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外公和外孙女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克莱恩特很关切的问:“刚才出了什么事,”

苍浩轻描淡写:“遭到攻击,”

“有人受伤吗,”

“有个兄弟受了点伤,不过沒什么大碍……”苍浩看了看周围,问:“你怎么出來了,”

“我不放心,看爆炸停止了,就出來看看怎么回事,”顿了一下,克莱恩特又道:“更重要的是,我对你有信心,这点小麻烦绝对能摆平,”

“小麻烦可以解决,黑色U盘里可是大麻烦……”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密码解开了,”

“哦,”克莱恩特只是点了一下头,再沒说什么,

倒是塞西莉亚急忙问:“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,”

苍浩沒回答塞西莉亚,而是问克莱恩特:“你不关心里面的内容,”

“作为西海岸望族出身的人,我很清楚一个道理,,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,”克莱恩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:“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,”

塞西莉亚急了:“可那关系到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,”

“我会为他们报仇的,”克莱恩特断然说道:“但是,我如何为他们报仇,跟他们到底因何而死,这是两码事,”

“怎么是两码事,他们到底为什么死了都搞不清楚,还怎么为他们复仇,”塞西莉亚嚷了起來:“我就知道你根本不关心爸爸妈妈,”

克莱恩特想解释一下,又不知道如何开口,只有苦笑起來,

苍浩却火了,冲着塞西莉亚吼了一句:“你闭嘴,”

“我……你让我闭嘴,”塞西莉亚傻住了:“我怎么得罪你了,”

“不是你得罪我了,而是你对你外公的态度,有待纠正,”苍浩指了指克莱恩特脚踝的枪伤,一字一顿的道:“他为你挨了枪子,换位思考,你为他能付出这样的勇气吗,”

塞西莉亚傻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上次潜水服杀手得事情让我确信,你外公是爱你的,但他有自己做事的方式,”苍浩对塞西莉亚的态度越发不满:“你年纪还小,有些东西不懂,”

“我不懂,你们都懂,”塞西莉亚脾气上來了,掉头就跑,再不管克莱恩特,

克莱恩特的轮椅就扔在这,两个游骑兵立即走上來,推住了轮椅,

上次的偷袭之后,塞西莉亚与克莱恩特的关系有些缓和,否则塞西莉亚不可能推着克莱恩特到处转,但因为苍浩刚才这句话啊,似乎关系又恶化了,

苍浩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,很是尴尬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”克莱恩特无力的摆了摆手:“我们來了这里之后,给你添了不少麻烦……我想过了,过几天伤势差不多好了,就带塞西莉亚回M国,”

“也好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现在这种情况,你们要是继续留下去,出了什么状况我也沒办法负责,”

“我不需要你负责,”克莱恩特又摆了摆手:“但我有种预感,真正能为我女儿报仇的,只有你,”

苍浩翻了翻白眼,沒再跟克莱恩特说什么,转身回了矩阵,

因为克莱恩特这句话说对了,苍浩本來是无意间卷入这件事情,却沒想到越卷越深,到最后无法脱身,

随着黑色U盘密码被破解,事实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,随着对外情报局被E国总统清洗,塞西莉亚父母的仇也就报了一半了,

现在克莱恩特什么也不用做,只需要坐等这就可以了,这让苍浩觉得这个老资本家的运气实在太特么好了,为什么自己就碰不上自己这样的人,

另一方面,几年來克莱恩特一直不断的调查,却始终沒有任何结果,苍浩介入后沒几天就找到答案,这又让苍浩觉得自己真牛B,

当然,不是所有问題都解决了,至少根据目前的线索还不知道,为什么兰组会卷入,

回到指挥中心之后,苍浩给高雪轩打了一个电话:“方便聊几句吗,”

“方便,”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干别的沒时间,煲电话粥有的是时间,”

上次潜水服杀手的袭击之后,高雪轩加强了安全保卫,盛世荷园里外到处都有人巡逻,

就在早晨,有人发现附近出现一辆集装箱卡车,行动很诡异,

而盛世荷园所在的地方,按说附近不该出现这样的车辆,但因为离盛世荷园还有一段距离,高雪轩不方便直接派人过去盘查,

于是,高雪轩打了两个电话,让交警过去盘查,

结果,交警刚一露头,这辆卡车疯狂逃遁,交警甚至都來不及追上去,

因为交警是徒步走过去的,等回头取了警车,这辆卡车已经不知去向,

这更说明卡车有问題,这样一來,高雪轩干脆也就不出门了,只是躲在雪轩里面读书,

“只有一辆卡车,”

“沒错,”高雪轩点点头:“听起來你好像知道怎么回事,”

苍浩笑了笑,告诉高雪轩:“那辆卡车里面装的都是携带高爆炸药的六旋翼飞行器,换句话说,也就是一堆会飞的炸弹,”

“哦,”高雪轩并不惊讶:“这时代技术发展迅速,军民技术之间更是界限混淆,很多东西都可以拿來做恶,”

很显然,对方是给翠峰村和盛世荷园分别准备了一辆卡车,因为盛世荷园这里及时发现,于是两辆卡车全去了翠峰村,

高雪轩警觉性够高,结果是祸水引向苍浩,这让苍浩很无奈:“事情基本已经查清楚了,但我不理解,这里面有兰组什么事,”

听苍浩大致讲了一遍经过,高雪轩也很费解:“不管对外情报局,还是中央情报局,我都沒跟他们正面打过交道,兰组曾经执行过很多任务,如果说其中哪次任务涉及到这两个情报局,这个是完全有可能的,但也不至于让他们对我大动干戈,这表明了就是要灭口,让我不要说出一些事,问題是我实在不知道什么事,”

高雪轩的语气很诚恳,不像在说谎,事情发展到当下这个地步,高雪轩也沒必要隐瞒什么,

既然高雪轩自己都说不清楚,苍浩自己就更是一头雾水了,最后只能说一句:“你看着办吧,”

也就在通话的功夫,事态发展又有了变化,E国国防部的几位将军发表声明,支持总统整肃国内外敌对势力,并要求对外情报局配合整肃,查清事件真相,

在总统跟对外情报局的这场较量中,最关键就是军方的态度,既然军方实权派人物已经表态,对外情报局继续抵抗已经沒有任何意义,

很快的,对外情报局宣布投降,武装特工成群结队走出來,迅速被内务部部队逮捕,

同时,信号旗立即冲入总部大楼,仔细搜索每一个角落,

这样看起來,事件得到了和平解决,世界各地的人都长呼了一口气,

这个拥有核武器和庞大军队的国家如果爆发内战,半个世界都得遭殃,可怕性仅次于跟M国爆发核战争,

再说M国那一边,态度非常微妙,沒有任何表态,好像根本不知道E国出事了,

中央情报局跟对外情报局勾结一起,共同危害各自国家的安全和利益,这种事情比其中某个情报局集体叛变都让人惊讶,

问題的关键就是,中央情报局还沒有暴露,也沒人知道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做,

苍浩叹了一口气,告诉谢尔琴科:“你应该给总统打个电话了,”

“你不是不让我联系吗,”

“现在不联系也不行,”苍浩斩钉截铁的道:“对外情报局既然已经投降,接下來要给他们定罪,那么就需要证据,不管是克里姆林宫的爆炸,还是对外情报局的叛变行为,你们的总统都只是空口指责,证据在我们手里,”

就像苍浩说的一样,塞西莉亚母亲留下的那些电子邮件就是最好的证据,谢尔琴科立即跟总统通话,随后把电子邮件发送过去,

当然,电子邮件这类东西很容易伪造,但其中涉及到的信息却无法伪造,

尤其是这些邮件的内容,时间跨度长达几年,完整记录了一些事件的发展进程,

外人虽然看不明白,但谢尔琴科这样的内部人员,一眼就可以辨别重要性,

谢尔琴科放下电话后,无奈的告诉苍浩:“帕尔迪斯基漏网了,”

苍浩冷冷一笑:“我说他们投降怎么这么迅速,”

“帕尔迪斯基明明就在办公室,但搜索发现总部大楼有很多密道,他让别人抵抗自己却溜走了,”谢尔琴科一个劲摇头:“对外情报局总部就像迷宫,里面格局非常复杂,我估计藏有不少秘密,需要仔细搜查,”

墨师问了一句:“你们联邦安全局应该也是这样吧,”

谢尔琴科笑了笑,沒回答,

万鹏笑嘻嘻的道:“能不能把你当局长期间知道的那些秘密,说个一样两样出來,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,”

“绝对不可以,”谢尔琴科很郑重的道:“我毕竟曾经是局长,离职之后也是前任特工,我不会出卖自己所工作过的机构和同事,我确实知道很多事,但我一辈子都不会说,这是一种忠诚,”

“我理解,”苍浩点点头:“联邦安全局失去你这样的局长,其实是一大损失,但对你个人來说,离开也是好事,两个情报局之间的交易证明,这个圈子实在太复杂太混乱,也太危险,过去以为当雇佣兵就够危险的了,但至少我们还活着,你要是留下來就很难善终了,”

谢尔琴科用力点点头:“是这个道理,”

万鹏问了一句:“现在咱们该怎么办,”

“怎么办……这个问題问的好,看起來似乎尘埃落定了,可又好像才刚刚开始,”摇了摇头,苍浩非常焦虑的道:“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艾丽莎,”

谢尔琴科急忙问墨师:“失事航班有沒有消息,”

墨师马上搜索了一下最近进展,目前已经找到部分幸存者,但其余乘客下落不明,黑匣子也沒找到,

随之而來的问題是,艾丽莎是否在这部分幸存者当中,苍浩只能寄希望于“是”,

苍浩还真不希望艾丽莎罹难,一方面艾丽莎关系到中央情报局是否会采取行动,另一方面,艾丽莎如此黑美人,就这么死了怪可惜的,

苍浩挠挠头,心道:“我还沒睡过黑种女人呢……”

同一时间,在鬼王党的老巢,红面鬼正陪着红小丑,

红小丑穿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,上半身仍然赤果着,他的身材实在太健壮了,双腿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,

他的身上插着很多输液管,各种药液正一点点注入身体,十几个输液袋悬在他的头顶,视觉效果有点惊人,

普通人进行这样大量的输液,哪怕只是生理盐水,只怕也要大病一场,但对红小丑來说这是必须的,

毕竟红小丑昏睡了太长时间,同样需要用药物才能尽快恢复,

正常來说,昏睡几年后苏醒过來,需要漫长的复健过程,有时可能需要整年的时间,红小丑沒有这样的耐心,

钻石联盟为了让他拥有更强大的战斗力,用一些药物增强了他的体质,这也使得他可以承受这样大剂量的输液,

也正因为长时间昏睡,红小丑的记忆有些混乱,很多事情忘记了,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,

红面鬼一直在红小丑身边,把这几年來发生的所有事情说了一遍,

红小丑点点头:“也就是说,钻石联盟摧毁了第一代鬼王党之后,并沒真正控制鬼王党,又被黑面鬼背叛了,”

“对,”

“这还真是自作孽,”红小丑哈哈大笑起來:“这帮该死的奸商,不老老实实的做生意,非要去做一些力不能及的事情,以后他们会有更大的麻烦,”

“鬼王党现在已经名存实亡了,又面临很大的威胁……”

红小丑打断了红面鬼的话:“所以你才把我唤醒,”

“是的,”

“我是你的老师,”红小丑一把掐住了红面鬼的脖子,覆盖在白色油彩之下的面庞露出狰狞的笑容:“你竟然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想起我,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红面鬼感到窒息,用力挣扎起來:“我过去想要唤醒你也不敢,毕竟有黑面鬼,别忘了他恨你们,”

“这倒是,”红小丑听到这话,竟然消气了,松开了手:“黑面鬼恨我们,所以他暗中接受钻石联盟的指示,偷袭了我们……”

就像红小丑说的一样,当年正是黑面鬼肯利带队袭击了第一代鬼王党,也正因为如此,黑面鬼才巩固了自己在鬼王党的地位,

红小丑最恨的就是黑面鬼,当得知黑面鬼已经死了,不免有些的失望,

“杀死黑面鬼的是苍浩,”红面鬼急忙道:“这个人现在也是我们的对手,”

“苍浩既然杀了黑面鬼,我应该请他喝一杯才对,”红小丑笑嘻嘻的看着红面鬼:“难道你要让我对付他,”

“他……他威胁到了鬼王党的生存,”

“你好像沒搞清楚状况,鬼王党变成什么样子,我并不关心,”

“这……我一直是把你当做前辈的,”红面鬼傻住了,猛然之间,他发现自己确实不能控制红小丑,如果红小丑不愿跟苍浩作对,自己完全沒有办法,

“你把我当做前辈,就要让我给你买命,”红小丑发出一阵怪笑:“你太特么会做生意了,”

红面鬼非常无奈:“那……你有什么打算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