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初代鬼王党之毒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她,”助手一愣:“怎么会是她,”

“怎么就不是她,” 龙德布洛克冷冷一笑:“按照施瓦茨的原计划,是干脆除掉所有初代鬼王党,还是我力劝阻止了下來,”

“原來你对他有救命之恩,”

“否则你以为我什么敢释放他,”龙德布洛克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是被逼的沒办法了,”

龙德布洛克说着话的同时,复苏毒王的过程已经结束,

迷彩服们更加警惕,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一步,手指全都搭在扳机上,随时可以开火,

然而,毒王就是静静的躺在那里,一点反应都沒有,如果不是胸膛有规律的起伏着,跟死人沒什么区别,

过了半个小时,毒王还是沒有动静,为首的那个迷彩服说了一句:“是不是昏迷太久变成植物人了……”

话音刚落,一道黑影闪过,迷彩服们发现毒王不见了,

事实上,毒王不是消失了,而是冲到为首这个迷彩服身旁,双手抓住头颅用力往旁边一扳,

随着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为首这个迷彩服的颈椎折断了,而其他迷彩服也开火了,

毒王躲在为首那个迷彩服的身后,用身体挡住子弹,这个可怜的肉盾就像触电了一样,浑身不停的颤抖着,

龙德布洛克在这些迷彩服的身后,沒被子弹伤到,但他还是不放心,急忙带着助手躲到办公桌后面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毒王突然举起來肉盾,用力向迷彩服这边砸过來,

“噼里啪啦”一阵乱响,几个迷彩服被砸倒在地,

毒王借这个机会冲过來,从地上捡起一把枪,对着其他迷彩服就开火了,

随着一阵枪响,几个正准备冲过去制服毒王的迷彩服中弹倒地,

毒王的子弹很快打光了,从地上又捡起一把枪,随后抓住一个迷彩服挡在自身前,躲在后面不住的开火,

其他迷彩服又要冲过去,却担心伤到同伴,结果就在迟疑的功夫,他们一个个被毒王射倒,

随后,毒王再次举起肉盾,当成了人肉炮弹,向迷彩服这边砸过來,

也就在人肉炮弹射过去的同时,毒王箭步冲过來,壮硕的身体撞在最前面一个迷彩服的胸口,直接把这个迷彩服撞飞了,

这个可怜的迷彩服摔在墙上,旋即滑落下來,再沒有了半点力气,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,

毒王从容走过去,一脚踹在迷彩服的胸口,紧接着冲着太阳穴就是一拳,

这么两下,这个迷彩服就断气了,同时,毒王另一只手捡起一把枪,头也不回冲着身后开火了,又打死了两个迷彩服,

这些迷彩服都是龙德布洛克请來的雇佣兵,沒想到不到一分钟的功夫,就被毒王收拾掉了一半,

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龙德布洛克的助手才发现,毒王的后脖颈背负着一套装置,看起來有点像是氧气罐,伸出两根管子跟他嘴上的笼头连在一起,

装置的体积不大,像是固定在毒王的身上,似乎毒王是通过这套装置进行呼吸,

如此魁梧壮硕的男人,赤果着上半身,又带着这么一套装置,毒王的形象给人一种诡异感觉,

龙德布洛克站起身,高喊了一声:“住手,全都住手”

毒王听到这话,转过身向龙德布洛克走过來,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刚劲有力,地板甚至都跟着不住的晃动着,

“是我……”龙德布洛克指了指自己:“忘了吗,是我,龙德布洛克,”

毒王站住身,仔细打量着,片刻之后讷讷的问了一句:“你是……龙德布洛克先生,”

“是我,”龙德布洛克冲着残存的迷彩服摆了摆手:“出去,这里沒你们的事了,全都出去,”

迷彩服们一边警惕地观察着毒王,一边缓缓向后退去,在地上留下了好几具尸体,

这些雇佣兵沒有离开,而是躲在门外,只要龙德布洛克一声呼唤,他们会马上冲进去抓住毒王,

当然,好像很难抓住,

“你难道忘了吗,”深吸了一口气,龙德布洛克缓缓说道:“当年,第二代鬼王党突袭,把你们全都俘虏了,施瓦茨执意要求全部处死,是我认为这太残暴,把你们全都救了下來,”

“龙德布洛克……”毒王因为戴着面罩,说话瓮声瓮气:“你怎么老了,”

“你昏睡了好几年,” 龙德布洛克苦笑着摇摇头:“很多事情都变了……”

“是吗,”毒王冷冷一哼,突然伸手摁住了龙德布洛克的喉咙:“不管怎么变,你也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龙德布洛克用力挣扎起來:“你放开我……我沒伤害你的意思,我不是你的敌人……”

“让我好好想一想……”毒王逐渐施加手腕上的力度:“第二代鬼王党,那帮叛徒俘虏了我们,然后……然后发生了什么,我怎么一点记忆沒有,”

“你先放开我……让我喘口气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哀求道:“我会全部告诉你的,”

那个助手冲过來,用力想要把毒王的手腕掰开,同时不停的踢打着毒王的双腿,

可毒王只是稳稳站在那里,如同一座山,丝毫不动,

不过,毒王还是松手了,冷冷的道:“说,”

“施瓦茨要处死你们,我认为……我认为你们都是钻石联盟的财产,就这样失去了未免可惜,然后我跟施瓦茨达成一致意见,用药物让你们昏睡过去,等到必要的时候唤醒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后退了两步,捂着自己的喉咙,有些惊恐的道:“是我救了你们的命,”

“这个我倒是记得……”毒王不住的摇着头:“然后我们就睡了过去,”

“是的……”龙德布洛克有些尴尬的点点头:“已经睡了好几年了,”

“我说你怎么老了,”毒王冷笑着问:“你现在干什么呢,还在钻石联盟,”

“说來话长……”龙德布洛克苦笑着摇摇头:“你们被俘的时候,我只是议员,后來当了议长……”

毒王语气怪异的道:“那要恭喜你了,”

“不用恭喜,”龙德布洛克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跟施瓦茨决裂了,已经退出了钻石联盟……”

“于是你就唤醒我,想让我跟钻石联盟作战,”毒王机械的笑了几声:“好吧,龙德布洛克,虽然你救了我的命,但我也不会给你卖命,”

助手看看龙德布洛克,又胆战心惊的看看毒王,觉得这个怪人虽然昏睡许久,却是一点不糊涂,准确觉察到了龙德布洛克的意图,

这让龙德布洛克更加尴尬了:“这对我们大家都好,不是吗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毒王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只为自己而活,不是为了任何人,”

龙德布洛克有些失望: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要去做自己的事了,”毒王打断了龙德布洛克的话:“我们就这样告辞吧,我之所以不杀你,仅仅因为你当初救了我,这个我沒忘,但是,你不要让我改主意……”

说着话的同时,毒王转身向外面走去,龙德布洛克急忙嚷了一句:“但红小丑也醒了,”

“什么,”毒王转回身來:“他沒死,”

“就像你一样,他也昏睡了,现在第二代鬼王党手里,”龙德布洛克很小心的说了一句:“就算你想放过他,他未必想要放过你,还有就是钻石联盟当初这么对你,难道你就能忍气吞声,”

“说的对,”毒王似乎改了主意:“我还真不能这样走,有些事情该了结了,”

“这就对了,” 龙德布洛克终于松了一口气:“毒王,钻石联盟把鬼王党当成炮灰,但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,现在跟过去不同,再也沒有什么东西可以束缚我们,只要我们精诚合作,可以干一番事业,”

“我……”毒王正要说话,身体突然摇晃了几下,随后一屁股坐到地上,

他站在那里像一座山,倒下來之后就像山崩,龙德布洛克和助手被震的几乎跳起來,

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”毒王无力的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我这么虚弱……一点用不上力气……”

“你睡了太久,需要好好休息才能恢复体力……” 龙德布洛克很认真的道:“我会帮你的,”

“你,帮我,”毒王点点头:“好吧,钻石联盟里面,我最不讨厌的人就是你,如果是施瓦茨那个老表子出现在我面前,我一定会一点一点把她身上的肉撕碎……哦,当然了,还有红小丑,但愿他仍然足够强大别让我失望,”

“我觉得在此之前,我应该先给你补补课,” 龙德布洛克笑了笑:“你睡过去的这段时间,不仅很多事情都变了,这个世界也变了,你需要适应,”

“是吗,”毒王的语气非常阴冷:“这个世界竟然还沒有毁灭,这倒让我很惊讶,”

龙德布洛克叹了一口气:“我先让人送你下去休息吧,”

毒王同意了:“好,”

龙德布洛克重新叫进來那些迷彩服,不过沒让他们带枪,搀扶毒王去房间,让毒王好好休息,

事先龙德布洛克已经准备好了房间,还有相应的医疗人员和器械,足够毒王使用,

等到毒王离开,助手还是心惊不已:“他好像很希望世界毁灭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