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龙德布洛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个犹太人笑了笑:“我知道苍先生一直很有勇气,”

苍浩也不用那个犹太人招呼,径直來到宾利欧陆前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

车上坐着一个老人,白发苍苍,穿着一身定制款的西服,举手投足都很优雅,

“自我介绍一下……”老人开口竟然是字正腔圆的汉语普通话:“我叫龙德布洛克,钻石联盟议会本届议长,”

苍浩笑了笑:“确实比格罗斯级别高,”

“你跟钻石联盟有过几次交手,对我们应该有一些了解,应该知道议会意味着什么,”龙德布洛克笑了笑:“我当然比格罗斯级别高,”

“同样的,你们对我也应该有一些了解,知道做事什么样,”苍浩面带微笑,只是微笑中带着一股杀气:“我挺佩服你的勇气,竟然敢來见我,”

“我为什么不敢呢,”龙德布洛克一摊双手:“当然,我们曾经有很多误会,不过这都是可以澄清的,”

“你们动用了阿瑞斯之矛这样的玩意儿,可不是误会那么简单吧,”

“这个与我无关,”龙德布洛克告诉苍浩:“我知道你对钻石联盟有很大的成见,这都是因为格罗斯,他擅作主张发动对你的战争,这个我是不同意的,”

“你唱白脸,他唱红脸,对吗,”苍浩讥讽的笑了笑:“一个红脸一个白脸,这种招数很常见,”

“看來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诚意,”

“我为什要相信,”

“好吧……”龙德布洛克叹了一口气:“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,但在此之前,需要确保彼此的安全,”

“我身上有武器,”苍浩坦然承认了:“你想让我交出來,”

“如果沒有枪在身上,苍先生应该沒有安全感吧,这个我可以接受,”龙德布洛克说着,拿过一个小小的电子仪器,摆弄了几下:“不过我说的是信息安全,

苍浩一眼就认出來,那是一个探测仪,可以确定自己身上带了哪些电子装备,

果然,龙德布洛克马上说道:“苍先生能不能把你的手机交出來,“

“怕我录音,”

龙德布洛克点点头:“沒错,”

苍浩也沒犹豫,把手机交给龙德布洛克,龙德布洛克直接关机,然后敲了敲车窗,

那个非常有风度的男人走过來,弓下腰用希伯來语问了一句什么,

龙德布洛克把手机交给他,大概是为了让苍浩放心,直接用汉语吩咐道:“暂时帮苍先生保管一下,”

苍浩笑了笑:“你也太谨慎了吧,”

龙德布洛克升起车窗,淡淡的道:“手机就算在关机状态下,也不安全,苍先生应该明白这个,”

跟着,龙德布洛克又摆弄起那个探测器,片刻后点点头:“现在我确信苍先生身上沒有任何电子装置,包括手机、录音笔或窃听器……这个探测器非常灵敏,只要是用电的东西,就算你身上有一块电池,也能检测出來,很好,这样一來,我们的谈话就能顺利进行了,不会有一个字泄露出去,”

苍浩质疑了一句:“你身上也沒有,”

“你可以对我进行检测,” 龙德布洛克把探测仪递给苍浩:“不过,我觉得沒有必要,如果我们之间谈话的内容泄露出去,对苍先生沒有任何影响,但对钻石三联盟和我个人就有很大的负面影响,”

龙德布洛克说的很对,所以苍浩沒接过探测器:“直接开始谈话吧,”

“好的,”龙德布洛克把探测器放到一旁,打开一个小箱子,拿出一根雪茄,亲自切掉一头,然后递给苍浩:“首先,我为格罗斯所做的一切向你道歉,再次重申,这绝对不是出自我本人的意思,钻石联盟不对格罗斯本人行为负责,希望苍先生你也能准确分辩这个区别,”

“好,”苍浩挖苦的笑了笑:“希望你们这些奸商这一次会守信用,”

龙德布洛克明显的楞了一下:“奸商,”

“难道不是吗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过去一百多年來,你们把一种不值钱的小石子炒到天价,剥削全世界各地屌丝的钱,不是奸商是什么,”

“好,那么请苍先生回答我一个问題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不在意苍浩的态度,哈哈笑了起來,随后拿出一本书放到苍浩面前:“你看过这本书吗,”

书是英文的,苍浩一眼就看了出來:“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,我看过三遍,你说这干什么,”

“华夏的书价格便宜,但在欧美不一样,这本书要五欧元,那么,纸张和印刷成本可能只值一欧元,这本是凭什么要卖五倍,” 龙德布洛克一字一顿的问:“难道这不是暴利吗,”

“版权费用,”

“作者活着的时候是有版权的,但死后五十年,版权就不再受到保护,”龙德布洛克拿回这本书,随意翻看起來:“任何人都可以出版,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出版,为什么仍然要谋取暴利,”

“书里面包含了作者的思想,这不是用钱來衡量的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雨果的书买五十欧元我都认为值得,”

“说得好,我也非常尊重这位伟大的法国文豪……”龙德布洛克把书房到一旁,笑着点了点头:“你尊重雨果,愿意花高价买他的作品,那么钻石的消费者认为钻石能带给自己幸福,同样愿意花高价购买,其中的道理难道有什么不同吗,”

苍浩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反驳:“这……”

“为什么雨果是文豪,因为大家都喜欢他的书,如果大家都认为钻石很值钱,那么钻石真的就很值钱,”龙德布洛克进一步说道:“我们卖的不只是钻石这种商品,还有钻石所包含的象征意义和文化价值,如果你认为我们的所作所为错了,那么全世界大多数企业都得倒闭,”

苍浩苦笑两声:“似乎还真是,”

“就比如贵国的石油公司,世界石油价格上涨,他们的油价跟着上涨,世界油价下跌,他们却不跌,或者只跌很少一部分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龙德布洛克很感慨的道:“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从国外购进的都是劣质原油,本來价格也不贵,这不是更缺德吗,”

“确实缺德,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钻石,你不要转移话題,”

“那就回到钻石话題上來,”龙德布洛克缓缓说道:“我们发现了钻石这样一种商品,把它包装起來做营销,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有这样一种东西,并成为爱情的见证,这只是一种商业行为,并沒有任何违法的地方,以你的人生见地应该不难知道,全世界多的是这样的事情,钻石联盟只是其中之一,”

“你说的倒也不是沒道理,”

“钻石联盟与你之间的分歧之处在于格罗斯的所作所为,” 龙德布洛克顿了一下,很诚恳地说道:“钻石联盟很真诚的希望与你合作,可惜格罗斯采用了错误的方式,认为可以控制和利用你,而你证明了自己不可被控制和利用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你对钻石联盟的事情知道的也够多了,那么我不妨再多说一点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给自己枪也切开了一根雪茄,叼在嘴上:“钻石联盟过去曾经扶持了鬼王党,结果是鬼王党反叛,这让我们面临非常难堪的境地,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武力,而血狮雇佣兵无疑是最佳选择,”

“我不会给任何人当手下和走卒,”

龙德布洛克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是手下和走卒,而是合作者,”

“格罗斯当初也是这么说,”

“我和他不一样,” 龙德布洛克又是摇了摇头:“我是很真诚的,如果苍先生愿意答应,将会获得丰厚的回报,”

苍浩很装B的问:“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,”

“苍先生是成功人士,当然不缺钱,只不过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拖着长音说道:“又有谁会不想要更多的钱,”

“难道你们之前做过的事情就算了,”

“当然不会算了,但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说到这里,压低了声音:“钻石联盟事实上是一个企业联盟,有诸多相关企业组成,戴比尔斯和澳洲钻石是其中最大的两家,戴比尔斯是从事这个行业历史最悠久也是最有名的,议会的每一个议员,都代表着一家或者几家企业,大家在议会保证自身所代表企业的利益,我代表的是澳洲公司,”

苍浩问了一句:“格罗斯呢,”

“格罗斯的后台是施瓦茨,两个人跟戴比尔斯关系密切,”

“哦,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好像新泰矿业最大的股东之一,就是澳洲钻石,不过是过去式了,”

“问題就在这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的声音变得有些不悦:“施瓦茨和格罗斯所采取的行动,不仅完全失策,给联盟造成巨大损失,毫无必要的与血狮雇佣兵结仇,还有,他们两个人造成的损失,基本都由澳洲承担,”

龙德布洛克说到这里,苍浩明白了,联盟议会内部有矛盾,龙德布洛克对施瓦茨和格罗斯非常不满,

新泰矿业过去的两大股东是戴比尔斯和澳洲钻石,差瓦立揪出T国军方腐败之后,戴比尔斯立即把股份转让给了苍浩,

后來,苍浩又胁迫澳洲钻石退出新泰矿业,至此,钻石联盟与新泰矿业再无关系,而苍浩获得了彻底的控股权,

表面看起來,钻石联盟的两大企业都蒙受了损失,但这里面的区别可就大了,

戴比尔斯的股份是卖给苍浩的,澳洲钻石则是无偿奉献给了T国国王,澳洲钻石的损失无疑更大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