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她有多努力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电影电视里的东西,也只能存在电影电视里,那些编剧和导演如果不是脑残,又怎么写得出來‘八年抗战开始了’这样的台词,”顿了顿,苍浩详细解释道:“给你科普一下吧,窃听器这东西本身沒什么技术含量,尤其是现在技术这么发达,可以做的如同头发丝那么细,但不管什么样的窃听器,都有一个绕不过的问題,那就是供电,”

“我明白了,”荀海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爱疯的电池非常不耐用,看來电子产品都这样,”

“所以,窃听器这东西最具有技术含量的地方,其实是电池……”苍浩拿起这个窃听器晃了晃:“这么老旧的型号,还是镍氢电池,早就沒电了,我估计车海军可能是知道你要去见我……去见苍浩,趁你不注意安了上去,本來也沒打算用太久,就这么一次已经足够了,”

“确实,他算是把我给毁了……”荀海璐黑着脸道:“你怎么知道窃听器在包包里,你不会跟她是一伙的吧,”

苍浩反问:“你们女人有什么东西是不离身的,”

“包包呀,”

“这不就得了吗,你一天换两三次衣服,当然不知道裤衩换不换,反正装进包包是最安全的,”

荀海璐涨红了脸:“你这是性骚|扰,”

“那好吧,我不骚扰你了,先去睡觉了……”苍浩打了一个哈欠:“最近总是犯困,”

“喂,你就这么睡,”

“难道你要跟我一起睡,”

“你不吃饭吗,”荀海璐很认真的问:“你总得给我准备晚饭吧,”

“我……给你准备,”

“你也看到了,外面那么多记者堵着,我根本不能出去,”荀海璐理所当然的道:“既然你是我这里的客人,当然要把我招待好了,”

“好吧,叫外卖……”苍浩非常无奈:“來两碗炸酱面,”

“不行,太咸了,你不知道健康饮食要少吃盐吗,”

“那你想吃什么,”

荀海璐用手托着下巴,很认真的想了想:“好像现在有小龙虾吃了吧,”

“难道你不知道那东西更不健康,”苍浩很无奈的提醒:“小龙虾的外壳有重金属富集作用……”

“别说了,”荀海璐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來两个披萨饼吧,”

“好……”苍浩懒得出去买,直接用电话叫了外卖,

过了二十分钟,送外卖的到了,苍浩刚一打开门,外卖小哥一个跟头摔进院子里,

那帮记者围聚在荀海璐家门前,见对面有人叫外卖,迅速转移阵地,

外卖小哥卒不及防,被这帮记者从身后扑倒在地,眼看着记者们就要涌进院子了,

苍浩一只手稳稳接住披萨饼,另一只手搀扶住外卖小哥,厉声质问那些记者:“你们干什么,”

话音刚落,无数个话筒伸过來,顶在苍浩的嘴上,记者们纷纷发问:“这位先生,请问你是荀海璐的邻居嘛,你跟荀海璐关系怎么样,”

“你经常能看到荀海璐吗,你对荀海璐这一次潜规则事件你怎么看,”

“请问你是单身还是已婚还是离异还是GAY,”

苍浩火了:“艹你妈,都给我滚,”

记者们非常失望:“先生你太粗鲁了,”

“滚,都给我滚,”苍浩抓着最前面记者的衣领,硬是给推了出去:“告诉你们,这里是我私人住所,你们要是擅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”

尽管记者人多,却也架不住苍浩力气大,把这帮记者退出去之后,苍浩立即关上了大门,

外卖小哥可怜巴巴的问:“我怎么办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只有翻墙出去了,”

外卖小哥还真就是翻墙离开的,苍浩送走了他,捧着披萨饼回到屋子里,荀海璐哀叹了一声:“看到了吗,外面这样子,我怎么敢出去……”

“你自己吃吧,”苍浩直接把披萨饼扔到荀海璐面前:“我沒胃口,”

苍浩回了自己房间直接就休息了,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,睁开眼睛看着窗外,坐起來伸了一个懒腰,

春天到了,树枝已经发芽,很快就会变得郁郁葱葱,一根根枝条划过窗外,把澄澈天空分割得支离破碎,

广厦的雾霾沒有京城那么严重,但这样美好的天气还是难得一见,

一切都表明,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,然而不美好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,

苍浩起身下楼,赫然看到荀海璐正在客厅里來來回回的走着,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,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,

苍浩很奇怪:“你昨晚沒睡觉,”

“当然睡了,”荀海璐很认真的道:“熬夜会有下眼袋的,”

“那你昨晚沒卸妆,”

“当然要卸妆,”荀海璐的态度还是很认真:“你懂不懂呀,夜晚皮肤要呼吸的,连上怎么能糊着化妆品睡觉,”

苍浩指了指荀海璐的脸: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一起床就化好妆了,这是习惯,饭都沒吃……”荀海璐可怜兮兮揉了揉肚子:“话说咱们早饭吃什么,”

“你今天也不出门,化妆干什么,”

“女为悦己者容吗,自己看着也舒服呀,”荀海璐说着,坐下來,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:“再说了,不管怎么样,老子也是海天一姐,就不相信车海军能用一段剪辑过的音频把老子怎么样,”

“你不肯听他的话,还打了他耳光,他摆明了是要报复你……”苍浩犹豫了一下,沒告诉荀海璐,其实自己觉得车海军在圈子里的地位恐怕要超过荀海璐,

就在这时,荀海璐突然嚷了一声:“车海军你这个王八蛋,”

“怎么了,”

荀海璐用力把手机摔在地上:“你自己看微博,”

苍浩拿出自己的手机刷了一下,发现这件事情已经成了热门话題,叫做#荀海璐潜规则事件#,

在这个话題下,最新一条消息是,车海军宣布海天娱乐与荀海璐解约,

荀海璐一直都忽视了一件事,那就是跟海天娱乐的合约快到期了,

以她的地位根本不需要操心续约的事情,而且这些工作往往由助理、经纪人和律师代劳,

荀海璐却沒想到,车海军对着诸多媒体的面,声明海天娱乐不会签约有污点的艺人,因此与荀海璐不会再续约,

这也就意味着,荀海璐是不是海天一姐已经不重要了,更重要的是她不再是海天集团的艺人,

荀海璐本以为离开海天还可以有其他去处,直到这个时候才发觉,“海天娱乐”这块招牌有多么重要,

车海军的声明刚做出沒多久,一些原本跟荀海璐有广告合约的企业,马上声明解除合约,

这些企业现在把荀海璐当成瘟神,避之唯恐不及,宁愿为此赔偿违约金,

苍浩抬头看了一眼荀海璐,只见荀海璐坐在那里,眼泪一个劲在眼眶里打转,

过了一会,荀海璐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着眼泪说了一句:“我不能哭,不能让这些坏人看笑话哦……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这么安慰自己倒也可以,”

“这是马云说的……”荀海璐一字一顿的道:“马云还说过,别低头,王冠会掉,”

“马云真J8有才华,应该说被你们编排的真有才华,不过这些屁磕有什么实际作用,”

“你说应该有啥作用,”

“反击回去,”

“对,”荀海璐先是用力点点头,随后却变得垂头丧气:“可我该怎么做……要不,你跟苍总说说,让他帮忙想想办法,”

荀海璐还真聪明,竟然想到让“苍浩”帮忙,问題是苍浩现在还真不能帮这个忙,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觉得苍总适合出手吗,”

“为什么不适合,”荀海璐理直气壮的道:“毕竟他才是老板,”

“对,老板把你找回海天续约,想想看会在外面造成什么样的猜测,”苍浩不等荀海璐回答,直接回答:“苍浩肯帮你出头摆平麻烦,间接说明音频的内容是真实的,你确实被潜规则了,”

荀海璐傻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简直就是不打自招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现在舆论对你不利,还是等过段时间,公众注意力分散再说吧,”

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响了,苍浩起身去旁边接起來:“哪位,”

“是我,”沒想到打电话來的是吕嘉琦,这个混蛋秘书基本上不会主动给苍浩打电话,除非是有特殊情况:“你现在说话方便吗,”

“你有什么事,”

“荀海璐出事了你知道吗,”吕嘉琦兴冲冲的道:“海天娱乐也是咱们曹氏集团的成员企业了,你还是那边的总裁,有沒有点什么内幕消息,”

“你平常工作糊里糊涂,对娱乐八卦倒是很上心,”

“我……我是荀海璐的粉丝,”

“你还追星,”

“当然了,”吕嘉琦很认真的道:“我一直很喜欢荀海璐的,她是个非常努力的艺人……你造她有多努力吗,高烧六十度还坚持上台演出,就是不想让粉丝们失望;拍动作片的时候不小心双腿骨折,仍然每天坚持练舞四十个小时;精通两门外语,韩国语和朝鲜语;这些年來演艺获得的收入,都捐献给了瑞士山区上不起学的小朋友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