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兰组是凶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就更好了,”苍浩更加满意:“应该让他一辈子都硬不起來,”

谢尔琴科使了一个眼色,安德烈耶维奇马上把东野不笑背了出去,安排一个房间让东野不笑休息,

苍浩坐了下來,不住的喘着粗气,仍然对东野不笑的话恨恨不已:“赶紧把那个斯塔克给我抓过來,”

“斯塔克,”谢尔琴科一愣:“那不是钢铁侠吗,”

“我说的是斯平克斯……”苍浩一个劲的摇头:“见鬼,我都被气糊涂了,”

谢尔琴科马上把斯平克斯带了过來,虽然沒过多长时间,斯平克斯却好像变了一个人,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形销骨立,

看得出來,安德烈耶维奇为了让斯平克斯招供,用尽了各种手段,

本來斯平克斯的身上就有枪伤,再被这么一番折腾,已经奄奄一息了,

万鹏不无忧虑的说了一句:“我看咱们还是抓紧吧,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咽气了,”

谢尔琴科立即把药液灌了下去,斯平克斯就像东野不笑一样,也是一番干呕,随即变得呆若木鸡,

苍浩直接发问:“中央情报局内部是不是有奸细,”

斯平克斯许久沒说话,苍浩耐着性子又问了好几遍,突然之间,斯平克斯好像打了鸡血一样,嘚吧嘚吧主动把所有事情说了出來,

事情倒是也不复杂,中央情报局和对外情报局各自代表着国家,常年跟对方明争暗斗,互有胜负,

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有很多机会跟对方接触,收买对方人员,或者被对方收买,又或者做双面间谍都是常事,

时间长了,在这些特工人员的心中,“忠诚”这回事就变得很玄妙,

有些特工常年冒充英国人、法国人、意大利人,懂好几国外语,每年都要换上十几个名字,最后甚至连自己本來的身份都快忘了,让他们继续忠诚于所属的机构和国家其实很困难,

同时,这些人的生活始终危机四伏,这也就给他们造成了一种感觉,就是只有钱能带來安全感,

只要有钱,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,可以迅速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给自己换上另外一个身份,甚至还可以反击对手,

这也就是说,这些特工到最后,其实都是为了钱在工作,

斯平克斯并不知道,当年中央情报局跟对外情报局的第一次正面接触,到底是在什么样情况下发生的,反正就是双方各有这么一帮人,决定团结在一起谋取更大的利益,

双方互相给对方提供信息,彼此之间倒是很忠诚,沒有一次出过状况,

这个利益同盟的存在已经延续了十几年,他们一反特工工作的常态,跟对方联络不用任何保密方式,结果反而还保证了安全,一直无风无浪,

直到塞西莉亚母亲的那个闺蜜,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个秘密,拦截复制了大量电子邮件,

接下來的事情就很明白了,这个利益同盟发现自己已经暴露,先下手为强,除掉了这位闺蜜,

接下來,他们斩草除根,又干掉了塞西莉亚的父母,

同时,利益同盟知道,塞西莉亚的母亲手中有一个U盘,保存着他们的罪证,几年來,他们一直在找这个U盘的下落,

但是,也正因为一连串的死亡事件,再加上之前已经有消息走漏出去,引起了中央情报局的警觉,开始对内部进行调查,

在这种情况下,两个情报局的利益同盟不敢有太大动作,只能隐忍不发,

所以,塞西莉亚在外公的保护之下,倒也一直过得太平,

特工们往往很有耐心,会用几年,甚至十几年來做一件事,

他们暂时沒有惊动塞西莉亚,不等于已经忘记了这件事,直到最近,他们认为风声已经过去了,开始加紧寻找U盘,沒想到苍浩却卷了进來,

听到这些之后,苍浩提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題:“整件事跟兰组有什么关系,”

“兰组……兰组是什么,”斯平克斯的表情很费解,思忖了许久,似乎想起來了:“杀掉那个女孩的父母,是聘请职业杀手组织进行的,因为我们不方便直接出面,以免留下马脚……对了,那个组织好像就叫兰组,”

听到这些话,还沒等苍浩有所反应,突然传來塞西莉亚凄厉的喊声:“混蛋,”

直到这个时候,苍浩才发现,塞西莉亚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來,一直躲在门旁偷听,

她冲了进來,抬手就给了斯平克斯一记耳光:“是你杀了我父母,”

斯平克斯的脸肿了起來,脑袋一个劲的摇晃,只是傻傻的看着塞西莉亚,一点反应都沒有,

“你这个混蛋,”塞西莉亚反手又是一记耳光:“我要杀了你,”

苍浩沒做什么,任由塞西莉亚发泄怒气,这个女孩有足够的理由感到愤怒,毕竟眼前是杀害她父母的仇人,

马上的,塞西莉亚要过來枪苍浩的枪,苍浩才不得不推开塞西莉亚:“你先冷静一下,”

塞西莉亚满面泪痕:“我怎么冷静,”

“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,但你要是现在杀了他,只会让自己变成凶手,”

“好,我不管他……”塞西莉亚擦了擦眼泪:“我要去杀掉兰组,”

“这……”苍浩听到这话,很是犹豫,自己既不能去攻击兰组,更不能让塞西莉亚去:“绝对不行,”

“为什么不行,”

“因为事情还沒有查清楚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你先等等我……”

如果塞西莉亚真去了盛世荷园,等于寻死,高雪轩的那两个手下可不是好脾气,

但塞西莉亚根本不听苍浩的劝告,哇的一声哭开了:“我就知道……你根本不想帮我父母报仇,你就是个骗子,”

“首先,我沒有义务帮你复仇,我现在做的已经够多了;其次,很多事情还沒有查清楚……”

“我不想再调查了,”塞西莉亚往后退了两步,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:“你一直都在敷衍我,在骗我,我再也不相信你了,”

丢下这句话,塞西莉亚掉头就跑,今野晴要追出去,苍浩拦住了:“让她自己找个地方冷静一下吧,”

今野晴对斯平克斯的口供不太相信:“难道真是兰组杀了她的父母,”

“我怎么知道,”苍浩无力的坐了下來,看着如痴呆一般的斯平克斯,无奈的道:“我曾经问过高雪轩,当时高雪轩向我保证,沒卷入这件事……”

万鹏提出:“但是,高雪轩做出这些保证的时候,大家掌握的信息还不明确,大家都不知道真相,”

“沒错,”李崇赞同这个说法:“或许,高雪轩当年执行了这样的任务,只是一时间沒想起來呢,”

“无论如何,我觉得高雪轩不会骗我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非常无奈的道:“如果凶手真是兰组,对我们來说就太麻烦了,”

谢尔琴科宽慰苍浩:“也有一种可能,斯平克斯说的不是实话,我说过,这种药物有弊端,他可能把刚好想到的一些错误信息也说出來,”

“但愿如此,”苍浩摆摆手:“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能讲出來的,也就这么多了,”

谢尔琴科问道:“还要套继续拷问吗,”

“沒这个必要,”苍浩站起身准备出去了:“找个地方先把他们关起來吧,”

苍浩离开审讯室后,刚好碰见了克莱恩特,这个老奸商坐在轮椅上,让游骑兵推着,來來回回的兜圈子,

苍浩走过去问:“你怎么了,”

“我正要找你,”克莱恩特急忙道:“塞西莉亚到底怎么了,”

“她……我也说不好,”

“刚才她要逃走,被我的手下拦了回來……”克莱恩特叹了一口气:“这孩子太任性了,”

“事情有些麻烦…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基本上,我们已经知道她的父母如何遇害,问題的关键是,直接杀害她父母的人,可能是我的朋友,”

“你确定吗,”

“不能确定,”苍浩摇摇头:“这只是一种可能性,我相信我的朋友沒有牵扯进來,但塞西莉亚不愿意听我解释,”

“苍先生,无论如何,首先我要对你表示感谢,其次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,”克莱恩特笑了笑,说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我也决定带塞西莉亚回去了,不再继续叨扰,”

“也好,”苍浩点点头:“一路顺风,”

“再次对你表示感谢,”克莱恩特用力点点头:“苍先生,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,山水有相逢,这份恩情我一定有机会还给你,”

“好说,”苍浩心理补充了一句:“你特么最好掏点钱出來,”

克莱恩特沒有掏钱的表示,第二天一早,就带着塞西莉亚还有所有的手下离开了翠峰村,

苍浩沒有再见到塞西莉亚,只是克莱恩特的车队离开的时候,远远看到了塞西莉亚的背影,

这丫头依然倔强,不情不愿的,克莱恩特让手下几乎是架着她的肩膀,强行把她带到了车上,

让塞西莉亚就这么离开,苍浩还真有点舍不得,但她和克莱恩特也该走了,这对祖孙带來的麻烦已经够多,继续留下來又不知道会出什么事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