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一个厌世的人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他是一个厌世主义者,”龙德布洛克摇了摇头:“他不在乎自己的生命,也不在乎别人的生命,更不在乎这个世界会如何,如果那么一个按钮放在他面前,只要按下去会让这个世界毁灭,那么他毫不犹豫的就会去按,哪怕他自己是第一个要死的,”

助手非常惊讶的说了一句:“这人简直就是疯子,”

“疯吗,”龙德布洛克笑呵呵的道:“在初代鬼王党当中,他已经是最正常的了,”

“这也叫正常,”

“他只是对自己和这个世界悲观失望,但还谈不上是变态,红小丑才是真变态,”龙德布洛克颇为忧虑的道:“红面鬼真的是疯了才会把红小丑放出來,”

“反正我觉得他是个疯子,”

“至少他是个疯狂的天才……”因为毒王情绪稳定下來,所以龙德布洛克也有些轻松了,索性介绍了起來:“他有三个博士学位,精通五种语言,不要以为他只有肌肉,他的大脑像肌肉一样发达,”

“这还真是个天才,”助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我不明白,毒王这名字是怎么來的,总不可能是他的真实姓名,”

“他过去是一个雇佣兵,说起來是苍浩的前辈了,” 龙德布洛克耸耸肩膀:“非常搞笑的是,他当雇佣兵只求一死,但他太强大了,偏偏死不了,有一次,他被同伙出卖,丢弃在亚马逊雨林的深处,那是一个的各种毒蛇和毒虫密集的地方,如果沒有外來救援,毒王肯定会死,但他想要报仇,结果还就活了下來……”

“这跟他的名字有关,”

“对,”龙德布洛克点了一下头:“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具体在哪里,亚马逊太大了,就是听说有一种毒蛇是当地一霸,凡是误入那里的人绝大多数死于蛇口,毒王设法抓了几条毒蛇,把它们的毒液挤压出來,然后用刀子浸泡一下,每天在自己身上刺几下,然后不断加大毒剂量,他认为这样可以让自己产生抗体,我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有科学道理,反正到最后他真的不怕毒蛇了,对付其他威胁,他也是这样,不是躲避,而是正面应对,让自己适应各种毒素……毒王这个名字就是这么來的,”

“然后他离开了亚马逊,”

“对,他在那生存了下來,又成功离开了那,最后杀掉了自己所有的同党,”叹了一口气,龙德布洛克有点尴尬的道:“不过,这场胜利的代价也是惨重的,有些毒素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,他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各种药物,被囚禁的初代鬼王党当中,他是最麻烦的,我们对别人只需要休眠,而对他还需要维持健康,”

“他嘴上带的那个东西就是干这个的,”

“两码事,”龙德布洛克摇摇头:“他跟红小丑交手的时候,肺部受了重伤,经常需要专门的装置帮助呼吸,他身上背着的那个东西,倒也不一定总得带着,但不能离开时间太长,”

“明白了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他既然醒了,对我们就是好事,”龙德布洛克满意的道:“至少暂时不用担心鬼王党和钻石联盟了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接下來两天,苍浩一直低调的在公司处理各种事务,今天临近下班的时候,曹志鸿來了一个电话:“这两天怎么样,”

“还行吧,”苍浩淡淡然的道:“各方面都在正轨上……哦,对了,翟国文辞职了,”

“为什么辞职,”沒等苍浩回答,曹志鸿就直接说道:“辞职就辞职吧,我本來看他是个人才,这才高薪请过來当专家,既然你看不上这个人,肯定有你的理由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知道我看不上他,”

“谁是什么样的人,谁跟谁之间的关系又会是什么样,我心里有分寸,”顿了一下,曹志鸿换了一个话題:“海天那边怎么样,”

“我继续让文小海冒充新任总裁,信息现在准备开拍了,方方面面都沒什么大问題,但是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很郑重的道:“海天娱乐的未來最大的障碍是车海军,就像姚军辉当初之于曹氏地产一样,但他们两个人又有不同,”

“哦,”曹志鸿饶有兴趣的问:“哪不一样,”

“姚军辉有人脉、有资源,因为出身底层社会,所以特别讲义气,有一帮人死心塌地追随他,车海军截然相反,他一直混迹在上流社会……”冷冷一笑,苍浩继续分析:“更重要的是,他混迹的娱乐圈从來都不讲义气,只看名利二字,在这样的环境生活这么多年,车海军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也是可以预见的,”

“有道理,”曹志鸿点了一下头:“其实,人口走私那案子如果把车海军搞掉,倒也不错,沒想到竟然会被他逃出生天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事到如今,苍浩已经从廖家珺那里知道了,当初跟自己竞价买塔娜的正是车海军,

如果当时苍浩不是同情塔娜,让车海军把塔娜买了下來,这一次车海军就在劫难逃了,

可苍浩又实在不忍心让塔娜落到车海军手里,虽然从案发到破案总共也沒多长时间,却沒有任何人能保证塔娜在这段时间不会受到伤害,

世上的事就是这样,往往要面临两难的选择,不管做出哪个选择,都有自己不愿意面对的结果,

苍浩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算这小子走运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海天娱乐那边有你,我就放心,”笑了笑,曹志鸿又问:“话说你怎么看荀海璐,”

“经过几次接触,我觉得这个人其实还是挺不错的,至少跟其他演艺圈中人不太一样……”苍浩沒敢说荀海璐住在自家,只是道:“更重要的是,我觉得荀海璐有非常大的商业价值,我研究了一下海天的其他艺人,尚未发现有谁可以比肩,”

“那么你觉得她仍然可以做海天一姐,”

“对,”苍浩点点头:“但事情已经僵在这,想让她逆袭一下,也不太容易,”

“是啊,”曹志鸿叹了一口气:“车海军下手太狠了,简直就是要把她搞死,”

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正因为车海军有这么强的操控能力,如果我们想在娱乐行业有所作为,就必须干掉车海军,”

“你看着办吧,”曹志鸿深深的一笑:“还是那话,你办事,我放心,”

总算忙过了,苍浩想起來家里还有个大明星,于是匆匆刚回家去看一眼,

荀海璐也不知道住了多长时间了,好像已经适应了苍浩家里的生活,竟然偶尔的简单打扫一下卫生,

尽管她自己家就在对门,似乎从來就沒想过回去,又似乎她一直等着那帮记者会回來,

不过,她的精神状态倒是好了很多,素面朝天,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和T恤,

苍浩发现她依然很漂亮,绝对不是那种化妆之后想让人犯罪,卸妆之后让人想自卫的女人,

“你回來了……”荀海璐倒是习惯了苍浩一连消失几天,掏出一根女士烟点上,刚抽了一口就呛得咳嗽起來:“陈顺章刚走,”

“他又來了,”苍浩非常不耐烦:“这成他家了,”

“他还不是冲我來的吗,”荀海璐苦笑两声:“都是我给你添麻烦了,让你辛苦了,”

“你能这么说吗……倒是让我很欣慰,”苍浩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该付房租了,”

“不是已经给你了吗,”

苍浩马上道:“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,就算是按月结,你也该给我钱了,”

“这样呀……”荀海璐拿过手机,摆弄了一下手机银行,随后无奈的摇摇头:“抱歉……恐怕得拖你一段时间,”

“怎么会这样,”苍浩急了:“喂,你可是大明星,拍个广告分分钟个几百万上下那种,你怎么可以拖欠房租呢,”

“沒错,我是很有钱……”荀海璐说着,指了指外面:“这不刚买了一栋别墅吗,再加上装修,把钱都花干净了,”

“你沒积蓄,”

“有啊,”荀海璐笑了笑:“被我老爸拿去做生意了,”

“那就现在让你老爸支援你一下吗,”

“可他都赔了,”

“全赔了,”

“对啊,”荀海璐长叹了一口气:“他做生意就从來沒赚过钱,”

“等等……”苍浩一时有点无法接受:“你还有爸爸,”

“废话,”荀海璐一瞪眼睛:“你沒爸爸,那你哪來的,”

“我的意思是你爸竟然还在人世……”

“你怎么说话呢,”荀海璐正说着,突然又叹了一口气:“不过,有些时候我还真希望他不在人世,这样我能轻松点……”

“为什么我从來沒见过他,”

“因为他不知道我在哪,”荀海璐晃了晃手机:“所有电话一概拒接,沒有任何人能找到我,除了陈顺章,如果不是那天他送我回來,我也不想知道他太多……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你也该给家里打个电话,报一下平安,”苍浩随口道:“都这么长时间了,他们肯定很担心你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