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钻石联盟的分裂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会负责的,辞职也不是问題,”龙德布洛克一字一顿的道:“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……”

“不用说了,”施瓦茨打断了龙德布洛克的话:“只要你肯辞职,一切都好办,”

“你一直在等我这句话对不对,”龙德布洛克更怒:“你的根本目标,就是当上议长,其实你才不在意成员企业的利益,”

“你说完了沒有,”施瓦茨的态度更加不耐烦:“还是那句话,一切都是你惹出來的,就应该让你來负责,”

“好,我会负责的,”龙德布洛克冷笑着点了点头:“即日起,本人辞去联盟议会议长之职,同时澳州钻石将退出钻石联盟,”

一语既出,满座皆惊,

龙德布洛克的这句话说得太重了,如果澳洲钻石真的退出,等于是瓦解了钻石联盟,

就连施瓦茨都怀疑自己听错了:“你……说什么,你敢不敢对自己的言论负责,”

其实,这话刚一出口,龙德布洛克也有点后悔,不过,局面既然已经僵持到这了,龙德布洛克就不能认怂:“我当然负责,澳洲钻石退出联盟,从今往后,我们各行其是,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施瓦茨气得浑身发抖:“钻石联盟已经成立百余年,澳洲钻石加入这个联盟也已经有数十载光阴,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考虑过后果吗,”

一个原本支持龙德布洛克的议员,此时也不得不出來指责:“正是因为又这个联盟存在,大家过去才攫取丰厚的利润,你退出联盟就等于放弃了垄断特权,难道澳洲钻石还能像过去那样赚钱,”

“赚钱,”龙德布洛克轻哼了一声:“过去倒是很赚钱,但现在有人毫不犹豫的牺牲澳洲钻石的利益,我需要为公司股东和全体员工着想,更重要的是,沒错,我们过去确实拥有垄断特权,但如今事情已经被曝光了,你们觉得这个特权还能继续维持,”

所有议员听到这话,全都打了一个寒战,

另外那个女议员更是喃喃自语了一句:“沒错……曝光之后,各国政府一定会设法瓦解我们的垄断,他们宁可自己把这笔钱赚到手里,也绝对不会便宜我们,”

施瓦茨尖着嗓子喊了一句:“不可能,我们在各国政界都有朋友,他们一定会支持我们的,”

“你觉得对这些政客來说,友谊更重要,还是钱更重要,”龙德布洛克冷冷一笑:“过去,这些政客不知道我们具体操作方式,如今知道了,发现我们赚了这么多钱,他们肯定坐地起价,”

“这还不是你造成的吗,”施瓦茨用力捶了一下桌子:“你要负责,”

龙德布洛克淡淡的道:“我负责,所以我辞职,带领澳洲钻石退出联盟,”

施瓦茨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:“你沒有这个权力,”

“我沒有权利决定你们的事,但我是澳洲钻石的董事长,涉及到本公司的事务有权决定,”顿了一下,龙德布洛克一字一顿的道:“诸位,再见了,”

丢下这句话,龙德布洛克转身离去,再不理会现场的人,

施瓦茨召开会议,只是为了围攻龙德布洛克,却沒想到龙德布洛克亮出这么一招,

如今,施瓦茨倒是能当议长了,问題是当上也沒什么意义,

沒有了澳洲钻石,联盟想要继续操纵价格,就非常困难了,

“散会,”施瓦茨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,离开会议室,回了自己办公室,

施瓦茨很想找人商量一下,想來想去,就只有格罗斯了,于是接通了通话:“麻烦大了……龙德布洛克宣布退出钻石联盟,”

格罗斯也是一惊:“怎么会这样,”

“你问我,我问谁,”施瓦茨冷冷一笑:“真沒想到这个百年联盟就这样解体了,”

格罗斯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倒觉得龙德布洛克是明哲保身,”

“怎么讲,”

“实话实说,联盟维系到今天,历史悠久的同时,也产生了不少问題,如今媒体报道我们操纵价格,以后这门生意不好做了……”格罗斯一个劲的摇头:“说起來,龙德布洛克不是退出,而是宣布跟我们划清界限,以后联盟的任何事情跟他都沒有关系,”

“有道理……”施瓦茨正说着话,一个手下敲了敲门,走了进來,

施瓦茨不耐烦的问:“什么事,”

“來了一群律师……”手下很小心的道:“是龙德布洛克派來的,”

施瓦茨一愣:“他们要干什么,”

“他们要求划分澳洲钻石在联盟拥有的全部资产,”

“混蛋,”施瓦茨猛地拍了一下桌子:“龙德布洛克你下地狱吧,”

钻石联盟组建这么久,各个成员企业之间的交叉利益很复杂,这个需要厘清,

尤其是,钻石联盟的两个仓库保存的钻石,有相当一部分属于澳洲钻石,

龙德布洛克刚宣布退出,转身就把律师派來了,根本不给施瓦茨时间考虑对策,施瓦茨怎么可能不生气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依然像做贼一样,苍浩悄悄溜到自己办公室,处理一下工作,

虽然公司上下都认识苍浩,但苍浩还是担心别人知道自己长什么模样,当初本是临时起意让文小海当总裁,沒想到这出戏沒办法收场了,

刚跟文小海交代了一下,手机响了起來,苍浩随手接起來,龙德布洛克的声音马上响起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做,”

“你说的是那段录音吧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觉得跟我有关系吗,”

“难道无关,”

“真正录音的是中央情报局,只有他们才有那种设备,我就算想录也沒有办法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当然你可以不相信我,”

“中央情报局,”龙德布洛克明显的一愣:“他们怎么会卷到这件事情里,”

“我怎么知道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表面上,他们说要给我帮一个忙,但我沒让他们公开录音,他们是在给我帮倒忙,”

龙德布洛克更不明白了:“为什么中央情报局要给你帮忙,”

“他们欠我一个人情,”

“中央情报局欠你人情,”龙德布洛克非常惊讶:“苍浩你到底是什么人,”

苍浩得意的笑了起來:“我是什么人,你们不是打听的很清楚吗,看來还不够清楚,很多事你们不知道,”

“好吧……”龙德布洛克叹了一口气:“我希望录音的事情跟你真的沒有关系,”

“我沒必要骗你,我是真希望跟你合作的……”

“不可能合作了,”龙德布洛克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我跟钻石联盟沒有关系了,”

苍浩马上明白了这话是什么意思,不过表面上装糊涂:“为什么这么说,”

“我正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,”龙德布洛克沒有回答,只是道:“十分钟之后你看新闻吧,”

说完这句话,龙德布洛克就挂断了电话,也沒说应该去哪看新闻,

苍浩用手机连接到矩阵系统,直接接通CNN在线直播,这是全美最大新闻媒体之一,应该可以看到直播,

果不其然,十分钟后,CNN突然中断正常节目,插播了一场临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,

主持这次发布会的,正是龙德布洛克,不过此时他不是钻石联盟议会议长,而是澳洲钻石公司董事长,

在镜头前,龙德布洛克用沉重的语调,先是承认了录音的真实性,随后也承认了确实存在“钻石联盟”这样一个组织,

不过,对于钻石联盟的细节,龙德布洛克沒有说太多,而且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,

在龙德布洛克出生以前,钻石联盟就已经存在了,

他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组织的由來,也沒直接参与任何重要决策,只是秉承着过去留下來的规则继续经营公司,

随后,龙德布洛克话锋一转,表示这份录音带來的轩然大波让自己非常不安,宣布澳洲钻石将会退出钻石联盟,

从今往后,澳洲钻石将自行经营,所有商业活动与钻石联盟无关,也不对钻石联盟任何行为负责,

做出这个声明之后,龙德布洛克沒有接受采访,匆匆离开发布会现场,

苍浩正看着新闻,突然吕嘉琦闯了进來,急匆匆的道:“苍总,有人要见你……”

“谁啊,”

“这个人很牛,”吕嘉琦气呼呼的道:“说是你师父,”

苍浩摆摆手:“让他进來吧,”

吕嘉琦转身出去,过了一会,领进來一个人,果然是庞劲东,

吕嘉琦小嘴噘着,显然不喜欢庞劲东这个人,至于庞劲东则对苍浩的态度非常不满:“知道我回來了,你也不迎接一下,”

苍浩继续盯着手机:“师父你好,”

“你是不是至少站起來打个招呼,”

“咱们师徒之间这么熟悉了,这种繁文缛节能免则免,”苍浩嘻嘻一笑,吩咐吕嘉琦:“去倒两杯咖啡,”

“不喝,”庞劲东摆摆手,吩咐吕嘉琦:“出去,把门关上,这里沒你的事了,”

吕嘉琦做了一个鬼脸,转身离开了,

而庞劲东仍然很不满:“难道你看到我就不感到惊讶,”

“有什么可惊讶的,”苍浩理所当然的道:“东南亚的事情处理完了,你当然要回來了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我也是你师父,你对我有沒有点起码的尊重,”

“我一直都很尊重你,”苍浩把手机放到一旁,一本正经的道:“毕竟你还沒立遗嘱呢,”

庞劲东怔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我不知道你会留什么遗产给我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