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红小丑大开杀戒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吗,”红小丑眼睛一亮,突然高呼了一声:“开始,”

在周大宇手下两旁是围墙,墙头突然翻上來二十多个身穿迷彩服的人,带着面具,

他们是鬼王党的杂兵,也不用红小丑再吩咐什么,对着院子里的周大宇手下就开火了,

突然遭到两边火力夹击,周大宇的手下根本沒有防备,一时之间,血肉横飞,尸体不断的倒下,

在他们两侧是高墙,身后是大门,已经牢牢的锁上,

几个周大宇的手下冲到门前,想要推开门出去,却发现大门纹丝不动,紧接着,他们就被鬼王党杂兵的子弹射倒,

周大宇、红面鬼和红小丑站在正面,这样一來,正面就是他们唯一的生路,

于是,几个周大宇的手下冒着弹雨,向周大宇这边冲过來,

然而,几个鬼王党杂兵马上从周大宇身后冲出來,对着这几个人就开火了,

他们的胸口暴起一朵朵血花,还來不及惨叫,纷纷倒在地上,

其中有一个,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察到红小丑是凶手想要过來拼命,抑或只是慌不择路,径直向红小丑冲了过來,

红小丑一只手拿着鸡大腿,另一只手往前一刺,正中这个人的咽喉,

猛然之间,这个人的动作定格了,片刻后,红小丑把手往回一撤,周大宇和红面鬼才发现红小丑的手上拿着一把很小的直刀,

一股鲜血从喉咙里喷射出來,这个人倒在地上不住的挣扎,结果鲜血越涌越多,

切开喉管不会直接让人死亡,三流军事作品常见把喉管一切就让对方倒地毙命,所以谓之“神剧”,

事实上,很多时候为了救人,还必须要把喉管切开,

只有鲜血灌进肺里才会让人溺死,换句话说,周大宇这个手下是被他自己的鲜血给淹死了,

等到这个人停止挣扎,院子里的枪声也停了下來,只剩下了满地的尸体,

周大宇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知道这会儿才回过神來,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:“你要干什么,”

“不干什么,”红小丑一只手拿着直刀,另一只手拿着鸡大腿,比比划划的道:“你的这些手下,实在沒什么用处,我想來想去,也沒什么办法特训,还不如直接处理掉,”

红面鬼也觉得红小丑做得有些过分了:“如果你觉得沒用,直接遣散就行了,又何必……再说了,我们现在正使用人的时候,”

红小丑啃了一口鸡大腿,笑嘻嘻的问:“你们有意见,”

周大宇确实有意见,可是看了一眼那把直刀,总是担心会刺进自己的咽喉,所以有意见也不敢提,

红面鬼更是为难,想要说点什么,却又不敢,

红小丑把鸡腿啃干净,把骨头往院子里随手一扔,落到地上后马上就被鲜血盖住了,

“我需要丧尸剂,”红小丑很仔细的吮吸了几下手指,似乎对鸡腿的味道恋恋不舍:“那可真是好东西,”

红面鬼觉得红小丑的样子有点恶心:“但现在确实沒有了……”

“该死的苍浩,”红小丑冷冷一笑:“本來懒得搭理你,现在不搭理你也不行了,你准备好给自己收尸吧,”

再说苍浩,本來想回家住,刚一进门就看见荀海璐在那发傻,顿时有点厌倦,

荀海璐不但不化妆,干脆蓬头垢面,每天坐在那发傻,

如今,荀海璐彻底成了被遗忘的角落,各大媒体和公众似乎忘了曾经有这么一个明星,全把注意力放在了人口走私案上,

看到苍浩回來,荀海璐哀叹了一声:“如今就算有点负面新闻也好……”

苍浩还沒等说话,文小海的电话打了过來,直接问苍浩:“看新闻了吗,”

“怎么了,”

“车海军被放出來了,”

“为什么,”苍浩有点意外:“难道这家伙有门子,”

其实,事情并不复杂,这个案子如今有吕思言坐镇,就算有门子也不好使,

但沈粲及其父亲牵扯到太复杂的社会关系,而且那天上了游轮的客人,个个都有身份背景,

如果每个需要追究责任,这案子只怕真就办不下去了,于是吕思言跟廖家珺商量了一下,决定了办案原则是“首恶必办,胁从不问”,

凡是当天成功竞价的就必须问责,但只是上了游轮却沒有参与交易的将不被追究责任,而且原则上还会对这些“胁从”的身份予以保密,

车海军老老实实的供述,自己当时确实参与竞价了,不过并沒有真的买了个活人,

警方查明口供属实,也就把他给放了,

抓捕像车海军这样的人,警方从一开始就沒有正式发过通告,释放之后同样也沒有通告,不过社会上还是传遍了各种消息,

第一时间就有人爆料车海军被捕,如今还是不知道什么人继续爆料,而车海军方面始终保持沉默,对这些消息一概不理会,

荀海璐拿出手机刷了一会微博,马上破口大骂:“这帮警察是不是瞎了,为什么要把车海军给放了,”

“不得不放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从军事角度來说,为了争取更大的胜利,有的时候不得不放弃一些阵地,”

“我不懂什么军事,”荀海璐豁然站起,不安的走來走去:“车海军个王八蛋,既然干出來这样的事,就应该被枪毙,”

“如果车海军真的死了,你还怎么澄清自己,”

“这……”荀海璐愣住了:“好像还真是,”

“既然你想要东山再起,就必须祈祷车海军长命百岁,有机会等到这一天,”

“不要说长命百岁,只要他再活一个月,老子一定翻盘,”

“你打算怎么做,”

“这个吗……”荀海璐再次愣住了:“我暂时沒想好,”

“你就暂时在我这住着吧,好好想想该怎么做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只要别让陈顺章來,”

“你以为我想让他來,”荀海璐非常无奈的道:“他知道我在这,自己找上门來,我有什么办法……好在他也沒干什么讨厌的事,我都忍了,你为什么不忍,”

“我忍了,”苍浩点点头:“所以今晚我不在这住,”

“你又出去浪,”荀海璐急了:“你总不回家住,让我吃什么,”

“前几天你不是住的挺好的吗,继续叫外卖呗,”苍浩不想碰见陈顺章,不知道这位二代什么时候会來,于是急匆匆就走了,

回翠峰村的路上,苍浩的手机响起來,号码看起來非常怪异,

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网络电话,如果不是广告营销或者诈骗,那就是身份特殊的人物,

苍浩接起來之后沒开口,等着对方说话,马上的,一个人用英语打了个招呼:“你好,苍先生,”

苍浩马上听了出來,自己曾经见过这个人,就是艾丽莎的顶头上司,抓走斯平克斯的那帮黑衣人的首领,

“是你,”苍浩多少有点意外:“给我打电话是什么事,”

“大概你以为,我给你打电话,可能跟艾丽莎有关,事实上还真不是……”

对方准确的猜到了苍浩的心思,苍浩呵呵一笑:“你还真精明……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,”

“你可以称呼我为K先生,”顿了一下,对方又道:“我给你打这个电话,是因为我曾经告诉过你,你帮助铲除了内奸,中央情报局会表示感谢的,”

“我对这个倒是很感兴趣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打算掏多少钱,”

“要说钱,苍先生应该不需要了,斯平克斯给你的一百万美元我们也不准备追回,”

“你这账倒是算的很清楚,”苍浩有点无奈,本來以为中央情报局已经忘了那笔钱,沒想到这位K先生记得清清楚楚,

“我们可以给你帮一个更大的忙,”K先生有点故弄玄虚:“让我先给你放一段录音……”

“什么录音,”苍浩心头猛的一跳:“沒有视频吧,”

“很遗憾,沒有,”

“你们什么时候拍的……哦,不对,录的,”苍浩急急忙忙的道:“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你们不要随便把录音公布出去,想要多少钱直接开口,大不了那一百万美元我还给你们……”

“苍先生别紧张,我沒打断敲诈你,”K先生呵呵笑了笑:“而且,我们很清楚,虽然你平常很好色,事实上已经很久沒有兴生活了,也就是说,基本上不可能弄到关于你的桃色证据,更何况我们本來也沒打算对付你,”

“说的对呀……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当然已经很久沒有兴生活了……话说,你们连这个都知道,是不是派两个女人过來帮我解决一下,”

“以苍先生的魅力,这根本就不是问題,”K先生咳嗽两声,有点尴尬的说道:“咱们还是先听录音吧,”

“再等一下……”苍浩不放心的问:“这录音到底什么时候的,”

“确实是最近的,” K先生保证道:“我们不是针对苍先生你,而是用这个录音帮个小忙,”

K先生立即播放了一段录音,苍浩等到听罢,额头冒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,

录音确实不是针对苍浩的,但比针对苍浩自己,还要更让苍浩难受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