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再见了明星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回到家里之后,发现陈顺章还在,但荀海璐不知去向,

“呀,”苍浩有点惊讶:“你还沒走,”

“我在等你回來……”陈顺章寒着脸道:“怎么样了,”

“阿戈利已经落网,”

“不会吧,”陈顺章惊讶的打量着苍浩:“这么快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我办事效率就是这么高,”

“谁抓的,你,”

“是刑事侦查局,”苍浩在这案子上,甘愿做幕后英雄,

明明苍浩刚才进过一场激战,但此时却是气定神闲,身上衣服也一丝不乱,根本看不出來,

所以,陈顺章也相信了这个说法,觉得苍浩沒本事抓到阿戈利,

“看來尘埃落定了……”陈顺章长呼了一口气:“那我也该告辞了,”

苍浩摆摆手:“再见,”

陈顺章走了,沒要求住下來,也就是他刚离开,荀海璐出來了,

苍浩很好奇:“你去哪了,”

“在自己房间,”荀海璐打了一个哈欠:“我不太想跟陈顺章单独在一起,就说身体不舒服,先去睡一会,”

“你沒必要这么处处躲着他吧,”

“我真不想让他误会,”荀海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确实不喜欢他,如果给他任何一个机会,都会认为我对他有意思,”

“感情可以培养……”

“不可能,”荀海璐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在红青会这帮人当中,陈顺章这个人确实还不错,做事也比较沉稳,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喜欢做事果决坚定的男人,陈顺章有些优柔寡断,还不够成熟,”

“嗯,好吧……”苍浩也沒什么可说的,随手打开电视,播到广厦卫视,

时机还真巧,刚好插播一条新闻,陈美云一脸沉重的出现在屏幕上:“本台讯,近日,我市警方破获一起重大案件,欧洲黑手党从本国走私人口到境内,如同商品一样标价出售给富豪……请看我们对刑事侦查局局长廖家珺的采访,”

陈美云简单介绍了一下案情,镜头一切换,播放出了廖家珺的那段采访,

苍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只要让记者抢先把新闻播出去,形成舆论压力,就算沈智海想翻案也沒机会了,

更重要的是,新闻已经点名是刑事侦查局破获此案,根本沒提公安部的茬,吕思言想抢夺功劳也沒机会,

新闻刚刚播罢,外面突然发出“轰”的一声乱响,好像是有人暴动了一样,

可又好像是发生了地震,似乎连地面都跟着颤悠起來,

苍浩急忙打开视频监控,发现驻扎在荀海璐家门外的记者,全都起身收拾帐篷和其他住宿用的东西,然后夹在腋下一窝蜂的跑了,

有人不住的嚷着:“快点去刑事侦查局……见鬼,光盯着荀海璐,这条新闻竟然被广厦卫视抢先了,”

还有人非常懊恼:“再见了明星,光盯着你这边,搞得错过了这么重大的新闻,”

只是几分钟,这帮记者一哄而散,只留下了满地的垃圾,也如果不是有这么堆垃圾,根本看不出來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,

“这速度也太快了,”苍浩非常惊讶,转头对荀海璐道:“貌似你可以回家住了,”

“回家,”荀海璐看了一眼监控,一个劲摇头:“不行,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引蛇出洞……”

苍浩一脸黑线:“这个成语用在这好像不太合适吧,”

“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了,”荀海璐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我,超级巨星,遭遇潜规则,这种新闻最有价值了,拐卖人口神马的简直不值一提,”

“新闻都是有时效性的,你这事已经过去两天了,按说想要继续吸引眼球很难了,”

“不见得,”荀海璐自信满满:“你看着吧,用不了多久,这帮记者就会回來的,”

苍浩笑了笑:“你确定,”

“当然确定,”荀海璐很认真的道:“很可能,我现在一出现,这些记者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來采访,”

“这么说你还要继续住下去……”

“当然了,”荀海璐随手掏出三千块钱塞到苍浩的口袋里:“租金,别嫌少……”

有钱赚终归是好的,苍浩坦然收下了,也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,

电话是高雪轩打过來的:“马上來盛世荷园,”

“有什么事吗,”

“荷园会开会,”高雪轩一字一顿的道:“关于你的,”

“我怎么了,”

高雪轩微叹一口气:“來了再说,”

“我要出门了,你老实在这呆着吧……”苍浩也懒得关心荀海璐有什么打算,直接去了盛世荷园,

在雪轩,五个人都已经到齐了,表情各异,

张兴昱有些尴尬,张汉奇表情沉重,孟阳龙和吕思言则黑着一张脸,

高雪轩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却始终沒开口,

苍浩大大咧咧坐了下來:“有什么事,”

“这里沒有外人,有什么话我就直接说了,”孟阳龙最先开口:“广厦卫视的报道是怎么回事,”

苍浩明知故问:“什么报道,”

“广厦卫视怎么知道阿尔巴尼亚黑手党的,”不用苍浩回答,孟阳龙直接就道:“当然是有人给他们爆料了,那么又是谁爆的料呢,这帮记者原來围堵在荀海璐家门前,而荀海璐跟你住对门,难道跟你有关系,”

“跟我确实有关系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承认了:“他们非要让我说点什么,我又不了解荀海璐,就顺口说最近听说这么一个案子,有问題吗,荷园会有规矩说不允许接受记者采访,”

“接受采访是你的事,不过大家都知道你为什么要爆料,”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:“只要制造舆论是刑事侦查局破获了这个案子,那么最后这份荣誉必然属于廖家珺,”

苍浩呵呵一笑:“本來也是廖家珺破了案子,”

张汉奇也说话了:“要这么说的话,就又有了一个问題,廖家珺怎么抓到阿戈利的,”

苍浩顶了一句:“这你要问他,”

孟阳龙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突然,廖家珺接到线报,就离开刑事侦查局去抓人,沒有跟任何人请示,那么问題就是谁给他提供了线报,”

“好吧……”苍浩轻叹了一口气:“沒错,线报是我提供的,我也是故意给记者报料的,你们不就是想印证这些猜测吗,我现在承认了,怎么样,”

“苍浩你太不像话了,”孟阳龙有些火了:“我之前告诉过你,这个立功的机会要留给吕思言,你这摆明了是跟我对着干,”

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不是跟谁对着干,就是觉得不太公平,一直都是廖家珺鞍前马后的忙里忙外,最后荣誉却归属了别人,你觉得公平吗,”

“这个世界沒有那么公平,”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是荷园会的成员,一切利益必须为荷园会考虑,你这种行为跟叛徒有什么两样,”

苍浩并不服气:“沒错,这个世界确实不公平,我也管不了太多事,但在我身边发生的,我还是要干涉一下,”

这个时候,吕思言说话了:“你以为,这个立功的机会给了我,涉及到的只是我的个人荣辱吗,”

苍浩反问:“不是吗,”

“现任部长马上就要退休了,几个副部长鼓足了劲头都想要上位,这个时候谁出了工作成绩,谁的几率就最大,”吕思言作为当事人,语气非常平静:“如果我做上了部长,对整个荷园会,当然包括你个人在内,都有莫大的好处,”

“我对这个好处沒兴趣,我只知道廖家珺是我的朋友,而我不想让朋友吃亏,”苍浩豁然站起,不耐烦的道:“还有,你们把我叫过來是什么意思,要会审是吗,”

孟阳龙重重哼了一声:“既然你加入了荷园会,就要遵守荷园会的规矩,”

“我把话说明白了吧,本來我也沒打算加入荷园会,是你们非要吸收我进來的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道:“你们这里有什么规矩,我不管,我有自己的规矩,平常,我可以遵守这里的规矩,但如果跟我自己的规矩发生冲突,那么你们的规矩就只是浮云了,”

孟阳龙拍了一下桌子:“苍浩你太狂了,”

“我一直都是这样,你第一天认识我吗,”苍浩的态度丝毫不让步:“廖家珺作为一线警察,舍生冒死维护这个城市的安全,我不能允许她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这就是我苍浩的规矩,”

孟阳龙豁然站起:“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加入荷园会,你知不知道荷园会成员意味着什么,你要是这么说的话……”

“开除是吗,”苍浩打断了孟阳龙的话:“退出荷园会,沒问題,甚至终止跟军方的合作也沒问題,让我苍浩出卖原则那是不可能的,”

张汉奇苦笑着摇摇头:“我就知道这小子是头倔驴,”

“沒错,还真是头倔驴……”吕思言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起來:“苍浩,有原则是好事,但很多时候要顾全大局,”

“那你给我讲讲什么玩意儿是大局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