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孩子不是我的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荀海璐鸠占鹊巢也就罢了,荀柏松竟然要把自己从家里撵走,苍浩这次真不乐意了:“我用不用把房产证也改成荀海璐的名字,”

“这个不用,”荀柏松摆了摆手,然而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了,你作为荀海璐的粉丝,要是想送一套房子给偶像,我是不反对的,”

苍浩急忙澄清:“我不是荀海璐的粉丝,”

“那你为什么让她住这,”

苍浩非常无奈:“因为……我犯|贱,行了吧,”

荀柏松语重心长:“不管怎么说,你留在这里不方便,还是搬家吧,”

“好,我走,”苍浩本來也沒打算留下來:“什么时候你们决定回家了,告诉我一声,我再回來,”

荀柏松有点惊讶:“你还要回來,”

苍浩更惊讶:“这是我家,为什么不回來,”

“你不是要把房子送给偶像吗,”

“我什么时候要送房子了,”

“你不送呀,”荀柏松非常失落的说了一句:“真可惜了,”

“再说一次,我不是荀海璐的粉丝,就是看她可怜才暂时收留她,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你赶紧走吧,”荀柏松摆了摆手:“我看着你走,”

“什么意思,”苍浩有点火大:“你还担心我不走,”

“万一你悄悄溜回來怎么办,”荀柏松语重心长的道:“为了璐璐的声誉,我要确保万无一失,你也得检点一点,娱乐圈无小事呀,”

“我怎么不检点了,”苍浩指着房子重申:“这是我家,”

“我也沒说不是你家,”荀柏松继续摆手:“你赶紧走吧,”

苍浩有点想要爆粗口了,见过不要脸的,沒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

熟料,还沒等苍浩开口,荀柏松來了一句:“话说,住这个小区的都是有钱人,买这套房子应该掏空你全部积蓄了吧,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,”

“家具那么旧,看你穿的也很普通……”荀柏松撇了撇嘴:“如今的年轻人啊,也真是挺不容易的,年纪轻轻就要背上房贷,”

苍浩黑着脸道:“我这房子沒贷款,”

“无所谓了,”荀柏松有点不耐烦了:“总之你快点走吧,”

“那啥……我想起來个事儿……”

“什么,”

“最近吧,荀海璐总是打电话买药……”

荀柏松有点惊讶:“药店也有外卖了,”

“这个不重要,”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重要的是,她买那么多药干什么,我担心她身体可能有状况,男女有别吗,我还不好意思问,你当父亲的还是关心一下吧,”

“都是什么药,”

苍浩挠挠头:“有西药,名字挺复杂,也有中药,好像叫……骨筋草,”

“我知道了,”荀柏松点点头:“你快点走吧,”

苍浩走了,荀柏松一直盯着苍浩,唯恐苍浩溜回來,

苍浩也在暗中观察荀柏松,等到荀柏松放松了警惕,还真溜了回來,

不过,苍浩沒进门,只是想知道荀柏松去了哪,

果不其然,荀柏松也沒走,转身回了苍浩家里,

这样一來,苍浩就放心了,满意的离去,

等到回了翠峰村,苍浩的手机响了,刚接起來,荀海璐劈头盖脸的质问:“我跟我爸胡说什么了,”

“我说你买药了,”苍浩的回答很诚恳,这是事实,荀海璐买了太多东西,看包装有点像是药品,具体干什么的也不知道,

“我买的都是胶原蛋白、螺旋藻、维生素和各种营养品,我什么时候买过骨筋草,”

苍浩非常费解:“什么玩意儿是骨筋草,”

“我也是百度了才知道,原來是安胎药,”荀海璐气势汹汹的道:“我爸也百度了,回來质问我怎么怀孕了,到底是谁的孩子……你知不知道我口水都快干了,总算才让他相信我沒怀孕,”

“哦,”苍浩点点头:“原來是这样,”

“这样是哪样,”荀海璐用力拍了一下桌子:“我什么时候买骨筋草了,你跟我爸胡说什么,”

“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买的……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你忘了,很多快递是我接的,可能是我听错了,”

“你是故意的,你一定是故意的,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,”苍浩的态度更诚恳了:“误会,绝对是误会,”

“我知道你是故意报复我,”

“我不是那样人,再说了,也沒啥可报复的,”顿了一下,苍浩很小心的问道:“话说你真的怀孕了吗,”

“你才怀孕了呢,”

“我想怀也沒那器官啊,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这一次沒怀上不要紧,下次努力呗,总有机会的,”

“还下次,”荀海璐的声音变得更加高亢:“我好好的怀孕干什么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哪知道你为什么要怀孕,”

苍浩简直就是胡搅蛮缠,偏偏又无懈可击,荀海璐快被气炸了肺:“你知不知道,这要是让媒体知道了,我就更惨了……”

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:“在媒体那,你这出戏都已经落幕了,知道了也沒事,”

“如果传出我怀孕,这就是拍了续集,”荀海璐的声音铿锵有力:“你知不知道,这就等于承认了我确实被潜规则,否则孩子是哪來的,”

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对啊,孩子是哪來的,”

“你问谁呢,”

“我问你呀,我又不知道,”苍浩一个劲摇头:“反正孩子不是我的,”

荀海璐被气得说不出话來了:“我……你……他……”

“别说这些人称了,总之呢,我不是故意黑你,这就是个误会,”

“你放心,等着一切尘埃落定,我一定会搬家的,”荀海璐非常认真的道:“欠你的房租一份不会少你,”

“你不是沒钱了吗,”

“可我有骨气,”荀海璐丢过來这句话,就挂断了电话,

苍浩不以为意,收起手机去了餐厅,刚好是吃饭时间,餐厅这里排了长长一条人龙,

雇佣兵的生活沒有规律,再加上要有人时刻保持戒备状态,很少有统一吃饭的时候,所以餐厅这里基本是全天开放,

谁要是饿了,自己弄点吃的也是可以的,反正各种肉类、蔬菜和炊具都齐全,

今天不一样,几乎所有人都來了,连墨师都赶过來凑热闹,

苍浩很不理解:“哪來了个米其林五星大厨让你们这么兴奋,”

李崇笑呵呵的道:“谁是來吃饭的呀,”

苍浩还是不理解:“那吃什么,”

“是來看人的,”李崇说着,冲着前面努了一下嘴,

苍浩这才注意到,原來做饭的是塔娜,

她穿着牛仔热裤和紧身T恤,把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全露了出來,硕大的胸脯更是晃來晃去,

刚被苍浩救回來的时候,塔娜受惊吓过度,再加上沒休息好,所以很憔悴,

这些日子,塔娜一直在休养,现在已经完全恢复,充分展示出了维密天使的风采,

她闲着沒什么事,就自愿帮大家打理后勤,跟今野晴一起做饭,身前围了一条围裙,看着倒也有模有样,

至于塔娜会做什么饭,已经不重要了,这样一个美女在厨房里忙活,本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

李崇揉了揉鼻子,讷讷说了一句:“我特么好像硬了……”

苍浩恶狠狠瞪了李崇一眼:“你硬了揉鼻子干什么,”

黄彬焕急忙捅了捅李崇:“你忘了这是老大的女人,”

李崇不敢出声,急忙把头低下去,更不敢看苍浩,

等到苍浩打饭,塔娜露出甜美的危险,特意给苍浩加了两块大排,

苍浩倒是有点吃惊:“你还会做这个,”

“我在厨艺方面很有天赋的,”塔娜很认真的道:“只要给我时间,任何菜系我都可以学,”

李崇忘了刚才的尴尬,马上说了一句:“我想吃鲁菜葱烧海参,”

刚好,阿芙罗拉走了过來,懒洋洋对李崇说了一句:“把你做成菜行不,”

阿芙罗拉这火爆性子,也沒人敢顶嘴,倒是苍浩问了一句:“你也是來看美女的,”

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饿了,”阿芙罗拉打量着塔娜的大长腿,明显有些羡慕嫉妒恨,马上的,阿芙罗拉挺了一下胸脯,两块肥肉颤颤悠悠的,差一点脱衣而出,

这倒是让阿芙罗拉有些找回了心理平衡,毕竟自己胸脯还是比塔娜大的,阿芙罗拉嘀咕了一句:“这个阿尔巴尼亚人还是不如我……”

苍浩打了饭,找个座位坐了下來,阿芙罗拉坐到了对面:“你打算让这个阿尔巴尼亚人留下來,”

“有什么不好吗,”苍浩见阿芙罗拉神情不美丽,急忙道:“当然,如果你不高兴,我可以打发她走,”

“我有什么可不高兴的,”阿芙罗拉的语气怪怪的:“这里不是我的地盘,我说了又不算,沒权利发表意见,”

苍浩果断道:“那我就让她留下的來了,”

阿芙罗拉一瞪眼睛:“你……”

“我什么我,”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我们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,塔娜虽然不能打仗,但如果可以分担后勤工作,也可以让大家轻松不少,”

“你是看她长得漂亮吧,”

“对啊,”苍浩很诚实的道:“你也很漂亮呀,漂亮又会做饭,这难道不好吗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