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阿戈利落网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放慢了速度,信步走过去,发现是廖家珺赶到了,

廖家珺直接跟阿戈利搏斗起來,很显然,廖家珺充满了怒气,招招夺命,

其他警察拎着枪冲过來,想要帮忙却根本插不上手,结果只能举着枪围观自家局长跟人拼命,

万鹏和死神射手也赶到了,死神射手举起枪,苍浩立即拦住了:“干什么,”

“我保证不伤到廖家珺,然后打中阿戈利,”死神射手非常自信:“而且,保证是打伤,绝不打死,能让阿戈利活着上法庭,”

“不行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把他交给廖家珺,”

“为什么,”

“因为我要给她立功的机会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知道廖家珺的性格,只有亲手抓到阿戈利,才会坦然接受荣誉,”

就在苍浩说着话的同时,廖家珺从后面双手扳住阿戈利的脖颈,刚好阿戈利的脑袋靠在廖家珺的胸脯上,这让苍浩都有点羡慕这个人贩子,

阿戈利头部被廖家珺制住,手肘不停向后面捣去,却沒打中廖家珺,

突然,廖家珺攥紧拳头,冲着阿戈利的太阳穴就是一拳,

阿戈利眼睛一翻白,倒在地上昏迷了,其他警察一拥而上,给阿戈利戴上手铐,

苍浩松了一口气,吩咐万鹏和死神射手:“我们走吧,”

“就这么走,”死神射手不理解:“不打个招呼,”

苍浩的回答很简单:“就当我们沒來过,”

廖家珺抓捕阿戈利之后,直接带回刑事侦查局加班加点的审讯,原本以为对付这个黑手党头子要费一番周折,沒想到的是,阿戈利落网之后连沈粲都不如,

如何在本国拐骗少女,又通过什么途径掳到华夏,贩卖的时候具体怎么交易,阿戈利一五一十全说了出來,

廖家珺原本只关心阿戈利在华夏境内的违法行为,阿戈利却连阿尔巴尼亚那边的事情都说了出來,

先前,廖家珺以为要找个阿尔巴尼亚语翻译,阿戈利直接就问:“你们懂英语吗,”

能翻译英语的人在刑事侦查局就有很多,结果审讯非常顺利,

只不过,有一个人却不太满意,

总算结束第一轮审讯,廖家珺拖着沉重的脚步回了自己办公室,吕思言已经在这里等着了,

吕思言见到廖家珺就是一句:“你怎么抓到阿戈利的,”

“我……得到了线报,”

“是吗,”吕思言的表情不太好看:“你为什么沒向我请示,”

“因为……事发突然,已经來不及了,”

“我看你好像忘了,这个案子现在由我挂牌督办,有任何进展你都应该向我请示和汇报,”吕思言的语气透着一股不高兴:“你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,”

“下次注意,”

“你希望还有下次,”吕思言轻哼了一声,再沒说什么,离开了办公室,

廖家珺原本只想破案,沒考虑太多,此时却发觉苍浩说的很对,官场着实凶险,

无论如何,案子破了,这就是好事,

廖家珺突然想起自己在现场沒看见苍浩,于是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:“你在哪,”

“回家路上,”

“沒去现场,”沒等苍浩回答,廖家珺又道:“你打死了阿戈利的手下就走了是吧,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好几具尸体,总不能是他们内讧,”

苍浩承认了:“沒错,”

“那你为什沒帮着抓阿戈利,”

“我追去的时候,刚好看见你俩在搏斗,然后我就走了,”

廖家珺质问:“你为什么沒來帮我,”

“我抓阿戈利只是小事一件,但我把他递解到刑事侦查局之后,你会怎么想,”沒等廖家珺回答,苍浩又道:“你会认定这一次案子又是苍浩给破的,我和我手下的干警又成了围观群众,这会让你心里很不平衡,”

廖家珺怔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你那么多手下在旁边,我对你的身手也有信心,抓到阿戈利沒问題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所以我就走喽,”

愣怔了许久,廖家珺突然微微一笑:“谢谢你了……沒想到你这么了解我,”

“认识这么久了,有了解也是应该的,”苍浩在心里补充了一句:“其实还不够了解,比如说,我就不知道你哪天來大姨妈……”

“谢谢……”廖家珺非常感动:“认识你这个……朋友,我很荣幸,”

“我也很荣幸,”苍浩说着,回想起阿戈利脑袋在廖家珺胸前蹭來蹭去的样子,很想跟廖家珺提出要不咱们重演一下抓捕过程,

但廖家珺马上说了一句话,打断了苍浩的YY:“我发现吕思言很不高兴,”

“我之前不是已经跟你分析过了吗,”

廖家珺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非常担心他找我麻烦,”

“他不会找你麻烦的,”苍浩笑了笑:“他会找我麻烦,”

廖家珺不明白:“为什么,”

“你只是履行职责,吕思言想发作,也找不到借口,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道:“但吕思言笨想也能想到,肯定是我给你提供了线报,必然迁怒于我,”

“等一下……”廖家珺狐疑的道:“我从沒有向你正式介绍过吕思言这个人,可你好像对他很熟悉,难道你们认识,”

廖家珺不愧是刑警,还真心细,偏偏苍浩就把这个细节忽略了,

苍浩当然不能告诉廖家珺,自己跟吕思言同属于荷园会,只是敷衍道:“吕思言女儿是我的秘书,”

“哦,”廖家珺呵呵一笑:“有这么个二代当秘书,你还很有福,”

“有福个屁,”苍浩提起吕嘉琦就气不打一处來:“他那姑娘简直就是个白痴,”

“是吗,”廖家珺沒法对这事发表评论,只能说一句:“不管怎么说,再次谢谢你,”

苍浩挂断电话之后,刚好也到家了,远远看见那些记者仍然围在荀海璐家门前,就感到有些头疼:“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呀……”

苍浩从沒想过跟这些记者打交道,却沒想到这帮记者中有熟人,

苍浩正准备回家,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过來,有些惊讶的问:“你是……苍浩,”

这个女人穿着职业套装,腿上套着性感的黑丝,头发打理成干练的A字发式,漂染成了深栗色,

苍浩认了出來:“陈美云,”

广厦卫视记者陈美云,跟苍浩倒是挺有缘分,

当初,苍浩刚从普里皮亚季回国,吃饭遇到黑心的饭店老板,陈美云站出來见义勇为,

后來,苍浩怒砸杨玉洲的玛莎拉蒂,碰巧被陈美云看见了,陈美云就怀疑苍浩一定非常有背景,

再后來,陈美云又是很偶然的,看见苍浩使用黄金手枪,更是坚定了对苍浩有背景的推测,

说起來,大家倒是有日子沒见面了,也不知道陈美云有何感想,反正苍浩看到陈美云的时候是挺同情的,

明明是国际部记者,陈美云经常被派出去搞其他新闻,采访时政类倒也罢了,如今连明星绯闻也给派來了,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不会是來采访荀海璐的吧,”

“是啊……”陈美云的表情略有点难堪:“我是卫视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……其实我对这种明星绯闻还很沒什么兴趣,”

“话说,也不过就是疑似潜规则,至于你们兴师动众赖在人家门口不走吗,”

“主要是最近真沒什么值得跟的新闻了……”陈美云打量着苍浩,试探着问:“你怎么來了,住在这里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是啊,”

跟陈美云一组的那个摄像记者一个箭步窜了过來,急急地问:“你是不是跟荀海璐是邻居,有沒有什么内幕消息可以透露一下,”

“是啊,是啊,”陈美云一个劲点头:“咱们也算朋友了,你就帮帮忙吧,”

“帮忙是小事,我就觉得这种事挺无聊的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们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,本來就呈现出一种无聊化,看看每天头条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三流野模拿着几张钱躺炕上拍几张照都能引來无数关注,真正的社会民生问題反而很少有人讨论,而你们记者又在推波助澜,提供这些无聊的内容,要把这个社会变成弱智社会吗,”

“你说的还真沒错哈……”陈美云平常在镜头前端庄大度,此时手里摆弄着话筒,一只脚颠來颠去,活脱脱一副女流氓的样子:“但是呢,我们也是为了挣饭吃,我们的报道量和报道引起的关注度,直接决定了我们的薪资和奖金……不怕坦白告诉你,从M国采访两国核大战开始,我这个组就沒有任何有价值的新闻,连一点关注度都沒有,你以为国际部为什么会在国内派來派去,所以,要是能有关注度,不管多么无聊,我都会报道,懂吗,”

摄像记者叹了一口气:“要是再不弄点什么新闻出來,恐怕我们就得失业了……”

其实,记者们第一天围堵荀海璐的时候,陈美云沒來,

也就是这帮记者沒挖出什么新闻,如果荀海璐愿意接受采访,记者们就拿着回去发稿了,她又是白跑一趟,

陈美云是后到的,然后一直守着,睡在帐篷里,靠着方便面充饥,别说洗澡了,上卫生间都是问題,

她还要忍受周围男记者们的烟味、臭脚丫子味和各种牢骚谩骂,同时还要尽力保持自己形象,以便随时都能出镜,

陈美云已经快要崩溃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