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也有两个兰组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盛世荷园的时候,三个女孩垂头丧气,等回了翠峰村,却來了精神头,

塞西莉亚不住的嚷道:“虽然咱们是第一次并肩作战,但我觉得配合真的很好……如果我的枪法更准一些,直接干掉当时那两个保镖,也许艾丽莎就不会被抓起來,”

苏云呵呵一笑:“我看,咱们三个可以成立一个组合,以后专门行侠仗义,”

艾丽莎也道:“这么做比环球旅行更有意义,”

“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正,”苏云攥起拳头,气呼呼的道:“我们就要用我们的双手改变这一切,”

苍浩瞪了三个女孩一眼:“三位女侠能不能让我说句话,”

三个女孩噤声了,苍浩问塞西莉亚:“你外公呢,”

“不知道啊,”塞西莉亚满不在意的道:“应该在到处找我吧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你外公呢……”

“因为他从來沒想过给我的父母报仇,”塞西莉亚气呼呼的道:“他始终在欺骗我,最后能够报仇的,还是你,”

“你外公有他做事的原则,你不理解不代表他沒有去做,既然都能这么放任你,我不相信他不爱你的母亲,”苍浩摇了摇头,又道:“其实我挺羡慕这个老王八蛋的,”

塞西莉亚一愣:“为什么,”

“他只是把我给卷了进來,结果就把女儿的仇给报了,省却了自己很多麻烦,”苍浩一个劲摇头:“我的一生特么怎么就沒碰到自己这样的好人呢,”

艾丽莎不失时机的恭维了一句:“这也说明你很有能力对不对,”

“我宁可不愿意要这样的能力,”苍浩有些不耐的道:“我特么真是受够了,一天到晚给别人的事情忙活,到最后自己什么都沒落下,”

“还是因为你太有能力了,”艾丽莎宽慰道:“两个大国的两个情报局之间的勾当,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,只怕都沒办法摆平……”

苍浩皱起眉头:“等等……你说两个情报局,”

艾丽莎提醒道:“难道不是吗,对外情报局,中央情报局,不是两个吗,”

“我怎么忘了,”苍浩一拍额头,告诉塞西莉亚:“我知道杀害你父母的凶手是谁了,确实是兰组,但不是这个兰组,”

塞西莉亚傻住了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多年前,兰组发生过一次分裂,季兰和蕙兰带着一帮人叛变了,据高雪轩说,蕙兰和季兰那帮人做事沒有原则,只要能赚钱,什么任务都接,”顿了顿,苍浩又道:“现在想起來,斯平克斯在药物作用之下说的是实话,但他可能不知道详情,所以只说是兰组,”

艾丽莎急忙问:“也就说其实凶手是蕙兰和季兰那帮人,”

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这是唯一合理的推测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毕竟是兰组的人,”塞西莉亚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:“她们一定要付出代价,”

“恰恰相反,”苍浩冷冷的告诉塞西莉亚:“如果凶手真的是蕙兰和季兰,你更不应该得罪高雪轩,因为这个世界上最想要歼灭蕙兰和季兰的,正好就是高雪轩,她是你应该团结的力量,”

“我也这么想,”艾丽莎告诉塞西莉亚:“准确的说,杀害你父母的凶手有两个,一个是中央情报局的内奸,这些人已经必将得到中央情报局的惩处;另一个就是蕙兰和季兰,这个就只能我们自己动手解决了,”

塞西莉亚最初知道这件事牵扯到中央情报局的时候,突然感到自己无能力为,连外公都沒有办法,自己当然无法对抗这个庞大的特工组织,

好在大家都向她保证过,就算放走了斯平克斯,最后他只能死的更惨,

现在她突然间想到,自己的仇其实只报了一半,还有凶手沒付出代价,

于是塞西莉亚立即说了一句:“我一定要手刃她们给爸爸妈妈报仇,”

苍浩突然微微一笑:“好吧,我支持你,”

“真的,”塞西莉亚很认真的看着苍浩:“你不是一直阻止我吗,”

“我阻止你乱來,但沒阻止你复仇,”苍浩看了一眼塞西莉亚,很郑重的道:“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故事了,当年我的父母死于意外,不过这个不是最重要的,我有一个师父,也就是你的师公,他跟我同病相怜,当年他的父母被高利贷逼死的,后來他成功复仇,让每一个凶手都付出了代价,”

“你……”塞西莉亚傻傻的问:“还有这样的故事……”

“为自己的家人复仇,这是义不容辞的,在我看來,每一个人活着,都要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负责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缓缓的说道:“真正重要的是要明确目标,不能任意妄为,否则只会给自己平添许多对手,而真正的凶手会躲在幕后偷着笑,”

塞西莉亚愣怔了许久,猛然的,心灵似乎跟苍浩产生了一点共鸣,

她很认真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这一次我一定听你的,”

艾丽莎插嘴问了一句:“你了解蕙兰和季兰吗,”

“算是打过交道,”苍浩摇了摇头,又道:“不过,徐建军被黑面鬼谋害后,这两个女人就消失了,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,”

苍浩关注着兰组,一时间倒是忘记了钻石联盟,但钻石联盟却始终想着苍浩,

在布鲁塞尔,那个地下秘密所在,钻石联盟议会正在开会,

气氛有些紧张,龙德布洛克直接对施瓦茨发难:“华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阻止血腥钻石流入境内,导致我们利润锐减,同时,我们丢掉了在T国的北大年蓝宝石矿,跟苍浩的一连串交手全部以失败告终,”

“沒错,”另外一个议员点了点头:“我们从腐败的乌克兰将军那里花高价买下了阿瑞斯之矛,最后沒有派上任何用场,同样的,我们还买下了塞壬之歌,却又不知道被鬼王党藏到什么地方去了,花了这么多钱,却沒有赚到一点收益,这在联盟历史上是沒有过的,”

龙德布洛克提到的这些事,全部都是施瓦茨决定的,这让施瓦茨意识到这次会议就是在针对自己:“很遗憾,我们的规划出现失误,沒能成功利用苍浩,却被苍浩反戈一击,”

龙德布洛克很有风度的笑了笑:“你道歉这就足够了,”

“我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让钻石价格上扬,这样可以弥补我们的损失……”施瓦茨有些难堪的道:“购买武器的开销对我们來说不是问題,”

第四个议员开口说话了:“我已经计算过,在现在的价格基础上,钻石价格不能继续上扬,否则会影响消费量,”

施瓦茨回复:“眼下的价格已经可以让我们弥补损失,我们打算继续涨价,”

龙德布洛克质疑:“那么,我还有个问題,你确保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失误,如果不幸你又犯了错误,造成的新损失应该由谁负责,”

施瓦茨反问:“你打算让我赔偿联盟的损失,”

“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,”龙德布洛克缓缓摇了摇头,又道:“但是,我觉得我们应该明确权责,以后由谁造成了损失,就应该追究谁的责任,”

施瓦茨冷冷一笑:“怎么追究,”

一个议员直接就道:“或许开除议会是个好主意,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龙德布洛克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们是商人,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,与商业无关的事情我们一概不应该介入,施瓦茨女士,我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跟苍浩接触,因为你已经不满足于商业,而是想要搞政治了,”

“沒错,”施瓦茨索性承认了:“经济从來都离不开政治,如果沒有政治支持,任何商业行为都将化作乌有,苍浩这个人牵扯到一些政治因素,我本來以为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,可以利用苍浩以达到我们的目的……”

“你想得太简单了,”龙德布洛克打断了施瓦茨的话:“苍浩这个人的背景太复杂,而且他的谋略和能力也在你之上,结果就是我们损失很多钱,”

施瓦茨之外还有一个女议员,她叹了一口气:“从一开始,我们就不应该招惹苍浩,结果现在搞得这么被动,”

施瓦茨有些不高兴:“或许在座诸位认为,我们不应该关注政治,但政治时刻都在关注我们,如果有一天,政治來吞噬我们,希望在座诸位不要太惊讶,”

龙德布洛克轻轻摆摆手:“过去百年來,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嘛,我想施瓦茨女士太多虑了,”

这句话刚一出口,其他有人纷纷点头,更有一位议员说道:“当初选定格罗斯做代表,我就很不理解,这个人能力有限,不能把我们的利益最大化,我觉得是不是有必要换一个代表,”

施瓦茨斥责:“他是我推荐的,如果换了他,是不是也要换了我,”

议员们看着施瓦茨,沒说话,

施瓦茨这一次彻底明白了,龙德布洛克联合了另外三位议员,这是集体对自己发难,

既然龙德布洛克指责自己,索性施瓦茨就把皮球提给龙德布洛克:“无论如何,现在苍浩已经介入这件事,我们甩不掉了,你认为该怎么办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