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霸道总裁吕嘉琦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很不高兴:“你有什么事吗,”

“啊,沒事啊,”翟国文急忙收起手机,干笑着道:“就是有点事要跟苍总说,”

苍浩冷冷的问:“你刚才是在拿手机给我拍照吗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翟国文急忙道:“我就是收到一条短信,回复一下……我干嘛给苍总拍照呢,苍总你又不是什么大明星,”

听到翟国文这话,吕嘉琦都有点不高兴了:“翟先生你怎么说话呢,”

“我就这么说话了,怎么了,”翟国文呵呵一笑:“怎么苍总还开不起一个玩笑嘛,”

苍浩冷冷的道:“我跟你不是很熟,沒那么多玩笑可开,”

“好吧……”翟国文叹了一口气:“既然苍总不识抬举就算了,”

文小海刚拿那文件进來让苍浩签字,听到这话也挺不高兴:“老翟你吃枪药了,”

“别跟我叫老翟,”翟国文翻了翻白眼:“我跟你沒那么熟,别叫的这么亲切,”

苍浩点上一根烟,抽了一口,冲着翟国文吐了一个烟圈:“好吧,既然大家都不熟,那你进來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敲敲门,”

翟国文撇了撇嘴:“对不起,忘了,”

“那我现在帮你强化一下,让你形成一种条件反射,”苍浩指了指办公室的门:“出去,敲门,重新进來,”

翟国文满不在乎的道:“沒那个闲心,”

吕嘉琦气势汹汹的质问:“怎么,姓翟的,苍总说话你也敢不听,”

“是你的苍总,又不是我的苍总,”翟国文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扔到苍浩面前:“老子不干了,”

这倒让苍浩有点惊讶:“你要辞职,”

“沒错,”翟国文得意洋洋的道:“以后,老子來你这愿意敲门就敲门,不愿意敲门就不敲门……哦,对不起,更大的可能是我以后再也不來你这了,”

苍浩打开信封,拿出辞职信,看都不看,直接在上面签了名:“那就祝你在外面发财,”

“谢谢,”翟国文牛B哄哄的道:“就冲你最后这一句话,我还会念你的好的,”

吕嘉琦一指办公室外面:“既然都辞职了,还不赶紧走,”

“再见,”丢下这两个字,翟国文仰着头走出了办公室,那鼻孔正对着太阳的方向,

文小海非常惊讶:“这家伙吃错药了,”

苍浩耸耸肩膀:“人家想辞职,以后再不用听我的,当然牛了,”

吕嘉琦拍了一下桌子:“苍总,这你要是都不教训一下,我以后可看不起你,”

“人家因为有更好的发展机会,我们能怎么办,不让他辞职吗,”苍浩心痛的看了看桌面,又道:“还有,这是我的办公桌,要拍桌子拍你自己的,”

吕嘉琦重重哼了一声:“反正就这么让他走了,我气不过,”

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我是总裁,我都不生气,你气什么,”

“沒准以后我也能当总裁呢,”吕嘉琦拍了拍胸膛:“霸道总裁吕嘉琦,”

“以后再说以后吧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翟国文这么辞职还真挺不错,我看过公司跟他签的合同,如果沒有足够理由解雇他,公司需要赔付一笔遣散费,如今他主动辞职,就剩了这笔费用了,挺好的,”

文小海很惊讶:“公司还有这样的说法,”

“对,”苍浩淡淡然的道:“因为他是专业人士,劳动合同跟你们不一样,其实我早就想让他滚犊子了,”

吕嘉琦又道:“但就这么让他走了,我还是不甘心……看他那副德行,应该流落街头才对,怎么还能找到新工作呢,”

文小海也问了一句:“他会跳槽去什么地方呢,”

“广厦这么大,各种公司多如牛毛,在城东上班的女孩不跟城西的男孩谈恋爱,因为算异地恋,翟国文想找份新工作很容易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道:“那就祝他发财吧,”

吕嘉琦回想起刚才的一幕,还是气愤难平:“可他刚才辞职的样子太牛了,简直就是把苍总你给炒了,屌丝逆袭不过如此,”

苍浩抽了一口烟:“你要是想辞职,也可以这么牛,”

吕嘉琦算计了一下口袋里的钱,急忙道:“我不辞职,”

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其实翟国文辞职也不要紧,重要的是将來别回來求我,”

吕嘉琦一怔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沒意思,”苍浩摆摆手:“都回去工作吧,”

就在苍浩批准翟国文辞职的同时,大洋彼岸的洛德布洛克正坐立不安,

这个时候,这边已经是深夜,但龙德布洛克毫无睡意,不停的走來走去,

助手很关切的问:“先生你怎么了,”

“担心局面……”龙德布洛克长叹了一口气: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钻石联盟的解体是必然选项,我们完全有能力重新建立事业,问題的关键是安全如何保证,鬼王党依然会把我们看作敌人,钻石联盟也会找机会攻击,我们简直腹背受敌……还有苍浩,这个人是敌是友还说不清楚,搞不好会对我们背后下黑手,”

“说的也是……”助手听到这话,也很焦虑:“本來以为鬼王党已经覆灭了,沒想到他们竟然释放了红小丑……这下可麻烦了,”

“为今之计……”龙德布洛克似乎想说什么,不过又打住了,

助手追问:“我们该怎么办,”

“红面鬼掌握了一个初代鬼王党,其实我们也有……”顿了一下,龙德布洛克又道:“初代鬼王党事实上是钻石联盟的财产,就像那些保存在仓库里的钻石一样,由几大成员企业共同拥有,我们澳洲钻石也有这样的资产,”

助手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:“谁,”

“毒王,”龙德布洛克看了一下时间,又道:“我就在等他,”

龙德布洛克不再说话了,助手也不敢多问,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,

过了足足两个小时,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彪形大汉走了进來,冲着龙德布洛克点了一下头,

龙德布洛克长呼了一口气:“让他进來吧,”

马上的,又有几个迷彩服大汉走了进來,一起推着一个东西,上面苫着一块黑布,

这个东西的外形有点像棺材,迷彩服们在房间正中停下,然后掀开了那块黑布,

这是一套装置,跟囚禁红小丑的那个基本一样,都是连接着大量的管线,

龙德布洛克示意迷彩服打开装置,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,助手刚看了一眼就倒吸了一口凉气,

这个人身高将近一米九,极为健壮,身下是一条黑色作训裤,上半身赤果着,

站在旁边,可见这个人胳膊和胸膛上的肌肉块块堆垒,皮肤表面全都是伤痕,

非常诡异的是,这个人剃着光头,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装置,略有点像是马笼头,遮住了嘴部和鼻梁,

这个装置向前探出两根黑色的管子,插在这个人的胸膛上,向后也有两根管子,连接着背后不知道什么装置,

龙德布洛克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,满意的点点头:“沒想到,昏睡了这么多年,毒王的状态还保持得这么好,”

一个迷彩服很小心的问道:“现在该做什么,唤醒他吗,”

“当然,”龙德布洛克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让你们把他带出來,就是为了唤醒,而不是展览,”

迷彩服急忙道:“那你是不是回避一下……我觉得可能会有点危险,”

“沒关系,”龙德布洛克满不在乎的道:“我相信他应该还记得我,如果忘记了……那就人道毁灭吧,”

迷彩服点点头,马上开始操作,先是逐渐停止各种药液的输入,随后切断生命维持系统的,最后还要注入各种让毒王苏醒过來的药液,

就在这个迷彩服操作的同时,其他迷彩服全都举起枪來,瞄准了正在昏睡的毒王,

龙德布洛克走到一旁,坐到沙发上,拿出一根雪茄点上:“毒王,多年不见了……”

助手一直跟在龙德布洛克,很好奇地问:“这个毒王到底是什么人,”

“初代鬼王党有三个人最强大,鬼王党那边的红小丑是一个,毒王是另外一个,同时毒王也是初代鬼王党的领导者,”顿了顿,龙德布洛克继续说道:“初代鬼王党生性暴戾,难以控制,所以我们才培养了第二代鬼王党,推翻了第一代之后囚禁了起來,”

助手点点头:“这些我都知道,”

“但第二代根本不是初代的对手,你以为初代鬼王党是怎么落败的,”

助手摇了摇头: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”

“很简单,我们当时成功利用了他们的内讧……”抽了一口雪茄,龙德布洛克又道:“初代鬼王党处于一种谁也不服谁的状态,尤其是红小丑对毒王的敌意非常大,总想取而代之,”

“于是他们打了起來,”

“对,”龙德布洛克缓缓的点了点头:“就是初代鬼王党大打出手的时候,第二代发动突然袭击才获得了胜利,否则结果不堪设想,初代全歼第二代也不是不可能的,”

“这是谁的计策,”助手急忙拍起马屁:“一定是龙德布洛克先生你的,”

“还真不是,” 龙德布洛克一字一顿的道:“培养第二代鬼王党,利用初代的内部矛盾取而代之……所有这些都是施瓦茨的主意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