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荷园会会审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,我就给你讲讲……”吕思言缓缓点了点头:“廖家珺的家庭很有背景,但那是东南亚那边的事情,在国内官场倒沒什么人脉,她太年轻了,而官场、商场、职场都是讲资历的,一个像她这样年轻的女孩,在官场上又沒什么靠山,竟然做到副局级的位置上,这根本就是一个奇迹,”

苍浩直接就道:“因为她有能力,”

“她确实有能力,但混官场,这个还不够,甚至可以说,在官场上,能力是最不重要的东西,”吕思言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廖家珺之所以从普通刑警,短时间内能成为刑事侦查局局长,完全是各种机缘巧合,先是邹峰搞乱了广厦的吏治,接下來广厦警务系统出了一连串状况,包括大批黑警被抓……正常情况下,就算是论资排辈,也轮不到廖家珺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这个我知道,”

“刑事侦查局是广厦市警局的二级局,局长是副局级干部,广厦警局局长则是正局级,虽然廖家珺事实上以副代正,这段时间领导了广厦大部分警务工作,但她终归不是真正的局长,”顿了一下,吕思言继续说道:“邹峰原來兼任局长,他的下场大家都知道,后來严月蓉也兼任局长,她的下场大家同样知道,一般來说,广厦警局局长由副市长或者市长兼任,严月蓉之后就是张友俊了,这一位市长很短命,才当了几个小时,但他在上任之前,组织部并沒委派兼任警局局长,换言之,严月蓉之后,广厦警局局长一直空缺……”

苍浩微微皱起眉头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

“廖家珺一直当警察,有能力、有成绩、口碑好,这段时间又以副代正,不管从哪个角度來看,廖家珺都应该扶正成为警局局长,同时,进入市委班子,兼任副市长……”吕思言一字一顿的道:“然而却沒有,”

苍浩默然了,因为多少揣测到了吕思言的意思,确实,廖家珺早就应该升官了,然而一直都沒动静,

“从刑事侦查局局长到警局局长,虽然只是提了半格,却有天壤之别,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,廖家珺沒有后台沒有靠山,刑事侦查局局长已经是她能企及的顶峰了,”顿了顿,吕思言继续说道:“换言之,廖家珺的进步速度虽然惊人,但也只能停留在刑事侦擦汗局局长位子上,一直到退休,”

苍浩无奈的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,”

“甚至于,她可能连这个位子都坐不稳……”吕思言讥讽的笑了笑:“她很喜欢当警察不是吗,甚至可能连警察都当不久,直接被一脚踢出去,”

“沒错,”孟阳龙点了点头:“你不混官场所以不知道,对廖家珺不满的人不在少数,觊觎廖家珺位子的人更多,你以为廖家珺暂时坐稳这个位子是为什么,真的因为她很敬业而且有能力吗,错,只是机会还沒到,所以人家暂时沒动手,”

“那么你现在应该明白了……”吕思言一摊双手:“如果我能成功提职,我就是廖家珺的靠山,这个,就是所谓‘大局’,”

苍浩听到这些,良久未言,

孟阳龙冷笑着问:“你有什么感觉,”

“我的感觉是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说了一句:“做了不悔,悔了不做,”

“臭小子,”孟阳龙哼了一声:“你早晚要为这份倔强付出代价,”

“以后的事还是以后再说,不过这一次我要感谢你们给我上了一课……”苍浩直言不讳的道:“我确实沒有考虑太多,”

“我这一次來广厦,就是为了这个案子,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……”吕思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明天我就回京城,”

苍浩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:“不送,”

“无论如何……”吕思言犹豫了一下,这才又道:“还是要谢谢你照顾我女儿,我只希望她能平安长大,”

苍浩意味深长的道:“通过你说廖家珺的这些事情,我现在能体会到,你为什么要让女儿做个普通人,”

孟阳龙冷笑着道:“先别说吕嘉琦了,你还是想想廖家珺该怎么办吧,这段时间以來,廖家珺办的几个案子得罪了太多人,我怕你到时候罩不住她,”

苍浩厚着脸皮道:“不是还有你吗,”

“你现在想起我來了,”孟阳龙又火了:“你先前怎么不听我安排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其实吕部长想立功还有机会,”

“哦,”吕思言饶有兴趣的问:“这么着,又有别的案子了,”

“还是这一次人口走私案,”苍浩狡狯的一笑:“你们似乎沒明白,这个案子其实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阿戈利和沈粲倒卖人口,这个现在廖家珺已经侦破了;另一部分则是参与交易的那帮人,难道他们就不负责任了吗,”

“这……”孟阳龙怔了一下,旋即道:“当然要负责任,”

“当天去了游轮的那些人,有一些空手而归,这一些可以放过,但还有一些人确实买了异国女性回去……”苍浩冷冷的道:“不用调查都能知道,这些人肯定有强横的背景,廖家珺一个人根本应付不了,这个时候就该轮到吕部长你出手了,”

“好主意,”吕思言呵呵一笑:“我先回京城,让廖家珺尽情的出风头,享受各种荣誉,接下來,让廖家珺深入调查这个案子,那么当天参拍的那些人必然反击,这个时候我再來广厦,”

“这帮人,只要随便抓两个出來示众,然后再让媒体报道一下,是你顶住压力秉公执法,这个案子最后就是两全其美的结局,”顿了一下,苍浩补充道:“廖家珺获得了应有的荣誉,吕部长你所需要的工作成绩也有了,”

孟阳龙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早说嘛,是不是也就不用闹的不愉快了,这样确实两全其美,”

“问題既然已经解决,如果沒有其他事,我要去忙了,”

“忙什么,娱乐公司的事,”孟阳龙意味深长的道:“正经事别耽误了,那个监狱要加快进度,尽可能快点投入使用,”

“明白,”苍浩点点头:“一直都在施工,”

其实,苍浩真正要去忙的,还就不是海天娱乐那点事,而是追查鬼王党的下落,

黑面鬼死后,鬼王党事实上崩溃了,但有一个余孽,就是红面鬼,当然还有周大宇,

苍浩问过廖家珺,这一段时间以來,广厦的禁毒形势缓解了不少,警方查获毒品数量也直线下降,

鬼王党执掌毒品生产线之后,黑面鬼为了钱疯狂售毒,除了他之外也沒谁胆子这么大,

但值得注意的是,毒品仍然存在,这就是说,红魔集团留在广厦的毒品网络,虽然几经削弱,如今还能运转,

而如今执掌着制毒的必然就是红面鬼和周大宇,

事实上,红面鬼和周大宇都躲到外地去了,也就是苍浩参加荷园会的同时,这两个人才回來,

这些日子,他们惶惶不可终日,如同丧家犬一样,晚上睡觉都不踏实,

倒是回了广厦之后,两个人反而还放心了,或许因为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危险的地方,他们两个躲在警方眼皮底下,偏偏警方还就沒办法发现,

红面鬼有一个老巢,平常要是沒什么事,大家就在这里会合,

这个老巢暂时安全,红面鬼和周大宇回來之后,发现这里已经被占领了,占领者是蕙兰和季兰,

兰组的这两个叛徒最后一次露面,还是徐建军跟东龙帮交易那一次,

当时苍浩要追杀她们两个,但被服用了丧尸剂的东龙帮成员拖住,她们两个逃走之后就再沒出现过,

后來,徐建军尝试联系她们两个,毕竟还是很有利的帮手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联系不到,

黑面鬼干掉徐建军之后,完全把她们两个抛到脑后,根本沒什么兴趣,

所以,红面鬼看到她们两个的时候很是惊讶:“你们怎么回來了,”

“不欢迎吗,”季兰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那里原來是徐建军的位子:“我们离开了一段时间,沒想到出了这么大的变化,有点让我难以接受,”

蕙兰冷笑着道:“黑面鬼干掉了徐建军,然后苍浩干掉了黑面鬼……结果现在人越來越少,等着被血狮雇佣兵挨个收拾掉好了,”

“你们知道情况不乐观,还躲着不肯出來,”红面鬼非常不满的道:“我还以为你们就此退出了呢,”

蕙兰一字一顿的道:“离开的这段时间,我去忙了一些个人事务,但这不代表我们退出了,”

“你们想要回來,”红面鬼一弹双手:“最早雇佣你们的是徐建军,可他现在已经死了……”

“我们是为了钱工作,”蕙兰打断了红面鬼的话:“如果你能出一个好价钱的话,我们继续为你工作也不是问題,”

红面鬼眼睛一亮:“真的,”

“当然是真的,”蕙兰斩钉截铁的道:“过段时间,我们可能有很多地方要用钱,现在得给自己赞点积蓄了,”

“哦,”红面鬼嘿嘿一笑:“不过,我可雇不起你们,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