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总统有危险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我们忽视什么了,”

“帕尔迪斯基原本军人,校级军官,退役后进入外交部工作,他在外交部获得提升后去了内务部,再后來调到联邦安全局,那个时候谢尔琴科你还不是局长,”顿了一下,安德烈耶维奇继续说道:“帕尔迪斯基在联邦安全局工作好几年之后,不知道为什么,又调到了对外情报局,成了副局长,一直至今…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,他在E国所有强力部门都工作过,很容易建立起足够的人脉,”

就像谢尔琴科说的一样,帕尔迪斯基是爱沙尼亚人,在这些强力机构都工作过,按说很有资历,

但他这个人表现太平庸了,很多时候可以说是无能,所以往往又不引人注意,

也尽管无能,帕尔迪斯基却能平步青云,这种事情在腐败低效的E国官僚机构非常常见,也正因为如此,别人更加轻视帕尔迪斯基,

发觉对外情报局有问題之后,谢尔琴科和总统方面都曾经排查过每个实力派人物,但全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帕尔迪斯基,谁又能想到偏偏是帕尔迪斯基在幕后操纵了一切,

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这让想起徐建军,他在警方主要部门都工作过,结果他执掌红魔集团之后,警方根本沒办法应对,他熟知警方的工作方法和战术,尽管警方严厉打击,还是对他无可奈何,如果不是黑面鬼突然反水,想要抓到徐建军谈何容易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继续说道:“现在看起來,这个帕尔迪斯基也一样,他太了解你们了,所以一直隐藏在幕后,”

墨师点点头:“这也说明了,越是平常不引人注意的人,越是可能搞出大动作,”

“无论如何,现在做点什么……”苍浩毫不犹豫的对谢尔琴科道:“既然目标已经明确,有必要清洗对外情报局,”

“谈何容易……”谢尔琴科愁眉苦脸的道:“政治这玩意儿很复杂,明知道对外情报局有问題,但如果要做点什么,必须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,这些年來,对外情报局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不是沒有原因,克里姆林宫的一些寡头是他们的后台,现任总统刚刚组阁,立足不稳,如果贸然做点什么,只怕容易遭致反噬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倒觉得还不如快刀斩乱麻,这样拖延下去,给了他们做大的机会,只怕更不好对付,”

安德烈耶维奇用力点点头:“我觉得苍浩说得对,如果再不采取行动,很难说接下來会出什么事,”

谢尔琴科犹豫片刻,最后抓起电话,拨了一个国际长途,

这个号码是总统的秘密电话,二十四小时可以找到总统,如果不是特殊情况,通常不会启用,

电话响了两声,总统就接了起來,谢尔琴科直接就道:“总统阁下,我认为当下有必要对对外情报局采取紧急行动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”

让谢尔琴科沒想到的是,总统的反应很平静:“清洗对外情报局,需要足够的武力,我现在不知道哪些部队是可靠的,”

“阿尔法和信号旗,内务部部队也可用,”

“明白了,”总统点点头,挂断了电话,

仅仅过了十分钟,E国方面就传來突发新闻,大批军人在莫斯科街头集结,装甲车辆列队行驶在街头上,

同时,大批特种部队包围对外情报局总部,正准备发动强攻,

信号旗和阿尔法是隶属联邦安全局的特种部队,都是谢尔琴科留下來的班底了,当然可靠,

先前在老雷泽诺夫阴谋发动的恐怖袭击中,阿尔法部队损失惨重,至今还未恢复元气,所以这一次负责主攻的是信号旗,

此外,内务部部队是总统的嫡系,这一次也参加了行动,负责外围警戒,

E国的军队系统非常庞杂,内部派系林立,如果调动其他部队,很难绕过国防部,

沒人知道国防部的那些军头是怎么想的,更不知道他们将会怎么站队,提前给帕尔迪斯基泄露情报也有可能,

所以总统直接调用这些归属自己指挥的部队,务求一击即中,速战速决,

同一时间里,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,声称对外情报局犯有叛国罪,国家安全部门将会采取行动,

M国航班坠毁事件,刚刚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,谁曾想到E国这边又出事了,

各大媒体派驻E国的记者,站在莫斯科的街头,把摄像机对准紧张戒备的军人,同时不住的嚷嚷着:“这是政变……这就是一场军事政变,”

事态的发展让人目不暇接,新闻发布会召开后不到五分钟,克里姆林宫的总统办公室发生炸弹爆炸,

整个事发区域随后被封锁起來,从电视屏幕上可以看到,到处都是警笛声,

幸运的是总统安然无恙,

联邦安全局下属特种部队采取行动的同时,总统已经换乘便车,悄悄离开克里姆林宫,准备亲自指挥攻克对外情报局的行动,

如果不是谢尔琴科打了电话,总统这个时间应该在办公室处理公务,那么也就肯定遇害了,

马上的,总统通过电话在媒体上发表声明,表示国家现在面临严重的局势,正面临内部敌人的攻击,全体国民应该精诚团结保卫国家,

同时,总统表示自己人身安全暂时沒有问題,仍然继续执掌国家权力,

最后,总统宣布将对外情报局副局长帕尔迪斯基解职,帕尔迪斯基必须在二十分钟内交出权力,向联邦安全局投降,

墨师听罢,叹了一口气:“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
谢尔琴科很认真对苍浩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……如果不是你劝我尽快采取行动,总统此时已经罹难了,”

安德烈耶维奇问了一句:“有沒有可能是总统方面采取行动,打草惊蛇,让对外情报局先下手为强,”

“不会的,”谢尔琴科缓缓摇了摇头:“克里姆林宫里戒备森严,想要安放炸弹谈何容易,很显然,帕尔迪斯基已经策划了许久,准备好摊牌了,就在今天动手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很幸运,刚好总统亲自去抓他,这才躲过了一劫,”

谢尔琴科再次说道:“真的要谢谢你了,”

尽管联邦安全局特种部队已经包围了对外情报局,但真要强攻进去还是很难,对外情报局也有不少武装人员,

更重要的是,对外情报局占尽地利优势,而联邦安全局特种部队对建筑结构并不了解,也不知道里面布局是什么样子,

所以,不到最后时刻,总统不愿发动强攻,希望能和平解决,

然而,对外情报局里面却是死气沉沉,跟栋鬼楼似的,沒有半点动静,

不要说投降,他们切断了跟外界的全部联系,连正常交涉都不愿进行,

这个部门平常就很神秘,很少见到有人出入,如今变得有些诡异,

国际风云往往就跟精彩的连续剧一样,本來以为已经结束了,沒想到还有续集,而且续集的片尾藏着彩蛋,

M国和E国的核战风云刚刚散去,转而进入普通军事对抗,接下來,E国内部成功倒阁,新任总统表示愿与M国和谈,

和谈还沒有进展,E国国内又出了状况,差一点连总统都殒命了,

结果就是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E国,全球各大媒体立即派员飞往莫斯科,准备获取第一手材料,

这也就意味着广厦外海的坠机事故根本沒有人关系了,而且也沒谁知道,这起坠机其实跟E国政局密切相关,

说起來,莫斯科本來就有很多记者,已经第一时间投入现场,

借助现代化拍摄和通讯手段,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在屏幕上实时看到对外情报局的样貌,还有周边动静,

限定时间已过,很快的,信号旗特种部队发动强攻,在建筑外侧打开缺口,随后冲了进去,

马上的,对外情报局大楼内部响起爆豆般的枪声,记者们架设的摄像机本來距离很远,但仍然能看到每扇窗户里面都闪过火光,

激战进行了十几分钟,信号旗从先前炸出的缺口里面退了出來,背负着很多伤员,

显然,强攻失败了,对外情报局里面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,

安德烈耶维奇哀叹了一声:“这可怎么办,”

“沒有别的办法,只能组织新一轮进攻……”谢尔琴科死死盯着屏幕,说道:“必须速战速决,让各个方面措手不及,这样拖下去很容易生变……”

苍浩问了一句:“拖下去会怎么样,”

“政治角逐呗,”谢尔琴科又叹了一口气:“现在,国防部的态度很重要,可他们还沒表态,还有那些政治寡头也沒露面,说明正在坐观事态发展,如果武力不能解决问題,总统阁下想要获得胜利,必须尽可能争取这些人的支持,如果做不到……”

谢尔琴科沒把话说下去,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

对外情报局早就准备摊牌,如果总统不能获得尽可能多的支持,被反攻倒算也是有可能的,

沒错,帕尔迪斯基出卖了国家利益,总统清洗对外情报局是正确的,但在政治面前,对与错往往是最不重要的东西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