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当枪口出来说话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立即问:“为什么你们不处死他们,”

“事实上,联盟并不把他们看做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种资产,他们每个人都花了联盟太多的钱……”龙德布洛克有点尴尬的道:“所以,我们只是用药物让他们沉睡,以备必要时重新唤醒,”

苍浩对这件事很意外:“有多少人,”

“这套生命维持系统很复杂,随时显示每一个被囚禁者的各项生命体征,有几个人在囚禁过程中自然死亡,还有几个人的生命体征表明,他们已经衰弱到无法挽救的地步,你应该明白,长时间的昏睡会让人变得越來越虚弱无力……”顿了一下,龙德布洛克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:“就算唤醒,他们也沒什么价值了,所以就直接人道处理,”

所谓“人道处理”当然就是处死的意思,不过苍浩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:“他们还有多少人活着,”

龙德布洛克还是沒有正面回答:“这些初代鬼王党被囚禁在非常安全的地方,后來第二代鬼王党反叛,黑面鬼和红面鬼偷走了红小丑,红小丑是红面鬼的老师,想來是觉得有利用价值吧……”

鬼王党的反叛并非是突发事件,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先是消极抗命,接下來完全不服从钻石联盟的指挥,直到最后彻底摊牌,

龙德布洛克告诉苍浩,钻石联盟对鬼王党原本很放心,还是后來才知道红小丑被偷走,

这也就意味着,本來已经奄奄一息的鬼王党,很可能会死灰复燃,

“我们先说这么多……”苍浩看了一下时间,说道:“我会考虑你的提议,”

龙德布洛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苍浩:“希望我等來的是好消息,”

“应该说,跟你谈话还是很舒服的,至少你更加诚恳,不像格罗斯那样狡诈,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道:“不过对你的很多观点我还是持保留意见,”

“哦,”龙德布洛克饶有兴趣的道:“说來听听,”

“你说的沒错,当金钱出來说话,一切真理都得闭嘴,但是……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当枪口出來说话,连金钱也得闭嘴,”

龙德布洛克说话倒是很会借坡下驴:“我们有钱袋子,你有枪杆子,这正是强强联合,”

“我还沒说完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东西有三样,除了钱袋子和枪杆子之外,还有笔杆子,似乎,笔杆子在其中是最软弱无力的,但最终获得胜利的仍然会是笔杆子,所有的雄图霸业最终都将随着历史烟消云散,只有笔杆子写下的真理才会永远流传,当然写出的必须是真理,而不是垃圾,”

“你们华夏人有一句诗,,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,说的应该就是这个道理吧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笑着点了点头:“所以你应该明白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,其实我最感兴趣的不是权力和财富,而是我能给这个世界留下來什么样的真理,”

“我们之间的谈话求同存异,还是那句话,希望我能等來你的好消息,”

“再见,”苍浩冲着龙德布洛克微微点了一下头,随后下了车,

龙德布洛克倒是很尊敬苍浩,跟着下了车,又跟苍浩握了握手,这才回到车上,

很快的,龙德布洛克乘车远去,苍浩转身要回翠峰村,发现一帮兄弟正站在入口处,

万鹏看到苍浩,急忙过來问:“老大,怎么样,”

苍浩把见面经过说了一遍,又道:“看來钻石联盟真的打算跟我合作,”

“我也这么想,”李崇赞同道:“龙德布洛克想要推翻施瓦茨,所以需要外援,否则不会说出來这么多事,”

“沒错,”安德烈耶维奇也是这个观点:“对付钻石联盟最好的办法,就是从内部瓦解他们,本來还沒有什么机会,现在他们主动把这个机会送上门,应该把握才对,”

谢尔琴科笑了笑:“你们真的觉得龙德布洛克很诚恳吗,”

安德烈耶维奇急忙道:“难道不是吗,他今天跟苍浩说的这些话,如果传回钻石联盟,将会对他构成严重后果,”

谢尔琴科还是微笑:“可你们怎么证明有过这么一次谈话,”

听到这个问題,大家全都哑然了,谢尔琴科继续道:“很显然,龙德布洛克做主了准备功夫,今天这次谈话不会有任何痕迹留下來,换言之,你们如果想用谈话内容对付龙德布洛克,这个是不可能的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你继续说,”

“龙德布洛克确实希望跟苍浩达成合作,行事方式跟格罗斯也确实不一样,但是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谢尔琴科质问:“我们凭什么保证他不会变成另一个格罗斯,”

“谢尔琴科说的也是我担心的,”苍浩的雪茄已经熄灭,拿起來重新点上,吸了一口:“格罗斯刚出现的时候,也特么是满怀诚意扑面而來,转身就在背后使阴招,龙德布洛克跟格罗斯确实不一样,应该说,龙德布洛克彻头彻尾更像商人,如果形势突然发生变化,他认为沒有血狮雇佣兵可以把利益最大化,他会毫不犹豫的出卖我们,”

万鹏一个劲的摇头:“一方面,与龙德布洛克合作,可能是瓦解钻石联盟最好的机会,另一方面,我们又凭什么相信龙德布洛克……真让人头疼,”

苍浩再次问谢尔琴科:“你怎么想,”

“我觉得,可以跟龙德布洛克合作,但是龙德布洛克要被逼到死路上去,”谢尔琴科摸出一根烟,还沒等点燃,又分析道:“龙德布洛克驱逐施瓦茨,这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利,但这是他自己的主动选择,换句话说,是他向施瓦茨开战,而不是相反,那么,他也就随时可能改变主意,作为盟友,他太不稳定了,”

“你又和我想到一起去了,”苍浩吐了一个烟圈,冷冷一笑:“只有龙德布洛克彻底跟施瓦茨摊牌,我们才能放心跟龙德布洛克合作,至少眼下还不行,”

李崇问了一句:“还有,怎么突然冒出來一个红小丑,咱们怎么办,”

“这事我也挺惊讶,”苍浩颇为无奈:“本來以为鬼王党这出戏眼看就要剧终了,沒想到竟然还有续集……”

谢尔琴科也是忧心:“而且我们完全不知道初代鬼王党还剩多少,”

“我已经问过,龙德布洛克根本就不想说,所以我也就不问了,”顿了一下,苍浩古怪的一笑:“这也恰好说明了,龙德布洛克对我们有所保留,并沒有说出所有事,”

谢尔琴科进一步提出:“还有,初代鬼王党应该很强大才对,怎么会轻易被第二代推翻,这个过程耐人寻味,”

如果不是谢尔琴科提出,苍浩还真忽视了这个细节:“沒错,龙德布洛克根本沒有提过,初代鬼王党到底是怎么落败的,我也举得第二代不应该那么轻易得手,”

李崇叹了一口气:“这个该死的钻石联盟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,”

“我觉得你这个问題应该修正一下,”苍浩微微的一笑:“除了钻石联盟之外,这个世界还有多少秘密,”

大家正说着话,克莱恩特來了,坐在轮椅上被游骑兵推着,

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,可是见血狮雇佣兵都在,马上示意游骑兵带自己离开,

苍浩问了一句:“有事吗,”

“哦……沒什么……” 克莱恩特转回身來,有点尴尬的道:“我决定告辞了,”

“塞西莉亚呢,”苍浩有点担心塞西莉亚要求留下來,但真的就这么走了,又有点舍不得,

“她跟我一起走,” 克莱恩特叹了一口气:“我要再次谢谢你,被你教训了一顿之后,她懂事了不少,只不过嘛……”

“怎么了,”

克莱恩特苦笑两声:“沒什么……”

“我都问你了,为什么不说,”

“她……似乎想要做个侠客,” 克莱恩特非常无奈的道:“你知道她为什么同意跟我回M国吗,因为另外两个女孩答应一起走,塞西莉亚还要带她们到处走走看看……”

克莱恩特说的这两个女孩,就是艾丽莎和苏云,如果她们两个不跟着一起走,只怕塞西莉亚还真就会留下來,

虽然有点不舍,苍浩还是觉得这个安排不错,三个女孩都应该离开一段时间,让各方面的事情冷却一下,

她们中任何一个人留下,都会让局面变得更加麻烦,

于是苍浩点了点头:“一路顺风,”

正在这个时候,三个女孩一起走了过來,塞西莉亚有点感动的对苍浩道:“我现在冷静了,仔细想想,你说的是对的……我应该尊重外公,不能继续任性下去,”

“你真这么想,”

“当然,”塞西莉亚急忙道:“但我还会回來的,到时候你还是我师父,千万别忘了我这个徒弟,”

克莱恩特听到这话,表情明显有些揪心,

苍浩也不知道该跟塞西莉亚说什么,只好对艾丽莎和苏云说了一句:“你们年纪比她大,照顾好她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