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真正的坑爹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廖家珺认为,所有罪恶都应该付出代价,沈粲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,如果不能得到法律的惩处,还要法律有什么用,

沈智海觉察到廖家珺很为难,冷冷一笑:“小丫头,我在官场混了多少年,你才混多少年,今天我在这里免费教你一个道理,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对头多堵墙,不要为了工作成绩给自己树敌太多,”

“我抓沈粲不是为了个人荣辱,”廖家珺很认真的质问道:“沈部长,我想知道,你作为一个父亲,得知儿子做出这样的事,有何感想,”

沈智海哈哈一笑:“等你有证据再來问我这个问題,”

廖家珺也觉得,自己这个问題问的太多余,不管沈粲做了什么事情,在沈智海眼中毕竟是亲生儿子,

如果沈智海不够宠溺,沈粲也不能变成今天这样,

“多的都别说了……”沈智海看了一下手表,说道:“我的时间很宝贵,请你马上放人,”

“如果我拒绝呢,”

“廖局长啊……”沈智海满是威胁的说了一句:如果你拒绝了,你连自己都保不住,不信你可以试试看,”

廖家珺打定了主意,不能把沈粲放走,就算省厅不支持,检察院也反对,这个案子必须办到底,

如果沈粲今天被释放了,可以预见,沈智海会立即安排沈粲出国,将來就算是有了足够证据,只怕也沒地方抓人了,

廖家珺摇摇头:“我不能放,”

“廖家珺你有点过分了吧,”沈智海用力拍了一下桌子:“到目前为止,我对你还算客气,你是不是想让我用些不客气的方法,”

沈智海话音刚落,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,几个警察从外面走了进來,其中为首的穿着白色制式衬衫,

沈智海刚看到这个白衬衫就是一愣:“吕……吕部长,”

來人正是吕思言,他走进來之后,冲着沈智海微微一笑:“虽然你认识我,但我还是要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吕思言,公|安部副部长,令子沈粲涉嫌拐卖人口,这个案子已经由我们接管,你有什么问題可以直接跟我交涉,”

这一次轮到沈智海脸色发白了:“你们……接管,”

“沒错,”吕思言点点头:“沈部长,论行政级别,你我是平级,但就事论事,现在是我主办你儿子的案件,所以你就不要跟我谈官场上的事情了,咱们只谈法律,好不好,”

沈智海下意识的问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“刚才你跟廖家珺的对话,我多少听到了一些,沈部长人脉很广呀,”吕思言笑着点了点头,旋即又道:“但我的人脉也未必比沈部长差,如果沈部长想要跟我比拼人脉,只怕要失望了,”

“也就是说你铁定要办我儿子了,”

“沒错,”吕思言用力点了点头:“而且,我绝对不允许任何所谓‘人脉’干涉,否则一概追究妨碍司法公正的责任,”

“你们够狠……”沈智海苦笑两声:“好,你们赢了,咱们回见,”

吕思言立即问:“你去哪,”

沈智海理直气壮的道:“你们不放人,我回京城不行吗,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,”

事实上,沈智海有着另外的算盘,既然自己在广厦这里发挥不了能量,就不如回京城进一步发动各方面资源,

但吕思言根本不给沈智海这个机会:“你恐怕不能离开这里,”

“你们想怎么样,”沈智海气势汹汹的质问:“难道连我也要抓,什么时候我们国家的法律要允许连坐了,”

“让你留下,跟沈粲无关,”吕思言转过身,介绍起了跟在后面的几个便衣:“这几位是來自中|纪委的同志,最近我们接到很多群众的举报,涉及到不少沈部长的问題,所以,希望沈部长暂时留在这里,配合这几位同志的工作,”

沈智海傻眼了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,”

吕思言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是说,,你被双规了,”

沈智海万万沒想到,沒把儿子给揪出來,反而赔进去了自己,

连廖家珺都沒想到,等到纪委的人把沈智海带走,急忙问吕思言:“吕部长你怎么來了,”

“对沈粲这个案子,部里非常重视,亲自派我來坐镇,”吕思言叹了一口气,勉励道:“廖局长,你刚才做的非常好,体现出了一个正直干警应有的素养,希望你能在再接再厉,”

廖家珺如释重负:“谢谢吕部长这么说,”

“你放心,有我给你撑腰,这个案子必须一办到底,”吕思言断然说道:“不允许任何人干扰,”

吕思言离开了廖家珺的办公室,他既然接管了案件,就需要阅卷,如有必要还得提审,

趁着这个空,廖家珺急忙给苍浩打了个电话,兴冲冲的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刚才遇到多大的麻烦……沈粲的父亲沈智海杀到门上來兴师问罪,”

苍浩的反应很平静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他自己被纪委给带走了,”廖家珺得意的笑了起來:“吕思言部长已经接管了这个案子,相信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挠了,”

“哦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想要办了沈粲,就必须先办了沈智海,否则沈智海一定用各种方法阻挠办案,吕思言刚一出手,就直接拿下沈智海,确实高明,”

“我到觉得是幸运,”廖家珺嘿嘿笑了起來:“刚好在这个时候,有人举报了沈智海……这个沈粲还真是坑爹,如果不是他搞这么一档子事,也许就沒人举报了,”

苍浩冷冷一笑:“你真以为是巧合,”

廖家珺怔了一下:“难道不是,”

“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巧合的事情,但每一个巧合背后都有很多必然因素在推动,正是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才形成了巧合,”顿了一下,苍浩详细解释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够级别的官员在纪|检那里都有满柜子的举报信,具体调查谁又不调查谁,要有多方面的权衡,不是说有了举报信就要把人给双规了,而是因为要办沈粲,所以吕思言翻出了举报沈智海的材料,你本末倒置了,”

其实,苍浩本不懂官场,只是日常暗中观察,到如今多少有了些认知,

而廖家珺比苍浩还要更加不懂:“你是说……其实沈智海早就该落马了,只是一直沒动他,”

“你有句话说对了,,沈粲确实很坑爹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还有,你知不知道吕思言为什么要介入这个案子,真的是伸张正义,”

廖家珺反问:“难道不是,”

“是为了自己晋升的阶梯,”

“这……”廖家珺完全沒想到是这么回事:“反正我是不计个人荣辱的,至于别人怎么想,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”

“好吧,你随便吧……”苍浩打了一个哈欠:“我很累了,不跟你说了,”

时间已经不早,挂断了廖家珺的电话,苍浩直接回房休息了,

第二天早晨,苍浩是被一阵门铃声唤醒的,对着视频一看,又是陈顺章,

苍浩把门打开让陈顺章进來,发现那些记者还围堵在荀海璐家门前,不过这一次他们倒真沒再骚扰其他住户,

苍浩冷冷的问:“你有什么事,”

陈顺章大步向里面走去:“我來看看璐璐,”

“昨天我跟你说过的事呢,”

“我考虑过了,不能出卖兄弟,”陈顺章断然说道:“我沒参与过违法行为,也毫不知情,随便你们怎么查,”

进了客厅,陈顺章发现荀海璐不在,问了一句:“她人呢,”

“估计还沒起床吧,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反正她现在失业了,起床那么早干什么,”

“谁说失业了,”陈顺章气呼呼的道:“大不了,我自己投资一家影视公司,就给璐璐一个人,”

苍浩讥讽的笑了笑:“陈公子你不觉得现在应该低调点嘛,”

“为了璐璐我什么都愿意做,”

“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,是真不愿意你栽进去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大概你不知道,沈粲的案子已经直接由部里接管,连沈智海本人都被双规了,”

“你想说明什么,”陈顺章听到这话,脸色红一阵,白一阵,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听说了,

“我想说的是,你是不是愿意配合,已经不重要了,”苍浩掏出一根烟,这一次沒给陈顺章,自顾自的点上:“红青会四公子已去其二,什么时候轮到你呢,”

陈顺章正要说话,手机响了起來,是一个陌生号码,

他直接挂断,质问苍浩道:“你吓唬我,”

苍浩吐了一个烟圈:“我只是实话实说,”

这个时候,陈顺章的手机再次响起,还是那个号码,陈顺章再次挂断,可马上又响了,

陈顺章终于不耐烦的接了起來:“哪位,”

不知道对方说了句什么,陈顺章脸色变得非常惊讶,犹豫片刻之后,用英语回了一句:“抱歉,我也不知道,他这个人就是这样,喜欢玩失踪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