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这对极品父女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荀海璐不了解这些细节,反正就是一个劲摇头:“老爸,你做生意赔钱太多了,这一次我真的沒钱给你了,”

“那你就答应陈公子呀,”荀柏松急忙道:“以陈公子的人脉和实力,对付车海军还是沒问題的,这可你是最后的机会了,”

“你糊涂是不是,”荀海璐重重哼了一声:“为什么陈顺章要帮我,你沒想过原因,”

荀柏松傻了吧唧的问:“为什么呀,”

“因为他喜欢我,”荀海璐一摊双手:“人和人之间沒有莫名其妙的爱和恨,他要是沒有目的,会帮我吗,”

这话不说还好,荀柏松这么一听,立时跟打了鸡血似的:“那你还不赶紧答应,”

声音太大,荀海璐吓了一跳:“答应什么,”

“答应他的追求呀,”荀柏松两眼放光,有点像老版《西游记》里的牛魔王:“陈公子家世好,又有能力,长得还帅……这样的男朋友简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,”

“陈顺章人品确实不错,”荀海璐很认真的道:“但我不喜欢他,这个才是重点,”

苍浩听到这些,对荀海璐的评价又上了一个台阶,荀柏松对陈顺章在意的是家世,荀海璐更在意的却是人品,这对父女的价值观差太多了,

“感情可以培养,”荀柏松长叹了一口气:“璐璐呀,潜规则这事一出,你的星路被毁的差不多了,要是答应了陈公子的追求,沒准还有一线转机……”

荀海璐一字一顿的道:“就算是有转机,我也不会再给你钱了,”

“为什么,”荀柏松又开始拍胸膛:“我是你爹,我把你培养成了明星,你长这么漂亮为什么,还不是遗传了我的基因,现在我想做点生意,你就说这个说那个的,我养你这么大花了多少钱有跟你算过账吗,”

荀柏松的身子板太单薄了,又这么用力的捶,苍浩担心他把自己捶漏了,赶忙按住他的手:“伯父,你先消消气,有话好好说嘛……”

荀柏松倒是停手了,不过还是不看苍浩,只顾着跟荀海璐说话:“早知道你这么沒良心,当初你刚生下來,我就应该……”

“应该把我扔河里,”荀海璐满不在乎的道:“那样也好,早死早托生,用不着看你的嘴脸了,”

“你怎么说话呢,”荀柏松有些火了:“我告诉你,陈顺章追求你,在我这就答应了……”

“你要是喜欢他,自己嫁给他,跟我无关,”

“我怎么嫁,”荀柏松嚷道:“我是男的,”

虽然苍浩还是第一次见到荀柏松,不过这一番对话听下來,觉得这个父亲挺不称职,

可能也正因为如此,荀海璐也不怎么尊重自己的父亲,张嘴來了一句:“你不是有屁股吗,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荀柏松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把你养活这么大,你就这么跟我说话,我真是……我真是活够了,”

荀海璐满不在乎的來了一句:“你活够了就去死呀,一哭二闹三上吊,这是女人的伎俩,老爸你还真娘炮,”

荀柏松确实娘炮,竟然哭天抢地起來:“好,就当我瞎了眼,白白养活你了,”

“拜托,你能不能换句台词,总说这句话我都听腻了,”荀海璐挖了挖耳朵,又道:“再说了,真正养活我的是我妈,我从小到大都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在外面忙活什么,很幸运啊,我妈被你给气死了……”

苍浩听到这话也觉得也有些过了:“你就这么说你妈,”

“我实事求是,”荀海璐一指荀柏松,气呼呼的道:“就他这样子,一把年纪的人了一天到晚沒个正行,我老妈身体本來就不好,这要是还活着不得天天受气,”

苍浩觉得还真有道理:“不管怎么说,你对老人也应该尊重点,”

荀海璐重重哼了一声:“他这样值得我尊重,”

苍浩苦笑两声:“确实不值得……”

荀柏松冲着苍浩一瞪眼睛:“你说什么,”

苍浩急忙正色道:“我是说……老人嘛,不管做什么,都是为了你好,就算措辞上你不喜欢,也要考虑良苦用心,”

荀柏松用力拍了拍苍浩的肩膀:“小伙子,这话说得好,有前途,我一看你就是正经人,”

苍浩很小心的问道:“伯父你这是在夸我吗,”

荀柏松又不理苍浩了,继续规劝起荀海璐:“陈公子追求你这事可以放下不说,但成立专属经济公司,我觉得你应该答应,”

“答应你个头,”荀海璐翻翻白眼:“你这么喜欢演艺圈,自己去跟他签约好了,沒准客串个中年猥琐大叔还一炮而红呢,”

荀柏松张嘴來了一句:“就算客串也得去东瀛的爱情动作片,”

荀海璐一指荀柏松:“你要不要脸,”

荀柏松一挑眉毛:“我要是不要脸,你能有这么漂亮的脸蛋吗,”

苍浩看着这对极品父女争吵,只觉得有无数只蜜蜂在耳畔飞來飞去,脑袋都快炸开了,

苍浩只想快点让他们两个平静下來,就算荀海璐不搬走,也得把荀柏松打发走,

于是苍浩开始规劝起荀海璐:“我觉得这个老东西……我是说,你父亲的意见,我觉得你应该听,”

荀海璐很认真的看着苍浩:“为什么,”

“如果就此离开演艺圈,你显然是不甘心的,被车海军毁成这样,这么可以不报这一箭之仇,”

荀海璐点点头:“继续说,”

“既然你想回演艺圈,就需要有个打开局面的机会,陈顺章的这个公司就是这样的机会,”停顿了一下,苍浩继续说道:“陈顺章很有资源,而且又一心一意给你办事,就算你能成功签约其他演艺公司,只怕也沒有他这里这么好的条件了,”

“我说过陈顺章是有所图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苍浩理所当然的道:“你知道陈顺章的目的是什么,就应该更放心,他不会把你怎么样,如果碰见有人肯帮你,你却不明白他的目的,反而要提高警惕,这种人很可能所图更远,”

荀海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哈,”

“再一个,陈顺章帮你也不是无偿的,你可是相当有吸金能力的,只要给他的公司赚取了足够的利润,你们两个谁也不亏欠谁,”苍浩耸耸肩膀,又道:“这只是生意,生意上的合作往往因为各种原因,陈顺章的出发点也是很正常的,”

荀柏松用力点点头:“这个年轻人的话我很爱听……对了,你叫什么,”

“我叫苍……罗霸道,”

荀柏松皱起眉头:“这算什么名字,”

“外号,”苍浩陪着笑道:“本名罗觉,外号霸道,人称罗霸道,”

“你跟罗通什么关系,”

苍浩沒明白:“谁是罗通,”

“罗通扫北沒听说过吗,”

“你说的是《隋唐英雄传》吧,”苍浩哪里知道罗霸道的家史,很无奈的道:“应该是沒关系吧,跟罗纳尔多也沒关系……对了,伯父你跟荀子是什么关系,”

荀柏松颇为骄傲的道:“我们家族乃是荀子之后,要不然我女儿怎么这么聪明,”

“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唠沒用的,”荀海璐不耐烦的道:“罗霸道说的很有道理,我可以考虑一下跟陈顺章合作……”

荀柏松满意的笑了:“这还差不要多吗,”

荀海璐摆摆手:“既然沒什么事了,你赶紧走吧,”

荀柏松有点惊讶:“你撵我走,”

“难道你还想住下來吗,”荀海璐更不耐烦了:“我想静静,别问我静静是谁,”

丢下这句话,荀海璐在不搭理父亲,起身回自己的房间了,

荀柏松非常尴尬,只得跟苍浩告辞:“那我回去了……”

苍浩急忙道:“我送你,”

荀柏松走到大门处,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:“璐璐是怎么住在这的,”

“因为……我们毕竟是邻居吗,她遇到点麻烦,就临时过來住几天,”

“只是几天,”荀柏松翻翻白眼:“这都一个多月了……话说,你们毕竟孤男寡女的,就这么住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儿呀,”

“对啊,”苍浩急忙点点头,打算劝劝荀柏松,赶紧让荀海璐搬回对门住,自己可以不要房租了,

荀柏松点点头,又问:“你结婚了吗,”

“还沒有,”苍浩有点脸红,担心荀柏松觉得自己不错,干脆把荀海璐许配给自己,

苍浩正准备告诉荀柏松:“我跟荀海璐不要合适,”熟料,荀柏松张嘴來了一句: “所以我看你还是搬走吧,”

“我……搬走,”苍浩傻眼了:“这好像是我家吧,”

“我又沒说不是家,”荀柏松叹了一口气:“虽然说,璐璐暂时被媒体给遗忘了,但她只要付出就还会是媒体焦点,要是被人给挖出來,她曾经长时间住在单身男人家里,这造成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,你能负责吗,”

苍浩更傻了:“我……好像沒办法负责,”

“可不是吗,”荀柏松语重心长的道:“所以你还是搬家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