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冒牌罗霸道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你还真冤枉我了,”苍浩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沒打算影响你泡妞,我只是要回家,无意间撞上了,”

“你跟荀海璐是邻居,”听到这话,陈顺章的态度有些缓和了,或许是因为觉得苍浩能给自己帮忙:“我从來沒听璐璐提起过,”

“她是不是提起我,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”苍浩寻思着怎么能把话说的委婉一点,不过到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:“我在荀海璐面前不叫苍浩,”

“那叫什么,”

“罗霸道,”

“你有病吧,”陈顺章不屑的瞪了苍浩一眼:“你冒充别人身份,是不是对璐璐有什么图谋,”

“你忘了吗,我干爹收购了海天娱乐,而荀海璐是海天一姐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不会不知道我干爹是谁吧,”

“曹志鸿吗,”陈顺章满是讥讽的道:“我知道你也是有干爹的人,”

“所以呢,我在荀海璐不能承认自己是苍浩,就用了罗霸道的名字,”

“你果然是有病,”陈顺章又瞪了苍浩一眼:“你假冒身份到底干什么,是不是想欺骗璐璐,”

“我欺骗她干什么,”苍浩不屑的道:“我有我的原因,无论如何,你既然知道我到底是谁,就配合我把这出戏演完,”

“我不会欺骗璐璐的,”陈顺章把声音提高了,似乎有意让荀海璐听到:“你自己干过些什么,就要自己负责,不要推给别人,”

苍浩换了一话題:“前几天,我名下一间天雨楼被查出毒品,强令停业整顿……”

陈顺章一怔:“你说这个干什么,”

“我们天雨楼根本不涉毒,那么毒品是哪來的,又是谁非常凑巧的报警了,”嘿嘿一笑,苍浩缓缓说道:“我看了一下监控视频,结果发现了你和沈粲的身影,”

陈顺章沒承认,但也沒否认:“如果发现毒品,任何守法公民,都有责任报警,”

“可我怀疑毒品就是报警的人带进去的,”

陈顺章一瞪眼睛:“你有证据吗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摇摇头,又道:“不过,沈粲被抓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,”

陈顺章又是一怔:“你开什么玩笑,”

“你不信,”苍浩撇了撇嘴:“打电话问问,”

陈顺章还真就不知道沈粲被捕的事情,因为沈粲认识阿戈利之后,这段时间一直跟阿戈利厮混一起,沒怎么联系陈顺章,

至于陈顺章,这几天忙着追求荀海璐,也沒怎么跟那帮二代们在一起,所以也沒听说,

陈顺章急忙拿出手机,先是给沈粲打电话,打不通,再给其他朋友拨过去,最后证实了苍浩的说法,

当然了,沈粲被捕是因为阿戈利的事情,跟天雨楼的毒品沒任何关系,苍浩只是在忽悠陈顺章,

可陈顺章并不知道实情,突然觉得苍浩这人还真是手眼通天:“是你让人把沈粲抓起來的,”

“我有这个本事吗”苍浩一脸无辜:“我的天雨楼现在还被贴着封条,一点办法都沒有,沈粲可是交通部副部长的儿子,我哪里能动这样的二代呢,只不过吧,多行不义必自毙,这个沈粲在外面作恶多端,早晚有此一劫,”

陈顺章知道苍浩这话说的沒错,就急忙跟沈粲撇清关系:“沈粲的事跟我无关,”

“别呀,红青会四公子大名鼎鼎,整个广厦不知道你们的人不多,如今韩东伟已经被打毒针行刑了,如今沈粲又翻船了,你觉得你会独善其身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语重心长的道:“你们红青会太狂了,到处树敌,忘了一件事,与人方便自己方便,你看,沈粲被抓起來,都沒人出來帮忙说句话,你们人缘太次了,”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陈顺章重重哼了一声:“不就是拿这个要挟我,让我帮你演戏吗,”

苍浩很诚实的点点头:“对啊,”

“还是那话,沈粲的事情要挟不住我,你要是掌握了我违法犯罪的证据,欢迎报警,”

“好吧……”苍浩见自己要挟不住陈顺章,立即换个说法:“你是不是喜欢荀海璐,”

陈顺章有点尴尬的道:“这个……当然了,”

“那么你既然知道我跟海天娱乐的关系,就应该配合我,而我也可以帮你追荀海璐,”

“真的,”陈顺章眼睛一亮,不过旋即又有些警惕:“你冒充身份究竟是为什么,是不是要对璐璐不利,”

“你已经问了我好几遍了,我可以告诉你,改换身份是为了调查一些事,”苍浩很郑重的道:“但是,跟荀海璐无关,而是针对海天内部的某些人,”

陈顺章何其聪明,不用苍浩过多解释,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,

也用苍浩再说什么,陈顺章拍了拍苍浩的肩膀,高声说了一句:“罗先生,那么这件事就麻烦你了,谢谢了……”

苍浩有点惊讶:“卧槽,你变脸还真快,”

“别忘了你答应我什么……”陈顺章压低了声音,确保让荀海璐听不到:“你要尽可能把璐璐的信息提供给我,包括她身边都有什么人,是不是又有了别的追求者……咱们里应外合,一定能把璐璐拿下,”

“你让我跟你一起把她拿下,”苍浩更加吃惊了:“卧槽,你太慷慨了,”

陈顺章脸色一红:“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让你帮我追求她……”

“沒问題,”

陈顺章还是有点警惕:“你不会是看上荀海璐了吧,假意要帮助我,其实你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”

“你可拉倒吧,我病沒那么重,”

“我觉得你就像有病,”

“郑重告诉你,哥沒病,所以哥绝对不会找演艺圈的女朋友,”苍浩义正词严的道:“蹦着高的去当王八头子,找着给自己戴绿帽子,这特么才是有病,”

陈顺章火了:“你怎么说话呢,”

“实话实说,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演艺圈的女人有几个正经的,有几个在外面不是泡友一堆……我跟你说,在走入演艺圈之前,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,京城十大破鞋院校,排名首位的就是表演艺术学院,一到夏天的晚上,放眼往操场上一看,白花花一片全都是大屁股……”

“够了,”陈顺章红着脸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我不管你从哪听來的这些谣言,但我用自己的人格保证,璐璐绝对不是那种女孩,”

“不管是,或者不是,反正哥是不想冒这个险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语重心长的道:“我劝你也要考虑清楚,虽然说你这个人确实不咋地,但也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不是,”

苍浩的话充斥着对演艺圈的不屑一顾,陈顺章越听越火,不过转念一想,发觉这正说明苍浩对荀海璐确实沒兴趣,

换句话说,把荀海璐放在苍浩身边是可以放心的,如果苍浩真心能够帮助自己,那就更好了,

“不管怎么说,就这么定,及时保持联系……”陈顺章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苍浩:“如果不是为了璐璐,我才懒得搭理你,”

“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,”苍浩也递上了一张自己的名片:“说心里话,就你们这帮二代,先杀后问沒有冤假错案,”

再说荀海璐,始终自己在那站着,感觉有些无聊,问了一句:“你们聊完沒有,”

“聊完了,”陈顺章急忙转回身來到荀海璐身前:“罗霸道是苍浩的铁哥们,一直经营着天雨楼,最近我们要在天雨楼搞个活动,所以跟罗先生有些接触,”

苍浩的惊讶此时已经无以复加了,因为陈顺章这话说得简直跟真的一样,不管语气还是表情,

这家伙天然就是个谎话胚子,但荀海璐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们两个要是真凑成一对,会相当热闹,

荀海璐还真相信了,点点头:“原來是这么回事……对了,陈公子,你认识苍浩吗,”

“知道这个人,但不直接认识,”陈顺章看了一下时间:“我还有点事,要先回去了,”

苍浩摆摆手:“再见,”

陈顺章冲着荀海璐丢过一个飞吻,匆匆走了,事实上,他不是有其他事情要忙,而是要打听一下沈粲到底出了什么状况,

荀海璐看着陈顺章离去,若有所思的对苍浩道:“真沒想到你还认识陈公子,”

“认识这种人确实玷污了我一世清名,”

“你这话可有点过了,”

“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,”苍浩急忙道:“二代有的是,你看陈顺章才开了一辆奔驰,你为什么不能找个开兰博基尼的,”

“我并不是喜欢陈顺章这个人,而是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荀海璐一字一顿的道:“可能你对二代们有意见,有些二代却是作风恶劣,但不是每一个都这样,陈顺章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,也足够有能力,就算沒有出身那样的家庭,我相信他也一定有所作为,”

“你被骗了,”

“不可能,”荀海璐一字一顿的道:“老子十來岁就出道了,什么样的人沒见过,能骗我的男人还沒出生呢,”

说着话,荀海璐拿出手机刷了一下微博,这是她的习惯,这会儿说着话有了些感慨,打算编写脑残的段子发上去,

然而,也就是这么一刷微博,荀海璐脸色变得苍白,身子无力的靠在了门上,无光呆滞的望着前方,许久沒有反应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