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戈尔迪乌斯之结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随便你吧,”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不过,亚列西科毕竟身份敏感,他在翠峰村这里不要时间太长,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阿芙罗拉点点头:“下午他就会走,”

“那就好,”

“对了,我來是要问你,钻石联盟这档子事该怎么处理,”

“中央情报局表面上是给我帮忙,其实也是展示肌肉,让我见识他们的力量,”冷冷一笑,苍浩又道:“在我毫无预料的情况下,他们能动用先进设备进行录音,岂不是我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掌握之中,我现在有点担心你我的谈话也会被录音,”

“这个倒不会,”阿芙罗拉宽慰苍浩:“我知道那类装备,声波采集是有一定距离的,采集翠峰村入口那里的声波,他们可以找到藏身地点,但翠峰村的建筑全处于中心地带,在翠峰村外围无法有效采集,如果他们想要溜进來又会触发警报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也要想办法进行电磁屏蔽,万一他们的技术将來升级了呢,”

阿芙罗拉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:“你担心这份录音会帮倒忙,”

苍浩反问:“你说呢,”

“让我说的话……我觉得不好说,”阿芙罗拉的目光变得非常深邃:“在希腊神话中,小亚细亚弗里吉亚的国王戈尔迪乌斯,打了一个非常复杂的结,声称谁能打开这个结,谁就能统治亚洲,后來,亚历山大來了,直接挥剑砍断了这个结,用你们华夏人的话來说就是‘快刀斩乱麻’,在解决复杂问題的时候,东西方有着相同的智慧,而钻石联盟现在就是戈尔迪乌斯之结,”

“说得对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我也想过了,中央情报局的这份录音,沒准就能干脆利落的斩开钻石联盟,当然,我希望跟龙德布洛克达成合作,但这条老狐狸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,想通过龙德布洛克制造分裂,还是很难的,或许这份录音可以,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,”阿芙罗拉点点头:“沒别的事了,我先去忙了……”

“等等……”苍浩急忙道:“你难道真的就这么走,”

“你不想让我走,”阿芙罗拉妩媚的一笑,突然把苍浩推倒,然后骑在了苍浩的身上:“那就满足你……”

两个人正在温存,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,苍浩不耐烦的接起:“谁啊,”

“是我,”电话里传來克莱恩特的声音:“我刚回到M国,再次对你表示感谢……”

“感谢的话回头再说,”苍浩着急跟阿芙罗拉缠绵,一切正事全都抛到脑后了:“我这边现在有点急事……”

“先等一下,”克莱恩特不知道苍浩再说什么,一时间竟然打开了话匣子:“塞西莉亚父母不幸遇害,我早晚是要报仇的,这几年來一直在暗中进行,沒想到让我非常幸运的遇到了你,竟然直接了结了我的这个心愿……”

阿芙罗拉吻了上來,苍浩无法说话,只有一个劲的“嗯嗯”,

“我说过,可以帮助你对付钻石联盟,但需要一个突破口,现在机会來了,”克莱恩特一字一顿的道:“那段录音已经引起广泛关注,是时候对钻石联盟采取行动了,”

这句话让苍浩很感兴趣,苍浩轻轻推开阿芙罗拉,问了一句:“你打算怎么做,”

“至今为止,沒有发现钻石联盟有明显的违法迹象,沒有办法直接采取司法行动,如果进行详细调查,最后肯定会发现违法线索,但恐怕旷日持久,而且还会给钻石联盟反击的机会,”克莱恩特摇了摇头:“所以这应该不是你想要的,”

“那么你认为应该怎么做,”

“我认为应该迂回出击,”停顿了一下,克莱恩特提出:“我在国会有几个朋友,马上就过去跟他们见面,我会跟他们提出,立法杜绝血钻流入M国,”

苍浩满意的点点头:“血钻是钻石联盟主要利润源,如果把这个切断了,钻石联盟麻烦就大了,”

“那我就这么做了,”

“谢谢你,”

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,”克莱恩特非常感动的道:“谢谢你帮我和女儿报了仇,”

女儿之死,一直是克莱恩特的心病,某种程度上,他是靠着复仇的渴望支撑自己活了下來,只是从來不表露出來,而塞西莉亚也不知道,

如今苍浩帮他了结了这块心病,他当然感激,只是从头到尾他都沒提过塞西莉亚的父亲,说明对这个女婿始终还是不接受的,

果然,克莱恩特采取了行动,两天后,M国议会通过决议,要求联邦执法部门严格把关,彻底杜绝血钻,

这个决议根本沒提“钻石联盟”的字样,也沒提起近期闹得轰轰烈烈的钻石丑闻,这就是政治家们的政治智慧,

录音固然是一份证据,但要确定钻石联盟的存在,继而证明钻石联盟一直在操纵钻石价格,却还远远不够,

如果这份决议稍有提及这些内容,都会让国会陷入持久的争论,还涉及到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,

所以,搞政治的要诀是,针对具体问題就事论事,不要牵扯太多,

克莱恩特非常清楚这一点,否则无法推动这么快通过决议,

事实上,关于血钻早就有《金伯利协议》,M国本身就是签约国,问題是这个协议本身漏洞很多,而钻石联盟有非常善于钻漏洞,

这一次决议算是把漏洞给堵上了,就像苍浩预期的一样,对钻石联盟构成了重大打击,

至于钻石联盟内部,同样让苍浩猜中了,

中央情报局的录音公布之后,在钻石联盟内部造成轩然大波,不亚于一场地震摧毁了他们的钻石仓库,

施瓦茨提议召开议会紧急会议,所有议员全都到场了,包括满脸黑线的龙德布洛克,

众人刚一落座,施瓦茨直接对龙德布洛克发难:“你要求跟苍浩谈和,你也确实去谈了,结果事情搞成这样,你有什么解释,”

“我很注意的检查过,”龙德布洛克非常尴尬:“苍浩身上,还有我们所在的环境,沒有任何监听器材……我实在不明白那段录音到底是怎么來的,”

施瓦茨讥讽的一笑:“苍浩诡计多端,要是那么容易利用,格罗斯早就得手了,还需要你千里迢迢去华夏吗,现在你被苍浩反戈一击,让整个联盟承受了巨大损失,”

“我总觉得这件事背后还有文章……”

“不管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來的,毕竟已经发生了……”施瓦茨一摊双手,有些无奈的道:“钻石联盟的存在,一直是高度隐秘的,现在因为你的失误,导致我们的存在被曝光,现在M国国会又采取行动,搞得我们沒有办法继续出售血钻,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,”

龙德布洛克有些冒冷汗了:“我会负责的……”

“你怎么负责,”施瓦茨阴冷的一笑:“你个人能承担成员企业的损失吗,”

“当然承担不了,”龙德布洛克一个劲摇头,单单是M国的那个决议,带來的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,他哪里有那么多的钱,

“那你就沒办法负责,”施瓦茨的态度更加阴森:“我认为你唯一负责的办法,就是引咎辞职,你已经不再适合议长的位子,”

龙德布洛克听到这话,打了一个寒战,看了其他议员一眼,

这些议员本來支持龙德布洛克,问題是这一次施瓦茨抓住了理,完全占了上风,他们也不好开口说什么,接触到龙德布洛克的目光就只有把头低下去,

“怎么样,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,”施瓦茨不无得意的一笑:“龙德布洛克先生,我希望你像个男人一样,勇敢的承担责任,”

“我要是辞职,你就可以当议长了,对吧,”

“现在说的是你的问題,而不是我的,”施瓦茨缓缓摇了摇头:“谁來接替你的位子是下一议題,”

“我觉得现在就应该说清楚,”龙德布洛克冷冷的道:“我还在议长的位子上,关键问題上你就毫不犹豫的牺牲澳洲钻石公司的利益,T国的新泰矿业,你们戴比尔斯的股份倒是卖了个好价钱,而我们澳洲钻石的股份却白白送了出去,如果你來当这个议长,澳洲钻石的利益谁來维护,你凭什么保证不会牺牲我们的利益,”

施瓦茨淡淡的道:“我们要有大局观,适当的时候牺牲部分人的利益,以维护整体利益是必须的,”

其实,这个时候施瓦茨完全可以不出声,她偏偏说了这么一句话,结果激起龙德布洛克的怒火:“也就是说澳洲钻石仍然会被牺牲,”

“你先说是不是应该辞职吧,”施瓦茨不耐的摆摆手:“如果你拒绝辞职,我就只有发动投票, 强行把你从议长的位子上拉下來,”

“既然你需要我负责,咱们就把经过理顺一下,”龙德布洛克涨红了脸,气呼呼的道:“施瓦茨女士,从一开始就是你去招惹苍浩的,如果不是你输给了苍浩导致我们利益受损,我也不会去跟苍浩谈判,进而发生这么多事……真的应该只让我一个人负责吗,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让我负责,”施瓦茨哈哈一笑:“可惜,不管我做了什么,都沒有被人给录音,是你,龙德布洛克,让对方拥有了铁证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