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什么是人脉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我就对警察说吧,”陈顺章有些火了,霍然起身:“这个话題到此为止,我要回去了,”

丢下这句话,陈顺章大步流星的出去了,一路上倒也沒被记者们再次为难,

苍浩看着陈顺章的背影,对这个人的评价又好上了几分,他來这里本來是为了泡妞,此时却把妞给抛到脑后,

按说,陈顺章完全可以要求苍浩帮助追求荀海璐,以换取自己帮助抓捕阿戈利,但陈顺章沒这么做,也沒赖在苍浩家里,

这样看起來,争取陈顺章支持是对的,但陈顺章最后是否同意,还是很难说,

另外,苍浩又有一件事猜对了,吕思言很快就介入了这个案子,

尽管只有极少的人知道沈粲被捕,而且还停留在推测上,不过沈粲的父亲还是听说了,

沈粲的父亲叫沈智海,就在陈顺章离开苍浩家的同时,沈智海乘飞机抵达广厦,

刚一下飞机,沈智海直奔刑事侦查局,进门之后态度倒也算客气:“我希望见一下你们局长廖家珺,”

沈智海很容易知道刑事侦查局局长是谁,但负责接待的警察不知道沈智海是谁:“你有什么事,预约了吗,”

“沒有,”沈智海摇摇头:“但我还是希望廖局长能见我一面,”

沈智海毕竟久居上位,气场不同寻常,这个警察也不敢小觑:“请问你是哪位,”

“我叫沈智海,”

“哦,”警察也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,点点头:“我先问一下,看局长同意不,”

随后,警察用内线电话,打进了廖家珺的办公室,刚好廖家珺还真在,

“局长,有个人要见你,我看他举手投足挺像是领导……”这个警察很谨慎的提出:“会不会是來暗访的,”

“上级下來暗访,肯定是检查你们基层工作然后挑毛病,不会直接來找我的,”廖家珺对这个人有点好奇:“知不知道他叫什么,”

“沈智海,”

“哦,”廖家珺心里已经了然了:“让他进來吧,”

这个警察放下电话,就把沈智海带去廖家珺的办公室,沈智海直接來到廖家珺面前:“你好,廖局长,”

廖家珺似笑非笑:“我们认识吗,”

“你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你,”沈智海向廖家珺伸过手來:“廖局长鼎鼎大名,如今是广厦境界的新星,我在京城都听说过你的大名,”

廖家珺跟对方握了握手:“请问你怎么称呼,”

“沈智海,”

“哦,交通部副部长……”廖家珺微微一笑:“你是沈粲的父亲,”

沈智海的表情有些尴尬:“犬子这几天失踪了,有消息说是被你们刑事侦查局带走,看來消息是真的,”

“沒错,”

“你们凭什么抓我儿子,”

“因为他犯法了,”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沈粲已经承认,勾结阿尔巴尼亚黑手党贩卖人口,接下來,我们就要转入正式批捕程序,”

沈智海听到这话,脸色变得刷白:“你开什么玩笑,”

“我是执法人员,不会随便开玩笑,”

“但我听说的消息,是你们的警务人员用自残的方法,栽赃犬子袭警,”

廖家珺摆摆手:“袭警这事按下不谈,拐卖人口是真的,”

“为什么不谈,”沈智海冷笑一声:“如果真是你们的警务人员自残栽赃,你们的逮捕本身就是违法的,而且你们不允许我儿子对外联系,不允许见律师,已经严重侵犯了她的人身权利,”

沈智海还真挺精明,范文强逮捕沈粲这个行为本身确实违法,至于沈粲拐卖人口则是另一条线上的问題,两个案子一码归一码,

如果沈智海要求分开來处理,追究范文强的责任,会让廖家珺很难办,

所以廖家珺必须坚持沈粲确实袭警:“我们有视频,有物证,还有人证,如果你认为有必要,我们可以公开这些,”

“你们的证据全面吗,”沈粲又是冷冷一笑:“视频是不是经过剪辑,是不是如实记录了全部过程,最开始的时候有一些细节是不是沒有体现,”

沈智海的这一句话,又说到了关键点上,廖家珺略略有点难堪:“无论如何,沈粲贩卖人口是实,他已经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了,”

“那个阿尔巴尼亚黑手党归案了吗,”

“这是我们工作机密,不能告诉你,”

“看來就是沒有了,”沈智海的声音猛然高了八度:“也就是说,你们沒有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我儿子确实犯法,否则你们早就正式批捕了,而且一定会通报,但你们一切都是静悄悄的,唯恐被别人知道,要说这里沒问題,廖局长你自己都不相信吧,”

“我们的工作方法沒有必要对你交代,”

“不管你们的工作方法是什么,你们现在都应该释放沈粲,”沈智海一字一顿的道:“至于沈粲是否涉嫌其他违法,等你们有了足够的证据,欢迎再來抓人,”

“这不可能,”

“那我就跟你的上级谈谈,”沈粲毫不犹豫的道:“不要以为我不懂法,小丫头,我玩法律的时候,你还沒成人呢,”

“你这句话我就当沒听着,”廖家珺满不在乎的道:“总之我们是在按程序办案,”

“好,既然按程序,那么我现在要求见我儿子,”

“那不可能,”廖家珺摇摇头:“侦查期间,任何人都不能见犯罪嫌疑人,包括亲属,”

沈智海冷冷一笑:“这么说你是一点不开面了,”

苍浩一点都沒猜错,

沈粲被抓起來之后,范文强沒费多大力气,就让沈粲全部交代了,

贩卖人口是重罪,沈粲当然不可能轻易承认,不过范文强有他的办法,

简单的打个比方就是,范文强用某个问題,让沈粲交代了A,接下來,用另一个问題让沈粲交代了B,再然后又是C,

所有这些问題,看似乎不相干,但最后综合在一起,沈粲就是背出了全部字母表,

到最后,沈粲想抵赖都沒得机会,范文强又是一番威逼利诱,最后沈粲只有坦白,

同样就像苍浩猜测的一样,沈粲承认归承认,却沒办法帮警方抓住阿戈利,

事实上,沈粲这会儿还真挺急切的,觉得只要阿戈利落网,自己的罪责就可以撇清了,

但是,沈智海可比他儿子聪明多了,如果阿戈利真的被抓,就是坐实了沈粲的罪名,

正相反,如果阿戈利一直逍遥法外,警方就沒有足够的证据指控沈粲,

到时,沈智海在检察院那边活动一下关系,让检方以证据不足为由把案子退回补充侦查,只要往复这么几次,警方就只有放人,

所以,沈智海现在急于见沈粲一面,无论如何也要让沈粲知道,绝对不能把阿戈利供出來,

对个中道理,廖家珺自然也很清楚,所以偏不能让沈智海见沈粲:“我跟沈部长沒有个人过节,我只是公事公办,希望沈部长理解,”

“好吧,”沈智海突然呵呵一笑,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:“张厅长,我现在广厦刑事侦查局,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被抓了……”

沈智海大致说了一下经过,随后把手机递给廖家珺:“你的上级要跟你说话,”

这个“张厅长”是省厅的副厅长,论级别比廖家珺高,论职位是廖家珺的上级,

沈智海混迹官场这么多年,方方面面都有些朋友,人脉可比廖家珺强大多了,

结果,廖家珺刚接过电话,张厅长劈头盖脸的就训斥起來:“廖家珺你搞什么搞,让自己的手下自残制造袭警案,这要是传出去就是广厦警方第一号丑闻,”

“张厅长,这个案子你不了解情况……”

“我不需要了解情况,”顿了一下,张厅长有些讥讽的道:“小廖呀,我知道,这段时间以來你一再立功,不管是对付境外雇佣兵还是贩毒组织,你的工作确实出了不少成绩,但成绩上來了,你人不能跟着飘起來,什么事情能做,什么事情不能做,你心里要有个分寸,”

廖家珺非常尴尬:“我知道……”

“总之,你的做法有问題,现在马上放人,”张厅长叹了一口气,缓和了语气:“我这样安排,也是为了你好,事情真的闹大了,连我都沒办法收场,”

廖家珺跟张厅长通话的同时,沈智海拿出另一部手机,又打了一个电话,

等到廖家珺把这个电话放下,沈智海立即递上这一部手机:“赵金宝要跟你通话,”

这个赵金宝的來头更大,是省检察院检察长,他在电话里直接告诉廖家珺:“沈粲的案子我听说了……不管是证据链,还是程序上,都存在严重问題,我建议你还是放人吧,真的要提起公诉,根本到不了法院那里进行审判,在我们检察院这边就直接退回了,”

廖家珺无奈的说了一句:“我……考虑一下,”

等到放下电话,廖家珺脸色更白,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,

今天,她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官场人脉的厉害之处,沈智海只是打了两个电话,就给自己带來这么大的压力,

不管省厅还是检察院,都从中作梗,这个案子已然办不下去了,

但真的就要这么放人吗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