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U盘的秘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急忙问:“你看懂了,”

“这里面涉及到的人,大多数我都认识,或者知道是谁……”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的呼了出來:“他们分别隶属于E国对外情报局和M国中央情报局,”

“也就是说这两个情报局一直暗通款曲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不过,这个早就有预料了,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收买了谁,中央情报局收买了对外情报局,还是相反,”

“都不是,”谢尔琴科摇摇头:“他们任何人都沒收买对方,而是形成了一个联盟,私下互相通气,谋取利益最大化,这些人不为任何国家服务,甚至根本不关心政治,所要的只是赚更多的钱,可以说,无论对E国还是M国,他们都是叛国者,”

墨师听到这些吓了一跳:“这……怎么可能,”

“我也沒想到,但事情真就发生了……”谢尔琴科摇了摇头,又道:“简单的说,他们的合作方式就是,E国方面如果有什么举动,对外情报局会提前告知中央情报局,后者就会采取相应手段谋取利益,如果是M国方面有什么举动,过程是一样的,谋取利益的是对外情报局,为什么他们会互相出卖情报呢,很简单,如果他们自己利用信息牟利,很容易被觉察,如果是外人动手就沒问題了,”

苍浩很奇怪:“为什么他们会在邮件里说这些事,”

“应该是为了保密需要,他们用普通邮箱发送E-mail,而且不用加密直接明文,这种通讯方式按说很危险,可实际上却很安全,互联网每天交换大量信息,沒人有能力过滤其中有哪些内容,相比之下确实比电话或者其他通讯更安全,”顿了一下,谢尔琴科告诉苍浩:“塞西莉亚母亲的那个朋友,可能是偶然发现了身边某些人跟对外情报局有联络,设法拦截了其中一部分邮件,因而遇害……”

苍浩点点头:“难怪中情局的那些潜水服杀手要找回U盘,”

“这些邮件涉及到的事情,有一些是我知道的,还有一些连我都不知道,最后一封邮件截止在几年前,应该就是此人遇害的时间,所以也就沒涉及到后面的历史发展,”望了一眼苍浩,谢尔琴科一声苦笑:“当初普里皮亚季一战,E国和M国剑拔弩张,差点爆发核战争,但我能想象到,两个情报局的人一直在谈笑风生,彼此都知道对方阵营里发生了什么事,两个国家的两大保险公司破产,他们肯定也是知道的,在股市上攫取了很多钱……”

苍浩苦笑两声:“也就是说,我们自以为很保密,事实上一举一动都被人暗中注意着,”

“可以这么说,”谢尔琴科无奈的点点头:“这些有邮件涉及到对外情报局不少人,但在这些人之上应该有一个大BOSS,目前还看不出來是谁,”

墨师立即问道:“也就是说,对外情报局有高官参与了这些,指使手下跟中央情报局交换信息,”

“是的,”谢尔琴科又点点头,不过还是有些奇怪:“对外情报局前任局长已经死了,很可能是因为觉察到这件事被灭口,也就是说沒份参与,除他之外,对外情报局的几个实权人物就是副局长了,这段时间,我把他们挨个过了一遍筛子,无论哪一个都沒有嫌疑……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如果这个大BOSS很容易被找出來,他们也早就曝光了……”

谢尔琴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总统有危险……”

话音刚落,旁边一台大型显示器突然响了两声,所有人立即看了过去,

矩阵系统可以及时获取各方面信息,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,如何甄别有用的信息是门学问,

这台大型显示器是墨师安装的,上面实时显示全球主要媒体的新闻报道,如果系统认为哪条新闻有价值,会自动鸣叫两声加以提醒,

这条新闻果然很重要,就在十分钟前,一架从M国起飞至广厦的航班,突然坠毁在广厦外海,

目前还不知道坠毁原因是什么,也不知道是否有人生还,广厦政府和民航部门正展开搜救工作,

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:“这年头航班怎么总出事,以后出门不能坐飞机了,”

苍浩冷冷一笑:“这个节骨眼上出事,还是一架來自M国的航班……我怎么感觉里面有问題,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响了,苍浩接起來后问:“哪位,”

“是我,”电话里传來的是帕纳斯上将的声音:“你刚才看新闻了吗,”

“哪条新闻,”

帕纳斯上将的声音有些急切:“飞机坠毁,”

苍浩吓了一跳:“你不会在那架飞机上吧,”

“我要是在飞机上,难道是做鬼给你打的电话,我现在沒时间和你开玩笑,”帕纳斯上将的声音更加急切了:“我正在华盛顿开会,只有几分钟休会的时间,沒时间跟你多说,听好了,艾丽莎在那架飞机上,她告诉我要來华夏见你,”

“什么,”苍浩又是吓了一跳:“你沒开玩笑,”

“我沒这个心情,”帕纳斯上将叹了一口气:“艾丽莎临行前告诉我,她正在调查中情局的某些内奸,现在飞机失事了,如果说不是有人灭口,我不相信,”

苍浩有点发怔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“艾丽莎知道的太多了,你知道的也不少……”帕纳斯上将一字一顿的提醒道:“你现在必须提防有人也对你灭口,”

“你现在也被波及其中了,”

“我会很注意的,”帕纳斯上将毫不犹豫的道:“开会之后,我立即回迪戈加西亚基地,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不再去任何地方,”

“注意安全,”

“你也一样,”帕纳斯上将丢过來这句话,再沒说什么,直接挂断了电话,

苍浩把手机扔到一旁,告诉谢尔琴科:“艾丽莎在那架飞机上,”

谢尔琴科一愣:“这是灭口,”

“只能这样理解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飞机在M国的时候沒事,偏偏飞到广厦之后坠毁,动手的人显然是不想引起M国方面的怀疑,还有就是,调查坠毁原因肯定要国际间协同,这个工作很麻烦,很容易隐瞒一些细节信息,”

“事情的发展越來越诡异了,”谢尔琴科不无忧虑的道:“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了,”

“确实应该做点什么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,马上呼叫黄彬焕,

黄彬焕这时沒在矩阵系统,而是在外面忙碌着,

因为正在建造的海上监狱要成为通讯中继,那么在矩阵系统这边就要准备相应的设备,

这几天,黄彬焕在矩阵系统上方还有地面上,搭建了几个巨大的碟形天线,

更有一个钢制的信号塔,高度几乎相当于矩阵系统本体,上面琳琅满目各种天线,

反正苍浩是外行,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,

事实上,这些天线涵盖了各种波长的无线电接收和发射,同时还有两个天线可以用來进行信号干扰,这是在矩阵通讯受到干扰时,可以用來进行反制,

黄彬焕正在信号发射塔上工作,漫不经心的回应苍浩的呼叫:“啥事呀,”

苍浩直接吩咐:“所有防卫者全部运行,发射两架雷霆无人机,全天候在翠峰村监视,”

原本负责矩阵系统上空监控的是四旋翼飞行器,但飞行高度低,所以视野有限,

动用雷霆无人机,可以监视更远的距离,而且随时可以发动进攻,就是回收的时候有些麻烦,

黄彬焕马上明白这是出事了:“明白了,”

负责矩阵系统建设的始终是龙辉公司的工人,包括这些天线的搭建,具体也由龙辉公司施工,

黄彬焕只是给出设计方案和技术要求,如果只让黄彬焕一个人來做这些,一年的时间都搞不定,

龙辉公司为了配合苍浩,也是边干边学,苍浩这边有什么需要他们就学什么,如今公司竟然培养出了很多电脑人才,还有无线电通讯专家,

黄彬焕交代了工人几句注意事项,就从信号发射台上下來了,正准备去湿地那边查看防卫者,不放跟安德烈耶维奇撞了个满怀,

安德烈耶维奇低着头,跑得“嗖嗖”的,撞了黄彬焕之后也沒道歉,用俄语嘀咕了几句什么,一溜烟进了矩阵,

黄彬焕非常不满:“这帮老毛子一点礼貌都沒有,”

他哪里想到,安德烈耶维奇是获得了重要信息,刚进了指挥中心,安德烈耶维奇就嚷道:“对外情报局的那两个人招供了,”

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他们说什么了,”

“他们说……”喘了几口粗气,安德烈耶维奇才说道:“派遣他们來华夏的,是帕尔迪斯基,”

谢尔琴科一怔:“怎么会是他,”

苍浩不明白:“帕尔迪斯基是什么人,”

“他是对外情报局的副局长……”谢尔琴科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但他沒有实权,也不关心政治,在派系斗争中一直保持中立,而且才干平庸……我真沒想到会是他,”

安德烈耶维奇急忙道:“那两个特工招供之后,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帕尔迪斯基的生平,我觉得我们太大意了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