璐当成什么人,只要荀海璐不答应,就拿出一捆钞票往面前一扔,再不答应就再扔一捆钞票,一直扔到荀海璐答应为止,

陈公子一直沒找到正确的方法,听到荀海璐这句话,张嘴來了一句:“我们的年纪已经不小了……”

“可我一直拿你当孩子,”荀海璐叹了一口气:“你看,衬衫上有褶子,出门的时候沒熨过;眼圈有点发黑,说明昨晚又熬夜了,是不是打WOW去了……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的生活,又怎么能适应两个人的生活呢,”

陈公子完全傻眼了:“我……我家有佣人,”

苍浩越來越觉得这个场面有意思,于是往前又走了几步,想听的更真切点,结果被荀海璐看到了,

荀海璐直接打了一个招呼:“你什么时候回來的,”

陈公子听到这句话,转过身來看了苍浩一眼,倏地一愣:“是你,”

苍浩也愣住了:“是你,”

荀海璐看了看陈公子,又看了看苍浩,很奇怪:“你们两个认识,”

这位“陈公子”竟是红青会的陈顺章,苍浩根本不知道,原來他是荀海璐的追求者,

说起來,苍浩跟陈顺章沒正式见过面,但两个人都认识对方,

更重要的是,苍浩一直在荀海璐面前冒充罗霸道,而陈顺章知道苍浩到底是谁,

陈顺章看到苍浩很意外,下一秒钟就要说出“苍浩”这个名字了,说巧不巧,荀海璐偏偏在这个时候问了苍浩一句:“罗霸道你什么时候回來的,”

陈顺章不明白:“什么罗霸道,”

荀海璐一指苍浩,问陈顺章:“你不是认识他吗,”

不等陈顺章回答,苍浩立即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:“哎呀,这不是陈公子吗,好久不见,”

说着话,苍浩走过去,把手搭在陈顺章肩膀上,硬是把陈顺章拖到了一旁,

陈顺章很不高兴:“别拉拉扯扯的,我跟你沒那么熟,”

但他推了苍浩几下,根本推不开,他哪里有苍浩力气大,

荀海璐不明白苍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:“你干什么,”

“我有点事要跟陈公子说……”苍浩回过头來,冲着荀海璐硬挤出一丝笑容:“都是男人的事,你等我们一下,”

随后,苍浩低声对陈顺章说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,我也知道你是谁,自我介绍就免了,”

“你想怎么样,”陈顺章冷笑一声:“真是什么地方都少不了你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