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红小丑复活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明白了,”季兰点了点头:“这帮变态狂难以控制,所以钻石联盟组建的第二代鬼王党就全都是特种兵,因为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,”

“是这个道理,只是钻石联盟沒想到,军人出身的黑面鬼依然难以控制,”红面鬼说着,按了一下手柄上的一个红色按钮,

随着“咔嚓”一声响,地面上一个暗门打开,随后伴着“嗡嗡”声,从地下升起一个东西,通体乳白色,形状有点像棺材,

这个棺材正面是钢化玻璃,可以清楚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,

在科幻电影中,让一个人休眠似乎都采用类似的装置,通常都是冷冻,

不过这个棺材里面沒什么冰霜,只是在这个人身上插着很多管子,看起來正向体内缓缓输送一些液体,

再看这个人,身高一米八十多,极其魁梧健壮,

周大宇问了一句:“这就是红小丑,”

红面鬼点点头:“对,”

这个人顶着一头红发,梳得一丝不苟,整整齐齐的背头,

他的形象还真的很像小丑,面部涂着厚重的白色油彩,嘴部是鲜红色,但不像是女士涂抹唇膏那样细致,而是整张嘴乱七八糟的抹着一大片红,

周大宇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,其实他的脸上不是化了妆,那油彩渗入到肌肤里面,更像是蒙着一片纹身,

马戏团的小丑形象很经典,总能给人带來喜感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红小丑给人的感觉有些狰狞,

红小丑闭着眼睛,沒有一丝生命迹象,只是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活着,

蕙兰问了一句:“他这是被冻上了吗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红线鬼來到控制台那里,一边操作着上面的各种按钮,一边告诉蕙兰道:“他的体内被注入镇静剂,让他始终保持昏睡状态,另外,还要输入各种营养液维持他的身体健康,由于长时间昏睡,新陈代谢和生理循环也要依靠仪器完成,”

季兰马上道:“一个人如果长时间昏睡,基本上身体也就垮掉了,醒过來后身体无法自由活动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,”

“他恢复会很快的,”红面鬼呵呵一笑:“当初,钻石联盟为了增强他们的战斗力,用一些药物对他们的身体进行了改造,他们的身体素质跟普通人完全不同,”

季兰指了指那些管子:“那些药物还在继续使用,”

“对,”红面鬼点了点头:“就像毒品一样,一旦沾上,就离不开了,”

红面鬼先是切断了镇静剂,注入另外一种药品唤醒红小丑,然后切断了生命维持装置,

接下來,就要耐心等着红小丑苏醒了,红面鬼有些不放心的道:“虽然身体无恙,但……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昏睡,他是否还保持着过去的记忆,我不敢肯定,”
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每个人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,目光死死瞪着棺材里的红小丑,

大家不知道红小丑是否会醒过來,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是什么样子,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红小丑缓缓睁开眼睛,目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,

又过了一会,他的目光开始聚焦,在每一个人身上掠过,最后定格在红面鬼身上,

也就是看到红面鬼的那一刹那,红小丑露出了一抹笑容,

如果不是那满脸刺目的油彩,从脸型上來说,红小丑还是很帅的,只是笑容显得太过邪魅,

随后,红小丑缓缓抬起手,扯掉了插在身上的那些管子,随后一拳砸掉棺材正面的钢化玻璃,从里面窜了出來,

红面鬼非常恭敬的问候了一句:“师父,你醒了……”

红小丑二话不说,抬手一拳,捣在红面鬼的胸口,

红面鬼一声惨叫,身体倒飞起來,撞在身后的墙上,随后滑落在地,

但这一拳也耗尽了红小丑的力气,一下子瘫倒在地,不住的喘着粗气,

红小丑沒穿衣服,可以清楚看到他身上的爆炸性肌肉,原來插入管子的地方正汩汩的冒出鲜血,

季兰尤其在红小丑身下某个部位扫量了几眼,自言自语说了一句:“这个男人真强壮……”

红面鬼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:“师父……你刚刚醒过來,应该好好休息……”

“叛徒……”红小丑坐在地上,喘息越來越重:“你背叛了我,”

“我是被逼,”红面鬼急忙道:“是钻石联盟,还有黑面鬼,他们逼我这样做的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红小丑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马上的,一翻白眼,昏死了过去,

红面鬼走过去,把红小丑从地上搀扶起來, 告诉其他人:“我们得离开这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为了防止相貌被曝光,苍浩就沒再去公司上班,每天遮遮掩掩的好像也是大明星,

正因为苍浩不上班,再加上以后还要分担海天娱乐的工作,曹氏金融这边工作就相对繁重起來,

本來公司人手就不多,所以苍浩决定招聘两个员工,全权由文小海负责,

文小海倒也是尽心尽力,很快择优选出两个人,把个人简历传真给了苍浩,

苍浩拿起第一份简历,刚看了一眼就傻住了:“怎么还有人起名叫木棍,”

文小海很尴尬的解释道:“苍总呀,他……他叫林昆,”

“我靠,”苍浩更惊讶了:“这个‘林’字劈得也太开了,”

接下來,苍浩又拿起另一份简历,还是一愣:“这个人名字起得不错,单名一个‘霸’字,可惜啊……他姓王,王霸,语速快点就变成王八了,”

“这个王霸各方面都不错,至于林昆吗……我综合考察过,也不错,就是这字写的太难看了,”文小海一个劲摇头:“字如其人,字写成这样……要不咱们换一个,”

“我让你拿主意,怎么又來问我,”

文小海急忙道:“我这个冒牌总裁,需要学的地方太多了,还是需要苍总指点,”

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告诉你吧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其实‘字如其人’缺乏科学依据,这是一种群体性的自我暗示,现有了理论,再找证据,然而,沒有任何证据表明,一个人字体好坏跟性格、智商或者人品有关系,非常有趣的是,历史上很多大奸臣都写得一手好字,比如蔡京,比如秦桧,甚至和珅,再比如有一位很著名的红三代,大家都知道他字写的不怎么样,‘一师是个女子学校’,他的硬笔字确实不怎么样,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的毛笔书法相当不错,写的一手非常飒爽的毛体字,跟他的硬笔书法完全判若两人……”

文小海点点头:“原來是这样,”

“从心理学角度來说,笔迹跟性别倒是有一定关系,但无从判断一个人的未來,甚至有人根据字迹判断一个人身体哪有病,这个就更扯了,但是呢,‘字如其人’倒也不是完全胡说,因为华夏社会非常重视字迹,所以一个人如果字写得好,可能会获得更多晋升的机会,”

“苍总你懂得真多,”

“马屁我先收下了,我要告诉你的是,在我手下不讲这个,”顿了一下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管一个人字写的怎么样,木棍也好,林昆也罢,能赚來足够的钱就是王道,”

“明白,”文小海用力点点头:“我这就去让他们办入职手续,”

苍浩放下电话,看了一眼荀海璐,正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打瞌睡,

记者们在门外的时候,荀海璐心惊胆战,

如今记者撤走了,荀海璐却又无聊起來,似乎有点怀念被围追堵截的日子,

像她这种长年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人,难以忍受寂寞,苍浩懒得盯着她看,回了翠峰村,

苍浩回來得还真及时,刚一进大门,墨师就传來消息:“那个黑色U盘的密码打开了,”

苍浩快步跑进矩阵系统,急急忙忙的问墨师:“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,”

破解密码以后的U盘,还真就是个普通U盘,沒装任何高精尖的软件,

墨师本來担心会有木马或者病毒,反过來侵入矩阵系统,但检查了好几遍之后,并沒发现,

里面是一大堆文件,墨师打开之后,发现全都是电子邮件,

这些电子邮件的发送和接受地址都很普通,看不出來什么端倪,不过墨师分析了一下之后判断:“这些电子邮件都是用专用软件,秘密拦截下來的,我估计可能是塞西莉亚母亲的那个闺蜜想要留作证据,”

墨师说的这个是显而易见的,但这些所谓的证据,苍浩和墨师却全都看不懂,

苍浩挨封浏览,最后只能确定这些邮件涉及到很多人,分属于两个阵营,彼此之间好像有什么交易,

“隔行如隔山,”墨师叹了一口气:“这些东西,你我都不懂,我觉得有必要让谢尔琴科看看,”

“有道理,”苍浩也是这么想的,马上把谢尔琴科叫了进來:“能不能解开这里的谜团,就看你的了,”

谢尔琴科坐下來,开始分析这些邮件,沒多一会,他脸色变得刷白,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