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脑残不彻底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陈顺章不服气:“我怎么幼稚了,”

“首先,我问你,你相信我被人潜规则了吗,”

“当然不相信,”陈顺章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,不管那个‘总’到底是谁,你都沒说太过头的话,”

陈顺章沒听到音频里的那个“总”是“苍总”,荀海璐当然不能解释,只是告诉陈顺章:“音频经过剪辑,可就算是剪辑过,在你这样客观的人听來都沒有大问題,你知道这说明什么,”

陈顺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:“说明什么,”

“公众都知道演艺圈有潜规则,但他们沒有机会真正接触,只能本着八卦的心态找满足,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事情貌似潜规则,让他们觉得能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,”顿了一下,荀海璐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换言之,真相并不重要,公众只会相信他们需要相信的东西,我这个时候出來说任何话,只会越描越黑,不管我的措辞多么周全,还是会被人挑出來毛病,所以我就不如不说,”

苍浩听到这些,不由得又对荀海璐多了几分好感,都说荀海璐脑残,现在看起來脑残不彻底,

甚至于,荀海璐在很多问題上的见解,要比陈顺章成熟和理智的多,

荀海璐刚发现记者时就到处躲着,根本沒打算正面应对,现在苍浩算是知道了原因,

一点都沒错,就凭刚才记者们对付小区保安的样子,荀海璐这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,

但能说记者们混蛋吗,

不,因为记者只是一个职业,工作内容就是给公众提供他们想要的内容,既然公众对潜规则感兴趣,那就报道潜规则给公众看,实在沒有就编造,

可以说,很多人在津津乐道于各种丑闻和八卦的时候,实在有必要检讨一下自己的真实心态到底是什么,又是否被某种心态蒙蔽了理智而忽视了真相,

陈顺章也不得不承认荀海璐说的有道理:“那……就只有等着了,”

“当然,”

“那这段时间,我就住在这吧……”陈顺章马上提出:“我陪着你,”

沒等荀海璐说话,苍浩立即质问陈顺章:“你是不是把我家当成如家了,”

人在屋檐下,陈顺章不得不低头,低声下气的道:“我希望陪在璐璐身边,你就给个方便吧,”

“不行,”苍浩一个劲的摇头:“住的人太多了,我会睡不着觉,”

陈顺章轻哼一声:“难不成我还能偷你什么东西,”

“那我也不让你住,”苍浩翘起二郎腿,懒洋洋的道:“你要是不走,我就报警了,”

荀海璐也不希望陈顺章留下來,但她很聪明的让苍浩拒绝陈顺章,自己不表态,

她站起身來,叹了一口气:“你们先聊,我想回房休息一下了……”

陈顺章急忙问:“那你愿不愿意让我留下,”

荀海璐沒回答,苍浩倒是说了一句:“这是我家,她说了不算,”

陈顺章转眼看着苍浩,既无奈,又有些委屈:“到底怎么样你才能让我留下來,”

苍浩沒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:“沈粲是不是被捕了,”

“是,”陈顺章点点头:“你应该比我清楚,”

“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被捕吗,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顺章打量着苍浩的神色:“你不是说因为他栽赃天雨楼藏毒吗,”

“我骗了你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不是因为这个,”

陈顺章愣住了:“那到底是因为什么,”

抓捕沈粲这件事,刑事侦查局一直低调,既不允许其他人探望,也不允许沈粲联系外界,

沈粲当时去俱乐部前约了几个朋友,这几个朋友久等沈粲不至,后來听说有人因为袭警被捕,这才揣测沈粲可能出事了,

毫无疑问,“袭警”只是一个借口,警方抓沈粲肯定有其他原因,但沒有人知道,包括陈顺章,

甚至于,到目前为止,这些人也只是推测,不能肯定沈粲到底是不是被抓了,

沈粲过去经常玩失踪,有时认识一个女孩觉得不错,就带到欧洲去炮上几天,

为了尽情享受温柔乡,他的手机就关机让任何人都找不到,哪管可能有紧急事情要他出面,

谁知道这位沈公子是不是故态复萌,

正因为如此,消息只局限在小范围内,外界大都不知道,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好,我告诉你,因为他倒卖人口……”

陈顺章本能的就不相信:“你开什么玩笑,,”

“我沒开玩笑,”苍浩又是摇了摇头:“沈粲勾结了一个阿尔巴尼亚黑手党,贩卖阿尔巴尼亚女性到国内,就在前几天还举行了一次拍卖,”

陈顺章听到这话,目光中闪过一丝惊慌,虽然转瞬即逝,但还是被苍浩捕捉到了,

苍浩冷冷一笑:“我要是沒说错,你认识那个阿尔巴尼亚黑手党,”
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”陈顺章轻哼一声:“坦率的说吧,红青会的声誉确实不太好,有些人恣意妄为,但绝对沒有从事过倒卖人口,这是恶性犯罪,我们有法律意识的……”

“你可以保证自己沒干过这种事,凭什么代表别人,”

陈顺章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警方这一次抓沈粲,用的是别的借口,其实真正查的就是倒卖人口这事,你大概担心证据,那么我可以告诉你,人证已经有了,是一个在阿尔巴尼亚小有名气的模特……”苍浩掏出一根烟,扔给陈顺章:“我知道,沈粲的父亲是交通部副部长,副部级干部而已,但现在已经有副|国级领导关注了,”

陈顺章额头有些冒冷汗了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

“你是不是认识那个阿尔巴尼亚黑手党,”

犹豫了片刻,陈顺章承认了:“他叫阿戈利,”

“继续说,”

“沒什么可说的了……”陈顺章无力的摇了摇头:“我们在一起吃过几次饭,我知道是沈粲的朋友,但我真不知道他们勾结做这种生意,”

“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,”

陈顺章冷冷一笑:“不是哪种人,”

“说心里话,我厌恶你,你也看不上我,我们绝对不是朋友,”苍浩又掏出一根烟,给自己点上:“但我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你跟红青会的其他人不一样,多少是有一些正义感的,”

陈顺章点上苍浩扔过來的烟,点上之后闷头抽了一口,然后问道:“你这是要跟我统一战线吗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点头:“你们个个家庭都有背景,但天道昭彰,韩东伟已经栽进去了,现在又轮到沈粲,我觉得你是时候跟他们划清界限,”

苍浩还真就是想要争取陈顺章的支持,原因则是荀海璐说的那些话,

放到过去,苍浩绝对不指望陈顺章能大义凛然,但荀海璐对陈顺章人品的评价既然很高,让苍浩觉得还是可以尝试争取,

荀海璐看人和事很透彻,就算陈顺章是个演技派,真是为人也很难瞒过荀海璐,

所以,苍浩就必须晓以利害,让陈顺章及时作出正确选择,

说到沈粲,实在是个废柴,带进刑事侦查局之后,廖家珺只要把各种手段用一遍,他就会老老实实的交待一切,

问題在于,阿戈利做事太谨慎,沈粲就算愿意配合警方工作,也未必能找到阿戈利,

当然,廖家珺还可以像上次一样,让沈粲配合设套围捕,

苍浩对廖家珺倒是有信心,但对沈粲沒信心,这个猪头很可能有意无意露出马脚,让阿戈利觉察到,

既然陈顺章也认识阿戈利,那么唯一能找到阿戈利的线索,或许就在陈顺章身上,

更重要的是,孟阳龙和张兴昱先后提起,阿尔巴尼亚黑手党这个案子,应该成为吕思言立功的机会,

估计吕思言可能很快就接管这个案子,而廖家珺忙里忙外这么一场,荣誉就被别人抢走了,

苍浩不愿意看到这种事,那么就必须在吕思言介入之前,帮助廖家珺抓到阿戈利,

陈顺章沉默了许久,最后无奈的说了一句:“红青会并不团结,但是……如果我出卖了沈粲,所有人都会离我而去,沈粲跟我关系还不错,相信你也能明白,在大义和个人情感之间,能够大义灭亲的终归是少数,”

“我沒让出卖沈粲,”苍浩立即说道:“你需要做的是,如果有了阿戈利的线索,就立即告诉我,只要抓到阿戈利,对沈粲來说也是好事,至少能减轻定罪,”

陈顺章将信将疑:“你确定,”

“我当然确定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人都是自私的,陈公子,你不会想把自己赔进去吧,”

陈顺章狠狠的抽了两口香烟,一根烟很快就抽沒了,但他还是沒同意:“这……得让我想想……”

“我希望尽快,”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等到沈粲把什么都撂出來,你再想明白,可就晚了……”

“晚就晚吧,”陈顺章的声音很疲惫:“毕竟沈粲是我兄弟……我要权衡一下……”

“那么你好好权衡吧,”苍浩突然狡黠的一笑:“反正这件事你已经拖不了干系了,”

陈顺章不明白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你刚才已经承认自己认识阿戈利了,那么你有沒有参与人**易,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到时去对警察说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