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当金钱出来说话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可以说,其实龙德布洛克憋着一股火,只是他很有涵养,沒明显表现出來:“施瓦茨和格罗斯的行为,直接把钻石联盟引入错误路线,而我作为议长有责任和义务纠正这种错误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听着怎么有点像是你要篡权,”

龙德布洛克听到这话,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,不过转瞬即逝:“我相信施瓦茨会毁掉钻石联盟,我不希望看到这一天,就必须有所作为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然后你需要有外援,”

“如果血狮雇佣兵愿意与钻石联盟合作,就可以证明我的方法是正确的,让施瓦茨闭嘴,”顿了一下,龙德布洛克继续说道:“这种局面是双赢的,”

“可我还是不太明白……”苍浩打量着龙德布洛克的神色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你是议长,整个钻石联盟最有权势的人,你需要扳倒一个议员难道不是很容易吗,”

“苍先生应该明白,谁最有权力,并不取决于他的职位,而是取决于他的实力,”龙德布洛克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很遗憾,钻石联盟最有权势的人就是施瓦茨,因为戴比尔斯是全联盟最庞大的企业,当然也是最有钱的,而且,施瓦茨能直接影响其他一些小的成员企业,这个连我都做不到,打倒她沒那么容易,”

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:“明白了,”

“你看,连这样的话我都说出來了,你应该相信我了吧……”龙德布洛克抽了一口雪茄,把车窗放下來一些,让烟雾飘出去:“我已经联合了其他三位议员,只要能够证明我的思路是对的,我就可以把施瓦茨驱逐出议会,事实上,我并不讨厌她这个人,但我坚决反对她的观点和路线,”

“既然施瓦茨势力这么大,为什么不直接做议长,”

“选举议长要有方方面面的考虑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有些无奈的解释道:“男性和女性要有一定比例分配,议长所属地区也有均衡考虑,这样可以尽量保证成员企业的公平,当然,议长代表哪个企业也是有权衡的……上一届议长來自一家小公司,按说戴比尔斯可以推举新的议长,问題在于,那位议长是女性,那么这一届议长就必须是男性,施瓦茨作为女性沒有机会了,”

苍浩略有点挖苦的问:“这么说你纯粹是运气好了,”

“某种程度上,议会相当于政治团体,每一个人能坐到什么位子,本就不只是个人能力能决定的,而是方方面面的因素发挥作用,” 龙德布洛克笑呵呵的道:“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就是,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都要具备才行,”

“好吧,你确实很诚恳,那么我也诚恳回答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们不可能合作,”

龙德布洛克微微一怔:“为什么,”

“你刚才的一些话确实很有道理,对我的一些观念也构成补充,其实操纵商品价格本身沒什么,但是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着重强调道:“请注意这个‘但是’,钻石联盟的原罪并不是操纵钻石价格,而是倒卖血钻,”

龙德布洛克有些尴尬:“这个吗……”

“非洲盛产钻石,但钻石沒给非洲人民带來财富,正相反的是带來了无尽的灾难,军阀们知道钻石可以卖高价,就强迫当地人沒日沒夜的开采,然后拿出去换來武器支持自己发动内战……”耸耸肩膀,苍浩继续说道:“你们钻石联盟功不可沒,正是你们满世界兜售血钻,才让这些非洲军阀有了动力,”

“那么我问你,就算沒有钻石联盟,难道非洲军阀就不会兜售血钻了,或者更进一步,就算是沒有钻石,难道非洲就沒有军阀,非洲黑人能够过上幸福生活,”龙德布洛克呵呵一笑:“答案显然是否定的,”

“很显然,你为今天的谈话做足了准备,知道我会说些什么,而且你的思想水平,也远远超过格罗斯……”苍浩笑了笑,淡然道:“你的道理其实一点都沒错,但即便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,至少可以做到不参与,”

“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,但我不得不纠正一下,正义感往往是一种负担,”

“就算正义感是负担,我仍然要坚持,追求真理,”

“真理更脆弱,”龙德布洛克略有点不屑的说道:“当金钱出來说话,一切真理都得闭嘴,”

苍浩苦笑两声:“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,”

“加入钻石联盟,可以让你获得更多的财富,为什么选择不,”龙德布洛克一摊双手:“你可以用这些钱做你喜欢做的事,甚至也可以出去行侠仗义,这不是更有意义嘛,还有就是,如果你不同意,会有很多人乐于合作,但他们拿到钱之后会干些什么可就不好说了,”

“不能否认,你的这些话还真挺有吸引力,但我需要考虑一下,”

“希望你能给我满意的答复,”龙德布洛克很认真的道:“既然已经说了这么多,我就再说一点,传统上,钻石联盟是不问政治的,沒错,我们确实跟世界各地很多政客保持良好的关系,为的是他们能帮助我们把生意做好,但我们不干预政府事务,也不干涉别国内政,这是一条墨守成规的底线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施瓦茨不一样,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,一直都对政治有着浓厚的兴趣,” 龙德布洛克说到这里,又抽了一口雪茄,情绪似乎有点紧张:“我知道他想要做什么,这很危险,我必须阻止她,否则会毁掉钻石联盟,”

“哦,”苍浩非常有兴趣:“她想要做什么,”

龙德布洛克沒有回答,只是说道:“虽然你不喜欢钻石联盟,但如果你跟我们合作,至少可以保证钻石联盟不会变得更加可恶,”

苍浩用力点了一下头:“你这句话是最有说服力的,”

“那么苍先生可以认真考虑一下了,”

“我不能马上给你答复,”苍浩突然想到一件事:“既然你已经说了这么多,我现在有一个问題,不知道能不能回答,”

龙德布洛克直接就道:“只要不涉及到商业机密,都可以,”

“那你能说什么,”

“除了我们怎么运营,利润怎么分配这些商业西街,任何问題都可以,”顿了一下,龙德布洛克补充道:“甚至你想知道我的个人生活都可以,”

“我对你的个人生活不感兴趣,倒是很关心商业问題,既然细节不说,就说说大概吧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想知道钻石联盟都有那些企业成员,”

龙德布洛克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十几家企业的名字,戴比尔斯和澳洲钻石当然是排在首位的,其余的企业苍浩基本上沒听过,

想來这些小企业在钻石联盟内部的话语权有限,这场争斗最主要还是在戴比尔斯和澳洲钻石之间,而这两家企业也是最大的获益者,

这次谈话从开始到现在,龙德布洛克的本性表露无遗,可以说,他这种人都是这样,

必须承认,龙德布洛克的态度确实诚恳,很多话语已经表明了钻石联盟的决策层存在内部矛盾,按说这是应该高度保密的,

但涉及到商业问題,龙德布洛克绝不多说,因为直接涉及到金钱,

这也就是说,龙德布洛克做事方法与施瓦茨不同,不过他们追求财富的本质是一样的,

苍浩狡狯的笑了:“我真正想问的其实不是这个……”

龙德布洛克丝毫不感到惊讶:“那么你最关心的又是什么,”

“鬼王党,”

“如果你能跟钻石联盟合作,首要任务就是歼灭鬼王党这些叛徒,在这件事情上我跟施瓦茨女士观点一致,”

“我关心的不是这个,”苍浩摇摇头,又道:“我要知道鬼王党的成员有哪些,”

龙德布洛克立即数出了一串名字,每一个苍浩都知道,除了红面鬼和镜鬼之外已经全部伏法,

那么问題就出來了,那套生命维持系统里面,装的到底是什么人,

苍浩试探着问:“你是不是遗漏了什么,”

龙德布洛克摇摇头:“沒有,”

“好吧,我也跟你多说一点,前些日子出了一件怪事,警方抄了一处制毒仓库,相信与鬼王党有关,此外在里面发现了一个东西……”苍浩描述了一下那套生命维持装置,然后问道:“鬼王党事实上已经名存实亡,只剩下镜鬼和红面鬼,他们身边倒是还有些其他人,我们大都也知道是谁,所以,我就很想不通那套装置是怎么回事,你知道吗,”

“难道……”龙德布洛克愣住了,过了良久才喃喃说了一句:“难道红面鬼释放了初代鬼王党,”

“什么初代鬼王党,”

“最早的鬼王党是一批强悍的杀手,难以控制,后來,联盟用药物改造了他们的身体,但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变得更加桀骜不驯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吐了出來: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又培养了第二代鬼王党,也就是黑面鬼这帮人,然后囚禁了初代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