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苍浩到底长啥样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哦,”翟国文只是应了这么一声,显见得情绪不太高,不太愿意帮这个忙,

车海军看在眼里,立即來了一句:“先别说苍总了,你愿意來海天娱乐的话,副总裁的位子随时都是你的,”

翟国文眼睛一亮:“真的,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只不过嘛……”车海军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是副总裁,你也是副总裁,但你可是在我领导之下,”

“这个我懂,能到海天娱乐当第二副总裁我就很高兴了,我永远愿意接受车总的领导,”

“那你看看什么时候在那边辞职,然后來我这报道吧……”说到这里,车海军颇为惋惜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还是挺想知道苍浩到底长啥样,”

“这个简单,”翟国文急忙保证道:“我给你拍几张照片,刚才不是说了吗,沒多大事,”

车海军笑呵呵的道:“要是太为难就算了,”

“一点不为难,”翟国文想了想,又道:“不过,得等等,苍浩这两天沒來上班,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,”

“他经常不上班,”

“当然了,”翟国文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基本上,他也不怎么管公司的事,员工们工作时间经常下象棋打扑克,工作纪律无从谈起,所以说他真不适合当总裁,”

“咱们不管他了,”车海军感慨的叹了一口气:“总之,翟先生你不能给曹氏金融陪葬,随时欢迎來我们海天娱乐任职,”

翟国文急忙伸过手來:“一言为定,”

车海军笑着跟翟国文握了握手:“驷马难追,”

车海军的态度很明白,翟国文要是肯帮忙**苍浩几张照片,就可以获得在海天娱乐工作的机会,

翟国文当然也不傻,能明白车海军的意思,反正拍几张照片又不难,只要能换來一份新工作就行,

这顿饭吃得很开心,宾主尽欢,等到翟国文告辞离去,车海军立即给张春雨打去了一个电话:“翟国文刚走,看起來,这小子在曹氏金融属于不得烟儿抽的,距离权力核心太远,知道的事情又少,沒什么利用价值,”

张春雨急忙问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,”

“我现在很好奇,这个苍浩神神秘秘的,到底长什么模样,让翟国文给我搞几张照片,然后他就可以滚蛋了……”车海军冷冷一笑:“他还想來海天娱乐这來谋个职位,苍浩都看不上他,难道我就需要他了,”

“确实,”张春雨笑呵呵的道:“这个苍浩虽然做事不按常理出牌,但做事还是有水平的,至少曹氏地产和曹氏金融在他的经营下都有声有色,曹志鸿这么重用他肯定不只因为他是自己的干儿子,既然翟国文无法接近苍浩,肯定是有原因的,这种不受待见的人我们沒必要收留,”

车海军点点头:“我就是这么想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T国之行非常顺利,苍浩沒想到,差瓦立对自己如此热情,衣食住行全部安排最好的,

当然,这只是一次私人见面,不可能见诸媒体报道,差瓦立还要忙于工作,

不过,差瓦立只要有闲暇时间,就肯定赶过來跟苍浩、曹志鸿和庞劲东见面,

正事谈得也很顺利,差瓦立原则上已经同意克拉运河计划,而且还表现出高度兴趣,愿意以政府名义投资一部分,

这条运河一旦落成,等于是T国政府多了一台提款机,对差瓦立巩固自己的地位有莫大好处,

但真正要让这个计划落到实处,还需要有一个筹措和运作的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,

横亘在其中最大的问題是T国国王,考虑到国王在T国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,让国王入股显然可以让运河工程更顺利,

那么国王的这个股份谁出钱,

T国虽然是小国,T国国王却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君主之一,按说国王根本不差钱,拿出一笔资金投入运河不是问題,

可惜国王已经习惯免费的东西了,就比如新泰矿业的那笔股份,就是澳洲钻石无偿贡献出來的,

如果这条运河也是送股份给国王,意味着几大股东就要凭空多出很多开支,开凿成本要成倍增加,

国王那边态度还不明朗,如何开口提出这个计划也是个问題,如果国王基于某些原因反对,那沒有人能继续推进这条运河,进而整个计划也就只有胎死腹中,

差瓦立愿意去说服国王,所以初步协议达成之后,苍浩就启程回国了,

曹志鸿留在T国,一方面启动北大年蓝宝石矿,另一方面随时跟差瓦立联络沟通,

庞劲东则回了马來,跟洪妙雪会合,准备开始红魔集团的转型,

苍浩离开了五天时间,回來之后有很多工作要处理,刚进了办公室,还沒等干别的,先从吕嘉琦那里听來了一个八卦,

吕嘉琦也不想出去看看世界了,竟然还穿上了职业装,化了一个淡妆,看着真有点像OL,

她冲进苍浩办公室,连门都不敲,眨巴着大眼睛,兴冲冲的讲述了这个八卦,

苍浩可沒她这么好的兴致,听罢之后第一个反应是张嘴來了个:“艹,”

曹氏金融的人数非常少,连曹氏地产的一个部门都不如,为了充实工作力量,于是前段时间进行了一次小型招聘,

由于公司有很多内部事宜要处理,再加上吕嘉琦这个所谓的秘书基本就是个装饰品,所以招聘岗位包括了办公室文员,

曹氏金融沒有自己的人力资源部,所以全部招聘都是委托给曹氏地产进行的,结果那边的人力资源部就招來了这么一个文员,

这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,个子很高,长得漂亮,穿着暴露,一抛媚眼能让男人双腿发软,

这个女孩沒什么像样的学历,也沒有值得称道的工作经历,却能说会道,结果获得了曹氏地产人力资源部门的青睐,

她在曹氏地产工作了一个月,刚好这段时间里,苍浩为了装作自己不是“苍浩”沒怎么來上班,所以对她也沒什么印象,

不过这个不重要,真正重要的是,这个女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,把曹氏金融的七个男同事都给办了,

随后,女孩辞职了,给这七个男同事分别发去短信说:“我怀孕了,” 然后索要六千块钱打胎,

这七个男同事有的已经结婚,有的早就有了女朋友,哪敢不听,结果就是这个女孩一个月时间赚了四万两千块,

至于她到底有沒有怀孕,只有鬼才知道,

倒是有同事后來打听到,原本她是从事特殊服务行业的,这些日子廖家珺扫黄扫的风声鹤唳,她失去了生活來源才來了曹氏金融,

那些掏了钱的员工本來都藏着掖着唯恐让人知道,然而吕嘉琦一早就觉得这女孩不对劲,到处打听,综合各方面信息之后发觉了真相,然后张着大嘴巴到处嚷嚷,把窗户纸给捅破了,

七个受害者知道自己上当了,沦为了全公司乃至整个集团的笑柄,可又能怎么样,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,

“一个月赚了四万二,还完全免税,”苍浩非常愤怒:“竟然比我这个总裁赚的都多,”

“可不是吗,”吕嘉琦气呼呼的道:“作为女同胞,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,怎么能这么做……也不说分给我点,”

“你很羡慕,”

“我就是觉得吧,咱们这些男同事如果管好自己的下面,是不是就不会被人骗了,”吕嘉琦轻哼了一声,非常不屑的道:“他们的自制能力太差,无法胜任工作,我看应该炒鱿鱼,”

“听着……”苍浩用手指敲了敲桌子:“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你们背后八卦可以,但不要说我已经知道了,”

吕嘉琦不明白:“为什么,”

“因为我不想解雇他们,”

吕嘉琦又问:“为什么,”

“男人因为本能问題犯了点错误是可以理解的,”

“但这说明他们沒有自我管理能力,”吕嘉琦更加不屑了:“他们这一次能犯这种错误,谁敢保证下一次不会,万一危害到公司利益怎么办,”

“问題就在这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如果有一个人,摆明了会犯这样的错误,我会毫不犹豫的解雇他,就像你说的一样,不能危害公司的利益,但对已经犯了这样错误的人,我还是会网开一面的,原因很简单,多数人都有羞耻心,这一次他们吸取了教训,以后就会避免类似的错误发生,”

“如果不吸取教训呢,”

“那就让他滚蛋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允许别人犯错误,但不允许别人同样的错误犯两次,对这样的人我永远不会让他踏进曹氏集团的大门,不管谁说情都沒有用,”

“好像有点道理哦,”吕嘉琦若有所思的道:“苍总你平常沒少看管理学的书吧,”

“从來不看,”苍浩断然说道:“那些搞管理学的,绝大多数都沒从事过真正的管理,他们连自己都沒管明白,沒成功办过一家企业,还教授别人怎么管理企业,难道这不荒唐吗,”

吕嘉琦很认真的点点头:“确实荒唐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别让员工知道我的态度,就当我沒听说这件事……”苍浩正说着话,突然听到轻微的“咔嚓”几声响,抬头一看,发现翟国文站在办公室门前,拿着手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